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4章:帝星紫薇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1494章:帝星紫薇(四)

蛇母开金口,数不清的旗帜迎风怒卷,算不尽的灵光交炽黑夜。 万道霞光开紫府,千条瑞气贯黄庭。刹那之间,万蛇殿下修士如海,欢呼如山。 “为尊者大人效死!!”“此次王后之战,必将是我等登基!”“大军所至,所向披靡!”“尊者大人万众所归!” 几乎就在同时,虚空中硬生生被死开上百道传送法阵。 一个庞大的传送法阵之内,一颗火焰弥漫的头颅探出来,足足有十米大小,桀桀笑道:“甲级势力炎火圣道,寒雪道友可愿我等助一臂之力?” 话音未落,又一个传送法阵打开,一个跛脚男子哈哈大笑着走出:“数千年等一朝,蛇母麾下极阴、门求见!” 刷刷刷……随着一个又一个传送法阵此起彼落,无穷无尽的旗帜挥动天际,铺天盖地的灵光让万蛇殿都为之失色。 “甲级势力云天宗求见,本宗三千七百开天烈士只等尊者大人一声令下!”“甲级势力七巧宗求见,五千绣娘尽数托于尊者手中。”“此等月下潇湘千年盛况,怎能少了我传世方家?方家四公子,带方十七,方十八两位掌宝使拜见蛇母大人。” 灵光陨落,宝光沸腾,无穷无尽的人影折跃天地之间,在紫微帝星的光华下无比耀目。 就在此刻,一道紫色光华升起巨蛇冰宫,寒雪尊者踏风而来。背负双手,傲然看着众人。 顿时,天地之间只余一片沉寂,粗重的呼吸和狂猛的心跳咚咚作响,沸腾若油。 “诸位。”寒雪尊者火焰一样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,一声大喝:“随本尊者挺进大争之世!” “千年机缘,舍我其谁!!” “杀!!”“杀!!”“拦我者死!!” 轰!万宝齐扬,旌旗怒卷,声势丝毫不比柳眠风来的弱。 “十八亿……十九亿……二十一亿……”天剑山庄,万重圣君已经打开了一片七界势力图,上方代表万蛇殿和虚无大乘门的光点迅速飞涨!不到十分钟,齐齐突破二十亿大关! 而属于三宗联合,同样也有无数河流正在从七界六合八荒赶来,可以预见,未来的一年中,三大帝星势力全都会疯狂膨胀。 不过……谁都没有轻松。 这个局面好么? 确实好,好歹拿到了紫薇帝星,七界应命,无数不想也不敢冒险的宗门会立刻蚁附而来。 但真的好么? 谁的眼中都是一片凝重,徐阳逸亦然。他们很清楚,不算最好,因为……选择太多了! 三大帝星,三位应命而来的天道种子,其中有两位五王二后!不问可知,到时候……他们的实力恐怕还是最弱的! “该死!!”天孤上人狠狠锤了锤虚空,虚空卡卡作响。他恨声道:“怎会如此!难道……是大圣玩我们不成!” “现在这种局面,只能说不是最坏。好?未必是好!”一心禅师也咬牙开口:“虽然大争之世一方势力只能允许最多十万进入,然而……我们可能引不起传世世家的青睐。掌宝使……可也是尊圣啊!” “不仅如此!”蒋老须发皆扬,磨牙开口:“十万……他们几乎全都是万里挑一,而我们只能千里挑一!” 压力太大了! 这是集体的力量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没有人可以在数十万修士中进退自如,除非太虚,然而,大争之世拒绝任何灵力以外的生物进入!徐阳逸早就被封死了太虚之路! 还有玛门,啄木鸟,娲皇,蝶母在虎视眈眈,所有的一切都要在大争之世中了结,而现在……天道好像更想让他们四大符箓持有者,在里面决出胜负! 忽然,空中一道传送法阵打开,虚空嗡鸣,一股恐怖的力量充盈天际。 “这是……”万重圣君愣了愣,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,立刻拜倒:“见过大人!” 卡卡卡卡……无边血气翻涌,天光绽放,一道道血色的光华折跃虚空,在那条恐怖的血痕周围化做漫天血海。 “真冷清啊……”一个沙哑的声音出现,所有人看了一眼,立刻兴奋地汗毛倒竖! 源血界,当代血祖! 徐阳逸目光一亮,锦上添花永不如雪中送炭,看来……同样有人想压自己这边! 一旦纸面最弱的三宗联盟登上王座,雪中送炭的他们绝对水涨船高! 几人能记住锦上之花? “源血界,五千名长生卫队,顶尖血族,奔雷小友,可愿老夫来掺一脚?” 随着这句话,裂缝打开,一个数百米的纯白身影,朦朦胧胧出现在虚空之中。看不清晰。同时,四面八方,五千名长生卫队全部出现,笼罩在黑暗之中,亮起海洋一样血红的眼睛,似万里血灯。 “当然!”徐阳逸哈哈大笑。但,笑声未落,又一个声音出现:“见过血祖大人,没想到这里如此热闹,可还有我三途河传世世家孟家的位子?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,又一片光华闪耀,整整三千虚影,在空中缓缓凝聚。 