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8章: 命运编码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468章: 命运编码(二)

徐阳逸愣住了。 他没有想过这些。 五天,要破解永恒之夜这种等级的神灵禁术,他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处于高速运转中。根本没有功夫考虑这些事。 正在他沉默的时候,娲皇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在地球,末法时代,筑基已经等同七界的阴尊阳圣,或许地位还要再高一些。修士和凡人的眼力大不相同,你父母认为重要的,舵主不一定认为重要。” “然而,他们的研究却能让本省所有舵主一起前往听证。这本身就不寻常。第二,你难道没有发现,你从出生开始,就处于秘密的监控中。这种监控不仅仅有联络员,监视者,甚至驻点都在参与,一省多少修士,偏偏你们父母的联络员有直通舵主的资格。” “第三,一省舵主,已经相当于片区最高机构,凡事可以上达天听。换句话说,这份研究,关注的层次远比你想象得更高。” 徐阳逸眨了眨眼睛,当娲皇回放所有天数的时候,他清晰地用上帝视角看到了父母,以及其他人的对话。不止一次提到了“这次研讨会非常重要不可缺席”等等字样。 他当时并未放在心上,毕竟这是凡人的眼光,但是结合修行界的态度,那就不一样了。 他没有开口,娲皇的声音古井无波:“你不关心?” “不是特别。”徐阳逸叹了口气:“无论如何,这已经是过去的事。而且地球修士的目光还太狭窄,我……” 话音未落,他猛然顿住了。 不……不是这样! 地球修士的目光是狭窄,但是…… 娲皇怎么会知道! 永恒之夜,利用的是人的记忆,将人困在最痛苦的一天。但这么多事情……他根本不知道! 从一开始就弄错了,他认为娲皇是按照自己的记忆做出的永恒之夜,不过现在回想,创造永恒之夜的“素材”根本不在自己大脑!对方是怎么做到的? 做到或许很简单,但是她怎么知道的? 一位高高在上的雅威,始母神,人类之母,怎么会关心这种事情? “你应该知道。”娲皇平淡地收起目光:“这是你父母的馈赠,你也快到了这一步……看看吧,这些画面早已被掩埋于历史。若非是我,其他雅威都不可能拥有。” 刷……她的手轻轻挥了挥,闲庭信步的动作带起漫天狂风,星穹撕裂。紧接着,一片浩大的光幕出现在徐阳逸周围,呈圆柱形将他包裹起来。 那是一座大山,大雪山。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此刻,雪山的一个盆地内,居然有一个巨大的挖掘现场,无数的机械响彻其中。一片片旗帜飘扬。灯火通明,人流如织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手轻轻触上光幕,顿时,一片涟漪,画面飞快放大。下一秒,他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这些旗帜不是什么公司的标识。 那些光芒也不是什么灯光。 而是……一个个傀儡发出的光芒,那些旗帜赫然是各大修行家族的旗帜! “古修遗迹?”他皱眉道,不过并没有想太多,因为,他在主位上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。 父亲,母亲。他们正在指挥着一切。 “这,才是真正的万物之始。”娲皇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以你的智商,应该已经想到了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。很简单,他们挖 出的东西惊动了我。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,双手飞快拨动光幕,很快,就将中央的大坑调到了平面图。而大坑中,赫然是一块块已经钙化的骨头! 化石! 而且,这个化石非常大,仅仅几根,就和小山脉一样高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随之拓展,落在连绵不尽的雪山上,心中涌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。 “这是雪邦山。”娲皇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云南众山之祖,主峰四千多米,连绵盘亘数百里。让我们来将时间变快一点。” 刷……顿时,光幕上的画面飞快游走。每个人影子一样来来去去,很快,这个坑洞越来越大,越来越广阔。从开始的一座山,到后面笼罩了好几座山,最后……挖空了上百里山脉! 然而,还没到头! 就在此刻,画面恢复匀速,徐阳逸愕然摇了摇头,整座山都被挖开了,而山底下……赫然是一条巨大的蛇形化石! 不……不是蛇! 他的目光顺着往上部看去,瞳孔渐渐睁大,当看到上半身的时候,即便是他也忍不住震撼道:“这是……您?” 那不是蛇。 