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9章:灭世神罚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09章:灭世神罚(三)

“在哪里?”阴风老祖踏前一步,颤声道:“我们用了各种秘术,收集了所有可能的材料,难道还有遗漏?” “有。”徐阳逸幽幽看着头顶,沉声道:“记得我给你们看过的留影玉简么!”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沉默了一秒,宝象禅师惊呼道:“你……是说那株巨大的葫芦藤!?” “不可能!它根本不是人力可以砍倒!”“我尝试过,我们根本无法切动那些枝干!”“太虚恐怕都做不到!君不见暴雨如潮,藤蔓丝毫不毁?” “是啊‘暴雨如潮,藤蔓不毁。’”徐阳逸深深眯起眼睛:“这……说明了什么呢?” 死寂。 突兀的死寂。 所有人仿佛脑海中一道灵光亮起,浑身都激动得颤抖起来。 是啊……没错! 这……就是黄泉之水中唯一没有被暴雨打烂的东西! 无论是石头,还是兽群,在黄泉之水下全部成为齑粉,只有这株通天葫芦!从始至终矗立在暴雨来到的第一线,却从未陨落! 这扇绝望的大门,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隙,露出了丝丝光芒。 “用……葫芦制造诺亚方舟?”屠苏方荣难以置信地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原来不归界的诺亚方舟是葫芦藤制造而成的?” “葫芦藤?”徐阳逸眉心的金色纹路缓缓褪去,一股剧烈的眩晕涌上脑海,却死死咬牙道:“不……不是葫芦藤。” “而且,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关注过葫芦这种植物。” 他目光灼灼地开口:“在藤和葫芦连接的地方……就是它最软的部分!也是最细的部分!” 这里已经不知道沉默了无数次,这一次沉默最久。 众人见鬼的目光看着徐阳逸,看过玉简,他们谁不知道这个葫芦有多大? 接天而起,覆地而生,恐怕是天生地养,鸿蒙以来天地第一棵葫芦。 王不法倒抽一口凉气:“你……是说……诺亚方舟……就是……” “那个葫芦?!” “葫芦就是诺亚方舟!?”屠苏方荣震撼地惊呼出声,这个想法太惊人了,他们从没想过所谓的诺亚方舟是一只葫芦! 徐阳逸没有开口,大脑中越来越清晰,许多线索一丝丝呈现脑海。 洪水,葫芦,补天……为什么被串成一条线,甚至出现在空虚尊者背上? 如果所谓的诺亚方舟就是葫芦,那这条线就全部连在了一起! 从没有人说过诺亚方舟是用什么做的,一个都没有! 只是它史书上的名字,叫做“诺亚方舟。” 就算在补天池,他也只看到了露出水面的部分。而且最关键的是,从大争之世第一关的条件,环境,时间来说,只有这个推论可行! 他们没有这个时间去做成诺亚方舟。这是娲皇的游戏,要让她愉悦,就得按照她的剧本来。这样庞大的方舟,在天网已经破裂的情况下,可能短时间做成?就算他们一开始就不耽误,马上开始制造,也根本做不到! 其次,他们的范围不可能离开方圆百里。而这方圆百里之内,根本没有能在黄泉之水中浮起来的东西。 最后,就是葫芦的特性。 葫芦……本身就具有漂浮属性! 有时候,推断某样东西并不需要真正的证据,所有条件就足以指向一个目标。 “就是它。”徐阳逸斩钉截铁地开口,一字一句道:“也只能是它!” “真正的道路,其实一开始就在眼前。我们只是一叶障目而已!” 所有人眼中都露出沉思之色,沉默中呼吸越来越急促,一个个条件在脑海中浮现,组合。数分钟后齐齐抬起头来,眼中炽热如火,异口同声地说:“可行!” “不是可行……是无论可不可行,这都是最靠谱的办法!”阴风老祖满面红光,呼吸粗重得吓人。 “葫芦……真是好大的谎言,不知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……原来如此……原来如此啊!阿弥陀佛……”宝象禅师双手合十,激动地开口。 “不,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,那就是时间!”屠苏方荣目露精光,沉吟着磨牙开口:“哪怕洪荒异种灵智未开,但是它们却有直觉,刚才第一波兽潮已经爆发。