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3章:洪荒神话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03章:洪荒神话(三)

淅沥沥……轻柔的细雨飘飞岩石,徐阳逸一行这才站了起来,没有人有心情说话,齐齐飞入树根下的洞穴中。 “最顶级的游戏……呵……”屠苏方荣露出一抹苦笑:“神话?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神话!” “等等!”就在此刻,王不法忽然皱起了眉头,指着山下:“诸位……你们说……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 所有人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,目光倏然一闪。 七彩之河…… 在那个无形死神飞过去的地方,赫然被染做七彩!它从山谷中走来,那片山谷已经五颜六色,绚烂无比! 简直就像一个行走的颜料桶! 面面相觑,无人可以解答这个问题。一只行走间为大地覆盖颜色的洪荒异种,简直闻所未闻! 刷……狂风吹来,那些七彩仿佛动了动,宝象禅师皱起眉头:“不对……这……好像是粉末?” “从哪个怪物身上掉落的粉末,将这里染做彩虹?” “别猜了。”徐阳逸寒着脸咬了咬牙:“不能拖下去!” “太危险了……步步危机都不足以形容。明天开始,我们组成一队侦测,这个地方决不能久呆!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长夜过去,天边终于泛起鱼肚白。那一个个巨大的黑影再次没入黑暗。 仍然是那片天地,仍然是那方崇山峻岭,大自然吞没了夜的痕迹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 刷拉拉……大雨倾泻在地面,如同笼罩上一层朦胧的薄纱。主阵之中,徐阳逸清点了全部尊圣数目,一共一百位,其中一方大势力的代表八位,他将所有人分为十队,开始地毯一样探索。 所幸,这座山上除了那种巨大的藤条并没有其他植被。这代表一个信息:这里没有捕猎者,任何妖兽都不可能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生存。九支队伍朝着大山周围探索,而他们笔直向上。 要做好最坏的打算……如果真的周围没有一个地方能通过,那只有先知道这顶上有什么。那只无形的捕食区君王的老巢在哪里。如果不在这里,这座山是周围最高的山峰,他们必须占据制高点。 这已经是元婴修士无法胜任的了。 按照徐阳逸的设定,两周之后回到营地集合。每个人武装到牙齿后,道了声保重,百道流光飞向四面八方,水银泻地。 刷刷刷……徐阳逸带领九位尊圣直冲山顶,他们几位大势力的代表实力最强,已经被他分到各个队伍。 一路沉默,无人敢出声,两天过去后,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生物,只是越到上面,蔓藤越粗越密。当第四天过去,他们站在了云层之下,而这里,蔓藤已经生长到一个疯狂的趋势。 轰隆隆!头顶五十米处,就是巨大厚密的云层,惊雷滚过,一片青白。这里距离地面起码一万五千米以上,那些巍峨的群山现在看来也不过棋盘大小。狂风吹在人的身上,仿佛无形巨石砸来,周围早已是一片银装素裹,万年不化的寒冰是这里唯一的颜色。 “道友,还要上去么?”一位阴尊面露犹豫,未知才是最恐怖,这片大地到处充满洪荒异种,唯有这里一片安静,仿佛世外桃源。 头顶云层密不透风,仿佛阻断人神的交界,又好似地狱的大门。 徐阳逸没有开口,明明是雪白的云,简单的冰雪,粗大的藤蔓,此刻却带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。他仔细感受了一下,上方没有半点灵力波动。 “上。”他狠狠说道:“制高点,这是我们唯一的优势。如果上面没有妖兽,我们甚至可以全面侦测这块大陆。没有不上的理由!” 数位尊圣咬了咬牙,当先一步冲了上去,无论如何,他们必须保证徐阳逸活着,否则宗门的投资和他们的牺牲没有半点作用。 云海上荡漾起九道涟漪,徐阳逸紧跟着冲入,扑扑!十道身影带着漫天云丝冲破云层,这一瞬间所有人灵力已经绷紧到极致。当眼前的苍茫消散之后,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齐齐响起。 “我的天!”“这,这是何物?!”“难以置信……这上方竟然有这种东西!” 