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8章: 大贤者 - 最强妖孽

第1478章: 大贤者

“两位雅威?”阿尔法死死盯着徐阳逸的眼睛,仿佛有野火在燃烧:“哪两位?” 徐阳逸目光微微眯起,果然……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,这犯贱的尿性。上一秒的优雅这一秒的疯狂,而这,这就是他对三位宗主说的帮手。最后的底牌。 从一开始,他就在谋划这批疯子的军队,只要有足够的饵,他们简直是嗜血的贪狼。然而等真正坐在这个谈判桌上,再一次品位所谓真知者的疯狂,他心中终于涌起了一层犹豫。 大争之世……这是一条如履薄冰的冰桥,重一点,轻一点,都会踩碎这层浮冰。他要的是万无一失,要的是有条不紊,但是恰恰,这批真知的马木留克是最大的变数! 他们是一把双刃剑,伤人伤己,且,这把剑握得并不牢固,比如虚空金字塔。 在娲皇的天地之桥如果扯出什么东西来……比如啄木鸟和葫芦…… 南华蝶母的忠告再一次响彻耳际:别碰它们,否则,娲皇不会放过你。 刚才心中的炽热,忽然间冰冷了许多,也冷静了许多。他没有直接开口,而是缓缓道:“一位就是号称最古的雅威之一,贪婪的玛门,你应该听说过它。毕竟是从神话时代就存在,经历过无数纪元的神灵。” 阿尔法的目光微微闪动,没有开口。 和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打交道非常危险,而且对方必定守口如瓶。真知者是狂热,但是不傻,他并不想去招惹这个传说中的怪物。甚至法拉孔也绝对禁止去招惹这批号称“最古”的老不死。 “还有一个呢?”他避而不答地问道。 徐阳逸轻轻拂动茶杯盖:“娲皇。” 阿尔法眉头罕见地皱了皱。 他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 “别告诉我这是两位雅威的战场。以我们的资格根本不够上这种战场。他们的神仆足够杀我们千百次。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:“不是,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两位雅威真身都无法出现。甚至只能元神出现,最高也只是太虚。” “那么,我可不可以认为,这个‘特殊的原因’才是你请我们出兵的代价?”阿尔法微微眯起眼睛,缓缓道。 徐阳逸没有回答。 尽管这里很平静,尽管阿尔法没有死缠烂打,但是,他从这种看似平静的追问下,闻到了一抹狂风暴雨,蓄势待发的冲动。 没有人开口,偌大的房间一片死寂。阿尔法死死盯着他,许久才说:“看来事出突然,你的决定很突兀。能告诉我吗?我的朋友,我希望听到你的诉求。” 徐阳逸收敛眼神,轻抚茶杯,叮当轻响:“我的朋友?我不记得我有这种朋友。” 在绝对的真知面前,他们比贪腐的豺狼更凶暴。 他们,心中不存人道。 哪怕披着一张人皮。 阿尔法没有反驳,保持沉默。屋子里气氛平静了下来,他缓缓走上,虚空一招,一只小精灵抱着茶壶出现,青色的液体倾入徐阳逸的茶杯。随着这片淅索的静谧,他缓缓道:“你还在犹豫什么?” 他有预感,这次对方说出的东西绝对足以让真知圣所动心。他轻轻握住徐阳逸的手:“你既然求到了我们这里----我们这帮臭名昭著的疯子这里,我相信你已经没有太多的考虑时间。优柔寡断不适合你。” 徐阳逸微微抬起目光,心中忽然好像福至心灵。 是啊……不启用他们,面对三大符箓掌控者,很可能针对他一人,最胖的旅客必须先下船,这是常识。 不变,乃死水。 唯有变,才能活! 涌起这个突兀念头的时候,他心中有片刻的惊讶。这个认知来的如此突然,又如此的顺理成章。他轻轻磨了磨牙,暗骂了一声,重重放下茶杯,死死盯着阿尔法,凝重开口道:“听说过永恒精金吗?” “噢……”阿尔法喉咙里发出一阵愉悦的呻吟:“永恒精金,众神的禁物……太美妙了……这个名字简直是龙牙雕琢的竖琴弹出最悦耳的音符。我已经太久没有听到真知圣所以外的人谈起这个名字了……接着说下去。” 徐阳逸沉声道:“玛门……要寻找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部,他已经有一些答案了。而这下半部……记录着永恒精金的炼制方法……” 话音未落,阿尔法全身的星图绽放出美丽的光华,如同第一次听到他谈起鸿蒙契约之书时那样,尖叫着,头发飘舞着,精灵一样飞上半空。 “真知之神在上……” “认识你,是我这一辈子最正确的决定!!” “听听……听听!多么美丽的消息!鸿蒙契约之书,永恒精金!这简直是宇宙最难解开的谜题!!” 刷刷刷!