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7章:灭世神罚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07章:灭世神罚(一)

鸦雀无声。 他长长舒了口气,看起来运气不错,巨石满地,但山洞并未被摧毁,这只是池鱼之殃,说明发狂的南华蝶母并没有找到这边来。 一块块巨石周围,无数心有余悸的修士正靠在旁边打坐。听到声音,惊弓之鸟一样睁大了眼睛。看到是他,所有人都只是张了张嘴,微微颔首。 不是不尊重。 而是那种生死间的大恐怖已经掏空他们的心力,让他们没有心情跪拜。 这里受的波及最小,但庞大的巨石仍然改变了地形。无数的裂痕蛛网一样从巨石下蔓延,门口仿佛多了一座小山。血腥满地都是。他眼角跳了跳,朝着一位天剑山庄的长老招了招手,对方强打起精神飞了过来,拱手道:“少宗主。” “伤亡如何?”徐阳逸揉着太阳穴,声音沙哑,也没空绕圈子,单刀直入地问道。 长老叹了口气:“三千以上……大约在三千三至五千之间。虽然您的提醒已经很及时,但……总有一些道友运气不太好。有几块巨石恰好落入人群,避无可避。” 三千么…… 还可以接受。徐阳逸抬了抬眉,惊讶于自己此刻竟然如此冷血,或者,他一直如此冷血,只不过对熟悉的人才会展露独特的温柔。 既然你们买定离手,那就得做好付出一切的代价。当然,我也会在最后给你们相应的报酬。 各取所需,别无怨言。 “距离第一支队伍回来还有几天?” 长老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们在地下起码过了好几天,根本不知道今夕何夕。不过,应该在一周以内了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对面……有二十位道友的尸体,去收敛一下,回宗厚葬。记录所有关系亲属列表,本圣君一旦登基,必有厚报。” 不等修士回答,他挥手让对方离开,身形一闪,已经飞到了外面的剑来石之上。 阳光刺眼,但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极目远眺,就算他早有心理准备,此刻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 满地疮痍。 从这里开始,除了这座山没有受到波及,那片放置娲皇幻境的山竟然完全不见!周围只有无数巨大的碎石,参天巨树到处都是。枝叶不存。而在更远的地方,一头头小山一样的巨兽尸体横陈地面,暴雨都洗不去满地血腥。 整个洪荒,如同被南华蝶母屠戮过,处处狼烟,八方鲜血。不知道这几天死了多少生物,森林都染上了一层血红。 难以想象这几天是如何一幅地狱光景。 “呵……”他振作了一下精神,盘坐在巨石之上,也就在此刻,他忽然对生命的残酷有了一些感悟。 说不清道不明,但仿佛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生命。不是生命的本身,而是生命的繁茂,发展,毁灭。他出神地看着这苍茫大地,血染山河,竟然感觉…… 这些血,这些画面,竟然扭曲起来,在脑海里形成…… 一根朦胧到了极点的……锁链? “规则之链?”他猛然睁开了眼睛,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对规则有了一丝明悟。 “这是什么规则?”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,这条规则中,他竟然什么都没有感悟到。只不过刚才死水一滩的境界竟然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,但来得快去得更快,还不等他仔细感悟,就已经消失无踪。 他若有所思地搓着下巴:“都说感悟规则是寻找和自己相近的部分,和我相近的……是生命?” “毁灭生命还差不多吧……怎么看都和这个小受一样的规则没什么关系才对啊……” “大人。”就在此刻,一位元婴急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喘着气说道:“回,回来了……” 回来了? 徐阳逸先是一愣,随后目光一闪,立刻冲向洞穴。 这个洞穴并不是单向通道,这也是他们选中这里的理由。虬札的树根没入石壁,将山腹撑开,形成七八条通道。他神识朝着另外几条通道打开,赫然看到十九只队伍,神色憔悴地朝着山上飞来。 十九只么……他暗叹了一口气,看来,有一只队伍已经埋骨洪荒了。 “幸不辱命。”王不法走在最前,发髻有些凌乱,身上的长袍也沾满了烟火之色,双目布满血丝。其余队伍也终于舒了口气,只是微微颔首,闭目养神。 