刷拉拉……没有云的遮挡,云层之上暴雨倾盆,电龙在脚下游走,整片天际都随之明灭。仿佛踩着雷神的地毯。就在他们头顶五千米处,这座高大的山峰终于看到了尽头。 万龙汇海一般的藤蔓生长为一棵巨大的植物,依山而绕,没入云端,若碧龙绕苍山。而就在云顶之巅……赫然挂着半个七彩葫芦! 他们在山上看到的蔓藤,竟然是葫芦的根! 以十万大山为根基,以天地为养料,吞霞饮露,这只葫芦根本说不清有多大,漂浮在更高的云海之上,露出半个身躯,上半部隐没云中,沉沉浮浮。然而……已经铺满整个天际! 它即星穹! “道祖在上……”徐阳逸第一次由衷说出这句话,艹这个经典的单词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震撼。 根本不是洪荒异种可以形容,他甚至感觉,这个葫芦……比金蝉子头顶的洪荒三乘花更加可怕! 无人开口,所有人都被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。他身边一位女修张了张干裂的嘴唇,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十道目光全都呆滞地看着天穹,无比震撼。 就在此刻! 一位修士身上光华一闪,浑厚的护体灵气罩瞬间消失。他愕然抬了抬眉,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。眼中一片茫然。 “这是……”还不等他说完,站立之处陡然响起一片沉闷的“咚咚”声!密如疾风,快似骤雨,惊呼都没有发出,他如同被无形巨拳击中,流星一样落了下去。 “怎么回事!?”“有东西袭击我们?”“看不见……没有任何灵力波动!” 一片连绵的宝光闪烁,其他人没有救落下的修士,而是闪电一样靠近徐阳逸身边,将他牢牢护在中心。 下方一道法宝光华贯空,毕竟是尊圣,修士一声惊呼方才出口,立刻祭出法宝飞了起来。捂着赤红的眉心,呼吸急促中无比警惕地看着四周。 孤寂的山峰。 缥缈的云海。 天地等大的七彩葫芦。 连天暴雨。 他们非常肯定,这里,除了他们没有任何生物。但偏偏受到了攻击! 肩并肩,背靠背,哪怕是生死中杀出来的尊圣,也感觉脊背发寒。一位妇女凝重地看着四周,压低声音说道:“道友,走吧。” “这地方太邪门儿了。” “走为上策。”另一位老年阴尊也无比慎重地说道:“太诡异了……我刚才没有感到一丝灵气波动的痕迹。但是护身灵气罩就这么碎了,没有半点预料。” 徐阳逸目光如星,仿佛要透过雨幕看到那个不知名的怪物。数秒后眼睛一亮,推开所有人。护体灵光越来越薄弱,最后只隔着身体几公分,随后,他缓缓伸出了手。穿透护体灵光。 咚!! 几乎就在同时,一声闷响凌空传来,他瞳孔一缩,手猛地往下沉了沉。立刻缩回,摊开手心。 “什么都没有?”妇女愕然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掌,再看了看四周,此刻只感觉脊背发麻,汗毛倒竖。 明明刚才有东西撞上了徐阳逸的手…… 明明听到物体撞击的声音…… 打开却什么都没有。 太妖了……莫非真的是无形鬼魂? “道友!走!”“你不能出事!”“这地方不是我们能探究的!马上离开这里!你必须为自己负责!” 狂风怒号,徐阳逸充耳不闻,死死盯着手心。数秒后目光陡然一亮,一字一句道:“不。” “有!” “你们看。”他将手掌晃了晃,众人仔细看去,赫然发现掌心竟然折射出丝丝光华。 “这是……”一位中年阴尊倒抽了一口凉气,通电的感觉从脚底板直到天灵盖,难以置信地看着四周:“雨?” “这……是雨?!” 刚才……是雨打破了护体灵光? 那么……所有人几乎全都抖了抖,满心冰寒地看着满天大雨。 此雨,重几何? 轰隆隆!脚下电龙再次游走,所有人目光同时一凛,齐齐惊呼“这是……”“法阵!?天顶之阵?!”“不……不只是这样……这,这是天生阵纹!!” “艹……”徐阳逸的眼角也在抽动,云下看不出来,云上却一清二楚。雷霆闪过之后,厚密的无边云海上,随着刹那光华出现了无穷无尽的符文!又隐没于雷霆奔走的晦暗。 一根根,一条条,编织成浩瀚如海的接天大阵! 卡拉!!雷霆炸开,天地震怒,在这片恢弘的音浪中,他们如同这方天地的敌人,十道身影无比孤寂。 就算他们年轻时做过最瑰丽的梦,也万万想不到这种场景。 一位面容年轻的阴尊死死咬着牙:“天生道文……这方法阵从这片天地成立之初就存在于此!难怪……难怪这上面没有一只洪荒异种。它们根本无法承受这些雨点的打击!” 老年阴尊凝重说道:“这片天道的法阵存在于云顶,雨点透过它,成为正常的大雨。它保护着这片大地,原来如此……天道有情,天道无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