一道道光华从他毛孔中绽放,化为了一个极度亢奋的光人。徐阳逸皱了皱眉,他几乎不敢想象这批真知者来到天地之桥会是怎样的表现。 疯狂或毁灭,但绝非躬行。 就在此刻,四周虚空忽然微不可查地波动了一下,仿佛一盆冷水浇在头顶,他目光倏然一凛。 不对! 他猛然站了起来,脸色慎重地感受了数秒。随后目光带着一抹冰寒的杀意看向阿尔法,毫不犹豫一拳轰了出去。 神识完全打开,没有调动符箓,这一拳轰起片片音爆,直取阿尔法胸膛。 “哈哈哈哈!”阿尔法一声朗笑,身形化为黑色烟雾飘散。徐阳逸站在黑雾的中心,杀意四射,如同恶魔出行,黑发伴随衣袂疯狂飘荡,四周的虚空都在破灭新生。 “阿尔法……”他的声音无比冰寒:“你居然敢对我动手?” “很敏锐。”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:“可惜,没有经历过真知的洗礼,对于真知者的手段还是了解的太肤浅。” 这不是阿尔法的声音。 徐阳逸狠狠磨了磨牙,他意识到不对,是自己说的太多了。这些东西绝对不能抛给这些疯子,说一个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本就足够让他们咬钩。说太多……只会让这批疯子彻底疯狂! 而他居然自己说出来了! 前几秒还在犹豫,几秒后自愿说了出来,思维的转变都无比贴合。直到再过了几秒,这才反应过来,察觉到了不妥。 “灵气没有波动,这是早就布置好的阵法?”徐阳逸的目光从四周掠过,阿尔法所化的黑雾并未离开,而是萦绕在身边:“多早?我来之前?还是刚才的几分钟内?吐露真言的阵法?真是罕见。” 苍老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:“实际上,这个阵法叫做‘法拉孔之心,’心之所向,他想,我回答。就算是太虚也无法躲避。如果不是听说‘神话超越者’的名头,我不会特地亲自前来,亲自布置阵法,亲自聆听你的每一个字。你知道,我有多忙吗?” 一片光华亮起,很柔和,没有丝毫锋芒,就像隐藏地最好的疯子,总是批了一层正常人的人皮那样。 光华之中,两个身影出现,一位是驼背老者,不知道算不算人,身上同样穿着宇宙长袍,拄着一根比他还高的拐杖。背上隆起一个巨大的驼峰,几乎相当于他的身体。四肢枯瘦,脸上布满岁月的皱纹,如果不是一双如同星火的眼睛,根本看不出他还活着。 另一个是阿尔法,刚出现,他就深深鞠了一躬:“拜见尊敬的大贤者‘咏星的米拉沃’先贤,老师,好久不见。这次幸好您过来了。” 米拉沃枯橘子皮一样的脸上仿佛笑了笑,目光和蔼地看向徐阳逸。徐阳逸却根本没有放松一丝一毫,符箓随时处于启动状态。 对方的目光仿佛带着钩子,将他看的从外到内一清二楚。目光所过,鸡皮一层层浮了出来。 这是太虚…… 不……他眉头皱了皱,太虚初期的灵气不可能这么虚浮,但感觉上又确实是太虚,这种感觉…… 他目光霍然一亮,嘴角挂起一抹冷笑。不再开口。 “不必紧张,以法拉孔大人的名义发誓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米拉沃招了招手:“坐。” 徐阳逸强压心中的腻味感坐了下来,果然……这种人和自己气场天生不合,完全没有做朋友的可能。 他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愚昧狂热。更厌恶别无选择的只能信任。 这把剑,谁都不属于,它们只属于自身。刺死谁都不奇怪。 “我已经通报元老院了。”米拉沃刚坐下来,就沙哑开口:“他们非常重视。” 他瞳孔中射出一股妖异的光芒:“等一会儿,‘咏星的米拉沃’将莅临亮琴图书馆。噢……这就是我。提前来了一小会儿你应该不会介意。” 他优雅地鞠了一躬:“容我向你致谢。只要你的秘密连绵不断。对我们,你永远是最好的朋友。” “你信不信……”徐阳逸捧着茶杯,没什么畏惧:“我想走,你留不住我。” “你不是正常手段晋级的太虚,我能感觉得到。” 米拉沃眼睛眯了眯:“那为什么不走呢?” “没有用处。”徐阳逸淡淡道:“我相信你们能追查到我的位面,然后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。既然甩不掉,还不如想办法握住这把剑。” “哦?”米拉沃笑道:“我都不知道我们有这种手段。” 徐阳逸冷冷看着对方,对方和他对视。数秒后,叹了口气,打了个响指,顿时,令牌从徐阳逸储物戒中飞出来,一行数据已经清晰地列在旁边。 x:437829,y:123672。 七界的坐标!

上一篇   第1477章: 亮琴馆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