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6章:七彩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06章:七彩(三)

娲皇虚影栩栩如生。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威严。须发清晰可辨,宝相庄严,蛇尾如龙翻覆云海,而就在同时,那个恐怖的死神……停住了。 刷!同一时间,行走虚空结束,徐阳逸出现在对面的山峰上,两座数万米的山谷中隔着无形的庞然大物,然而对方视若无睹,呆了一样看着娲皇虚影横布苍穹。 来吧…… 另一边,徐阳逸目光炽热,拳头已经死死握紧,眼中一片坚毅。 既然已经被发现,退无可退,那……就在现在做个了结! 此刻,他已经有九成把握,这就是那个可怕的神话。但是,还差最后一丝丝,他要亲眼看到,才能坚信! 这种地方,一步错,可能引来的就是步步错,到最后的大崩盘! “这里面……可是藏着我给你的大礼呢……”他舔了舔嘴唇:“如果你真的是‘它,’你应该会喜欢才对……” 无人开口,天地之间只余暴雨滂沱的轰隆声。 他如同最老练的猎人,死死盯着月轮,越沉寂,恐怖的威压越来越大,他全身毛孔都缩了起来。 “丝……”明月终于响起一声地城的嘶鸣,紧接着……第一次,徐阳逸第一次听到它放开嗓子的尖叫,是那样的欢愉,仿佛看到了主人。 “吱吱吱!!!”剧烈的鸣叫震动天地,化为巨大的音波震慑虚空,房子一样大的巨石乱飞,无数树木拔地而起,比十级台风更加可怕。他瞳孔一缩,五官甚至有些狰狞,太阳穴高高鼓起,青筋乱跳。耳朵里,嘴角,一道道血丝流了出来。 身体中骨骼都在乱响,五脏六腑哀鸣不已。他磨了磨牙,自己还是大意了,已经猜出这是什么,却忽略了它看到娲皇的心情。 “是啊……”他颤抖着嘴唇,擦去血迹,嘶哑笑道:“囚禁无数年的你……偶然看到娲皇……怎能不开心呢……” 对方飞了起来。星辰围绕月亮一样,飞快环绕着。忽视了已经现形的他,和另一位已经呆滞的影卫存在。 “那么……”徐阳逸狞笑道:“就给我现形吧!!” 爆!! 拳头猛然合拢, 手轻轻打出一个法诀,娲皇虚影猛烈摇晃起来,下一个瞬间,一片滔天血潮轰然从地下爆发!而他同时发动了行走虚空,身形朝后全速飞去。 赤鹤血三千斤。 这就是他送给这只无形死神的大礼! 这一秒,好似慢镜头。 血液冲天而起,三千斤赤鹤血倾覆而下,哗啦一声染满山谷,他终于看到了……血海之间,一个庞大的身影被渲染出来。 麒麟角,数百条凤翎,血液下隐隐可见七色的蝴蝶翅膀,和头顶两只月亮一样大的眼睛。 这是……蝴蝶。 “果然啊……”他猛然回过头,光耀符箓全面打开,行走虚空中达到亚光速,疯狂朝着洞穴冲去:“果然是你!” 这只蝴蝶,太熟悉了。 打破忘仙城时出现过,如今居住在补天池,他和它的人形见过数次。 “南华蝶母!” 这就是最后的铁证,到了这一刻,最后的一丝不确定都消失了,两条证据,定死了这个神话的名字。 灭世神罚! 共工怒触不周山,黄泉之水淹三界。这是……女娲补天! “怎么会是这个神话!” 堪称华夏历史上,最恐怖的神话之一!人类起源! 跑。 证据到手,接下来……这方世界都会在南华蝶母这种顶尖掠食者的暴怒中颤抖!他已经没有一秒耽误! “吼!!”光耀符箓瞬息万里,几乎就在同时,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这个声音是如此宏大,让千里之外的洪荒异种都颤抖不已。 轰!!两个声音仿佛同时炸裂,一片恐怖的冲击波铺天盖地,海啸一样席卷方圆万里。太虚巅峰的震怒,足以让天地变色。一阵阵磅礴的爆炸声暴雨一样炸裂,他根本不敢回头,额头青筋炸起,光耀符箓已经被催动到了极致。 就在此刻,无穷无尽的巨石,最小的都有房屋大小,被恐怖的冲击波打飞,雨点一样四面喷射。根本没有半点反应时间,他只感觉后背一震,一片剧痛行走四肢百骸。轻轻地闷哼一声,眼睛死死盯着洞穴。亚光速速度何其之快?不过刹那,他已经距离洞穴不足万米。 然而,就在他身后,恐怖的冲击波铺天盖地!竟然比他的速度更快! 刷!头发,衣袂,齐齐朝前方舞动,灭世的漩涡瞬息便至。他深呼吸了一口,吞噬符箓覆盖全身,泄去所有抵抗。下一秒,眼前一片金星乱冒,暴风雨中的树叶一样直接被吹飞。 “妈的……”他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晕过去,拼命抵抗着暴虐的冲击波,只不过眨眼,他就被冲到了洞穴之上。拼尽最后的力气,猛然一冲,陨石一样砸落洞穴之前。 耳边一片嗡鸣,身体不知道被谁拉起。他用力摇了摇头,颤抖着手掏出一枚丹药吞下,四面八方轰隆隆的巨响这才落入耳中。宛若灭世,巨石之雨倾天落下,洞穴四周已经响起无数惊呼,地面被流星砸出无数裂痕。 一锅粥,乱作一团。数不尽的修士惊恐万分地惊呼“怎么回事!发生了什么!好可怕的灵气……这,这是异种大战吗!?” “安静!!”徐阳逸强打起精神,四面八方都在震动,好似天塌地陷。随着他一声大喝,这才发现七窍被刚才冲击波一震,已经流下道道鲜血,甚至胸襟都被血迹染红。他浑身浴血的模样宛若魔神降世,煞气毫不遮掩,飞快地传递着神识:“隐蔽法阵全部打开!” “所有人屏息以待!决不能用任何神通!任何法宝!” “能进入假死状态的立刻进入假死!不可踏出营地一步!” 无人回答,他红着眼睛正要开口,忽然一声轰的巨响,一块巨石砸入洞穴,正好砸入人群之中,刹那间血肉横飞,数百人瞬间化作肉泥! 夜空中,暴雨一样的陨石正毫无差别的朝着八荒**喷射,一**的冲击波石破天惊,狂怒的咆哮震慑洪荒,整片大地都因为南华蝶母的震怒而买单。 “还看什么!!”他猛然回过头来,眼睛发红,声音都嘶哑了,怒喝道:“不想死的全部照做!!” 一拳打下,地面出现一个大洞,他直接跳了过去,没时间看其他人如何,用泥土把自己盖了起来。 当最后的泥土落下的时候,他的心脏终于减缓了跳动。耳边剧烈的咚咚声余韵犹存,血管都能感觉到一鼓一鼓的跳动。生死时速,这种情况竟然出了一声冷汗。平静之后感觉无比粘腻。 轰隆隆……就算在地下都能感觉到周围的震动,足足数个小时都没有平静,然而越来越远。他此刻甚至没有心情考虑别的事情,五感全部调集在外界,用尽全力接收着一切信息。 “吼!!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极远处无数兽吼传来,他的心跳终于完全平复。长长舒了口气。 太阳穴涨得发痛。 “爸爸……”感觉到他情绪剧烈波动,红线悄悄从丹田中探出触角:“安全了吗?” “差不多安全了……”徐阳逸闭上眼睛,缓缓调息着,脱力感让四肢都有些酸软。脑海中开始回忆起一切来。 最初,他看到天穹中的水,那种诡异的重量,终于想起了这是什么。 他并非第一次感受,而在七界之链揽天海,早已感受过一次。 那是……黄泉之水。 它在地球神话中只出现过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。就是灭世神罚,东方的女娲补天,西方的神怒之潮。 那时候,他有五层把握,毕竟这个特征太明显。然而他并不能确定转盘上的神话仅止于地球神话。更不敢保证其他体系,位面的神话没有黄泉之水。 然而,当光耀符箓开启,回味所有细节的时候,他想起了七色山谷。忽然明悟了一件事。 当灭世神罚出现的时候,是有预兆的。 最大的预兆……就是神使!或者叫…… 昔拉…… 神罚天使,昔拉。 也叫做南华蝶母,或者句芒,或者春神,或者……神仆。 七色山谷怎么会变成七色?什么东西能把万物染色却不融合? 恰巧,在地球的昆虫中,有一种东西可以。 蝴蝶。 如果是足够大的蝴蝶,别说山谷,就算把洪荒染色都不足为奇! 这个想法很突兀,却是唯一可行的解释。带着这个想法他冒着天大的危险再探七彩谷,当他从泥土中发现磷粉的时候,当无限之真对比双方基因符箓确定这是蝴蝶的时候,一切,其实已经明显了。 “该死的……”他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,拼命调息。 任何神话,如果带入现实,那是足以让任何人绝望的恐怖。 神罚灭世,更是其中最佼佼者!恐怕仅次于盘古开天! 不愧是轮盘的最顶级。 思维渐渐陷入黑暗,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可能是一天,可能是几天,他又一次睁开了眼睛。 身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他没有急着出去,侧耳倾听了三个小时,这才轻轻打破地面,谨慎地走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