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5章:广寒大圣 - 最强妖孽

第1485章:广寒大圣

“啄木鸟?”幽海龙王宫,徐阳逸已经震撼地站了起来。 啄木鸟……又是啄木鸟! 这简直就像大争之世的一个符号,无处不在! “这淌水,越来越浑了……”他收起目光,没有烦躁。 不变,乃死水。唯有变,才能活。 一根朦胧的线已经出现了,而且很有可能,这根线也是南华蝶母刻意隐藏的那一根。可惜,它太隐晦,藏在七界不知道多少年,根本不是一时半刻捞得起来的。 “这种变……还不够。”许久,他才叹了口气。 还需要更多…… “你知道它?”凌波仙子立刻问道。 徐阳逸皱眉摇了摇头。凌波仙子深深看了他许久,才收回目光,继续说道:“这位鸟状妖修非常奇特,它的太虚境界不稳。然而……无论我们怎么动手,都无法伤害它……你不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。” 她抬起头幽幽看着宫殿顶,沙哑道:“到了太虚,接触规则,规则是所有力量的源泉。是世界形成的法则。灵力也是其中一环。我们无法伤到他,只能代表一件事。” “它……被天道写上了‘不可伤害。’” “就像这个世界的圣人,天道给予它永生。” 宫殿内再次沉默了下来。针落可闻。那些躲起来的美丽鱼群再一次悄悄探出头,数秒后什么都没感觉到,开始欢快地游弋于殿宇。 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了,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战斗。最古的恶魔,天道的圣人,面对两位娲皇的仆人,完全是一边倒的碾压。徐阳逸已经可以猜到空虚尊者在震撼中被击败,然后被啄木鸟种下灭仙种,凌波仙子带着对方逃往不老山续命。 他没有多问,这是对方心头的伤疤,没必要硬去挑开。 许久,他才轻轻叹了口气:“放心,这次大争之世,我拼尽全力,也会寻找机会斩杀柳眠风。” 凌波仙子声音仿佛是从骨头里挤出来的:“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 “他现在一直缩在虚无大乘门,我……没法做到对这个宗门开战,你应该理解。但单枪匹马同样无法突破禁制。大争之世开启在即,他们的虚噬皈依护山大阵已经完全打开。大争之世我没法去。一旦他成为五王二后……有时间神则的他……我可能已经无法杀死他了。” 再一次的死寂。于死寂中两人心有灵犀,契约完成。这是留给双方思考是否有补充的沉默。 十分钟后,徐阳逸没有再开口,凌波仙子站了起来,有的话不用说的那么通透。她神色已然恢复平静,淡淡道:“准备好了么?” 话很剪短,不过徐阳逸心领神会,站起一躬身:“谢过仙子。” 凌波仙子淡淡道:“彼此互惠而已,杀了柳眠风,才不枉我浪费这次珍贵的面圣机会。” 她多看了徐阳逸一眼,忽然浮现出一个萧瑟的笑容:“十万年来,尊圣得到面圣机会的,只有两个人。而你,是第三个。” 话音刚落,一片浩瀚的灵气绽放出璀璨的光华,刹那间将两人吞没其中。 只不过眼前些许眩晕,再次睁开眼时,徐阳逸对五王二后的实力又有了个新的判断。 非常强……还在自己预料之上。 徒手成阵,几乎没有念诵掐诀的时间,瞬间撕裂虚空。这……就是娲皇给予的伟力么? 还真是……强大到可悲啊…… 以自由和断绝大道为代价的强大,他不稀罕。 按下心神,他放开神识打量起四周来,已然不在海底,而是在一方孤傲的山巅之上。 上不见日月,下不闻幽冥。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,桃源望断无寻处. 苍茫的雾海中,一种天开地阔的磅礴之感悠然而生,让人心胸为之一畅。而就在他们面前,有一座巨大的祭坛,方圆百米,共分九层,貔貅睚眦的雕刻掩映其间,丹鹤白泽的塑像吞吐苍茫,在沉浮若烟的厚重雾海中栩栩如生。 “跟我来,别开口。”凌波仙子了却心中意愿,步伐坚定,徐阳逸紧跟身后。只听她平静道:“每一位修士都有不同的性格,而广寒大圣……尤喜规矩。见不得任何人不敬。” 徐阳逸心中了然,同为大圣,却被不老大圣压制,无处发泄的憋屈自然要体现在自身的威严上。 有了规矩,才有方圆。有了方圆,才懂威严。 他们一步一步走上九层祭坛的中心,离地数十米处。那里有一片巨大的嫦娥奔月浮雕,凌波仙子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跪到了正中心。徐阳逸亦然。 她的神色已经只剩下凝重。