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8章:灭世神罚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08章:灭世神罚(二)

没有人开口。 许久,四位甲级势力,万年世家的尊圣脸色已经一片铁青:“恐怕不仅如此……” “诺亚方舟,洪水灭世……这是不归界最经典的神话之一。我记得家族有载,为了拯救世界,不归界制造了一艘巨船,载有所有生灵的一公一母……” 王不法头皮发麻:“你什么意思?” “很简单。”徐阳逸看着空中喃喃道:“我们……要和这些怪物一起上船啊……” 随着这句话,尊圣们看向苍茫洪荒,心中一片森寒。 从踏入洪荒的第一时刻,这片死亡的海啸已经在堆积。一点一丝,却绝不停止。 “那不是兽潮。”徐阳逸低下头来,看着所有人沉声道:“而是……这些洪荒异种感觉到了大劫将至……开始寻找诺亚方舟的所在!” 宝象禅师倒抽凉气,双手合十,声音微微发颤:“它们没有找到……因为……我们还没有开造。所以……它们下意识的……开始寻找最高的山峰……也就是这里。” “该死……”屠苏方荣双手深入黑发,深深抓着头皮,目呲欲裂,下面的情况,简直是地狱! 一旦被它们找到,会发生什么呢? 指望异种讲道理?排队上船? 不……不可能的。等他们造好诺亚方舟,灭世洪水很可能已经完全爆发。那是生死的赛跑!到时候……金丹元婴说不定会被疯狂的兽群踩成肉泥!就算尊圣都不一定能避免! 一片深呼吸的声音在洞穴中响起,事态已经如同烈火烹油,无人再坐得下去。王不法立刻站起:“那还等什么!” “赶快,把所有收集到的东西都拿出来!徐道友,在哪里实验?” 徐阳逸化作遁光飞走:“跟我来。” 没人敢拖延,这可是真正的灭世,他们的脑袋随时随地都处在这口断龙铡之下,时辰一到,即刻问斩! 数道光华直飞山后,停在一片山凹处。 大雨密布已经两周,如此磅礴的雨势,这里已经堆满积水。长宽十几米,深数米。不用徐阳逸说话,所有尊圣手一挥,无数的树木堆成小山。手指轻轻挥动,顿时每块木头都被砍下胳膊粗,半米长的一截,数十块木头齐齐飞入水中。 “所有采集地点做上标记了吗?”一道道目光死死盯死水面。徐阳逸沉声问道。 “放心,这已经是方圆百里内所有品种,绝无遗漏。”一位尊圣沙哑回答。 至于百里之外…… 那不是属于人可以踏足的领地。 换句话说,如果材料不在其中,迎接他们的……只有死亡。 咕咚……咕咚……木头下冒起一片气泡。就在十几双眼睛炽热的注视下,三秒后齐齐沉入水底。而且嘎吱变形。不到一分钟,同时化为齑粉。 好强的水压! 每个人瞳孔都是微缩,这太可怕了,仅仅是数米深的水塘,压力竟然恐怖如斯。如果是人沉下去…… 阴风老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手一挥之下,又一片木头飞来。 那种后果,他强迫自己不去想。 十分钟,二十分钟……整整三十分钟后,他们周围一根树枝都没有,所有人脸色一片铁青。 没有! 居然没有! 方圆百里之内,无一块木头可以浮在黄泉之水表面!这等于直接拦死了他们的活路! 进,万千兽潮正要汹涌而来。退,方圆百里无一木可用! 最好的结果,就是在山上等着被发疯的异种踩成碎片! “没有……怎么可能!”王不法只感觉头皮过电,声音都拔高了一些:“怎么会这样!!” 不仅仅是他,其他人也是如此,目光全部看向徐阳逸。希望的诞生与毁灭,简直就像爬上观日的大山再跌进深渊。 徐阳逸死死盯着水塘,心中也百思不得其解。难道要他们去闯兽潮?不说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就算有,时间也根本来不及!这绝对没有活路! 一定有的……这百里之内一定有能打造诺亚方舟的材料。大争之世如果没有活路,还举行什么?根本不可能有人活着出来! 脑海中思绪急转,这一次不等他下令,光耀符箓已然自动打开。无数的信息飞快组合。然而就在此刻,所有人目光同时一闪,齐齐看向空中。 轰隆隆……万鼓雷殷地,千旗火生风。空中的乌云仿佛云洞一样旋转着,雷霆越来越密集,照亮整片天宇明灭不定。 和之前的雷霆完全不同,这一次雷霆……更大,更猛,仿佛死神扣门,每一声都响起人的心上。 “这是……”宝象禅师勃然变色,一个恐怖的猜测出现脑海,愕然看着天穹,嘴唇微微发抖:“难道……” “如此……之快么……”狂风吹动衣袂乱舞,若风火齐至,屠苏方荣微微张着嘴,脸色铁青:“刚刚摸到这个号称‘最高’轮盘的头绪,就不能……再给两天么……” 无人听到他们的话语。神明从不会聆听世人恳求,总以苦涩待之,死后莫须有的幸福以报。 这一刻,天穹仿佛安静了,好似暴风雨凝聚的洋面。下一秒,一声惊天巨响,万千雷蛇奔走,那些从来看不到的天顶大阵竟然在雷霆之中若隐若现!层层叠叠的符文蛛网一样打开,迅速地明灭了几次,紧接着…… 江海凝光,布满天穹的符文骤然一缩,下一秒,滔天暴雨倾盆而下! 大! 急! 烈! 冷雨似火,残暴如刀,如果说之前是雨幕,这一刻简直让人感觉天际倾覆!咚咚咚……寰宇之间万鼓奔腾,他们周围碎石飞溅,这些暴雨似亿万鼓槌敲击世界,要把这个洪荒打得粉碎,根本看不到雨点,而是形成一道道银线,贯通天地。 天顶之阵破裂! 不用提醒,一片片灵光骤然升起。刹那之间,他们的护体灵光表面泛起无穷涟漪,明灭不定。 针落可闻,无形之中钢刀加身。无处不在的压抑汇聚成绝望的窒息,无声的催促,这是告诉整片洪荒的一切生物,神明的清扫……即将来到。 就在此刻,一片片连绵不绝的咆哮声从洪荒密林中响起,所有人失神的目光马上看了过去。下一秒只感觉脊背冰冷,心脏狂跳。 轰隆隆……大雨之下没有烟尘,然而……目光所及的边缘,无数的树林摇动,仿佛活过来了一样。紧接着……无数的树木被粗暴地撞开,一只,十只……百只,千万只!无穷无尽的洪荒异种,全都是下四境的境界,疯了一样从树林中冲出来。 太多了……再这片死亡的雨幕下,形成一条黑沉沉的线,嘶吼着,咆哮着,疯狂冲出森林。地面都随着万兽狂奔而震颤不已! “兽潮?”宝象禅师强压下冰凉的心,嘶哑说道:“下四境的兽潮,没有一只超过尊圣……这是……” “还能是什么!”屠苏方荣死死咬着压,神色绝望:“就算是条狗……它也想活啊……” “天地不仁,它们当然感觉到了这份杀机!谁想等死?” “吼!!”如潮的咆哮震慑夜空,带着对生的渴求,带着本能的希望,带着极致的疯狂,万兽过境,数不清的大树应声而倒。这些异种眼睛通红,根本不顾全身被雨水砸出漫天血花,尖叫着,嘶吼着,赤红着眼睛疯狂地冲向一个方向,然而刚刚跑出数百米,立刻如同中弹一样倒下。又被后面的兽群冲上,踩为肉泥。 肉眼可见,四面八方,这座大山若海中孤岛,恐怖的无尽黑潮蜂拥而至。前赴后继,此起彼伏。王不法颤声道:“这方向……是对准我们?” 无人看到,徐阳逸目光骤然一亮。 随后,他若有所思看向洞穴顶部。 万兽奔腾,大地震颤,然而,对于苍茫天地,这片兽潮还太小了,太弱了。短短十几分钟,汹涌的黑潮越来越弱,当最后一个浪尖过去之后,所有异种全部倒在了地上。 “吼……吱吱吱!丝!!”临死的咆哮回荡不绝,响彻洪荒。甚至不知道多少没有死透的异种,拖着重伤的身躯拼命往前跑了几步,维持着奔跑的形态跌落在地。 “呵……”宝象禅师闭上了眼睛,这一幕传递着一种感觉,那就是绝望,在天地为沙场的洪荒,弥漫的无尽绝望。 无人可以从中逃脱…… 无人可以在神明的手中升天…… 怀着对生的渴望,却被冰凉毫无感情的暴雨浇灭。甚至他们的身躯在死后飞快地被暴雨打成肉泥,鲜红的雪水随着暴雨混入洪荒,在森林边缘形成一片刺眼的血河。嘲讽着他们的不自量力,凸显着雅威的高高在上,不可侵犯。 “我知道了。”就在万籁俱寂,死神巡游杀场的时候,徐阳逸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所有人都愣了愣,猛然回头,却惊呼道“道友!你这是怎么回事?奔雷少宗主!你可要万万保住身体周全!你到底怎么了?” 就在他们身后,徐阳逸须发皆扬,流出的血竟然形成了一道道符箓,从红转金,密密麻麻凝结向眉心,面容看上去竟然无比神圣。 “没事!听我说!”徐阳逸挥手打断了他们,脑海中剧痛不断袭来,但是……仿佛打破了什么东西,光耀符箓的速度陡然增快了三分之一! 就像细细的导管,只能通过一百斤的东西,现在却忽然塞进来了一百三十斤,撑的他脑神经都在渐渐扩开,他无暇管这是好是坏,只知道现在自己的目光……近乎全知者。 距离上帝还很远,却达到了一种让自己感觉匪夷所思,全知全能的心态。 “我们确实遗漏了一个东西。”他喘着气,摁着眉心说道:“一百里,这是我们所能走出的极限。这一百里内,确实有铸造诺亚方舟的材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