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1章:云顶之战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11章:云顶之战(一)

徐阳逸没有开口,反而做出一个噤声的姿势。所有人按捺下心中焦灼,侧耳倾听,目光却陡然一凝。 笃笃笃……一种诡异的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仿佛……有什么东西在撞击什么。 笃笃笃……声音络绎不绝,转瞬即逝,徐阳逸眉头越皱越紧,不知为何,这种声音带给他一种极度的危险。仿佛要把天穹捅破。 很熟悉的声音…… 地球上也听过这种声音…… 可惜信息太多,过目不忘拼命寻找,却无法立刻找到这是什么。 笃笃笃,笃笃笃……声音越来越急促,他的心脏没来由地狂跳起来,数分钟后,声音骤然消失。他的脸色已经完全苍白,心脏好似被巨手捏紧。一种下一秒的恐怖预感,瞬间袭上心头。 “全军出击……”他呼吸急促,捂着心脏,这种极致的无声恐怖,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过了。 “全军出击!留下二十位尊圣照顾全军!所有军队,马上跟本圣君一起冲上云顶!!” 话音未落,他已经顺着本能,化为流光轰然冲出。宝象禅师等几人犹豫了半秒,狠狠一咬牙,五十位尊圣光耀苍穹,化为破天利剑直刺云顶! “吼!!!”万里之外的洪荒异种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,这一刻,这片压抑的大海终于接近沸腾,万兽焦躁,黑云压城,杀气冲霄。 就在此刻! 五十尊圣剑指苍穹,刚刚冲出,下一秒,一幅绝望的画面瞬间铺满所有生物的眼球。 远方寂静了。 每一只洪荒异种都好像明悟了,明悟了它们心中的焦躁到底是什么。 修士寂静了。 他们同样明白了,那种令自己极度不安的惶恐来自于哪里。 轰!!! 一声惊天巨响,一个巨大的东西,猛然捅破了云顶,天穹无雷自闪,布满天空的天生大阵于巨响中明灭不定,紧接着……一条巨大的裂痕布满天际。一只黄色的,坚硬的三角形物体,从云层裂缝中伸了出来。然后意犹未尽地缩了回去。 那是一只喙。 一只鸟类的喙。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静止,下方的五十尊圣张大了嘴,仿佛喊出“不”的口型,为首的徐阳逸嘴唇微张,眼角颤抖,浑身逆血冲到头顶。 哒……过目不忘终于停止。 一个动物的名字出现脑海,他终于找到了这是什么。 啄木鸟…… 那是啄木鸟的声音…… 它……在寻找着大阵最薄弱的地方,一啄开天! 轰隆隆!!裂开的巨口中,一道黄泉的水柱凌空冲下,倾泻人间。 宏大,难以言表。 伟岸,无以形容。 黄泉之水天上来,这道水柱方圆百米,可想而知那只啄木鸟的妖型是何等庞大。苍茫的雨幕都被这道从天而降的水柱夺走了目光。所有人呆滞地看着那里,看着黄泉之水下方,大地被砸开,万物成为齑粉,一股无声的恐怖,把呼吸都压制地微不可闻。 这就是灭世神罚…… 逃无可逃,万物成灰。 “杀!!”徐阳逸一声大吼,无限之真,光耀符箓完全展开,再也没有耽误一秒,全力朝着天顶冲去。 后面四十九位尊圣被这一声大喝惊醒,疯了一样跟着冲上。一道道命令随着他们的冲击全面布下。 “所有部队,不惜一切代价跟上!没有时间等待其他人!掌宝使出动!虚相宝护卫全军!生死太阴、门,三大戮魂棺展开!罗刹宗,开护宗灵宝千佛扇!” 只不过刹那,谁都知道了变生肘腋的局面何等之紧张! 那只妖王……不是阻拦他们,但是比阻拦更加可怕!它……是在撬开这片天幕!是这片灭世神话的终结者,也是开启者。 神罚将至,恐怕……所有的洪荒异兽,就算之前不明白心中的恐惧,看到这巨大的水柱,也完全明白了他们恐惧的是什么。 是生死间的大恐怖。 “全军戒备!!”就在五十尊圣飞上天穹之际,其余五十尊圣拼尽全力,护卫全军,所有修士目光赤红,不顾一切地冲向云顶,两位掌宝使轰然绽放所有灵力,一为女子,全身雪白,如同僵尸,手中一尊宝塔虚影,散发着恐怖的灵力,若隐若现。 一为男子,老者心态,手中一朵十二品金莲,莲中生莲,蔓延无际形成一把莲花巨伞,遮盖天穹数千米。 就在他们飞出的刹那,四面八方所有尊圣的惊呼齐齐传来“南九千八百里!兽潮崩溃!西一万里!万兽来袭!!动九千七百里,至少五百洪荒异种全部出动!!” 一条条信息,通过神识传达所有人脑海。