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7章: 命运编码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467章: 命运编码(一)

一幕一幕不断变化在娲皇分神的光幕之中,许久,娲皇轻轻他了抬手,所有画面消失。 “可以说说吗?”她尽管已经轻轻开口,声音仍然如同雷鸣:“我很感兴趣。” 徐阳逸神色无悲无喜地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 “那就……从头开始吧。” 娲皇目光微动,第一天的画面出现空中,徐阳逸目光平静地看着这一切,虽然心中仍然起伏,却已经好了太多。 自己才是真实。 这些光幕……全都是过去的碎片。他不应该停留于此,既然踏上了这条路,以这种惨烈的方式,那更应该好好活着,一路走下去。 也不知道地球的文明和修行界完全融合没有……已经几百年了……这一刻,他忽然很想更改地球的修行情况,他现在已经有了这个实力。 按捺下波澜起伏的心情,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手指指向光幕:“这是第一天,当时我的心情很慌乱。不得不承认,永恒之夜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神通,他几乎可以将所有修士的道心击碎。可惜,这是弱化版。” “我对你的自吹自擂毫无兴趣。”娲皇淡淡道:“说正题。” “是。”徐阳逸拱了拱手道:“因为慌乱,我第一想法是:快。” “更快,赶在太初来到之前,我如果能回到春江明月小区,一定可以改变命运,让父母跟着我离开。” 娲皇不置可否:“但你没有做到。” 仿佛长久没有和人交谈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让她稍微感兴趣的生物,她竟然有问有答起来。 徐阳逸叹了口气:“是的,第一天可以算是了解,我回顾了那天的所有事情。并且做了第一次尝试。” “接下来,是第二天。” 空中巨大的光幕一晃,娲皇没有任何动作,景随心动,光幕已然变化。 “实际上,我的反击是从第二天开始。这一天,我想的是如果让父母一开始就不在家,是否能改变这个结局。虽然这一天仍然失败,不过,我得到了两个至关重要的线索。” “第一,我的父母和修行界有关,而且是凡人中的精英研究员。我在天道呆了整整十几年,太清楚这一条规定了。我当时就肯定,一定有一位监视者在附近。不过,我并未想得太深入。因为我每一次醒来距离这一天开始只有半个小时,时间太短。” “我只能按照我的计划走下去,紧接着,我发现了第二条线索,也是堪称基石的线索。” “哦?”娲皇神色仍然平静。 徐阳逸抿了抿嘴:“那……就是永恒之夜的法则!” “这一天,我想对父母和其他人说出永恒之夜的真相。但是做不到。这是其中之一,我归结为:不可对任何人吐露永恒之夜相关。这一点很重要,和我最后一天的攻击息息相关。另外一点,只是猜测:那就是无论如何,我的父母这一天一定会在屋内。” “紧接着,来到第三天。” 光幕再变,化为第三天的冥思苦想。徐阳逸目光微微波动,沉声道:“第三天,我发现我的思路错了,经过一天的苦想,其实在那个时候,我就有了这个想法。” “如果我的父母无法出去,我又不能对任何人说,而且小孩的身份说了也没人信,那么……为什么我不能让人来保护父母呢?” 娲皇的目光终于动了动:“逆向思维,很不错。” “如果你一直限于怎么‘拯救,’将永远无法拯救。” 徐阳逸点头道:“没错,那时候我就开始筹划这个计划。我分析了所有的局势,我以前曾经有所有金丹真人乃至元婴真君的电话,但是,一,赶不及。二,我的身份,只是个小孩子。没有人会信我,谁会来保护?” “我想了很久,最终的答案是,主动去求,做不到。身份限制了我能做的一切。唯一的办法……” 他顿了顿,斩钉截铁地说:“那就是……让他们认为父母泄密,而且是和今晚这次重要的什么会议相关的泄密。他们才会停下重要的议程,前来‘对质。’而这种对质,就是绝对的保护!” “请不到,就让他们自己走进来!” 娲皇没有开口。狂风吹动它庞大的黑发,许久才缓缓道:“继续。” “是,当时这个想法非常模糊,我已经无法考虑细节。不过我知道,要让人前来对质,这种变相的保护同样需要前提,那就是必须让修行界知道。而我并不知道舵主的联系电话,就算知道别人也不会信,小孩子的话会被无视,这是成年人的傲慢与偏见。所以……” 娲皇缓缓道:“你需要有人‘帮’你说。或者,有人‘帮’你看到。” “用成年人,而且是重要人物的嘴说出去。这才能引起重视?” “没错!”徐阳逸抿了抿嘴唇,组织了一下语言说:“本来,我以为的监视者是林姐。但是偶然的情况下,我发现了周叔才是真正的监视者,但是……” 他有些幽怨地说道:“这时候,这一天结束了。” 不敢妄议神明的不是,哪怕这天是娲皇发挥权限提前结束。 “第四天,这也是极其重要的一天,这一天,我用一个花盆证明了周叔的身份。但是……这还不够。经过这几天的线索,我知道今晚的会议非常重要。我不敢保证周叔的电话一定会被重视。就算人类,在重要会议召开之时,也是摒弃一切信息。” “最好能多有几个,比周叔分量更重的人通知舵主。然而那天我还没有太多头绪。而且还存在一个漏洞。那就是太初。” 他侃侃而谈:“地球的现实世界,我曾经斩杀过这只太初,金丹境界,如果它真的是金丹,那么就算舵主赶到,也无济于事。” 娲皇沉默了一下:“你很幸运。” 她是说,对方发现了太初在哪里,补上了最后的短板。证明:只要舵主在,父母就不会有事,不管舵主是以什么目的在现场。 “不。”徐阳逸难得地反驳:“这不是幸运,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。” “太初一定就在这栋楼,因为前几天没有任何报道是‘奇怪的生物袭击了某某小区,’更多的是‘乌鸦最近来临。’这中间……是有一个时间差的。” “如果是报道妖兽来袭,那么,这只太初就是今天下午才进入我家。但是没有,这说明它早就在这栋楼里,可能是随着鸦群一起来到。所以,我在楼里遇到它不奇怪。只能说运气好了那么一点点,其实只要仔细分析,仍然能找出它的藏身之处。” 娲皇第一次点了点头:“确实。” 徐阳逸舒了口气,仿佛在回忆那和时间赛跑,惊心动魄的五天,闭上了眼睛:“到了这里,所有的东西都补完了,我心中已经渐渐有个完整的计划。那就是告父母,告他们叛国通敌,而且泄露这次会议的所有信息!” “我没有惊动太初,这是最好的注脚,只要让修行界查出确实有一位不知名的筑基妖兽在父母楼上,他们一定会相信我的话。这等大事必定惊动舵主,只要他们进入,我告诉他们时间,命运……就会被打破!” “因为第二天对于永恒之夜规则的猜测,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永恒之夜的真相,只是撒了个谎,并且告诉了一部分事实,比如太初的存在。果然,规则没有发动。最后……就是第五天,命运确实被扭转的时候。” 刷……光幕关闭了。娲皇罕见地率先开口:“第五天,你听到周行在医院的时候,就想利用医院的身份?让他们也成为你的筹码?” “是。”徐阳逸恭敬道:“一个周行,我怕不够。而我知道,所有天道的医院,都是随时可以监视各个病房,所以,我隐约透露出一点东西,让前台感觉不安。” “在面对周叔的时候,为了让他确切相信,我动用了以前的信息,将事情往最大的金丹真人身上引。先打乱了周行和前台的心理防御,他们接受我下面说的话就容易多了。事实也是如此,他们几乎没有怀疑。” 娲皇平淡而深邃地看着他:“周行可以直接联络林姐,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而你还嫌不够,让一个驻点的掌舵也看到了这件事。最终,两人的电话终于引来了舵主的重视。” “和周行的对话,你也是深思熟虑过,先扰乱对方阵脚,然后以父母大泄密这种震撼的消息震得对方没有反应时间。有必要做的这么详细?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因为我不敢赌。” “这是最后一天,最后一个小时,这一天的变故太多,我只能要‘绝对。’” “而有的时候,自己说的,远不如别人自己看到的。我这种小孩,就算说一千道一万,别人恐怕左耳进右耳出,但他们自己看到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 他轻轻点了点太阳穴:“人的脑补,是个很可怕的东西。另外,还有对自己的自信。自信自己看到的绝不会有假,有这么多线索汇聚在一起,加上最后一天晚辈倾力演出,这才逆天改命。” “这个计划中,最重要的就是确定联系人的身份。一旦确定,我对最后的成功有七分把握,太初只是意外。但它的出现,让我确信只需要一位舵主加入就能确保万全。大大减小了难度。从那时起,我的把握增加到了九分!” 沉默。 无人再开口。许久之后,娲皇微微点了点头:“不错。” “很不错。” “作为你让我愉悦的报答,身外身是你的了。另外,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奖励。” 娲皇第一次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,深深看着徐阳逸:“你是不是遗忘了什么?” “什么?”徐阳逸不解。 “所有事情的源头。”娲皇淡淡道:“你父母身为人类科研人员,又是怎么能引起所有筑基前来听证研讨会?没有这次研讨会,你还是你,恐怕永远不会知道修行界。而且……你确定太初真的是无意?” “这,才是所有的源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