第1466章: 打破“今天”(五) - 最强妖孽

第1466章: 打破“今天”(五)

看到他们,徐阳逸一点都没有惊惶,反而长长地舒了口气,沉声问道:“通报舵主了吗?” “已经通报,舵主前辈正在赶往!”前台的女子凝重地看着这个八岁的孩子,无论如何,对方说话的神态,话语,都无法让她把对方再当做孩童。顶点小说 “很好。”徐阳逸深深吸了一口气,沙哑道:“我……可以去和他们对质。” “这是必须的条件!”后方一位白大褂站了出来,正是院长,寒着脸朝左右抬了抬下巴:“立刻,送徐小友前往春江明月小区!” 马上有两人出列,将徐阳逸夹在中间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 徐阳逸的心脏已经狂跳起来,他不相信宿命,但是这一刻,却忽然相信了轮回。 从哪里开始,就从哪里结束。 就在刚才,他对所有人撒了一个弥天大谎!而且,这个谎言还被规则允许了! 现在……只剩下尘埃落定的瞬间。 让自己……亲眼看看这个噩梦的完结。 没有任何挣扎,三辆车已经等在门口,两位彪形大汉寸步不离。就在他上车的时候,清晰的听到,虚空中传来了一声娲皇的感慨。 “奇想天外……” “你很聪明。” 徐阳逸笑了,笑容中有酸涩,有痛苦,目光再次看向门口的时候,微微失神。 三辆车…… 这……正是当初五点超速的三辆车! 丝毫未变。 命运的轨迹从不曾欺骗谁,它肆无忌惮地从每一个人身上碾过,一路向前,从无变更。 啪!随着车门的关上,隔绝一切。他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,两旁景色飞快倒退。他沉默着,数分钟后,两行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了出来。 两旁的修士看着这一幕,愕然地看了看副驾驶位。副驾驶位的院长摇了摇头,用嘴型说道“由他去吧,如果是真的,说出这件事的他不但无过,还有大功在身。” 他回过头,看向前方,喃喃道:“能说出这种事,我能理解他的心情。” 徐阳逸在后座,开始是哽咽,随后是抽着肩膀的哭泣,最终,化为嚎啕大哭。 头深深埋在腿间,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一幕。 他已经知道了结果。 别了…… 再见了…… 这个永恒的梦魇囚牢,当那一幕出现的时候,就是你终止的时候。 而我……却多么想永远停在七点的上午,和你们呆下去。 就让我……最后行使一次小孩的特权,肆意哭一次吧…… “呜呜呜……”压抑而放肆的哭声伴随严重超车的汽车飞快远走,只剩下一路野兽般的哀鸣。 头昏昏沉沉,当他哭够了,抬起头来的时候,汽车已经停在了春江明月小区之前。 仿佛预兆到了什么,这个小区居然没有一个人。就连树叶的沙沙声,都仿佛一曲哀歌,惹人心碎。 “你要下去吗?”院长问道。 徐阳逸呆呆的看着这个熟悉的小区。 这个价格高昂的小区,自己度过了八年。 当他十八岁第一次出任务回来调查的时候,整个小区在那次“凶杀案”之后房价跌落谷底。再度踏入物是人非。 人面不知何处,绿波依旧东流。 缺少护理的树木长势张扬,杂草铺满了昔日茂盛的绿化带,夹杂着点点野花。依旧绿意盎然,却拦不住衰败之色。住在里面的人也不是什么高端人士,而是几乎全部出租。就连从不允许摆摊的门口,也布满地摊。无数人在昔日华丽的大门前进进出出,保安置若罔闻。 人气多了,他却在苍茫人海中形单影只,看着玉砌犹在朱颜改。随后一声长叹,没入人群。 如今,他又一次走进旧梦,却仍然要眼睁睁地看着这里的破灭。 “要下去吗?”院长再一次的提问,终于让他清醒过来。小孩大大的眼睛里没有半点神采,嘴唇抖了数秒,才轻声道:“不了。” “我就在这里。” 安静了下来。 周围的人奇妙地越来越少,而轿车越来越多,几乎全都是军用,无数凡人看不到的灵光掩映其间。不过半小时,竟然结起了一片遮蔽的禁制。 徐阳逸看了看表,三点四十二。 他的心情很平静,当他被“保护”起来的时候,当他上车前往春江明月小区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了结果。 只剩下最后的证实。 “滴滴”就在此刻,前方的院长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来听了片刻,放下后,深深看着徐阳逸。 “你没有骗人。”他的目光无比复杂:“就在刚才,我们捕捉到了楼内筑基初期的灵力波动。隐藏非常巧妙。” “但……你这么做,不后悔么?” 徐阳逸轻轻闭着眼睛,就在院长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,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:“你不懂。” 