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2章:帝星紫薇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492章:帝星紫薇(二)

轰隆隆……这一刻,七界雷霆奔走,乌云密布,一颗颗星辰被吞没无光,开始还没有人感觉到,十分钟后,所有宗门都感觉到了不对。 三途河一座高大的山峰中,一扇大门洞开,一道流光猛然冲入天际,就在群山之间,呼啸声连绵不绝,四道光华同时升空。 刷啦啦啦啦……星灿乌云里,珠浮浊水中,突兀而起的狂风吹动他们狂舞的乱发,每一个都凝重地看向天穹。 天上的光华已经完全消失,明月的光芒仿佛璀璨了无数倍,竟然化为一道道薄纱从乌云中喷涌而出。仿佛在地上描绘一卷恢弘的图画。一股难以形容的浩大之气隐约朦胧地透露诸天万界,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子时,七界所有宗门,地面竟然开始嗡鸣作响! 神降无形。 为首的一位老者目光如灯,死死扫视了几圈,掐指一算,数秒后猛然倒抽了一口凉气,失声惊呼:“这是……” “没有一点通知?”不远处,一位中年男子同时停下手中掐算,脸色巨变的看向头顶:“三星观月……这是大圣观星!” 太突然了…… 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,但史书上已经看了无数次记录,谁不知道这种月光犁天一样划破乌云,群星隐没是代表什么。 大圣亲临,紫微星现! “快!”愣了数秒后,四人齐齐回头,猛然朝下方大喊道:“立刻通知宗门所有修士!马上出关!!全宗齐聚观星台!谁也不允许落下!” 墟昆仑,大夏王朝,夏侯府,九重侯门轰然开启,层峦叠嶂的光华伴随云雾潮水一样冲出,随着一股强悍至极的威压,一道金光冲上天穹,刹那之间,所有夏侯府的人全部跪地,汗不敢出。 金光中一个虚幻的身影深深看着天空,就在同时,这方月色突兀皎洁起来,漫天隐晦波涛汹涌,透过黑暗,勾勒出无比恢弘的七界极光! 这一刻,七界无数地方,万千宗门,无论尊圣,元婴,金丹;还是万年不易的传世家族,甲级宗门,活着名不见经传,砂石一样丙丁势力,于同一刻抬起头,遥望天穹。 是咫尺相隔,也是天涯海角。迢迢银汉,缥缈星河,宸极光符万岁中。 “这是……”流火之川,一个丙级宗门的长老抬起头,愣愣地看向天穹的极光,脸上的神色从震撼,到狂喜,随后,拼命想回头朝着宗门喊什么,却什么都喊不出来,数秒后,身体一软,满头大汗地五体投地。 小雷音,一座佛寺中,随着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一片片修士无声跪下。头不敢抬。 三途河,墟昆仑,曼陀罗,小雷音……所有修士全都发现了这一幕,刹那之间,整个七界都沸腾了! “让所有长老立刻聚集观星台!!三星应命……这是三星应命啊!一年,整整一年!终于到了!三星不出,我们这些小门小庙怎么敢跟着下注?开启留影玉简!立刻封闭观星台!除了宗老所有人不得进入!” 开始,七界只是轻微的波澜,但不到十分钟,整个七界,数十万宗门全部从沉眠中醒来。即便相隔遥遥星河也看得见,七个位面肉眼可见地越来越闪耀,无数的光点越来越多,仿佛从傍晚来到了夜晚,漫天灯火。 夏侯府,虚幻的身影缓缓收回了目光,四面八方所有人都已经泥塑木雕一样看向天穹。他淡淡道:“王管事。” 声音很低,却如同无声惊雷,滚过夏侯府每一个人心底。 “在……属下在!”一位元婴初期的修士连滚带爬地飞了出来,五体投地:“夏侯大人请吩咐。” “观星台打开了吗?” “没……属下,属下立刻去!!”王管事如梦初醒,转头大喝道:“夏侯有旨!所有下四境修士,准备接受观星投影!所有宗老,立刻齐聚观星台!还愣住干什么?快!快!!” 数分钟后,夏侯府中一道白光冲天而起,幻化出一片虚无的星图。就在同时,大夏王宫同样冲起一道白光。大夏王朝西北方的万灵归一宗,东南方的血飒国,两道光华拨云而起。下一秒,如同响应,墟昆仑上,成千上万的白色光柱斩破黑夜,化为流光溢彩的星穹钻石。 整个七界,醒了。 万家灯火夜风陌,十里绮罗明月天。 银河之外,虚无犬王带着炽热的贪欲看向七块光芒四射的大陆,兴奋地声音都在颤抖:“看啊……看这里!不久以后,我们就能入驻其中!天道保护,太初十万年来第一次进入七界!桀桀桀!!” 狂风一般的光芒之浪过去以后,就是一片死寂。 属于七界的死寂。 所有修士,每一个修士,目光全部死死盯着空中,虔诚地跪下。