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5章:七彩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05章:七彩(二)

神识悄然传达每一位元婴耳中,他们沉默点头。十分钟后,布置完毕,一位元婴咬了咬牙:“大人……这……太危险了!” 另一位老年元婴也沙哑开口:“大人,您身上是数百宗的筹码,有什么事让晚辈代劳即可。万万不可以身犯险!” “没事。”徐阳逸制止了他们:“就算太虚,都不一定抓得住本圣君,你们放心去就是。” 话音未落,他的身形骤然消失,吞噬符箓发动,行走虚空。 虚无的疆界中,目光已经死死盯着七彩的谷底,如果没有猜错,这些东西,就是证明这个神话的决定性证据! 只有他才能想到,也只有他才能认出的证据! 梅雨已经在几天中化为暴雨,二十人焦急的目光看着徐阳逸骤然消失。交换了一下眼色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 “神识感觉不到,大人的手段还真是……神出鬼没。”老年元婴叹了口气,张口吐出一排纸折小伞。 “此伞名曰吞形,能遮盖一切痕迹。”他伸手抓住一把,身形和伞渐渐变得虚幻,深吸一口气:“走!” 刷刷刷……倾盆暴雨,二十道人影手握纸伞,无形无相中虚空横渡。 大雨滂沱,他们仿佛被天地吞噬,淹没于雨水的洪流。 这方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心跳的咚咚声,而就在同时,徐阳逸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落入谷底。二话不说,根本不顾忌脏不脏,一把抓起了泥土。 手中一片黄泥汤,然而却散发着七彩的光点,瞳孔倏然化作无限之真,清晰看到…… 这些烂泥之中,一点点比针尖还小,比沙还细碎的东西,密密麻麻附着其上,正是他们,将这里染做七彩光霞。 那是一些磷粉。 “该死的……”明明绚烂无比,他的脸色却已经一片铁青,无限之真完全发动,目光穿透一切。看到了……他看到了其中无数的符箓构成,同时过目不忘全面开启,寻找着他想要的基因序列。 五分钟,十分钟……十一分钟后,他目光霍然一闪。狠狠磨了磨牙。 是它…… 真的是它! 和自己的猜测一模一样,这……就是那个恐怖无比的神话! 这些七彩粉末,就是最后的铁证! “妈的……”拳头捏的卡卡作响,灵力运转,无数的七彩黄泥被收入其中。深呼吸了一口,神识传音:“怎么样?刻画好了没有?” “回大人,一切就绪。”二十个声音立刻回答。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,正在他要往上飞去的时候,忽然之间,他停住了。 天地之间暴雨滂沱,一切的声音,景物,都在这片连天暴雨中朦胧。就在刚才,他仿佛听到了咚的一声轻响。 “大人?”元婴的神识恭敬问道。 咚!! 话音未落,徐阳逸耳朵轻轻一抖。这一次,他肯定自己没有听错! 咚……沙……诡异的声音海潮一样蔓延,他警惕无比地看着四周:“趴下。封禁所有神识,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别出声。” “大人?” “本圣君让你们趴下!”徐阳逸在神识中怒喝一声,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,咚的一声巨响,这一次距离只在两外米外!地面积累的水坑齐齐一颤! 刷拉……一片海啸一样的灵力骤然冲入所有人的神识。如同白日雾升,无形无相。 一个可怕的预感出现他的脑海,他保持着神识畅通,没有再开口,如同猫一样,悄悄的,缓缓地贴近墙壁,屏住了呼吸。 “这是……”头顶山脉上,二十位修士只愣了一秒,但刚吐出半个字,马上死死摁住自己的嘴。 咚……幽深而无尽的山谷,在暴雨的朦胧中显出一种宁静的诗意,一个沉闷的声音突兀响起,大地都颤动了一下。周围甚至有无数山石卡拉卡拉往下跌落。 好似死神的手拂过山脉,阴雨连绵的深处,一轮巨大的月亮伴随无边灵压陡然升起! 所有人这一刹那只感觉深陷无边地狱,那根本不是元婴可以抵挡的威压。暴虐,磅礴,如山似海,这一刻比这座入云的山峰更高!比这片暴雨更恢弘! 那是死神将至的彻骨冰寒。 “呵……”一位元婴影卫浑身颤抖着,肉体都在这股恐怖的威严下萎缩了起来。他感觉自己是那样的渺小,渺小到只能膜拜。于是,他顺从本心,五体投地,纸一样趴在地上,不敢开口。 其他所有人,全都和他一样,瑟缩着,颤抖着,关节仿佛失去了它的作用,带着狂跳的心脏趴在地面。 这一刻,他们甚至想不起忠诚。心灵中只有一个念想,那就是膜拜。 对无上存在的顶礼膜拜。 “丝……”一声轻微的口器摩擦声,仿佛从地狱中响起,随着两侧山峰不断崩溃,那轮明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,带着无形的身体摧毁一切地前进。虽然庞大,但是速度快的吓人,只不过瞬间,就来到了徐阳逸万米之外! 红线已经飞了出来,死死捂住嘴,翅膀发抖,拼劲全力制造出一块石头的幻象。徐阳逸死死贴着墙,这片山谷无比光滑,显然这只怪物每天都会出入这里,连一个洞都没有留给他! “这他妈的……” “太虚巅峰……怎么会在这时候出来!现在时间是中午,根本不到它活动的时间!” 背心已经一片冷汗,那轮月亮左右摇摆,显然是漫不经心地扫视,并没有往下看。但是这种距离……他根本不敢跑!更不敢动! 不能引起这个怪物的一丝注意…… 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,只有无形死神安步当车的地表震荡之声,越来越近,那股震颤越来越大,仿佛要把人的心脏从胸口中震出来。而在山谷尾部,又一轮新的七彩之雾,开始缓缓蔓延。 咚……咚咚! 近了,更近了……三千米……两千米!一千米! 庞大的压力如山似海,直面一位太虚巅峰的重压,让他骨头都在尖叫。随着那只异种挤入山谷的身躯越来越多,两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破碎。就算他不动,被如此庞大的妖体碾过,也是死无全尸的下场。 五百米,四百米……徐阳逸的瞳孔已经缩成了针尖,呼吸都完全屏住。 一百米,五十米! 就在此刻,他悄无声息地发动了吞噬符箓。 行走虚空。 下一秒,他两侧的岩石轰然破碎,染满七彩。山顶上数位修士瞳孔骤然一紧,数百年来宗门灌输的忠诚终于压过了心中的恐惧,一声惊呼,魂飞天外中猛地站了起来。 “大人!!”“少宗主!!”“您怎么样!” “蠢货!!”刚刚出声,神识中轰然怒喝,徐阳逸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,却化作一声长叹:“安心去吧……” “你们的亲友,本圣君会好好照顾。” 这句话如同凉水浇上炽炎,瞬间,站起的十八个人心中彻底冰寒。这里仿佛被世界遗弃一般死寂。半秒后,一位女修牙齿情不自禁地嘚嘚作响,和所有人一起,浑身颤抖地看向头顶。 一轮巨大的明月就在面前,不过几十米远。轻轻转动了一下,一丝黑色如同死神的镰刀横陈中央,化为一道竖瞳,清晰映照出站起来的七人身影。 魔鬼在观望,地狱在凝视。 他们几乎忘记了呼吸,忘记了一切,所有人的牙齿都疯了一样打起颤来,一位元婴呆滞地张开嘴,嘴唇苍白发抖:“饶……” 命字未落,不知道什么东西刮过,或许是风,或许是别的,四周虚空轰然一震。七个人只剩下十四条腿,上半身不翼而飞,喷出冲天血柱。 得得得……死死贴在地面上的十三人,感觉血和雨一起落在身上,甚至有的人腿咚一声落在他们脸旁,却根本不敢发一声。 死神只有半步之遥。 “不想死的立刻激发法阵!”徐阳逸的声音怒喝,该死的……元婴果然无法抵抗这个怪物的威压,就算他都有些吃力,谁也没想到今天它居然不按规律活动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现在能做的,就是死中觅活。 干脆……就在这里查明一切! 没有反应。 山顶上还剩下的元婴影卫,刚刚对宗门的忠心在生死间的大恐怖面前,已经被压制到冰点,这份恐怖甚至突破了他们的习惯,唤醒了对恐怖的本能。最后的两位影卫瑟瑟发抖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 “该死的……”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灵力陡然灌入神识,惊雷一样响起两人耳边:“醒来!!” 虚空之中,巨大的月轮仿佛感应到了什么,猛然看向虚无中某个地方。但吞噬符箓何等玄妙,未开灵智的妖兽根本难以发现,哪怕是洪荒异种。 无声处听惊雷,这石破天惊的一声立刻唤醒了两人的本心。两位元婴修士只感觉眼前大雾散去,看到了数十米外那一轮左顾右盼的明月。 “少宗主……”一位影卫咬了咬牙,猛然站起:“晚辈去了!” 他双手猛然一合。就在同时,虚空中明月一转,死死钉在他身上,无声无息,死神已至!空气中响起一串爆响,无声的镰刀已经将他拦腰截断。 扑! 血冲天际,伴随着血雨落下,卡的一声轻响,这方天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捏碎,下一秒,一道道灵纹从地下蔓延,形成一个近百米的巨大图录。 刷刷刷……光芒越来越亮,半秒后飞快旋转,无边云雾缭绕而生,仙光万道,一个巨大的虚影呈飞天之状,从云雾中缭绕而起。 人身,蛇尾。双手托石,飞向苍天。 娲皇虚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