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0章:和疯子谈判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480章:和疯子谈判(二)

徐阳逸收回目光,缓缓说了下去。 说道参天城之战,说到五王二后背后奇怪的烙印,两位真知者眼中已经爆发了炽热的火焰。 再到娲皇的身份,他们已经倒抽一口凉气站了起来,米拉沃苍老的身躯都在微微发抖----那是激动,数千年没有的激动。 随着他不徐不疾的声音,两人的声音从急促到窒息,他们不时用微颤的声音插嘴发问,足足一个小时,他们才仿佛满足的饕餮一样坐在位置上。 “呵……”米拉沃摁着自己的胸口:“这里,已经无数年没有这么剧烈地跳动过了。” “永恒精金,玛门……娲皇……这简直是个迷人的三角谜题。” 阿尔法双手捂着脸,发出一种类似野兽哽咽的声音。 他们的情绪已经开始不正常了起来。 “给我结果。”徐阳逸没理这两个精分,缓缓道:“我时间很紧。” “当然是同意,毫无疑问的同意!”米拉沃嘶哑开口:“我有预感,这将是真知圣所的一大步!” “兵力。”徐阳逸言简意赅。 米拉沃沉吟了片刻:“三万。” 徐阳逸挑眉:“你们对真知的敬意仅此而已?” “如果没有那位号称‘最古’的恶魔在的话。”米拉沃仿佛听不懂讽刺,微笑道:“为了这个秘密,真知圣所可能瘫痪数千年,来应对最古雅威的震怒。所以,只能找一个平衡点。” 徐阳逸直视着他的眼睛:“那么,我要的答案呢?” 米拉沃蛇一样舔了舔嘴唇,干枯的手轻轻搭在桌子上,笑容平和:“刚才不是已经给你了吗?” 徐阳逸右手肘撑住身体,上半身靠前,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:“别,装,不,懂。” “我朋友的灵魂在玛门手中,他的条件是拿到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本。然而我根本没有和娲皇交换的条件。” “否则,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带你们进去?” 米拉沃眯起眼睛,仿佛缩回洞内的恶龙:“很遗憾,‘帮你解决问题’和‘同盟,’是两个价格。” “是吗。”徐阳逸靠在椅子上,嗤笑道:“你们好像忘了一点,‘事情结束的十分钟内,将我送走。’这一条,已经被神明见证了。” 米拉沃不笑了。 阿尔法的目光豁然抬起,惊疑地看了一眼徐阳逸。 “如果我死在这前面,契约不成立。你。”徐阳逸轻轻笑道,指了指脸色晦涩不明的米拉沃,再指了指阿尔法和自己:“他。” “我。” “全都得死。” 沉默。 死一样的沉默。 足足过了五分钟,一阵轻轻的掌声响起,米拉沃不怒反笑,鼓掌道:“漂亮……这是对我使用‘法拉孔之心’的反击?不得不说,很聪明。” “我说为什么要十分钟,当时我就感觉奇怪。可惜,真知的火花蒙蔽了我的眼睛。” 他幽幽看着徐阳逸开口:“这个答案无法圆满,两位雅威之间,你做了这座桥。神仙打架,殃及池鱼。势必会有雅威不满意,而你。” 他枯瘦的指头搭在徐阳逸手背上:“很可能会成为迁怒对象……哦,不,是一定。” “那可是玛门,万恶之源,喜怒无常,最古的生物。你同样理解雅威的强势,所以,你要十分钟内离开。” “想想怎么做吧。”徐阳逸笑了起来。 这条死路,他看不到亮光。但是,在这群号称宇宙最聪慧的生物面前,说不定真的能发现曙光! 这才是他没有对这两人动手,反而顺势而为的真正理由! 真正让他决定下来的,正是法拉孔之心。 这道神通,神不知鬼不觉,这个知识的殿堂到底还有多少类似的招式?就算他们做不到,现在,因为这份契约连在一起,他们会去问别人,问所长,副所长,甚至……去求问真知之神法拉孔! 如果自己做不到的事,那就甩给别人。如果这两人不想跟着他一起死,那就必须全力开动真知圣所所有智囊团。 一场谈判,风平浪静之下,早已是暗潮汹涌。从对话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。 “老师。”阿尔法看向米拉沃:“我说过,他很符合真知者,而且是最另类的真知者。” 米拉沃抬了抬衰老的眉头:“聪明,惜命,又机缘巧合接触了太多的秘密,可惜,他的性格不会站在我们这边。” 再次沉默,这一次足足半个小时,米拉沃才缓缓道:“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。” 徐阳逸嗤笑:“如果你是说,用我的‘答应’去做娲皇永生的傀儡,换取鸿蒙契约之书,那就闭嘴。” “除了这,我暂时也想不到别的办法。”米拉沃死死皱起眉头:“人类是很狡猾的,果然不假。