每一个人都仔细看着这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的大圣出手,生怕搂过一丝一毫。 万籁俱寂中,月光褪去了薄纱,黑夜中天罡地煞所有星宿齐齐闪耀! 一百零八天罡地煞群星璀璨,每一个宗门的观星台上海上生明月,一轮方圆数百里的巨大月轮,从乌云和黑暗的界限中升起,一道纤丽的身影若广寒嫦娥,曼妙飞仙。 只能看到影子,飘带化作长虹,绫罗化作花瓣,于月亮中翩然起舞,引人入胜。 随着她的舞蹈,仿佛引动了诸天星光,四面八方原本暗淡的星辰越来越明亮,紧接着刷刷数声,五道流光从群星中脱颖而出,直奔月亮而来。如同五行,缓缓萦绕在月亮周围。 天剑山庄,山顶所有人目光齐齐亮起,五人,五大势力,马上就是揭牌的时候! 谁能顺应天命,谁会堕入尘埃,即将揭晓! 不只是他们…… 夏侯府,光影中的夏侯双手背负,目光一眨不眨。大夏王朝,一动华丽的建筑之上,下方已经跪了无数的修士,沈沉央登临绝顶,目光幽深地看着天穹,淡淡道:“你……有希望么?” 七界七门,五王二后,一双双眼睛也全部睁开,屏息以待。 整个七界都陷入了一片名为沉寂的氛围,只剩下七界同一刻心跳,同一刻呼吸,炽热而忐忑。 虚无大乘门,高台之下,万众俯首,妖兽都不敢发出一丝声音,瑟瑟发抖。即便是柳眠风,也握紧了扇子,目光如火看着着决定历史长河的时刻。 万蛇殿,寒雪尊者如同石雕,只有拼命起伏的胸口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。 刷……数十万观星台倒影出同一幅画面,广寒大圣的影子停了下来,硕大的月轮伴随极光,在地面上倒影出一片繁复而快速的手印。 三星应命,大圣观星! 刷啦啦啦……诸天星斗,天罡地煞,十二星相,二十八星宿齐齐震动,完全光芒灯光一样划破虚空,纷乱若银蝶,数秒后,齐齐照射在其中一个印记之上。同时,天边一颗紫色的星辰绽放漫天光辉,掩盖一切星光,直指印记。 紫微星降! 出现了……天剑山庄观星台,徐阳逸的嘴唇有些发干,情不自禁得走上一步,周围所有人,就连呼吸都压到了最低。 柳眠风,寒雪尊者,地哭上人,就连银河外的太初,这一刻,万众瞩目。 广寒大圣的手轻轻一招,那枚印记飘然飞到身边,她轻轻一握,炸裂万点光芒,下一秒,一只银白色的小剑凤翼天翔,带着冲天火焰斩破虚空,和东方紫微星遥遥呼应。 天剑之名! “是他!!”大夏王朝,沈沉央目光一紧,情不自禁地高呼。 紫微帝星,天剑山庄,奔雷圣君! 天命所归! “怎么会是他!!”三途河,一个宗门的宗主愕然看着天穹,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这样? 他们交好的是万蛇殿,然而……这次天命抛弃了他们? “是奔雷……是天剑山庄!?”小雷音,一个家族的族长倒退数步,紧紧摁着胸口,脑海中只有这不可能几个字。 三宗合力,听起来很强?但强的过五王二后?这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扭转的战斗!这是战争!如同参天城那样,决定七界大洗牌,决定日后几千年一界如何发展的基石! 他哪里来的胜算? 他哪里来的底气?! “天剑山庄……居然是天剑山庄!天啊……真的是他们……这,这太不可思议了!道祖在上……紫微星命定奔雷……这,这是说他最有可能成为五王二后?天道认可?居然……真的是这样……” 就在此刻,一个恢弘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臆想。 “紫微星定。天道所归。” “天剑山庄,少宗主奔雷命定紫薇。” 天剑山庄,所有人对视了一眼,心中热血如潮,呼啸拍岸。 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,这一次……大势在我! 鲲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! 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! “怎么可能是他……”虚无大乘门,一片死寂。所有人都不甘心地看向天空,高台之上,柳眠风死死咬着嘴唇,手心都被指甲划出了血。 不甘……极度的不甘! 自己手握虚无大乘门,好不容易弄死了老而不死的老鬼,居然还不是自己! 天道不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