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4章:七彩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04章:七彩(一)

就在他们惊叹的时候,徐阳逸忽然抬起了手,指向一个地方。 所有人立刻看了过去,但那里只有一片云层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 “等。”徐阳逸的声音竟然带上了一抹心悸的味道,沙哑道:“等……闪电。” 他忽然,好像,可能,明白了,这个神话的真相。 确实…… 确实有这样一个神话,这样一个……生灵灭绝的恐怖传说! 听的时候,只为其中神灵感到惊叹,身临其境,才知道这是怎样深切的绝望。 就在刚才白驹过隙的瞬间,过目不忘记下了所有场景,他也看到了……一条绝望的裂隙。 卡拉拉!数秒之后,又是一片惊雷闪过。每一位阴尊都死死瞪大了眼睛,拼命看向徐阳逸所指的地方,紧接着,齐齐惊呼出声。 “这是……”“我的天……就连……就连天生阵法也无法抵挡?”“怎么会这样……这是……天际倾覆的前兆?” 裂痕。 符文的交界处,出现了无数小小的裂痕。 就连这片天生阵法,都无法抵抗暴雨的冲击,这张保护苍生的大网已经布满蚁穴。一旦崩溃…… 后果不堪设想! “这片雨……下了多久了?”徐阳逸的声音充满了疲惫,沉声开口。 矗立于无尽的雨幕,入耳之处,只有连绵不绝,寒彻心底的沙沙声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不知道是谁木偶一样回答:“没停过……” 又是一片死一样的沉默,数秒后,徐阳逸拿出一份留影玉简,将一切记录在内。随着一声“走。”他率先飞了下去,其他九人咬了咬牙,马上跟上。 太过压抑,无人想面对天地带来的压力,那是看不到头,也无力违抗的绝望。 刷拉拉……耳畔狂风掠过,红线感受到他凝重的心态,飞到他肩膀帮他扇风。低声问道:“爸爸,这个神话很厉害吗?” 徐阳逸嘴角刮起一抹苦笑:“厉害?” “不,不厉害。”他叹了口气,神色一片肃然:“是恐怖。” “要死很多人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,没有再回答。 答案太沉重。 如果真的是那段神话……第一关死的人绝对数以万计!就算有势力全军覆没都不奇怪! 死神的丧钟早已敲响,正睁开血红的眼睛,等待亡魂盛宴的瞬间。 但是。 明明猜到了可能是什么,他深沉的眸子却从绝望中重新燃起一片火苗。深呼吸了好几口,思绪在光耀符箓的加持下完全平复下来。 绝望于事无补。 “既然无力违抗,那就想法改变。”他狠狠握了握拳头:“至少,我比任何人都先知道,我们可能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神话!” “这……就是先机!” 乱中取胜,天衍四十九,遁去其一,既然天无绝人之路,那他就要从满地荆棘中将这条路找出来! 一个个可能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沉吟之间,两旁的景色从耳畔飞流直上,没人有心思观察。两天的路程足足被缩短了四分之一,一天半就回到了营地。 “马上发传讯纸鹤,让所有人立刻回归!”刚回到洞窟,他立刻说道。但立刻有位元婴走上来,鞠躬之后为难地说道:“大人……做不到的,周围的洪荒异种不知凡几,它们虽然不会修行……然而神识到处都是,我们的纸鹤飞出阵营不远就会被发现……说不定……还会连累本阵。” 果然如此。 徐阳逸抬了抬眉,心中还是暗骂了一声该死,娲皇的第一道关卡看似轻松,实则无时无刻不在考验所有人的应变能力。可谓处处危机,步步惊心。 时机,环境,处理,对细节的把控,不把这些做到顶峰,根本不可能从这个最顶级的杀戮神话中走出来。 他没有开口,沉吟片刻说道:“你传令所有尊圣,让他们立刻外出,收集方圆百里内一切树木样本。记住,一棵都不可落下!” 元婴修士点头离开,一道道命令发了出去,很快,九支队伍悄然消失在山脚。 徐阳逸静静地坐在洞穴之中,手指轻点上眉心,一缕金光闪烁,光耀符箓全面运转,脑海中思维瞬间活跃,脑域再度打开。无数的信息汇聚,他的大脑如同最精密的超算一样仔仔细细地分析过去。 首先,要证实这到底是不是他猜测的那个神话。