我只不过是善意的给你陈述的机会,你这一口却把我咬在了死亡线上。” 徐阳逸淡淡地“呵”了一声,懒得废话。 他低下头想了想:“这件事非常棘手,我需要召集同僚好好考虑一下,另外,我相当不喜欢这种做法。阿尔法,送客。” 米拉沃的身影悄然消失,这是他第一次动怒,就算之前徐阳逸动手都没有。如果不是他没有绝对把握拿下徐阳逸,恐怕现在已经出手了。 “老师发怒了。”阿尔法扫了一眼虚空,叹了口气:“走吧,逸先生,如果出现转机,老师会联系你。” 他虚空捏出数个符箓,很快,徐阳逸脚下涌起一片传送法阵的波纹,吹动他衣袂飘扬。就在离开的时候,他平静问道:“有多少把握?” “说不准。”阿尔法叹了口气:“唯一的好消息是,我们并不畏惧死亡,只不过没有肉体之后麻烦了太多。无法遨游虚空,这等于断了求知的道路。” “另外,这种情况历史上并不是没有,或许找一找能找出合适的解法。你的信息最好留下,同样的解法对不同的人也是两个效果。” “如果真知圣所选择出手,那就必须保证万无一失。数百万年来,我们还从来没有失手的先例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光华闪烁中,他已经进入了一条位面穿梭的时光长廊。 进入的刹那,一道光华飞入,他伸手抓住一看,那是一块巴掌大的令牌,和阿尔法之前给他的不同。这块令牌是一个镂空的眼睛,刻绘着繁杂无比的符文,看到就让人眼前一晕。 “要联系我们,输入信息,可以通过它实现。”阿尔法的声音在耳旁响起:“传讯速度为一周,可以使用三次,非常珍贵。” 收入储物戒中,徐阳逸闭上了眼睛,开始漫长的位面旅行。 一个月,两个月,三个月……三个月后的某一天,这片漆黑,只剩下星光的通道终于一颤,一点光华在前方盛开。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,数秒后,光华照耀整个通道,将他的身形吞没其中。 脚下终于出现了坚实的踏足感,紧接着,轰!的一声巨响,尊圣大圆满的气息全面炸裂,这是已经融入骨血的谨慎。当眼前的眩晕消失以后,映入眼中的是一片模糊的仙家景象。 白鹤齐飞,灵兽满地,奇花吐蕊。明月松间照,灵泉石上流。 满地苍翠,百花齐放,给人一种春日不老的感觉。四面山峰列,赫然是一方盆地。他目光顺着看了过去,紧接着,就深吸了一口气。 盆地中心,一颗足足百米之高,冠盖倾覆整个盆地的庞大树木,正矗立于此。 它绝对不是普通的树木,每一片叶子都晶莹流碧,不知道生长了多久,身上看似丑陋的沟壑居然自成符箓,整个大树摇曳在夜色中,带给人一种神秘永生的感觉。 “好浓郁的灵气。”他感受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苦笑:“居然比噎鸣遗迹都弱不了太多。” 七界如此多年,每一个角落都被探查完毕。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,早就是某个大势力的禁脔。 他很可能降落到了至少是甲级势力的禁地之中。 “落点没有选定……这是地精科技吗?”无奈地摇了摇头,掏出数只黑色纸鹤,写明自己已经回来的信息,放飞空中。 因为极远之处,他已经感到有人察觉了这边灵气的波动。出来时候的尊圣灵气外泄,已经足以引起修士的警觉。 多事之秋更不可多事,如果对方不听他解释,那……只有让宗门来交涉了。 刷拉拉……一只只纸鹤拍着翅膀飞入空中。就在即将没入虚空之际,一个年轻的声音冷哼一声:“何方贼子,竟然胆敢擅闯蓬莱岛!” 话音未落,一张蛛网一样的法宝倏然出现虚空,灵光灿烂,所有纸鹤毫无防备全部被笼罩其中。紧接着,一道光华如同闪电一般自天外而来,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怒斥:“擅闯禁地,跪下听宣!” 徐阳逸眉头微皱,光华极快,他却能看出来人绝非他的对手。却只是在光华飞到面前之时轻轻一弹,那片光华嗡鸣一颤,竟然是一把折扇,于年轻的声音惊呼中倒飞而回。 “天剑山庄,奔雷,刚从外界归来,落点不明确,误入此处,还请见谅。” “奔雷?!”话音刚落,数十道遁光自天边而起,刚刚升起,天穹中立刻响起一声疑惑的声音。紧接着……天,亮了。 两只灵光组成的红色大手,冒着滔天火焰,将整个黑夜都染做一片火红,从天穹中央伸出,穿透厚密的云层,吞没月亮的光辉。轻轻一推,形成一片火红,皎洁,和漆黑交杂的三色云洞。 云洞之中,一个庞大的头颅同样由灵气构成,是一位老者,身上灵气毫不遮掩,赫然正是太虚境界!

下一篇   第1481章:蓬莱仙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