徐阳逸挥手让其他人退下,只留尊圣,神色凝重地开口道:“各位,虽然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不过……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 “但说无妨。”宝象禅师脸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,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沙哑回答:“再坏的消息能有这几天在洪荒的经历坏么?说吧,这地方太邪门儿了。能早出去一刻都是好事。” 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,用平静的声音说道:“有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大家想听哪个?” “呵。”屠苏方荣笑了起来:“徐道友,这个游戏不好玩,先说坏消息吧,我想,我们还扛得住。” 他眼中闪过一抹凶光:“就算再坏,我们还有压箱底的底牌没用。真以为万年世家的底蕴仅此而已?如果单单这样,我们还来闯什么大争之世?” 所有人虽然神态萎靡,却纷纷抬起头,一股无形的傲意油然而生。这是积累千百年的自信,哪怕是远古洪荒,他们也绝不认命! 但凡走到尊圣,只要不是水货,谁心中没有一股逆天之血? 徐阳逸目光微亮,甩出一份留影玉简,这是在山顶刻录的。所有人展开仔细观看,数分钟后,当看到那个覆盖天穹的巨大葫芦时,谁都面露震撼之色。 徐阳逸这才沉声道:“坏消息是,这个神话被称为灭世神罚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巨大的洪水会淹没一切,别指望能飞起来,这是黄泉之水,恐怖的密度每一颗都有千百斤,只要沾染,断无生路。” 他尽量说的轻松,然而所有人只是仔细一想,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轻轻合上玉简。 “雨?”枯骨观还真大师瞳孔一缩,死死盯着天空:“天地为炉,生灵为碳……这种灭世,逃无可逃。” “所以,你才让我们收集木材?”王不法沉吟开口。 “是。”徐阳逸神色完全慎重了起来:“这个神话,名为女娲补天,转盘上第一环是水,那就是暗示着黄泉,这就是大争之世第一关的题目!” 无人开口,谁都仔细听了下去。 他侃侃而谈:“这是一个无人能逆的灭世之局,我认为,要破解这一关,只有顺应神话。在这个神话之中,有人造出了一只巨大的方舟,名为诺亚……” 就在此刻,屠苏方荣,无相寺宝象禅师,王不法,阴风老祖齐齐看了徐阳逸一眼,眼中闪过一抹震撼的神色。 猜到了么…… 徐阳逸神色不变,这些人支持他,显然他的底细早已被查的一清二楚,知道他资料上是飞流海飞升。试问,不归界的消息在七界都是绝密,非甲级以上,或者万年世家可以掌握。徐峰一个来自于飞流海的修士,何德何能知道这些? 既然不是从某人嘴里听说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。 他……就是不归界的修士! 当他第一次说出不归界的传说,这几位万年家族的人可能就心有猜测,现在说的如此详细,基本已经是证实了。 “道友……”屠苏方荣舔了舔嘴唇:“你还真是瞒得七界好苦啊……” 没有点明,懂的自然懂,不懂的,自然也不懂。 “不过,这倒是个不错的洗白机会。”阴风老祖微笑道:“两大万年世家,数个甲级势力汇聚,登上了王后之位,一切既往不咎。” 徐阳逸眉峰一抬,聪明,上了这条船,现在下船毫无意义。这是他敢隐晦透露的底牌。 能连接人的除了感情,就是利益。 没有接这个话题,他继续说了下去:“诸位,我们的时间……不多了。” “这片大雨已经下了整整两周,天顶大阵恐怕破碎在即,一旦天穹倾覆,方舟没有造好。所有人……都得死!” 一片寂静。 每个人都深思着可能。阴风老祖忽然开口:“恐怕不只是天穹破碎……” “这片灭世的浩劫,很可能已经开始了。” “何意?”王不法皱眉道。 阴风老祖站了起来,目光凝重地看向外面无边雨幕,恨声道:“我等可是尊圣,走的地方自然远得多,这一次,本队来到了三万公里之外。” “为何折返呢?”阴风老祖转过身,一字一句道:“兽潮。” “兽潮?!”所有人霍一下站了起来,就连徐阳逸都感觉一背冷汗。 这可不是普通兽潮…… 这是无数尊圣,甚至太虚王兽引起的兽潮! 为什么? 只有一个答案。那就是野兽的天性。 野兽对于危险有种恐怖的直觉,而在两周暴雨之后,这份直觉彻底爆发了!告诉它们……这片世界即将毁灭,它们本能地冲向最高的地方! 最高的地方在哪里? 所有人只感觉脊背发寒,齐齐抬起头,看向根须满布的洞穴。 就在他们脚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