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4章:啄木鸟 - 最强妖孽

第1484章:啄木鸟

“蛟龙血脉,万年一出。”她第三次挥手,镜子飞到了徐阳逸身后,缓缓道:“我只是告诉你,还真镜域没有假象,任何假象都不可能遮掩。我说他和你来自一个地方,就一定是。” 真的是地球修士? 徐阳逸眉头深深皱起,她已经知道自己来自不归界?这不可能……羽蛇神的话不会有假,他说还有一个,那就肯定只有一个。七界的境界距离雅威还差得远。根本不存在隐藏的可能。 到底是谁? 居然有第三个地球修士来到了七界? 能力压五王二后……到底是何方,何时的人杰? 凌波仙子深呼吸了好几口,狠狠喝了口茶,压下翻涌的心情。神色终于平静了一些,咬牙道:“你知道么……虚无大乘门在流火之川。而流火之川下方,有一个庞大无比的书库。” 徐阳逸仔细听了下去。一字不漏。 “这个书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,里面很多玉简都碎裂了。藏书内容也是斑驳不堪,有杂文记事,有各种神通,有魔教炼体之法……林林总总不下千万。龙蛇混杂,但是只要是神通和心法,无一不是上品,可以说,这里是虚无大乘门的立宗之本。” “正因为如此,这座书库周围护卫森严,除了当代宗主和管理者,没有人能够打开。” 她轻轻闭上了眼睛,唇都咬得失去了血色,从牙缝中说道:“然而……就在那天,这座书库却自动打开了。全宗禁制对这个打开的人形同虚设,尊者和管理者两人的钥匙都没有动!我们立刻赶了过去,然后……看到了一个我们根本想不到的人。” “柳眠风?”徐阳逸轻声问道,他感觉凌波仙子的情绪起伏很大,好像有些失控。 然而对方毕竟是五王二后,刹那的失态后,很快平静下来。缓缓睁开了眼睛,话语中带一抹杀意的嘲讽:“也就是在那天,本宫这才知道,一个人和一条狗,原来只不过是一个词汇的差距。” 她抓住茶杯,手却抖得厉害:“面对我们的质问,他……竟然以虚无大乘门五王二后钦定少宗主的身份,毫不犹豫地五体投地!跪倒在身边一位黑色斗篷的高大身影脚下!比狗还毕恭毕敬!” “本宫是看着他长大的……数百年来,君子如玉,外柔内刚,从未想到……我们竟然调教出了一个这样毫无气节的孽畜!!” 啪!茶杯在她手中炸开,化为无数气泡飞入水中,凌波仙子脸色白中带红,捂住起伏的胸口调节着情绪。 一片死寂。 徐阳逸心中千思百转,悄悄伸出试探的触须,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是……怎样的人?” 一句话问出,心脏已然加速狂跳。从南华蝶母的对话中,他第一次有了怀疑。任何生灵,活着的时候都不可能挖出天地之桥炼制。颈椎,沟通灵与肉,炼制自己的骨骸,而且是如此重要的部位,形同自杀。 那么,谁动了娲皇的骸骨? 大争之世到底是谁炼制而成? 如果说大争之世的谜题是一个混在一起的线团,那么这个人,很可能就是抽开线团的第一条线! 很简单的推论:啄木鸟和葫芦,很可能是解释这一切的关键。处于天地之桥的尽头。这种事情,和娲皇不是关系极深的人可能知道? 它一共出现了两次,第二次,是万重圣君的图录。而第一次…… 正是空虚尊者被种下灭仙种,死前浮现于他的背后! 换句话说,这个打出灭仙种的人和娲皇关系匪浅,很可能对大争之世无比清晰,甚至对啄木鸟,葫芦,天地之桥的了解,都是七界之最!更可能是娲皇留在七界的另一只势力! 玛门的入局让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。他这只小小的蚂蚁避无可避地加入了巨龙的餐桌。现在,每一条信息都至关重要!更不要说……是这种可能统揽全局,打开上帝之眼的机会! 凌波仙子目光闪烁,轻轻抬起手,指向了他。 徐阳逸愣了愣,随后立刻领悟到,对方是指向镜子。 镜子? 他浓眉紧锁,回过头去,愕然道:“您可别说……是晚辈?” “不……”凌波仙子的声音恨之入骨,手轻轻一划:“他,在你身边。” 徐阳逸顺着手指看过去,目光豁然闪烁。 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。 对方指的是他,也不是他。 那……是太虚魔体! 玛门! “您是说,它的灵魂和我一样?”徐阳逸凝重开口道。 凌波仙子肯定地点了点头。 徐阳逸无声长叹,果然是它……这个最古的雅威,原初的恶魔!鸿蒙契约之书,书库,虚无大乘门,恶魔,三条线索虽然不算确凿证据,但再加上一条能轻易解决五王二后呢? 除了它不可能有其他人! 叹息之中,有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,更有一种淡淡的遗憾。 