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9章:天门开 - 最强妖孽

第1499章:天门开

这一夜,这一刻,这一时,七界五大势力,除了太初,每一个势力都郑重其事地在虚空写下自己的名字。 这一分,这一秒,也有无数的眼睛,在看着长剑出鞘的五大宗门,目不转瞬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此战之后,有太多惊艳绝才的名字会消失,或有极少的名字会留存,但这个刹那,他们都在史书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。 来过的痕迹。 万蛇殿,寒雪尊者手持金笔,龙飞凤舞笔落虚空,“万蛇殿道子寒雪尊者”九个大字金光万道,随着最后一笔落下,虚空嗡鸣一震。冰雪巨蛇周围方圆万里,呼啦啦旌旗怒卷,唏律律万兽沸腾,仿佛感觉到了这九个字中蕴含的无上战意,就连空气都变得炽热。 “吾王万胜!!万蛇殿必斩敌酋之首!预祝尊者道成太虚,宇内无敌!” 四面八方的呼喊如山似海,寒雪尊者就似海中磐石。他缓缓转过身来,身后数十名刺闪耀虚空,仿佛神灵一样扫视众人。这里的修士比天剑山庄更多,灵气更磅礴。然而,在他的目光下,只剩下血液倒涌,震耳欲聋的咚咚心跳。 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,看着一片片黑云似的旌旗,看着无穷无尽小山一样的修士。他笑了。 五王二后,舍我其谁! 这一次,大势在我! 深吸一口气,他寒声道:“提兵十万天道上,立马尘世第一峰。” “诸位。”他郑重躬身,拱了拱手:“拜托了。” “敢不为吾王效死!”回应撼天动地,潮列八方起,轰鸣一面来。 虚无大乘门,同一时间,柳眠风笔走龙蛇,“虚无大乘门门主眠风公子”十一个大字绽放千万光华,照亮了黑夜,也照亮了下方浩瀚如海的人群。 “诸位。”他放下笔,转过身,夜风吹动他的头发长袍,若魔神展翼,沉声道:“拜托了。” “我柳眠风在此承诺,若负各位之心,天诛地灭!” 锵!百万如一,回应他的,是上百万寒锋林立,数不尽的法宝同时出窍,光华卷动天穹,于沉默中万众归心。 狂风卷起旌旗猎猎,月光投映八百连营,这一刻,七界拔刀相向,图穷匕见。 英雄拔剑,龙蛇起陆。 这根导火/索,由空虚尊者而起,经参天城,终于在七界燃到了尽头。绽放出狼烟四起,和绚烂的花火。 数千年的等待,两年的准备,为了这一步登天的机会,各大势力,数千万修士义无反顾。 十万年来谁著史,三千世界觅封侯! 轰隆隆隆……随着所有势力尘埃落定,五大势力全部的名字化为一道道金光,悉数冲入卷轴之上。空无一物的卷轴记录下每一个名字,随后,悄然上升,没入虚空。 进入神灵的国度。 此刻,无风,亦无光。 只有无声而起,布满七界的满地狼烟。 无论甲级,传世家族,太虚,还是丙级,丁级,炼气筑基,谁都屏住呼吸,看着越来越晦涩的天穹。 就在同时,方圆百万光年齐齐一震。虚无寂渺的天穹中终于绽放出一片恢弘天光。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心脏没来由地咚咚乱跳。地哭上人于万丈深渊前裹紧斗篷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。柳眠风,寒雪尊者,亦目光炽热,看着这天地一色。 开天门! 承天地之道,启万世之基! 整个七界都静谧了,若世界褪去了虚伪,展现出真实的颜色。这道光是那么的寂渺,仿佛千亿年来孤独宇宙的沙尘。又是那样的宏伟,好似矗立诸天之上的诸神圣殿。刚刚出现,就迅速成为一条线,黑白之色剖开深邃的黑夜,形成孤高星穹中一道亮眼的银线。 七界亿万修士共同瞩目,无数人双手握拳,这一秒只感觉血液上头,于这一片横贯百万光年的星穹异象中,耳边嗡鸣作响,须发倒立。 轰隆隆……天地的缝隙越来越大,不过仅仅十分钟,已经化为一道可以吞入七界的黑白疆界。 卡啦啦啦……精粹的灵气喷涌而出,银河开天,遮蔽了星辰,吞没了日月,裂隙之中,朦胧可见数不尽的山峦耸立,算不清的异兽飞腾,奇花吐蕊,仙云缭绕,山上山,白山抱千翠。水中水,黑水拥万红。怎一派仙家景象。 “呵……”不知何处,一位炼气修士满脸赤红地看着头顶的恢弘,颤声道:“我也可以的……我也可以!” 另一处,一位阴尊缓缓闭上了眼睛,浑身颤抖,声音嘶哑:“终于……终于开始了……” “数千年的等待……这一次……又是谁能称雄?” “当……”一声悠扬的钟声响彻长空,一个男女莫辨的声音出现所有人耳边,响彻七界:“天……门……开……” “准……入……” 深呼吸……徐阳逸闭上眼睛,深呼吸了好几口,睁开眼时,楚昭南走到他面前,用力拥抱了一下。 “保重。”他在耳边说道:“各宗道子无法跟你进去,这是要保证即便争霸失败也留下一丝火种。” 两人分开,他深深看着徐阳逸的眼睛:“你不会输的,对吗?” “当然!” 两只筋骨分明的大手握在一起,捏碎对方一样狠狠用力。分开之际,徐阳逸决然转过头,闭上眼捂着狂跳的胸口深吸一口气。 “诸位。”睁开之时,眼中只余一片炽热战意,轰然化作一道流光率先升空,直冲裂缝:“走!!” “恭送少宗主!!”所有修士用尽全力,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喊,一道道身影带着可怕的灵气冲上天穹,进入那片不知名的巨口。一千……一万!三万,五万! 越来越多,越来越磅礴,最后……成为一片连绵不绝,万修朝圣的灵光银河。 晚风吹起星如雨。 “走!!”仿佛心有灵犀,同一时间,柳眠风脸上再也没有一丝优雅,带着无比凝重冲霄而起,在他身后,十万大军星河倒挂,龙旗翻卷,飞流直上三千丈。 “走!”寒雪尊者一声大喝,当先一道流光似离弦利箭,身后十万铁骑踏破虚空,万修蔽日,千宝横空。 “哈哈哈!!”某一个角落,地哭上人仰天大笑,身后无尽沟壑中,陡然掀起滔天狂潮,无数黑影逆风而上,化为漆黑的天河。 七界之外,太初之顶。巨大如同太阳的眼球中传出滕格巴尔一声喟然长叹,即便是他,太初获得这等机会,心潮也无比澎湃。 眼球看向了阿罗素,沙哑而激动地开口:“别让我失望。” “是。”阿罗素仿佛没有感情,回过头,朝着下方恢弘如海的太初发出一声剧烈的咆哮:“吼!!” 回应他的,是狼群一样,最原始,也最凶暴的呼喊。撼动星河。 “吼!!” 下一秒,在主宰的指挥下,一只只太初黑潮一样冲向裂隙。形成死亡和杀戮的漩涡。 落子无悔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刷啦啦啦……五方大势,五十万大军,齐齐冲入光影交错的世界,仿佛穿过一层迷雾,捅破神人的隔膜。在虚空绽放无穷无尽的涟漪,徐阳逸一马当先,轰然冲入,只是眼前一花,就出现在了一个漆黑深邃的地方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的目光缩了缩,神识轰然放开,却只感觉到一片寂渺。 一个人…… 明明是十万人同时进入,同一处进入,冲进裂缝之后,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? 神经已经完全绷紧,这是神灵的、世界……对于雅威这种生物,他从来都以想象的最大限度来推测。 神识小心谨慎地放出,面前是一片虚无的空间,绝非自然,仿佛是撕裂位面,不知其大,不知其高。就在中心,有一个巨大的轮盘,大约二十米高大。而这个轮盘从里到外共有五环,每环分为十二格,刻录着无数文字或图案。最中心,是一根蛇形指针。 它完全由石头构筑而成,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,布满青绿色的蔓藤,岁月的痕迹铭刻其上,带给人一种苍凉古老的氛围。 就在此刻,轰轰轰轰四声巨响,以东南西北四方为基准,四道流光同时出现在他千米之外。 光华中隐隐透露四个人的影子,没有任何犹豫,魂狩轰然化作金色长河,朝着四方喷射。然而就在同时,他猛然停住了动作,仿佛石雕一样站在原地。蔓延百米的金色长河悄无声息地缩回。 一滴冷汗从额角留下。他感觉到了……在他动手的同时,一道恐怖的目光从虚无之中看到他的身上,带着一种无形的警告。这道目光是如此的强大,仿佛只要他敢做出什么不法举动,立刻就会灰飞烟灭。 不能动手…… 就像被史前巨兽凝视的麋鹿,当魂狩回到自己身体的时候,他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,同时,那种跗骨之蛆一样的感觉悄然消失。而四道光华中,四个人影已经缓缓踏出。 柳眠风,寒雪尊者,地哭上人,还有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破烂长袍中,蜘蛛一样趴在地上的怪物。刚出现的瞬间,四人的目光同时一凛,没有任何交流,但是四道神通已经不约而同一起爆发,化为无边海潮直冲徐阳逸而来。

上一篇   第1498章:誓师!

下一篇   第1500章: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