元婴之下全部死绝,为什么尊圣没有动?” 绝望的大门终于被开启,这个恐怖的灭世神话真容完全呈现。如此的重压,所有人的思维都在希望的火花中完全绽放。徐阳逸凝目开口:“因为……尊圣等级的洪荒异种还可以支撑,它们还天真地以为这场大雨会和以前一样,最多一个月就停止。” 宝象禅师踏前一步,激动中话语急促:“当它们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时候……当天网完全破裂的时候……这片大地将会迎来万兽狂奔,无数尊圣,乃至太虚异种都惶恐不安的瞬间。” 所有人目光交接,谁都没有开口。 万钧一发,生死时速。 “天地之阵已经开始崩塌,最多两周。”徐阳逸沉吟开口:“那时候,如果诺亚方舟没有造好,顺应这个故事的‘结束,’我们……将会被彻底抹消。” 无人回答,只剩眼底一片肃杀之色。 进,则开天一击,有希望走出这个灭世梦魇。 退,十死无生!只能在洪荒中化作淤泥。 别无选择,亦不需选择。 “诸位。”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朝着所有人一拱手:“生死胜负,就在这一搏之中!” “同心戮力。” “同心戮力!”所有人齐齐一拱手,目光交错间,化为灵光飞向四面八方。 “呜呜呜……”须臾,低沉的号角响彻山洞。数十位尊圣的神识传达四面八方:“即刻开始,全军开拨山顶!十人一队,百人一伍,千人一师,每师由尊圣带领。所有防御性法宝全部打开!” “掌宝使何在!” “在。”三道处于金光之中的身影飞出,屠苏方荣和宝象禅师的心中一痛,咬牙道:“一旦那只无形死神出现,无论如何,你们必须拼死拦截!哪怕开启虚相宝也在所不惜!” “誓为屠苏家效死!”“誓为无相寺效死!” “记住……”宝象禅师的神识肉疼不已,但仍然从牙缝中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若尔等陨落……尔等家族,本尊者必定全力补偿!” “你们是为五王王座而死,虽死犹荣!” “是!!”这一次,不止是三位掌宝使,所有修士齐齐半跪于地,齐声大喝。 “甲级灵宝幻神钟打开!”“甲级灵宝东王灭玉甲准备开启,灵力输送,符箓解开!”“甲级灵宝三才剑打开,灵力输送中……”“无相阴火道虚相宝阴火万魂幡开启……符箓解开。” 一片片灵光闪耀山脉,顿时,所有尊圣的目光同时抬起,这一次毫不掩饰,汇聚成铺天盖地的海潮,直扫整个洪荒! 轰!!迎接他们的,是另一片比他们更强,甚至强大的多,无边无际,却分兵而战的连绵神识。 那是洪荒大妖,感受到他们的灵力,传达的窥探意识。 咚!!虚空中绽放片片涟漪,双方神识如同有形。一方各自为阵,一方如臂使指,居然拼了个旗鼓相当! 杀意四射,被连绵暴雨早已弄得烦躁不已的各大异种,被直觉中那股未知的恐怖搅的夜不能寐的洪荒凶兽,如同找到了发泄点。“吼!!”“吱吱吱!!”丝丝……”随着连绵不绝的怒吼,一个个捕食区的王者,于暴雨中,于染满血腥的森林里,战力起他们磅礴的身体。 朱炎,天狗,铮,肥遗,蛊雕,九尾,旋龟……磅礴的妖气铺天盖地,炽热的目光死死盯着高山,然而,谁都没有动。 对方不好惹…… 它们不多的神识中,感受到了对方拦我者死,有进无退的必杀信念。他们要保护众多元婴金丹登上云顶,大势绝对无法隐瞒,那就告诉所有生物,哪怕一战,血流成河,也无法阻止他们的步伐! 狭路相逢勇者胜! 一片庞大的山谷中,一只巨大的蝴蝶睁开了眼睛。周围累累白骨,尸堆成山。 一轮明月,冉冉升起。 同时,徐阳逸他们也在山上,感觉到了另外一道,不属于南华蝶母的至强气息! 两位妖王! “走!!”山脚上,随着所有尊圣一声大喝,全军开拨。 刺猬一般,一件件恐怖的灵宝散发出令异种心寒的气息,宝光升腾,瑞气贯空,十万修士剑指云顶!瞬间化为倒冲的银河,无比璀璨。 “林道友,李道友,许道友,陈道友……还有赵道友,尔等八只千人队伍镇守八方断后!一旦发现妖兽异动,马上通报!” 他们的速度不快,毕竟还有太多元婴金丹,而这些人更是砍伐仙藤的主力。徐阳逸看了看云顶,这次就算不掩盖,也至少需要两天。 他的目光看了看遥远的洪荒,狠狠咬了咬牙。 这些怪物……能给自己两天的时间么? 他不知道。 他只知道,谁敢阻拦,就得先问过十万修士手中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