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9章:太业混沌丹 - 最强妖孽

第1489章:太业混沌丹

如果有其他修士在这里,这一刻一定会尖叫出来,摁着他的脖子磕头。 丹圣啊……七界唯一的丹圣啊!而且是独步啊!成为对方的弟子,哪怕是记名,好处简直数不胜数! 但是犹豫片刻,徐阳逸平静的声音响起:“有。” 没有一丝波动。 广寒大圣有些意外地看了看他,不带半丝烟火,数秒后无悲无喜说道:“我本将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罢了。” 她轻轻挥了挥手,那枚金色的丹药化为流光没入徐阳逸手中。顿时,一道道炽热的热流从掌心飞快蔓延,就像握着一个小巧的太阳。但是却完全透明,内部一龙一虎的虚影缓缓呈现,宛若活物。 “这就是张天师的龙虎大丹?”压抑住心中的激动,徐阳逸闭上眼睛仔细感受。就在无限之真刚刚调动,神识展开的时候,轰!他的神识进入了一片玄妙的场所。 刷啦啦啦……无数的锁链从虚空中蔓延,带着各色光芒,有赤红带着火焰,有银白带着冰雪,有翠绿带着枝叶……无穷无尽,还有更多说不出形状,带着混沌和金色光泽的锁链横陈虚空。 规则之链! 这个世界至高真理,万物构成的本源,神灵的密码! 世界变得五彩斑斓,与众不同,他愕然伸出手,想去触碰这些至高的链条,然而就像一个灵魂,被囚禁于知识的囚牢,只能穿过,无法触摸。 无限之真眼中,这些并非是规则,而是一些比他现在能看到的,更小,更细致的符箓,密密麻麻根本看不清晰。如果非要比喻,这是比“原子”更下面的一层,基本已经无限靠近组成万物的根基。 刷……丹田中本来已经古井无波的灵气,这一刻竟然微微颤抖,紧接着掀起滔天海潮,云起雾涌,居然……有一丝要凝结为实物的感觉。 “这就是规则。”广寒大圣的声音悠然响起他神识中,缓缓道:“太虚,开始尝试掌握,掌握越多,越容易进入独步。太虚的灵力提升已经不太需要修行,规则的掌握,强弱,会直接反应在灵气的攀升之上。” 神识中的感觉只是刹那,瞬间消散。徐阳逸睁开眼拱手道:“多谢大圣。” “口头的感谢毫无可信度。”广寒大圣深深看了他一眼,手轻轻一弹,又一道流光没入徐阳逸手中:“本圣期待着……你能用行动说话的时候。” “丹方按照规矩,本圣拿走了。此丹药理搭配极其精妙,也不欺你,这个东西算作补偿。” 随着这句话,徐阳逸身侧的空间扭曲起来,泛起道道涟漪,不到五秒,一个十米大的黑洞出现,不由分说地将他拉了进去。 徒手开启位面传送,轻微的眩晕之后,他已经再次处于幽深寂静的空间通道,两旁光影交错。他深呼吸了一口,目光看向自己的手中。 掌心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大的镂空玉盒,精雕细琢,上面缠绕着无数禁制。就在他手指触碰的瞬间,所有禁制响起一片卡卡之声,自行开启。 玉盒中央,有一叠薄如蝉翼,不知道是何材质的纸张。就在禁制打开的刹那,纸张化作一片金色字迹,缓缓没入他的眉心。 太业混沌丹! 五个大字清晰出现在脑海,下面是一排排的药材,注意事项,甚至还有炼丹手法! “这是……”他眨了眨眼睛:“大圣的笔记?” “普通的丹方只可能有药材和先后顺序,这里竟然有手法和心得?” 这就像一道题,老师告诉你用什么公式去解,和老师一步步演示解题步骤,难易度完全不同! 他仔细看了下去。 数秒后,一丝惊愕涌上眉梢,又过了几分钟,惊愕化为沉吟。再过了一个小时,他猛然睁开眼,眼中一片狂喜。 “竟然有此等奇丹……”他狠狠握了握玉盒,投靠大圣,虽然对方恩威并施,虽然仅仅是一个谁都没有说透的口头协议,但是回报来的如此之快。 太业混沌丹,只有一个效果。 就是能筛选出更适合自身的规则! 别以为冲击太虚随便感悟一种规则就可以。是,比如某些规则非常简单。但是感悟这些规则之后,根本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。要在组成世界的无数元素中寻找出自己最适合感悟的,不仅看个人资质,更看悟性机缘。 然而,这枚丹药可以做到! “好大手笔。”他感慨了一声:“七界千亿人口,太虚就是大多数人的毕生追求。任何和太虚有关的东西,放在任何宗门,都是绝对的珍品。我这枚……不仅对太虚进阶极其有益,还有大圣亲自指导。” “别说有价无市,说是独步之下的无价之宝都不为过!”