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:歉意 - 最强妖孽

第15章:歉意

它“刷”一声人立而起,拉开了门:“看!一个人都没有吧!” 徐阳逸也挑了挑眉。 确实,一个人都没有。 那么……问题来了,他刚才听到的是什么? 他明明听到一个叫苏经理的人在门口自言自语,他和猫八二的合作事宜,价格,代价都说的一清二楚,然而……门口确实没有人! “左边是不是有个人?要医生换药?” 狗头探出,探回:“并没有。” “你幻听了吧?”猫八二狐疑地看着徐阳逸:“其实……你不吹牛逼我们还是好朋友……如果你愿意给我解释清楚你怎么会知道我和多宝阁的交易的话。” 徐阳逸眯了眯眼睛,他没有搭理对方,而是把灵识放了出去。 他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想法。 或许……不是他幻听了…… 刚放出去,他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同,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清晰! 以前,也是清晰的,但是和现在相比,却仿佛蒙上了一层膜! 花,还是那个红色,在他眼中,却感觉这种红的层次更多,更丰富,仿佛能看清颜色的构成。甚至能看到花上一只蜜蜂正在抖着翅膀。 或许可以这样说,这个世界,更真实了。 他在十楼病房,花圃在楼底医院之外,近乎一百五十米的国道旁! 就算练气期修士,也不可能将一百五十米外的东西看到这种入微的地步!百米就顶天了! 更重要的是,声音。 每一个声音,蜜蜂振翅的声音,楼底下病人交谈的声音,两百米外汽车停靠的声音……仿佛就在他耳边,他甚至听到了一位中年司机下车的时候轻微的咳嗽。 他的眼睛,微微眯了起来。不是听错了……而是灵识居然壮大了!而且一下就壮大了三分之一左右! 徐阳逸强压下心头的震动,灵识这种东西,对修士来说和气海同等重要。它是修士感知世界的眼睛,耳朵,舌头,等同于人的一切五感,包括…… 对灵气的感知力度和吸收力度! 换句话说,他现在感知灵气,吸收灵气的速度,比同阶修士强大三分之一以上! 能提升灵识的功法,宝物,现在绝对不会有!修真文明时代,又叫做末法时代,灵气已经稀薄无比,小说中那种百日筑基再也无法重现,现在能百年筑基都算是精英。灵识,只有随着修士提升境界而提升,从没有忽然提升的先例! “小白脸……你没事吧?”他的脸色古井无波,猫八二紧张地问:“是不是……因为忽然休息不够好出现了幻听?” “可能。”徐阳逸闭着眼睛靠到了病床上:“收拾下东西,几天后我们就离开三水市。” “咚咚咚……”就在同时,敲门声忽然响起,他刚说了一声进来,就看到了一大束花束,后面还跟着十几个人。 全都是刑侦组的成员,这一次,全部到齐!由陈副队领队! “徐队,身体好些了吗?”陈副队恭恭敬敬地将那一大捧花放在桌上,诚恳地站在床边:“听说你昏迷了十几天,我们真的过意不去,没想到那个歹徒放置了炸药,如果不是徐队你……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儿女。” 言语中,透露出的是由衷的佩服,恭敬,尊重。几天前他刚上任的时候,对方那种咄咄逼人,早就消失无踪。 “这是我该做的。”徐阳逸看了看那一大束代表健康的剑兰,笑了笑:“谢谢你们的花。” “不,不用谢……不,我是说徐队你用不着谢!”老朱一步走上来,长叹了一声:“之前,还有人说你是空降兵,说你是下来镀金的,我居然还信了……徐队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 “我们拒绝了省公安厅的褒奖。”陈副队露出愧色:“徐队……我们都在等你,但是省公安厅等不起,这个案子拖太久了。你不知道,三水市这一个月人心惶惶,晚自习取消了。晚上街上都没几个人……他们也需要立刻公布这个消息,我……” “不用道歉。”徐阳逸并不在意,安定民心,这才是灵异事件之后的第一要务:“这是你们应得的。” 现场,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尴尬。 之前,他们没人看得惯徐阳逸,忽然空投一个空降兵下来,还是负责这种大案,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。尤其是徐阳逸表示亲自接案件的时候,这几乎让他们怒不可遏。 现在,他们昏迷后醒来,才知道是徐队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们。据说是因为案犯放置了炸弹,他们离得近,导致部分记忆丧失。 