不是地球。 而是地狱。 “你认识他?”一直观察着徐阳逸神色的凌波仙子立刻说道:“告诉本宫……他是谁。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:“你不可能是这个怪物的对手,阁下,不是我恐吓,整个星河,能,配做它对手的人,渺渺无几。” 凌波仙子脸色有些苍白:“大……圣?” 徐阳逸叹了口气:“大圣……恐怕他还不看在眼中。它的名字,您还是别知道的好。相信么,哪怕我们现在距离他数千万光年,只要念诵了它的名字,它也会立刻知道。” 凌波仙子死死盯着徐阳逸,仿佛要从他脸上看出这句话的真伪。徐阳逸坦然对视。许久,凌波仙子深吸一口气,又一次闭上了眼睛,胸口起起伏伏,这一次足足五分钟,才缓缓说道:“那……你就活到本宫够资格听它名字的时候。” 理智上是不相信的,这片宇宙怎么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存在? 但是还真镜域不会说谎,它没有任何反应。 真的有……宇宙中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生物! “如果是它打出的灭仙种,就不足为奇了。”徐阳逸对这位敢爱敢恨的女子还算有好感,特意提醒了一句。但就在此刻,凌波仙子忽然睁开眼,轻启朱唇:“不是它……”?徐阳逸皱眉。 “我是说……打出灭仙种的不是它。”凌波仙子惨笑道:“也不是柳眠风。” 徐阳逸眨了眨眼睛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“还有第三个人!?” “没错。”凌波仙子呵地冷笑一声,别过头:“那天……一共来了三个人……” “而最后这一个,本宫甚至不知道它算不算人。” “它……是一只啄木鸟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七界,流火之川,虚无大乘门。 刷拉拉……无数的旌旗飘扬,一个个宗门的旗帜林立其下,小山一样的傀儡兽吞吐着各种资源。每一天都有更多的修士从传送法阵中出现,百川入海一样汇聚到这里。一座座浮空要塞,形成连绵不断的兵营。 大争之世还有一年半开启在即,所有够资格参加的宗门全都招兵买马,剑指王后,无论是这里,还是蛇母的万蛇殿,或者地哭上人的宗门,无不是甲光向日金鳞开。 人潮涌动,旌旗十万。 就在虚无大乘门的中心,一座布满黑色虚无气息的殿宇中,一个身影动了动,于黑暗中睁开了深绿色的双眼。 这个房间很黑,他好像不愿意看到阳光,偶尔有光华投射进来,只能看到一个高瘦的身影。 他缓缓站了起来,走到窗户旁边,三根鸟爪一样的手哒一声放上窗棂。零落的空洞中,出现的竟然不是人脸,而是一张禽类面孔! “大人?”柳眠风温润如玉的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,这只鸟类的怪物竖起一根手指放在长长的喙旁,居然说了声“嘘……” 房间里安静了,足足数分钟。这个怪物才从窗户旁离开,沙哑道:“有人在议论本王。” 柳眠风的声音微笑道:“只可能是那个贱婢,当日那位大人正想抹去她的记忆,她竟然还能逃走。” “呵……”怪物冷笑道:“蠢货,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那不是大人,它……才是真正的怪物。我保证你不想知道它的真名。” “至于逃走……呵呵呵……桀桀……”他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:“就算不逃走,五王二后的记忆也无法抹去。” “他们……可是母亲的神仆啊……哈哈哈哈!” 柳眠风的声音波澜不兴:“晚辈一直很好奇,您到底是谁?您身上的太虚之力也并不强大……” “这就是你自以为可以试探本王的理由?”怪物桀桀笑道:“自以为拥有了神格碎片,就妄图挑战天道?” 他走到柳眠风面前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轻轻抓住对方的下颌,长长的喙仿佛要刺入对方头颅:“在这里,在七界,无人可以伤害圣子。” “整个世界都为我们而生。” 柳眠风这次没有回答。 “安静呆着吧,只需要打通天地之桥,我保证你获得王后尊位。”他轻轻甩开手,深深看着窗外:“其他的兄弟姐妹,后蚁都觉醒了……你们……也该醒了吧?”

上一篇   第1483章:龙王宫

下一篇   第1485章:广寒大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