肃杀,铁律,还没有凝聚出现,就传达这样的气息。万重圣君仰天大笑,躬身道:“必然欢迎!” 但,还没有说完,又是一片光芒绽放。一个数千米大的传送法阵天空绘制,碧海潮生,明月起舞,瞬间成为一面天地之镜,镜子中,两千人影缓缓出现。楚昭南脸色一凛,凝重开口:“五王二后!还真镜域!这是……” 凌波仙子! 刷啦啦啦……云分雾涌,环绕群山之间。一个冷清的身影冯虚御风,声如其人:“五王二后,幽海龙王宫圣女梅踏雪,率两千禁龙卫奉命来援。” “好……好!好啊!”一心禅师大笑拱手:“诸位道友,事成之后必有重谢!” “还不急呢……”突兀之间,一个声音咬牙笑道:“这次……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 是徐阳逸,他一直没有放开空中的视线。 所有人都愣了愣,血祖最先反应过来,巨大的空间裂缝中忽然闪起一只金色的眼睛猛然看向天空。紧接着,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。 没完…… 还没有完! 一共五大势力,三位帝星,然而已经过去三位,还没有结束! 紫微帝星高悬空中,紫芒依旧! “这是说……”血祖想了想,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:“难道……这一次……所有人……每一位参赛者,实力在伯仲之间?谁都有可能荣登五王二后!?” “这一次……恐怕会五星同闪?” 简直匪夷所思! 历史上人数最少的一次大争之世,也是品质最高的一次,还是……有可能五人都命定紫薇的大争之世? 绝无仅有……别说前无古人,后恐怕都无来者! 这个想法太疯狂了,就在他们忐忑的时候,紫微帝星再次一闪,一道光华没入银河,直奔长生海! 嗡嗡嗡……一个符印化作流星,轰然炸裂空中,一团扭曲到极致,甚至不能称为印记的东西出现。那就是一团肉,一个巨大的眼球,那也是七界十万年的噩梦。那是…… 太初! 轰隆隆!!紫芒成为飞火流星,直冲天外,划破层层禁制,穿越虚空,只不过眨眼,就来到了七界之外,百万太初匍匐之所。 “来了……来了!哈哈哈哈哈!!”虚无犬王疯狂大笑,十万年了……整整十万年,太初终于得到了踏足七界的机会! 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! “阿罗素……接天道!桀桀!!”它的声音如同滚雷,就在它们身后,一轮巨大的眼睛亮起,滕格巴尔的视线从未移开这里。 “是。”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于万千太初之中响起,斗篷之下布满触须的身影张开双臂,让拿到流星全部冲到了身上。 “虚无犬王……”滕格巴尔的声音都带着难耐的激动,嘶哑道:“你做的很好!” 就在太初疯狂的时候,七界已经全面炸裂! “怎么可能!!”“四位帝星……但,但太初怎可能命应紫薇?!”“弄错了吧?这是弄错了吧!这是我们的七界!太初怎可参与进来!”“天啊……怎么会是太初!太初怎么可能获得紫薇青睐!?” 但,并没有给他们反映的时间。 紫微帝星就在这一刹那,闪烁了最后一下。 一道小一些的光芒,直奔七界的某个位置。穿破云层,路过深山,直到一条沟壑之上,而沟壑上方,赫然只有一个人。 地哭上人。 他张开双臂,紫芒全部冲入身体。数秒后才睁开眼睛,带着一抹冷笑看向下方纵横十万里,云烟雾绕的沟壑。 “小家伙们,等急了吗?”他的声音很柔和,这种柔和中带着一股疯狂的意味,和炽热的战意。 “吱吱吱!!”顿时,整条沟壑下方都响起无边无际的尖叫,而山脉都因为这片叫声而震动。 “很好。”他微笑着转过身,嗜血的舔了舔嘴唇:“真以为本尊者散修出生,就没有一搏之力?” “小心点啊……奔雷……五王二后的小杂种们……只要我抓到一个机会,我会让你们看看幽冥位面,饥肠辘辘的好孩子们……” 疯了。 整个七界全都疯狂了。 这一夜发生的一切,让他们目不暇接,思维都无法安定。无数的宗门之内,修士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交接着眼中的震撼,紧接着,就是仿佛让七界都晃了一晃的庞大海潮。 “五位……五位帝星!”“全部应命……我的天!”“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界大争之世!”“他们无论是谁,恐怕放在别的一界,都是注定的五王二后!”“既生瑜何生亮,五位帝星相争,这一次到底谁主沉浮!”“宗老们已经拦下了飞往各宗的信使,我听说他们还要讨论。”“当然!五帝争锋,踏错一步……咱们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