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6章:再次开炉 - 最强妖孽

第1496章:再次开炉

风暴在继续,飓风已经形成毁天灭地的海潮,随着最后几天来到,这场买定离手,用全宗做赌注的超级豪赌,终于到了最巅峰的时刻。 第五日,六**宗门歃血为盟,名字刻录天剑山庄麾下,其中……小雷音无相寺,万年不易,传世世家,携掌宝使一名加入! 是日,天剑山庄传送法阵彻夜不停,数不尽的物资从四面八方运来,徐阳逸亲自坐镇,身为核心的他,必须在所有修士面前露脸。 告诉他们,谁才是下一任五王二后的人选。 谁才是真正的王! 正因为两亿七千万的虚空摘星,所有人才能拿走二十块虚晶站在这里。 第六日,最后疯狂的前一日,曼陀罗散修联盟,百大宗门献上弥足珍贵的结盟手册。曼陀罗甲级势力破天仙宗,散修百盟甲级势力无相阴火道,曼陀罗万年不易家族屠苏家,带一位掌宝使,天材地宝五万吨入盟。 第七日,最后的疯狂。也是最大的势力下决定的时候,是日,天剑山庄反而没有多少人,而其它两大宗门,依靠五王二后的名声,吞吐无限。 七日子时,尘埃落定。 尘归尘,土归土,所有的一切仿佛归于安静。但谁都知道,这是大道争锋的开始。 一年。 最后一年。 大家……图穷匕见! 无声无息中,七界已经被五大势力重新洗牌,第一轮洗牌。所有的人都隔着星空,用血红的眼睛,贪腐的狼一样看向对方。 “刷……”幽海龙王宫,凌波仙子静静地挥了挥手,面前一副巨大的虚空光幕缓缓卷起。她身旁,一位颇有喜感的胖子微笑着端着一碗冰食,笑道:“师尊,不用再看了。接下来没人会再接收其他势力。虽然他们差了一点,不过希望绝对不小。” 凌波仙子懒懒地一挥手,玉碗飞来,她轻轻拿着调羹却没有喝。片刻后又放下了,淡淡道:“可不是差了一点。” “天剑山庄,总计三十五亿灵。也就是说,现在有相当于三十五亿灵的修士汇聚于此。” “而虚无大乘门,四十三亿灵。万蛇殿……高达五十亿!” “还有河外的太初……这一次大争之世,质量太高了。甚至本宫参加的那一次也远不如这次。若是放在一起……”她目光微动:“恐怕……本宫拿不到最后的后位。” “哎呦,师尊,看你说的,你的实力碾压他们哪里有问题?”胖子笑着说道:“而且,再怎么样,他们也只能进入十万人。有了这个限制,那小子总要好过一些。” 凌波仙子瞪了他一眼,轻轻转动着玉调羹,忽然开口:“我知道,你一直不服他。” 胖子的笑容有点僵。 “但,不服,也得服。”凌波仙子站了起来,一层外衣凭空落下,平静开口:“他比你强,强得多,强的就不像七界出来的修士。你去,开宝库,将虚无不灭阵送给那小子。” 胖子的嘴角抽了抽:“虚无大乘门上一代护山大阵拓本?师尊……这……” “让你去就去。”凌波仙子身影消失:“我很期待……柳眠风看到它的表情。呵……” 一切都在杀戮的前提下有条不紊的进展,七界还是那个七界,人还是那些人,但是现在谁都能感觉到,烈火烹油的炽热。 平静之下,是三百六十五天后疯狂的喧嚣。 全界备战! 东起墟昆仑,西至曼陀罗,任何参与的宗门都在拼尽全力。天剑山庄也是如此,七日刚到,他们就打开了护山大阵最高等级。不计灵石地投入。禁止一切传讯纸鹤飞入飞出,禁禁止一切生物出入,违令者斩。 这里,已经成为了一座巨大的兵营,三十多亿灵的修士云集于此,每一座山头都人满为患。 “杀!!”中心广场,一个数万人的大阵正在排演,喊杀撼空,气排浊浪。楚昭南亲自监督,宝光横空中,四面八方来的修士在渐渐融合,凝成一股绳。每天都有最为精锐的修士从中选出,进入真正的作战部队。 现在已经选拔出数千人,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也全部来自甲级势力。这就是底蕴的不同,他们的军队,可能只有一半人是这种杀戮机器。然而万蛇殿和虚无大乘门,可能全都来自于甲级势力的底牌强军。 这就是差距,底蕴的差距。即便数目一样,拉出来的灵力也绝对有差距。 而这数千人,才是真正会进入大争之世的部队。真正的尖刀。 这样的方阵足足有十几个,无日无夜,喊杀声沸腾戈壁,不同的旌旗数以千计,汇聚于最高的天剑之名下。