时间在无声中一分一秒划过,三点五十。 就在四点的声音响起的时候,徐阳逸睁开了眼睛,压抑住心中逆流成河的悲伤,强打起精神死死盯着小区。 来吧…… 做一个了结。 缠绕数百年的噩梦,在这个神明的囚牢中,你我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! 我的悲,我的剑,我的过去,势必在此一刀两断。 呼吸几乎静止,抛却一切杂念,目光如火。此刻脑海中没有任何想法。只剩下秒针咔擦。 咔擦,咔擦,宿命的步伐,四点零六,零七……就在四点十分来到的瞬间,整个春江明月小区微微一震,仿佛虚幻了一下。 很轻,轻到肉眼难以捕捉,但徐阳逸已经握紧双拳。目光不辍。 轰!!下一秒,一声巨响,一栋楼楼顶猛然炸开,一个巨大的身影诡异地出现,足足有三四米大,双翼展开十余米,带着疯狂的尖叫直冲某一处。 羽翼扬起漫天狂风,整个小区树木沙沙作响。枝叶飞舞中展现魔鬼的面容。 那是一只巨大的乌鸦,全身漆黑,每一根羽毛上都有金色的眼睛图案,身上魔气冲天,血红的脚爪仿佛铁钩,直直抓破玻璃伸了进去。 徐阳逸的指甲已经刺破了掌心,心跳都为之停止。 就在此刻,一声冷哼,一股完全不弱于他的灵力同时爆发!属于他们的家绽放十几米光华,一只金色巨手凭空凝结,轰然将乌鸦扇了出去。 筑基! “何方妖孽?敢在本座面前放肆!!” 与此同时,徐阳逸家中,之前在机场的中年男子看着惊惶的徐家夫妇,叹了口气,拿出自己的舵主令牌晃了晃:“很遗憾。” “一切属实,所以,现在由我接管你们。” “今晚的发布会临时取消。从即日起,你们跟着本座前往修行法院。” 他拿起手机,一道命令如同闪电划破全场:“全军戒备,绝不可让此妖孽逃脱!” “给本座……杀!!” 徐阳逸什么都不知道了,他所看,所闻,所想,所悲。所有的一切一层层,一丝丝,全部印入他的瞳孔,铭刻脑海。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倏然冲上心头。如此的猛烈,就像尘封数百年的美酒忽然打开,酸涩味充盈每一个细胞。 咚……他脱力的靠在沙发上,看着车顶,其他人正要说什么,却听到一声轻轻的笑声。 “呵……” “哈哈哈哈!!”张狂而肆意的大笑随着眼泪在空**鸣,无声中泪流满面,无意中扬天长啸。 命运改变! “再见了……”朦胧的眼睛看向天际,泪眼婆娑。 “爸爸……妈妈……” “请忘记……我曾经回来过……” “对不起……” 心中一种一直禁锢着他的东西,于这一刻哗啦碎裂。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四面八方,蓝色光华层层亮起,无比的绚烂,无比的恢弘,将一切全部吞噬。 带着布满泪痕的面容,他悄然闭上了眼睛。 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 刷……不知何时,一股微风吹在他脸上,带着明显的血腥味,和灵气爆裂的烧焦味。他轻轻睁开了双目。 入目之处,是参天城漫天残骸,四面八方规则锁链横陈虚空,就在他面前,参天城的尽头,一个磅礴如星的身影,正静静看着他。 永恒之夜,破! 然而他没有兴奋,没有狂喜,没有因为打破这一招神灵禁术而欣喜若狂。只是静静站在原地,看着自己恢复的本体,泪如雨下。 一个修行后从未哭过的男人,在虚空中,一位神灵面前肆意自己的悲伤,无声哽咽。而娲皇也没有动,只是复杂地看着他。 如同风吹响了叶笛,有种缠绵的发泄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徐阳逸抬起了头。 没有泪痕,他现在已经是七界奔雷圣君,那个于万人之中妙手空空的超级天才。 “你居然做到了。”娲皇终于开口了,宇宙震动,地面横飞,徐阳逸心中却平静如水,淡淡道:“我做到了。” 娲皇缓缓道:“我没有想到,你居然用这种方法达到目的。每看一次,我就觉得惊讶一次。已经太久……太久没有人让我如此意外了。” 她抬起如同恒星的手,轻轻一抓,顿时,一片光幕浮现。其中正是徐阳逸和周行在私立医院的场景。 “我认为,你所有的攻击,都是到这一刻才开始。”娲皇顿了顿:“对于法则的攻击。” 画面闪耀起来,上面重复着那一幕。 幼年的徐阳逸深深看着周行,说出了最关键的一段话:“我说过,这不是夺舍。” “那么,你们认为我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 “我……要告发我的父母。他们和一个邪修串通一气,将邪修养在楼顶,偷取了所有金丹信息!我恳求舵主立刻介入审查!” “那只邪修将在今下午第四点左右和父母接头,并且……拿走这一次科研成果的所有资料!中止研讨会,立刻传唤我父母,否则,这只是个笑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