三跪九叩,缺一不可。随后,正中无比地拿出了一根香。 这根香竟然是白玉所制,上面刻满了蝇头大小的符箓,绽放着点点银光。凌波仙子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,哧拉一声,小小的香上竟然爆发起数米高的火焰。 这方天际只剩下轻微的火焰燃烧之声,就在香燃烧过三分之一的时候,徐阳逸浑身轻轻一颤,肌肉完全绷紧。 来了…… 明明四周没有任何异动,一种无声处听惊雷的惊悚感轰然冲上他的神经。 下一秒,随着一声轰然巨响,整片天际的云层瞬间沸腾起来。一点黑色,若墨入清水,从天空上飞快蔓延,越来越快,越来越宏大,数分钟后,最后一缕阳光消失。天穹中繁星如洗,白日转夜。 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空中,洒落万道银芒,雾海平静了,群星暗灭了。只能看到一个分明近在眼前,却怎么也看不清的人影出现月亮之中。 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。 “别乱动!”凌波仙子的声音也带上了一抹紧张:“大圣马上就到!看到什么都别惊慌!” 轰!!话音未落,一股难以形容的灵压瞬间充斥天地。一只银色的巨手,完全由月华组成,从银盘一样的月轮中缓缓探下,手过之处,漫天青莲,朝着祭坛上轻轻一捞。 光华闪过,一切都仿佛被抹去,两人的身影再也不存其上。 这一次的空间转换比凌波仙子更快,画面几乎无缝连接。如果不是眼前还有一丝丝的眩晕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进行了一次位面变幻。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惊讶地看向周围美轮美奂的景色。 这里是一片月的海洋。 绿草如茵,繁花似锦。徜徉于柔和的月泽之下,而最让人瞩目的,是一棵巨大的桂花树。 它大概有百米之高,黄橙橙的桂花垂蔓花枝,暗香浮动。就在桂花树下,一位侧着身影,抱着一只白色兔子的女子,正轻轻抚摸着对方白色的毫毛,淡淡道:“这是你第七次面圣。” “何事?” 一树,一兔,一人,明明真实,却雾里看花水中望月,朦胧中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充斥整片天际。 这是徐阳逸第一次看到七界的顶峰。 不老大圣从未露面过,当他看到广寒大圣,就立刻清楚,独步和太虚的差距。 “爸爸……这位姐姐好厉害……好像,好像全都是规则组成,已经……不太像生物了。”红线怯生生地开口。但还未说完,女子的声音就轻飘飘传来:“肉身只是表象,太虚之上触碰规则,独步凝练规则,到了本圣的地步,已经开始脱离肉身。” “请大人见谅!”徐阳逸立刻半跪于地拱手道。没想到自己神识中的波动对方都一清二楚。 “奔雷。”女子不以为意,缓缓开口:“我听说过你的名字,不错。” 徐阳逸深深鞠躬,身边的凌波仙子却微张着嘴深深看了他一眼。 他可能不知道,但是她却很清楚,大圣的不错,自成圣以来,从未说过! “说吧。”广寒大圣就如同天上明月,寂渺中带着疏离,声音一成不变。 凌波仙子对徐阳逸使了个眼色,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恭敬道:“晚辈……有一事相求大圣。” “你没这个资格。”广寒大圣好像刚才从未说过不错那样,轻轻抚摸玉兔,声音平静却不容拒绝。 “大圣。”凌波仙子立刻说道:“晚辈愿意以自己的资格给予他……” “什么时候面圣的资格成为了你的玩物?”这一次,广寒大圣还未开口,怀中玉兔忽然竖起耳朵,等着血红的眼睛看向两人,口吐人言:“离开这里!肆意动用面圣资格……凌波,五百年内你所有资格取消!广寒圣宫不欢迎你!” “它说的就是我的意思。”广寒大圣衣袂飘飘,若月宫嫦娥,身形渐渐暗淡:“走吧,五百年内不允许踏入广寒圣宫一步。” “违者,囚。” 凌波仙子轻轻抿了抿嘴唇,无奈地叹了口气,微不可查地对徐阳逸摇了摇头。然而就在此刻,一道流光虚空一闪,直冲广寒大圣而去。 “你做什么?!”凌波仙子吓得魂飞天外,一声惊呼,伸手就抓。但是,已经晚了。 空间没有丝毫波动,却仿佛被抹消了距离,这块令牌直接飞入广寒大圣玉手之中。她的声音仍然平静:“你不甘心?”

上一篇   第1484章:啄木鸟

下一篇   第1486章:传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