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3章:龙王宫 - 最强妖孽

第1483章:龙王宫

整整三个小时的传送,当徐阳逸踏出法阵的时候,就算是他脑袋都有些晕。 连续的传送实在是有些伤人……他揉了揉太阳穴,神识发散出去。眼前赫然是一片广袤的宫殿,看起来很有些年月,无数符箓悬浮空中,凝结为一条条光耀的符文,周围片片绿色蔓藤攀岩而上,这里竟然是建在一片峭壁之上。 面前已经有三个人,然而全都呆呆地看着他,仿佛没有反应过来。徐阳逸抬眉道:“距离幽海龙王宫还有多远?” 一句话,仿佛敲醒了这些人。三位金丹修士立刻半跪于地,诚惶诚恐地高呼道:“回大人!还有一个传送法阵距离!” 徐阳逸扫了一圈周围,悬浮着数十块灵玉,很快找到幽海龙王宫的位置,随着一片光华消失。三位金丹这才心有余悸地站了起来。 “奔雷阁下?”一位金丹擦着头上的冷汗说道:“好可怕……刚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个大魔头来到这里,好重的杀气。” “我还以为我看错了……真是他!”另一位金丹倒抽一口凉气,连连擦着汗珠:“宗门发下来的大争之世资格战留影灵玉你们看了吗?简直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 “怎么可能没看!”“宗主说了,一旦遇到他老人家,千万不要招惹。”“阁下不是在墟昆仑吗?怎么会来到曼陀罗?” 他们的诚惶诚恐,徐阳逸自然不知道。就在十几分钟的光影流转之后,他神识放出之时霍然开朗。 无数的珊瑚,巨大的海底生物游弋头顶,五颜六色的光芒透过海水折射,拉出斑斓的光影。一艘艘巨大的深海浮舟穿行其间。就在这片五光十色的投影下,一座庞大无比的海底之城已经出现眼前。 巍峨,壮丽,极其富有特色。没有一砖一瓦,反而全都是用贝壳,龟甲堆砌而成,极远之处,一圈宏大的无边光幕,宛若人鱼薄纱,将这座巨城囊括其中,明明身处水中,却感觉不到一丝丝水的质量。 “呜……”一声轻微的号角,他微微侧过头去,身后一群陆地上罕见的海底异兽被修士牵引着站起,排成千米长蛇,驮着庞大的箱子,踩动坚实的步伐朝着贝壳组成的城门前进。极目远眺,无数的屋檐楼阁从巨大的海底陡峭而出,根本看不到尽头。 周围接踵摩肩,无数年轻的炼气,筑基,带着兴奋的神色在师长的带领下前往这座海底之城。人流如织,车水马龙,一只只类似鲨鱼,蝠鱼的生物,凝结成七彩缎带,组成护卫这座亚特兰蒂斯的星云之河。 人太多了,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,他虚空中抓出一顶薄纱斗笠带上,悄然发出一道神识,靠在一辆不知道什么海兽拉的车上,静静地沉思起来。 十分钟后,他微微摁了摁斗笠。身形一闪,突兀消失原地,再出现之时,已经站在一座恢弘殿宇之中。 这里非常安静,无数的小巧可爱的鱼群,如同蝴蝶一样轻轻环游,映照在海水的斑斓七色中,美轮美奂。这方殿宇约有千米之大,却没有一个人,只有一根根巨大的盘龙柱,长满珊瑚和贝壳,孤独如卫士一样矗立其中。 前方是一片高大的台阶,飘扬着层层轻纱。共分三层,每层十米。精雕细琢的香炉烛台焚烧其上,龙凤争辉的猩红地毯如一帘瀑布直通幽境。随着水波的荡漾,如梦似幻的轻纱缓缓飘扬,偶尔可以惊鸿一瞥,顶峰之上一道婀娜身影。 “拜见仙子。”徐阳逸半跪于地,拱手道。 沙……没有回答,却仿佛起了一片海底之风,朦胧的薄纱齐齐扬起。一片衣料划动的声音静谧而安详,一只轻云巧足轻轻踏在柔软的地毯上,脚踝上金铃响起一声清脆的叮当之声,搅皱一池春水。 就在对方下来的那一刻,整座宫殿都微微波动了一下,仿佛沉眠的母龙从半梦半醒中睁开眼,扫视着自己的领地。所有嬉戏的鱼群全都躲了起来,磅礴无匹的灵力海潮一样席卷全殿,数不清的泡沫珍珠般冉冉升起。 “你知道吗……”凌波仙子有些颓然的声音沙哑响起:“我很不想看到你。” “每次看到你……我就想起了他。”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难掩的哽咽,徐阳逸无声叹息:“晚辈尽力了。” 没有回答,但见轻纱乍起,一道纤丽的身影已经站在阶梯之下,一头珠翠,团扇轻摇,雍容华贵之气扑面而来。黑发如同鸦翼一般漂浮水中,清丽的脸上神色无喜无悲:“你来做什么?” “别告诉我是让幽海龙王宫助你登基。本宫没有让道子去和你抢虚晶,已经是结了你的恩了。” 徐阳逸沉声道:“晚辈……想请大人帮一个小忙。” 凌波仙子伸出素手,一只小鱼在她手中缓缓游弋,她抬了抬眼皮:“帮忙?没兴趣。” 