这是一切的基点。 脑海中传来一片绞痛,太阳穴突突乱跳,思维却无比清晰。来到洪荒大地的画面一点点汇聚脑海。倒带一样飞行身侧,他就像时光之河的旅者,回溯时光。 雅威不可能给出无法破解的谜题,一百里外,是属于异种的世界,这也变相告诉他,如果有线索,就必定在百里之内! 是哪里呢? 他眉头深深皱起,一丝一缕地毯一样回忆过去。满地的异种,无形的杀神,通天的葫芦……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平凡,不……等等! 他的目光忽然一亮。于回忆之河中陡然看向一个画面。 对了……就是它! 无形的杀神……之后关系的是七彩的山谷! 一个从未想过的可能,突兀出现在脑海中。 “是‘你’么……”一丝丝血迹从七窍流下,他轻轻拂去,眼中火焰更甚:“如果真的是‘你’,这个神话的钥匙,一开始就放在我们面前。只是无人敢想而已!” 仿佛层层乌云之后透出的天光,所有世界一片通透。顺着这条思路,光耀符箓极速展开,无数的可能,后果出现脑海。足足数分钟,他才闭上了充满血丝的眼睛:“时机太差了。“ “现在所有尊圣外出,要在那个无形死神的领地证实这个基点。一个人根本做不到,最稳妥的方法是等,等所有尊圣回归。不过……” 这是在考验主帅的心性?胆略? 他不知道,但他知道,从分析完所有可能的瞬间,他就没有等下去的选择。 或许主帅不应以身犯险,然则……每一分钟,死神的镰刀都在无声落下。 无人能等,也无人敢等。 “没人能胜任……本圣君就自己胜任!” “就让我……来揭开死神的真相!看看是不是那位‘老熟人。’” 十鸟在林,不如一鸟在手。 这个真相,就是手中金乌。 思维落定,眼中只剩一片坚毅,神识却散出四面八方,当确定所有人都离开后。他袖袍无风自舞,顿时,数十只纸鹤飞向营地四面八方。 如同磐石,十分钟后,他目光微微一眯,身形骤然消失洞穴,只留下一具养神的化身。 所有尊圣外出,无人可以看到他的存在,当他出现在洞穴外一个隐蔽的地方时,一片元婴已经赫然在列。每个人胸口上都佩戴着天剑标记,然而,他们的标记是罕见的金色。 任何少宗主,道子都有自己的力量,暗中保护的影卫,这些人,就是天剑山庄放在徐阳逸身边的底牌。别看是尊圣,当激发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秘术,他们每一个都能获得短暂的尊圣之力。其他宗门也都有这种力量。 忠心毋庸置疑,实力下四境顶尖。可以说,他们,就是宗门保卫下一代宗主最有力的障壁。 “见过少宗主。”整整二十位半步尊圣齐齐半跪于地。整齐划一地说道。 不会问,也不会违抗,最多劝阻,然后执行,拼尽全力保护徐阳逸的安全,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。 “跟我走。”徐阳逸没有过多解释,带着十一人朝另一边飞去。 这片苍茫大山形成了诸多山谷,距离这里数万米开外,就是另一条山脉的主峰。 二十一人身形如狐,悄然落在山顶之上。徐阳逸一马当先,身后所有人同时落下,他招了招手,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,指了指下方。二十人悄无声息地飞了上去,无声无息地趴在山顶上看下去,目光所及,齐齐倒抽一口凉气。 七彩的山谷…… 刷啦啦啦……空中暴雨倾盆,这里仿佛打散的颜料,本该绚烂的七彩此刻东一块西一块,淹没在泥泞之中,无比斑驳。 这方天地沉默了下来,只有暴雨的沙沙声,徐阳逸没有关注山谷,神识已经完全打开,屈指一弹,雨幕中响起极其轻微的“沙”声,一只纸折的老鹰嗖一声飞出。 虚空嗡鸣一震,老鹰化作实物飞翔,盘旋雨幕中足足半个小时。他眉头微微皱起。 太安静了。 这座山……不,包括这座山周围,竟然没有任何异种?前几日的傍晚观察,那些异种最近也在数万米开外。 为什么? 思维急转,数秒后,嘴角挂起一个心悸的笑容。 答案只有一个。 这里,这座大山,很可能就是那个无形死神的老巢,这是它的“领地,”就像成年雄狮那样,一切异种进入,都会被视为对它的挑衅。 同理,这片领地中所有生物,都是它的食物。 包括他们。 “看到对面那座山了吗?”徐阳逸谨慎地看着下方,低声开口:“下面,照我说的做,一步都不能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