他看了看通道尽头,洒然一笑:“原来……你其实是很看重我的嘛……” 也就是他,有史以来两亿七千万灵的超级修士,才有资格在尊圣得到独步的青睐。 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 轻轻一抹,想将丹方收入储物戒,就在此刻,丹方上忽然绽放一片光华,漆黑的时光通道中,竟然投射进一轮皎洁的月色! 一轮明月悄然绽放虚空,狂暴的空间风暴竟然在它身侧绕过。就在明月中心,一只兔子的身影一蹦一跳地越来越大,最后,月亮好似化为一个窗口,兔子的黑影趴在月亮的窗口上,瞪着赤红的眼睛看向徐阳逸。 “小家伙,又见面了。”兔子黑影折了折耳朵,桀桀笑道:“在这里,我们有充足的时间,好好地,没有任何旁人打扰地谈一谈。” 徐阳逸目光微微一动:“您是说……广寒圣宫有不老大圣的耳目?” “无论有没有。你出现在广寒圣宫的消息肯定会被传出去。大圣见了谁,谈了什么,就算她老人家每天吃了什么,拿的是哪里的贡品,都有无数的眼睛在关注。她每一句话,都会有千万人解读,且奉为经典。” “老夫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大圣对一个新嫩如此态度了,甚至还让老夫亲自传话,桀桀……小子,你真的应该感觉骄傲。” 徐阳逸嘴角微微一翘,那种态度……也算是“青睐?” 难以想象这朵高岭之花不青睐时的表现。 因为长久,所以寂寞,因为寂寞,所以冷漠。因为冷漠,渐渐隔绝世人,唯我独尊。 太上忘情,最下不及情。他并不赞同,他更喜欢的是,情之所钟,正当我辈。 心中对于广寒大圣的敬畏没来由淡了一分,脸上却仍然恭敬,貌似诚恳地拱了拱手:“大圣还有吩咐?” “也不算吩咐。”玉兔黑影声音凝重了一分:“你……对大争之世知道多少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,玉兔沉声道:“没有了解过?正常,你的实力太强,修行时间太短,某些阅历还是没有跟上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大争之世……是七界万众瞩目之处。” 徐阳逸也郑重了起来,仔细听了下去,玉兔说的很仔细:“大争之世在资格战后两年展开。当半年结束,两位大圣都会知道这一届虚晶都在谁手中,从而夜观星象,推测出最有可能的应命之人。” 徐阳逸眉峰不动声色地抬了抬。 应命……应谁的命? 天命?还是娲皇? 玉兔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,继续说道:“七界为什么能在太初和星界兽的夹缝中存活十万年,并且越来越强?大争之世是重中之重,每一次大争之世,都是七界势力的大洗牌,无数宗门乘势而起,又有无数老牌强者黯然**。” “若说七界是人,这就是血脉的流动,流水不腐,户枢不蝼。但是如果流的血多了,就会失血,为了防止洗牌太过,新势力崛起太多底蕴不足,从而难以抵御外敌的情况发生。在五万年前,当代大圣钦定三星观月,后成为习俗。” “三星,紫薇,破军,贪狼。三星应命,就是本次大争之世纸面和隐藏实力最强的三甲,也只有等到三星观月之后,整个七界才会真正放下心来,进入最后的下注阶段!” 它朝前方拱了拱身体,可惜无法穿破月轮,有些激动地说道:“这可是一生一次的豪赌,事关宗门兴衰,并不是说紫微帝星就必然成就五王二后,局势在变,天命在变,数次破军贪狼逆袭历历在目。顺从紫薇大势锦上添花,自然几率更大,但若逆命而行,对贪狼破军雪中送炭,事后报酬可比前者丰厚太多太多!” 徐阳逸仿佛想到了什么,目光炽热:“我从参天城回归已经一年,这一次的三星观月……已经昭告七界了?” “没有!”玉兔的声音带着无比的灼热,甚至有些沙哑:“这一次……和往常都不一样!” “你有没有发现……不老大圣从参天城回来就不对?他老人家闭关不出,于是,三星观月的事情,自然落在我家大人身上。” 徐阳逸心脏猛然加速。三星观月绝不简单,大圣……那是七界最高战力。紫薇帝星顺应大流,无数势力必然选择蚁附其上!而贪狼破军想要破局,就难了太多太多。 他是什么? 他不清楚,但他绝不敢说,自己命应紫薇。

下一篇   第1490章:乱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