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9章:和疯子谈判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479章:和疯子谈判(一)

“阿尔法在接到你通报之后立刻通知了我,正好,我离得不太远。”米拉沃没什么架子,反而显得非常诚恳:“相信我,我们只是想帮助你。既然已经发生了,你的厌恶不能改变任何问题,解决才是应该想的办法。而我们也会全力补偿你的不快。” “我就是真知圣所元老会中的一员,我可以代替他们决定元老会对于这件事的判断。” 当! 话音未落,徐阳逸的茶杯顿在了桌子上,直视着他的眼睛:“我要你们以法拉孔的名义发誓。” “到了我的地盘,谁如果敢去碰那些不敢碰的,别怪本圣君把他的灵魂送回来。” “或者,你可以试试留住我,如果你能追得上光的话。” “伪,太,虚!” 这句话出口,阿尔法和米拉沃的眼睛都是一眯。三人针锋相对,无一人开口。许久,米拉沃才沙哑问向阿尔法:“他能在我手下逃出去?” “别怀疑他的实力。”阿尔法郑重开口:“某种意义上说,他也是真知者的预备人员,我亲眼见过他是如何在虚空金字塔那种绝境中走出来。他说可以,我还希望老师不要怀疑。” “我不想给亮琴图书馆招惹一个可怕的敌人。” “这样啊……”米拉沃若有所思地转过头:“这一点恕我无法答应,但是我可以保证,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都可以保证无虞。有关这一点,我可以用真知之神的名义发誓。” 徐阳逸冷冷看着他:“在两位雅威面前?” “就算在最古的玛门大人面前,我们也可以做到。”米拉沃呋呋地笑着:“别小看真知圣所,雅威如果压抑到太虚境界,我们有无数的方法逃走。” “比如‘法拉孔之心’这个魔法,你知道你是怎么中招的吗?”他枯橘子皮一样的脸凑了上来,微笑着端起徐阳逸空了的茶杯,翻转过来。底部有一个繁复的图案,仔细看去,这个图案居然潜藏着无数符箓! “我更改了其中的某些符文,他能对热量生效。当热量至多的时候,这条符文就会顺着你握杯子的手进入体内,更妙的是,他不会引起神识一丝一毫的警觉。”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,杀意毕露地探前身子:“你在炫耀?” 他想起了阿尔法亲自斟茶的那一幕,那时候……就是准备发动神通了?因为看出了自己的犹豫? “不……我不想和你为敌。我相信阿尔法的判断。”米拉沃身子靠在了椅子上,避过这片锋芒:“我只是说……境界,只是实力的一部分。真知者探寻的方向和普通修士完全不同,我们知道太多的方法,有些雅威都发现不了。” “真知面前,无神。” 阿尔法淡淡道:“如果对神明敬畏,认为无所不能,那么永远也无法求得正解。” 徐阳逸垂下眼眸,嗤笑:“那么你们的法拉孔大人呢?” “我们崇拜它,尊敬它,敬畏它,但并非害怕。或许可以这么说,我们是敬畏指出真知这条路的本身,而不是因为它是雅威。”米拉沃淡淡道。 “来吧,让我们放下成见,同心戮力。我虽然不能答应你那个条件,但是……我可以代表元老院应允你,我们可以答应其他的,更多的条件。”他站了起来,颤巍巍地伸出干枯的手: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听到你的故事了……鸿蒙契约之书,永恒精金,这简直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经历!” 徐阳逸看了他足足十秒,对方手没有收回去,他终于笑了笑,轻轻握上对方的手,意味深长地说:“同心戮力。” 这把剑从一开始就从他手中飞了出去。会刺到谁,谁也不知道。 这是个代价。换取了真知者全力的帮助。 两边都是个危险的等号,或许会更好,或许会更差。 没有人能知道,既然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一步,不如顺势而为,用他们海一样的知识换取最大的利益。 手用力握了握,稍触及离。 “面对真知之神发誓吧。”他翘起了二郎腿坐下来,缓缓道:“我说,你做。” 很不敬的口吻,阿尔法和米拉沃全都站了起来。两人庄重无比地掏出一方银色的卷轴,上面有一只全知全能的三角形眼睛。 “法拉孔的印章,这除非大学者以上,是没有资格进入神明的视线的。”米拉沃深深抚摸着卷轴,沙哑道:“一旦记录,我们的契约就存在于神灵眼睛之下。被他的规则束缚。如果违背,规则的锁链会瞬间穿透你我。” 他看了一眼徐阳逸:“相信我,死的不能再死。谁都一样。法拉孔大人就算是不知道多少代的雅威,那也是雅威。”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:“果然准备得很齐全……你们早就猜到了这一幕?