那是……半蛇女性化石! 它是如此之大,横陈整个雪邦山!就算炸通了整个山脉,也仍然没有发掘完毕! “这不是我。”娲皇淡淡道:“在不归仙界的历史上,曾经有过两次洪水,第一次是黄泉之水,也就是俗称的神罚补天。第二次,则是大禹治水。来源于一方正神的惩罚。而在这次洪水中,我创造的第一,第二个泥塑造物留在了凡间。” “白矖(xi和腾蛇。他们参与了第二次大水的救治,因为这个举动惹怒了那位正神,斩断了他们返回的通道,让他们永远留在了不归仙界。” “无数年以后,他们始终没有窥探到雅威机缘。坐化于不归仙界。我也没有想到,还能再看到白矖的尸骸。”她冰冷的声音中终于多了一抹别样的感情,温柔了一丝:“当她的遗骸被发掘出来的时候,我被惊动了。” 她平静地看着光幕,仿佛在说着毫不相关的事情:“这次发掘活动的,一个都没有留下来。我抹去了他们,唯独有一个例外。” 徐阳逸咬了咬牙:“我父母?” 娲皇没有避讳:“是,你们身上有卡俄斯的血脉,狼毒遗脉。我既然和不归仙界分开,那就是不同星系的雅威,跨越光年出手已经是大忌,如果再杀死狼毒遗脉的后人,恐怕昊天和卡俄斯两位正神都会震怒。” “这相当于挑衅。” “但是我没有想到,地球现在的科研技术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。我没有拿走白矖遗骸,也无法拿走。它们和其他我的造物不同,身上……”她仿佛犹豫了一下,徐阳逸都以为自己感觉错了。数秒后,才平静无波地说:“当时,是我第一次尝试造物,花费了太多心血。也……融入了我的太多规则。” “对万物的感知,对宇宙的自我意识,对于位面的看法,对于生物形成的条件,对于智慧文明的成长等等等等……” “我要的是同等的造物,希望他们能走到我这一步。并不是后面随心而捏的……”她的目光扫过一切静止的参天城:“废物。” 徐阳逸的心中微微发寒。 这真的是女娲? 那个人类之母? 是的……他理解,到了她这种地步,已经是影孤怜夜 永,永夜怜孤影。甚至能让她提得起兴趣的东西都渺渺无几。但这种对于生命的漠视,和他的修行观念还是太过冲突。 他要的是大逍遥,大自在,这是前提,有了这个前提,才能去追寻宇宙无尽的真实。而并非罔顾人命。 女娲没有理他,或许知道了他的想法,或许不知道,但……她又何必在意? 人类会去在意蚂蚁的想法吗? 永远不会。 她只是一如既往地漠然开口:“你父母……竟然从白矖的遗骸上,解读出了一些东西。” “他们称之为遗传学?生物学?我开始没太在意,但是我很清楚,白矖的一切如果被解读,等同于解读我的一部分。我的构成,我的基因符箓,我的大道。” “并不是不可以,但是……他们不可以。” “他们是所谓的学者,得到的成果会公诸于众,我的大道,又岂是蝼蚁可以踏足?” “而且是一群蝼蚁。” 徐阳逸心中有一个非常可怕的预感,他握紧拳头,目光微微发红,沙哑道:“是你……对我父母……” “不。”没想到,娲皇立刻否认:“我不会对卡俄斯的遗泽出手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还是得说,它很强,超出你想象的强大。我不愿意去挑衅这种生物。我只是封印其他人所有记忆。” “不过很可惜。你也知道,卡俄斯最后分裂了自己,化为了狼毒和太初。本我神魂游走虚空寻找弥补不归仙界的方法,我没有在意这一点,不代表太初没有在意。” “这种怪物对于能让本身强大的基因有着天生的直觉。它们一直潜伏在你父母周围,直到它们完成研究的一刻,终于选择了动手。” 徐阳逸长长叹了一口气,原来如此……太初是有目的性的!尽管极力想伪装成妖兽事件,自己也被它骗了这么多年,但终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 刷啦啦啦……光幕轻轻消失,而紧接着,一页页纸就是普通的白纸飞上半空,非常多,甚至有数百上千页,上面写满了高深的文字。 娲皇的声音响彻诸天,无数星云在其中溃散:“人类窥探了神的领域,这是你父母当年写出来的……他们眼中的‘神。’” “这上面,记录了一位雅威也就是我对于宇宙的感悟,对于大道的感悟,当雅威境界,身体已经无所谓形态,神魂也可以千变万化的时候,只有大道,只有感悟,才能知道它到底是谁。” “他们,记录了我。” “在雅威中,称呼这种东西为……命运编码。” “只有将死的雅威,才会找真知者记录下自己的大道,自己的一切。而你父母……竟然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,记录了无数光年外的‘我’的一部分。” “现在,你想看吗?” “想看看……一位雅威对于宇宙的感悟吗?” “想看看……数亿万年以来,我是如何创造出火,水,风,大地,乃至生灵,最后……如何创世的吗?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有兴趣的道友可以去搜索下女娲泣血补苍天,主要是南苗的传说,有很多不一样的故事,结局完全不一样,七界之链的灵感也是来源于这里。比如白矖和腾蛇的传说就有好几种,娲皇这一章说的这个版本只是其中一个 比如……白矖就是白素贞之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