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4章: 光速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474章: 光速(二)

“可惜。”数秒后,他叹了口气,遗憾地看向源生之光耀:“还无法达到光速,甚至差之甚远。” “应该是境界问题。光……这不仅仅是一种速度,甚至和空间,时间都有关系。当光的速度达到极致,就成为时间。而真正的超光速,可以飞腾于时间。我刚才就不是变慢,而是消失。” “超光速,光速,亚光速,次光速,我现在恐怕只能达到最低的次光速。以我的灵力能维持十六七秒,‘cd’和其他符箓一样二十分钟,不过……也比音速快了无数倍。”他深呼吸了一口:“就算太虚,也别想抓住我!” 太虚是无法达到光速的。 不仅仅抓不住,甚至……还会被他狠狠揍几拳,虽然就连对方的灵光罩都打不破罢了。 然而,古往今来,哪个尊圣能做到? 压下心中波澜起伏的心情,他看向自己的双拳,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明悟:“最弱的不是我,而是太初。我怀疑他根本无法在四大符箓拥有者的手中撑过三小时。如果遇到我……” 用力握了握拳头,卡卡作响,心中无比自信:“最多半小时,就能让它躺下!” “而且……源生之光耀的作用还远不止如此。”他的目光深邃地看向金色符箓:“苏星瑶说过,符箓的作用只有一个,将某一条道走到极致。然而用法却千变万化。和持有者有着很大的关系。不过……” 他微微笑了笑,手缓缓抬起,随着他调动神识,顿时,吞噬符箓爆发出万道黑芒,形成一个紫黑交界的混沌,漫天黑光居然掩盖了头顶神轮。 不过,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。 说一千道一万,不如真刀真枪和一位同等对手磨砺一番。 只有绝境,才能逼出潜力。 “现在更重要的,是让三大符箓彻底融合。”他一抹储物戒,一块拳头大小,璀璨无比的宝石倏然闪耀识海。 可以融合一切的永恒精金,苏星瑶的记忆碎片。 何谓战斗? 神通的狂轰滥炸,法宝的遮云蔽日? 并非如此,太多的手段反而会分散精力,神通要念诵,要掐诀,法宝要操控,分神太多,反而是不堪其累,太容易被对方抓到破绽,真正的生死相搏里哪有这些时间?能用出一到两三手杀招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 这也是大多高阶修士没有太多神通,只有两三件本命法宝的原因。走到他们的位置,已经非常明白一件事,战斗依靠的,是功法和本命法宝,而不是华丽的神通。真正搏命的招数往往只有一击。烟花再璀璨那也是烟花,成不了核弹。 符箓也一样,要计算两大符箓的冷却时间,推断用法,这已经是徐阳逸的极限。生死战斗中哪有时间一个个“点将?” 源生之光耀虽然强,但若要他多次分心,反而落了下乘。 除非……所有符箓能统一起来。 统一的时间启动,统一的时间冷却。 “也只有我,可以做到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他屈指一弹,永恒精金化为一道流光冲向巨大的黑紫漩涡。这一刹那,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的金光和紫黑光华,突兀波动了一下。 “合!!”随着他双手一合,轰的一声巨响,紫黑光华冲天而起,彻底吞没金色漩涡,而这一次,金色和紫黑色,竟然肉眼可见地融合起来! 刷……白色的光华铺天盖地从永恒精金上绽放。纯粹的白,极致的白,可以被一切颜色渲染,也不被任何颜色渲染。在这片恢弘的白光之中,金色,紫黑色,白色,如同一个调色盘一样,缓缓旋转了起来。 这个调色盘是如此巨大,徐阳逸仿佛坐在一个黑洞面前。缓缓闭上了眼睛。 时间再一次缓缓行走,周围一切归寂。 十天,二十天,三十天。 一个月,两个月,半年。 圣境无岁月,整整圣境时间一年半,现实时间三十六天后,虚空中忽然传来一道轻微的波动,仿佛素手拨动琴弦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。 就在他面前,四种泾渭分明的颜色,已经形成一种和谐的淡青,就在这个淡青色的漩涡周围,一个个翩飞的符箓或金或黑或紫,如同跳动的精灵,形成另一个更大的漩涡,将青色漩涡包裹其中。 就在他睁眼的刹那,所有符箓精灵猛然朝着中央一合,一片如同宇宙初升的金光遮蔽双眼。 “好漂亮……”红线在他肩膀上冒出一个头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 徐阳逸拍了拍它的头,足足等了十几分钟,这片光华才缓缓消失,而光华的中心,一枚青色的符箓已经在徐徐旋转。 红线一声欢快的叫声,立刻飞了上去,抱着符箓蹭得不亦乐乎,看得出来,它非常喜欢。 徐阳逸笑着招了招手,一灵一蝶裹在一起化作流光飞入手中,轻轻捻着红线的翅膀捏下来,饶有兴趣地看着掌中符箓。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也无法形容形状,就像……手中握着一个宇宙。 体会黑洞的形成和毁灭,创世与新生。体会着其中万千生灵的欲望生灭,体会阳光普照,神临宇宙的宏伟奥妙。 一瞬间,他仿佛感觉到了很多,仔细回想,却了无痕迹。 就在这时,两只巨大的灵光翅膀遮住了他的眼睛。拿开,再遮,再拿,好几次以后,徐阳逸失笑道:“怎么?喜欢?” “喜欢!”红线脆生生地说:“我感觉到,这个东西对我非常有用。恐怕……跟它在一起几十年,我就能提前化形!” “你还能化形?”徐阳逸愕然。脑海里浮现出了南华蝶母恐怖的本体。 “当然可以!”红线不满意了,用翅膀扇着父亲的肩膀,怎么说话的? 徐阳逸没有开口,神色若有所思。红线忽然说可以化形,那么证明了他之前对光耀符箓的一个推论,也是极其可怕的推论。 光的极致,是时间与空间! 红线的成长周期很长,他只是当小孩子养着,现在是杀生领域的发动机,引擎。对于它能否进阶到蝶母的地步,他根本没有多想,或者说妄想。 很可能是光耀符箓隐含着一丝时间空间的特性,加速了它的成长。 “好。”徐阳逸笑着弹出一瓶丹药:“爸爸也会努力,我到了太虚,接触规则之后,或许能更多调动这东西一些。你的进阶应该更快。” “先去玩玩,别打搅爸爸。” 红线一声欢呼飞了开去。徐阳逸笑了笑,随后闭上了眼睛,心神完全沉定。 两年…… 七千二百年的噎鸣圣境时间,他就不相信,自己还圆满不了这个尊圣! 闭关正式开始。一点一滴吸纳周围灵气,将自己丹田完全填满,再一滴滴精粹,这是一个无比枯燥乏味,并且漫长的过程。修行之道,也只有大毅力,大恒心者,方能有所大成。 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。噎鸣圣境时间的五十年过去,一百年过去,两人好似泥塑石雕,谁也没有开口。 周围的灵草已经攀延到了他们身上,甚至包裹住了他们,形成两个“植物人,”一点点野花盛开植物人身侧,周围一只只巨大的昆虫从开始的畏惧,到后来的试探,到现在的和他们其乐融融,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。 又是五十年,六十年,七十年……就在进入噎鸣圣境一百七十八年后,徐阳逸首先睁开了眼睛。随后立刻看向了楚昭南。停在他鼻尖上的一只蝴蝶吓得翩然飞走。 咚……一声声闷如钟鸣的声音响彻对方体内,徐阳逸站了起来,挥手之间威势天成,一片片禁制潮水一样散发,顿时,周围和平相处了近两百年的昆虫鸟兽吓得一声惊呼,那种泰山压顶的感觉立刻让它们狼奔豕突,将好不容易生长起来的鲜花草地踩做一片花泥。 卡卡卡……徐阳逸艰难地转了转脖子,如同机器一样,浑身轻轻一震,所有蔓藤裂开。每一块骨头都像沉睡已久的机械重新加上了油,再次活了过来。刚刚醒来,顿时,两只硕大的翅膀盖在了他的脸上。 “爸爸!你终于醒了!”红线高兴开口。徐阳逸笑着把对方扯了下来:“玩的怎么……” 话音未落,他就愕然抬了抬眉。 不太一样…… 红线的翅膀……竟然从蝴蝶翅膀开始……羽化? 字面的羽化,层层叠叠的羽毛图案缓缓长出,可惜,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羽毛。 “你这是?” 红线摇了摇头,飞到徐阳逸肩膀上落了下来: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……这个地方对我特别好。” 徐阳逸眼中了然,看向了金蝉子的蜕,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这个东西的影响。毕竟这里也是其母南华蝶母的得道之地。 等等…… 其母是什么鬼! 咚!就在此刻,又是一声钟鸣,这一声震得楚昭南身体出现道道裂缝,丝丝缕缕的金光从里面爆射出来。徐阳逸不再多想,全神贯注为楚昭南护法。 对方已经开始敲击阳圣中期的壁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