无所谓,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里,能在我手中夺走一枚棋子,也是你们的实力。既然已经过去,不如放眼未来。来,听我说,你们写。” “第一,无论如何,咏星者米拉沃,大学者阿尔法,及其代表的亮琴图书馆,必须倾尽实力保证我的安全。” 刷!一片银光之中,卷轴无声打开,上面什么都没有。那只三角形的眼睛绽放滔天紫芒,仿佛四周扫视了一圈,最后落在米拉沃和阿尔法眉心,轻轻一扫,一滴鲜血飞了出来,在卷轴上飞快书写着。 “第二,真知圣所的行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他们不能在任何时候,任何行动,任何语言中,代表本人。” “第三,本人和真知圣所只是合作关系,他们无权以任何形式追问答案。本人有告诉他们与否的自由。” “第四,真知圣所在这次行动中,任何人,不得对本人生出一切不利心理。本人也一样,违者……请求立刻抹杀。” 听到这四条,阿尔法和米拉沃嘴唇都微微动了动,目光无比深邃,却什么都没说。 真知在前,自由在后,生存垫底。 这就是他们的信条。 为了真知,他们无所不用其极。也可以答应一切条件。 徐阳逸沉吟了数秒,最后:“第五……这件事一旦结束,无论是成功或者因为真知圣所的疯狂惹来滔天大祸,本人概不参与。” “第六,真知圣所作为这份绝密的代价,必须全力帮助我夺取王位,拿回魂魄。不得有任何推诿。” “第七……事情结束的十分钟内,我需要……他们将我送回位面‘不归界。’就算无法做到,也必须打开通往其他星系的传送门,保证不在恶魔势力范围。” 足足近半个小时,徐阳逸几乎杜绝了一切真知圣所拉他下水的可能。米拉沃不置可否。当他声音落下的时候,这才睁开了昏黄的眼睛,沙哑着笑了:“费勒斯先生……看来是对我们有什么误解,如此详尽……这是以后都不打算和我们交往了吗?” “我希望是最后一次。”徐阳逸咬破指尖,在卷轴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,浓眉一掀,冷眼看着两人:“决定好了吗。” 米拉沃和阿尔法没有立刻回答,仔细读了数遍,沉吟了十几分钟,米拉沃饶有深意地捻着胡须:“第七条,十分钟内你就要离开?你这么不信任我们?” “我是不信任你们的破坏力。”徐阳逸寒声开口:“不得更改任何一条,如果你们想知道,那就签上你们的名字,盖上真知圣所的印章。” “否则……” 他没有说完,一片浩瀚的灵气轰然炸裂,周围虚空嗡鸣作响,杀气四溢。 “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。” 米拉沃干枯的脸上泛起一抹笑容,毫不犹豫地签上名字。即便这份契约再如何不平等,他也甘之如饴。阿尔法亦然。 嗡……就在同时,虚空中一阵轻微的嗡鸣,有什么宏伟的存在,这一瞬间目光看向了这里。紧接着,卷轴再次爆发出一片银光,在这片光华里自动卷了起来,最后,封面的银色眼睛绽放一片血芒,化为黑色。倏然消失空中。 “满意了么?”阿尔法舒了口气,眼中压抑的疯狂终于展露出来,沙哑开口:“现在……立刻!告诉我们真相!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 米拉沃没有开口,只是挥手之间,四面八方一个个隐藏的符箓全部亮了起来,将这里围绕地水泄不通。而同时,他的呼吸也无比急促。 压抑的疯狂终于到了尽头,他们恨不得立刻挥兵七界! “这件事情,要从我回到七界开始……”徐阳逸组织了数分钟语言,开始娓娓道来。 隐藏了南华蝶母的名字和不归仙界的过去,重点在于玛门的要求和娲皇的身份。就在他说的时候,整个亮琴图书馆忽然躁动起来。 轰隆隆……一股如山如海的神识,仿佛从宇宙深处走来,毫无征兆地进入这里。然而却无法突破,这道神识好似有灵,徘徊许久不愿离去。 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头顶,米拉沃闭上眼睛体会了好几秒,嘿然一笑:“果然……你口中的娲皇无比衰弱。” “这是娲皇?”徐阳逸目光一闪,感觉着那股狂风暴雨一样的神识。对方停留在图书馆外,却好像有什么顾忌,没有继续深入。而一层银色的光辉,不知何时已经包裹在图书馆上方。 “当然。”阿尔法目光灼热地点头:“雅威的神识无比磅礴,七界距离我们不算太远。你提及和她切身相关的事情,她自然有所感应。那是神明,朋友,真正的神灵,念头通达诸天万界,如果她不想和法拉孔大人正面开战,就不会进入它保护的区域。” “只有在这里说这些事,你我才是安全的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1478章: 大贤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