她的身影缓缓走向台阶,房间里寂静无声。就在她走上第一梯的时候,一个幽幽的声音徐徐响起:“如果……我帮你杀掉柳眠风呢?” 刷!凌波仙子猛地转过了身,深深看着徐阳逸。许久,才轻启朱唇:“看来,你想让我帮的忙非常,非常的麻烦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话,只是目光直视凌波仙子。清虚太昊丹他必须到手,而能做这个桥梁的只有这位五王二后。 而且……不只是桥梁。 他有什么依仗让一位大圣,丹圣亲自出手,为他炼制龙虎大丹? 丹方? 是,但,还不够。 这枚丹,整个七界恐怕只有广寒大圣能炼。是,丹方确实珍贵,可是钟离权说得对。对方……是大圣。 站的位置不同,对于“珍贵”的定义不同,眼界不同,心态亦不同。 对于太虚,尊圣,甚至任何甲级势力,这都是无价之宝,但是对于凌驾一切的大圣呢? 是否还有如此致命的吸引力? 借花献佛,这朵花能否让这尊大佛彻底开颜? 他不敢赌。也不能赌。 如钟离权所说,面见大圣的机会,很可能只有一次。这种存在哪里有功夫给人两次三番面圣的机会? 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。一次,足以定生死。 他,要的是十成十! 凌波仙子没有回答,仿佛在思索,又过了两分钟,才沉声开口:“其实,我感觉到你的神识,就猜到你会做出这个选择。” “我很好奇。”她转过身淡淡道:“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?” “在七界之链,你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对柳眠风动手。”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:“晚辈想去见广寒大圣。” 话音刚落,这方殿宇再次寂静了。 即便是凌波仙子,此刻也愕然看着这个相对年轻的修士,数秒后才轻轻“呵”了一声,感慨道:“初生牛犊不怕虎。” “就算我们,一生也只有十次面圣的机会。每一次都珍贵无比,你可真是在本宫心口上挖肉啊。” 她轻摇团扇:“每一次面圣,我们都可以对大圣提出一个不过分的要求,大部分都会得到满足。这可不是什么面圣,是十个愿望。” 徐阳逸咬了咬牙:“柳眠风的命,值不值这个价钱?” “当然!!”话音未落,凌波仙子灵气暴涨,整个宫殿都开始瑟瑟发抖,她美丽的脸上布满冰寒杀气,压抑的情绪完全爆发,一字一句道:“欺师灭祖,大逆不道!我要他永世不得超生!” “我一直在期盼着你来找我。”她胸口起伏地厉害,轻轻一挥手:“跟我来吧,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。” “别说一次,就算十次,我也要看到这个孽障的人头!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,徐阳逸眼前一花,已经来到了阶梯顶峰。 这里有一张贝壳罗汉床,无比精致,两侧数米高的红珊瑚环绕,数十颗夜明珠将这里照耀的如同白昼。一张椅子就在床头不远。凌波仙子嘿然笑道:“每一天,我都幻想着你来,这把椅子已经摆了半年多。你要让我帮忙,可以,只能用这个条件来换!也只有这个条件,我会出手!” 两人宾主座下,凌波仙子手轻轻抓着茶杯,指节发白,沙哑道:“来……我来告诉你,为什么我当时说……你知道!” “我的领域非常特殊,它不会骗我,打下灭仙种的人,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!你们灵魂一丝差别都没有!” 徐阳逸目光霍然一闪,用喝茶掩盖去眼底精光。 同一个地方…… 地球修士?! “前辈何出此言?”他脑海中飞快闪过一幅画面,当日遇到空虚尊者,自己说不知道,凌波仙子马上斩钉截铁地说自己知道。 凌波仙子没有马上开口,而是罗袖轻轻一挥,顿时,一片水幕凌空绽放,形成一片涟漪的镜子。而在镜子中,徐阳逸的身体,竟然是一棵巨大的植物,一片浩瀚的黑色魔气,和人类的三位一体! 居然照出了他三个灵魂! “还真镜域。这就是我的领域。就算在整个七界,也独此一份。幽海龙脉一支单传,别无分号。”她再次一挥手,镜子一转,照耀她身上,只见镜中的她,脖子上长出了鳃,皮肤上也涌现一片青色的鳞片。 妖修? 徐阳逸愕然地看着凌波仙子一眼,她居然是妖修?

上一篇   第1482章:龙虎大丹

下一篇   第1484章:啄木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