每一位修士,全都握紧了手中法宝,迎接着暴风雨中的通天海啸! 来了。 终于来了。 啄木鸟的一啄,将这根看起来平衡的钢丝终于啄断。就在他们眼中,四面八方,八荒**,一道道恐怖的灵气直冲天际!无数平时生死大敌的洪荒异种,在存活与灭亡的召唤下,疯狂地冲向这座最高的大山,可怕而斑驳的灵气连成一线,就连天地都在震撼! “吼!!”无尽的咆哮震慑洪荒,天穹在倾覆,大地在颤抖,那些小山一样大的身影嘶吼着,咆哮着,狂奔着,形成一片片黑压压的海潮,踏云而起,直冲山峰! 一望无际,从他们这里看过去,方圆万里尽皆为黑压压的潮水,看不清……分不明,到处都是因为惊恐而血红的目光,每一寸都是声嘶力竭的尖叫。没有神通,没有招式,只是以血肉之躯,冲破生死的界限,爆发出了最纯正,最原始,也最强大,最浩瀚的生命之力! 卡啦啦啦!一片片参天树海被踩倒,满地泥水飞溅,各色宝光形成片片山丘。有跑得慢,又在前方的异种刚刚抬头嘶鸣,就被无数的铁蹄踩过,在暴雨中成为肉泥。不过十分钟,整片洪荒血流成河,地面都成为血腥的颜色。 “该死……”就算掌宝使,此刻也汗毛倒竖。太宏大了……太磅礴了……地面嗡鸣作响,每一次都仿佛踩在人心之上,那种视觉上的冲击,简直要摧垮修士的心灵。胆小的修士尖叫起来,有的丢了法宝瑟瑟发抖。然而迎接他们的是长刀落下,血溅长空。 “畏战者杀!!”一片满含杀意的声音冲出修士队伍,两千身着血红盔甲的修士冲霄而起,手中长刀血液横流。目光似冰扫过所有人,终于让他们平静下来。 “走!!”所有尊圣齐齐发声,再顾不得留半分余力,十万人的军队全速朝着云层冲去,无数修士被落下,生死遑论。 两位掌宝使殿后,看着周围如山似海的兽潮,心中只剩下一片冰寒。 一小时…… 一小时后,他们……会被因恐惧而疯狂的兽潮追上!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咚…… 就在同时,徐阳逸等五十位尊圣齐齐没入云层,然而,迎接他们的不是自由自在,而是无处不在的巨大压力。 “咕嘟咕嘟……”处于一片水中的修士睁圆了眼睛,谁也没有想到,云上……居然已经成为海底! 徐阳逸目光炽热,死死盯着头顶天穹。云层就在脚下,却好像大海的海底,他们就处在大海之中,随着上方雷霆奔走,一道道青白色的光芒透入水中。 这一瞬间,他仿佛明悟了什么。想起了什么。 是啊……推算时间,这应该就是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和他曾经想到的,听到的一样,它……果然是实物。 所以,啄木鸟啄在上面,才会发出笃笃笃的声音。 而黄泉之水显然是星河飞来,落在实物上,又被地心引力吸附,会怎样? 现在的洪荒,从外面看必定是一个巨大的水球。 “不是想这些的时候!”摇了摇头,眼中一片清明,天顶之阵就是结界,本身已经残破不堪,布满蚁穴,一旦再让啄木鸟啄出几个洞…… 天际倾覆,就在眼前! 四周,所有尊圣都冷静了下来,这可是黄泉之水,数十米深压力何其之大?他们的护体灵气都发出了卡卡卡的声音,随着一片怒喝,数十件法宝轰然射出,护于体外,几乎全都是灵宝。刹那之间,老妪,老叟,青年,童子的虚影环绕水下,万法齐耀。 哗啦啦!数秒后,水面爆发出一片闷响,化为五十道水龙冲破水面,就在他们面前,一只小小的啄木鸟,大概只有十米大,和他们预想中的完全不同,一只黑白花背,头顶赤红,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样,正在云顶大阵上闲庭信步,小巧的头颅左摇右晃,脖子神经质地一伸一缩,细长的喙就像针管一样,时不时寻觅着天穹的漏洞。 怎么回事? 众人都愣了愣,刚才那个百米巨大的喙,足以刺破天际,居然是如此小的一只啄木鸟啄出来的? 诚然,十米应该不算小,但是洪荒异种哪一只不是百米乃至数百米?十米……它怎么啄得破天穹? 徐阳逸心中涌上一丝疑惑。 他们到现在都没有遇到其他势力灭世暴雨,他们这里是最高的山峰,发现天穹倾覆,其他几个势力也应该道了才对。 但是没有。 毫无痕迹,就像……他们被放置到了不同的世界,平行位面那样。 不过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就在他们沉吟,不确定的时候,那只啄木鸟脖子一声,笃的一声,随着一声惊天巨响,轰隆隆……巨大的海面瞬间出现一个恐怖的漩涡!无穷无尽的海水拼命朝着里面灌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