而作为核心的徐阳逸本人,在七日之后立刻宣布闭关。 天剑山庄少宗主洞府。 徐阳逸躺在罗汉床上,若有所思地研究着太业混沌丹的丹方。一年内攻破此丹略微有些难度。而更重要的是……是有别的事情到了。 “很久不见。”徐阳逸合上了丹方,微微抬了抬下巴,淡然道:“起来吧。” 道成尊圣,长久的历练虽然没有坐堂处理一宗政务的机会,但是无数元婴,金丹的俯首而拜,已经不知不觉中将他锻炼出一种含而不露的无形威严。 穆萨维斯高大的身体匍匐在地面上,满身冷汗,数十年不见,它只觉得自己的主子更加深不可测。实际上,现在听到神话超越者的名头,大部分恶魔都会颤抖不已。 能在提拉冈底斯杀通天的异族,足以被崇拜力量的恶魔永远铭记。 战战兢兢地站起来,不敢抬头。徐阳逸缓缓道:“狼酋位面的东西呢?” “在这里。”穆萨维斯立刻拿过去一枚储物戒,缩回来的时候,手中却多了另一枚储物戒。 徐阳逸端起茶杯平静开口:“这里面有一千枚丹药,全部出自圣阶炼金术师之手,虽然不是本圣君所炼,质量却分毫不差。” 一千枚! 穆萨维斯喉咙里响起了馋涎欲滴的咕嘟声,目光冒火地看向自己的人类主人。 “其中十枚是你的。”徐阳逸抿了口茶:“另外的,处理方法在储物戒里,我留了信息。你把它按照方法处理,这里和狼酋位面有界锚的存在,转瞬即至。我要你去提拉冈底斯做一件事。” 十枚! 穆萨维斯只感觉全身的皮肤都在冒火,恨不得趴在地狱最高的山峰上吞吐烈焰。 跟对了啊…… 好大的手笔!自己的努力工作,每天监督那些腥臭的土著种植灵植终于有了结果!被幸福砸得头晕目眩的它根本不顾忌什么事,拼命点头:“主人,您的任务就是我的任务!卑微的穆萨维斯永远为您效劳!” “这件事很重要。”徐阳逸收敛了笑容:“无论如何,你必须做到。而且必须在一年内赶回来!你做到了,我自然有厚赐。” “是!”穆萨维斯鼻孔里喷出烈焰,徐阳逸招了招手,它附耳过去,十分钟后,它才怀着敬畏的目光消失在传送法阵之中。 屋子里一片寂静,徐阳逸再次闭目沉思起太业混沌丹的手法来。时间如水,缓缓流逝。 一个月,两个月……三个月…… 转眼之间,半年过去。徐阳逸终于睁开了眼睛。 这半年,他不仅仅领悟了太业混沌丹的丹方,更回味了广寒大圣以星河为炉的炼丹手法。 略有收获,他仿佛看到了一条无尽的长河,对方每一次动作,都暗合规则,形成一种诡异的美感。让她对药材的处理不多一分,不少一毫。 只是时间太紧,已经不允许他继续观摩下去。 还有最后半年,大争之世将完全打开。为了能确保自己凝练虚晶,在玛门和娲皇两个怪物的桥梁上多一分机会,他必须抓紧一切时间。而这种至关重要的砝码,他绝不放心交给别人炼制。 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。”他身形一闪,已经出现在一片巨大的空间中,四面八方布满符箓,全部由岩石组成,仿佛是山体中挖出一只倒扣的碗。方圆数千米大小。 屏息静气,数日之后,他打开穆萨维斯送来的储物戒,无穷无尽的药材纷飞而出,形成数十座灵植小山。顿时,一片浓郁的药香洒满洞府。 精气神已经攀升到顶峰,尝试开始。 忘记七界的所有,南明离火如臂使指,所有药材尽皆臣服。他全身心投入太业混沌丹的炼制,很快,第一个月过去。 面前一堆黑灰,四面八方如同火焰烧过,焦黑无比。他脸色淡然,挥袖拂去。 下半年的第二个月第二十天,丹炉中一片宝光盎然,夹杂着漆黑的光华喷薄而出。他伸手入火中,抓出一颗大如拳头的不规则丹药。 抬了抬眉,捏碎,神色古井无波。手一招之下,又是无数药材飞来。 第三个月,第四个月,第五个月。 洞府中药香扑鼻,南明离火化为凤凰涅槃,一枚漆黑的丹药,吞吐于凤凰浴火之中。 拇指大小,晶莹剔透,内仿佛有宇宙旋转,玄妙无方。 静静地握在手中,仔仔细细,一丝不苟地观察丹纹。半天后,毫不迟疑地丢给红线。 丹成。 但,他还可以追求更好! 修行已无裨益,那就追求外物的极致。

下一篇   第1497章:睚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