回想起之前自己的表现,他们连来探望都是鼓足了勇气。 不好意思啊……怎么放的下来这个脸?都三四十岁的人了,以貌取人,结果是对方救了他们全部,单独抓捕了人犯。当郑局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,刑侦组全部人都哑口无言。 短暂的震惊之后,愧疚感如同潮水一般涌起。但是……偏偏不好意思来。磨了半天,这才打足了气,精挑细选了一大束花,一起来到了病房。 “还有事?”徐阳逸大约清楚他们的想法:“我马上要复查,之后就会调走,咱们要不等我出院了再叙?” 调走? 不好意思的感觉瞬间淡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立刻涌起的不舍。所有人都惊讶地面面相觑,这才想起来,徐阳逸仿佛确实说过,这个案件之后就会调走。 之前,他们是一百二十个愿意!现在…… 之前有多愿意,现在就有多不愿意! 开什么玩笑!哪个部门不愿意有个这么牛逼的领队?不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跟着别人学学都大有收获! “徐队!”陈副队抿了抿嘴,忽然站了起来,郑重地鞠了一躬:“对不起!” 他一起头,身后的所有人,全部弯下了腰,齐声说道:“对不起!” “没事。”徐阳逸摇了摇头,正要开口,陈副队却立刻接道:“不!有事!这句话不说,我恐怕以后做梦都会不安稳!” “当初,是我们以貌取人了。徐队……我们真的没想到……你那么,那么……”老朱抿着嘴,思考了两秒,诚心实意地说:“牛,真的是牛!南通省没人敢接的案子,你三天就破了!我老朱就服气过上一任的龚组长,现在,我服你!” “徐队,请接受我们的道歉。”秦警官也说道:“我们没带什么礼物,但这是我们的心意。如果是因为我们之前的态度,引起你的误会……” “我保证,绝不会再有!”陈副队直起腰来,拍了拍胸口:“不说别的,这个队长,我是服了。本来,论资历该轮到我,不过有能力的才能坐这个位子!以后你说往南,我们绝不往北!” 徐阳逸是听懂了。 这是不想让他走啊…… 对于对方的道歉,他是真的没放在心上。就连之前的为难,他都没放在心上。 因为,本就不是一条平行线上的人。不是看不起,而是他动怒的那个点,和普通人本就不同。 普通人会因为上司的刁难,会因为极品的同事,会因为物价上涨而骂街,他不会。他只会为了修为无法长进而焦急,只会为了看不见大道的彼端而烦恼。 “抱歉。”他站了起来,一个个扶起仅仅几天的同事:“这是上级的命令,我来这里,只为处理这个案子。完了,我必须回去。” 他的语言斩钉截铁,谁都听出来了,这是无可违抗的事情。 “就……不能通融一下?”陈副队不甘心地咬了咬牙,这么有能力的队长,他真的不希望别人调走! 徐阳逸摇了摇头,笑道:“有机会还会再见的。” 直到刑侦组的人走出病房外,他们都还心有不甘。 “哎,老陈,你还记不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?”老朱皱眉问道:“我是一点不记得了……我只记得……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……我们欠徐队一个蛮大的人情……” “我也不记得……”陈副队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但是,我也和你一样,总是潜意识提醒我,那晚如果不是他,我们都会死在那里。” “我也是!”“怪了……我也是这样。”“总觉得自己欠了对方一个大人情,却什么都想不起来。” 一行人走到楼下,陈副队最后抬头,看向十楼上的病房。 他总有一种感觉,这次,恐怕是最后一次见面。 “果然啊……”他摇头跟上了众人:“有能力的人,怎么可能甘心呆在三水市这种穷乡僻壤……” “刷……”百叶窗放了下来,徐阳逸手轻轻撩起一页百叶窗,目光有些微波动。 “怎么?是不是有些感慨没有普通人朋友?”猫八二站在他身旁,同样用一只爪子拨开百叶窗:“小白脸……我们早就不是普通人了……这个社会,和谐的外表下,藏着一大批远古流传下来的活化石……更有我们这样超出常人的存在,谁说的来着,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。” “哒……”百叶窗被轻轻放下,徐阳逸笑了笑:“难得你说句人话。” “帮我联系三水市多宝阁。我需要马上估价。” “你呢?” 徐阳逸在自己的手表上摁了摁:“当然是立刻提交考核成绩。”

下一篇   第16章:成绩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