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2章:云顶之战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12章:云顶之战(二)

真的是它……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气,根本难以想象,这么小巧的身体怎么可能啄破天穹?而且……他们根本没有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三亿以上的灵力! “顶多两亿九千万左右!灵力差距怎么这么大?”一瞬间,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修士马上判定出了对方的虚实。目光闪烁中呼吸瞬间急促起来。为什么云顶上下感受不同?这不重要,他们只知道,这是机会。 让这片大阵再坚持更长的机会! 无人开口,肃杀之气潮涌苍穹,但闻飞快结印之声飒飒破空。王不法呼双手一合,拉开之际无数剑光冲天而起,一朵一寸大小的剑莲呼啸着出现手中。另一方,屠苏方荣掌中一点灵光暴涨,宝象禅师张口吐出一根寸长的金色禅杖。 啄木鸟仿佛没有感觉到,所有人从海面下冲出,它闻所未闻,仍然在吱吱寻找着天穹的裂缝,如果不是身上堪比徐阳逸的灵力,根本不像一只妖兽。 无声无息间,数十件法宝悄然沉入海底,随着它脚下的漩涡疯狂朝着啄木鸟涌去。海面之下宝光闪烁,摇曳出虚无的光影。 越来越近,那只啄木鸟毫无察觉,一千米,五百米,一百米! 然而,刚刚进入百米范围的瞬间,啄木鸟猛然停下了动作,漆黑的小眼睛瞪得溜圆,就在这一瞬间,所有尊圣法诀齐齐捏死,怒喝之声横贯长空:“爆!!” 轰隆隆!!惊天巨响,恐怖的灵气瞬间将海面掀起万重巨浪,一圈圆形的纯白冲击波核弹一样炸开,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化为漫天暴雨,四散飞溅。 数十位尊圣共同出手,威力已经堪比地球的所有核武之王! 然而就在同时,徐阳逸瞳孔陡然一缩。猛然抬头。 灵气撕裂了一切,数十双眼睛死死盯着几乎成为真空的爆炸中心。阴风老祖舒了口气:“死了?” “没有。”还不等狂风暴雨消散,徐阳逸凝重的声音传来:“头顶。” 所有人都愣了愣,随后猛然看了上去。卡拉拉……惊雷疾走的天穹中,一道黑白相间的身影行走闪电之间,那双根本看不出感情的双眼正死死盯着他们。 “吱吱!!”随着它一声尖啸,天空仿佛响应,万道雷霆从宇宙黑暗之处齐齐闪耀,然而雷霆之后,它的身形骤然消失。 “怎么回事!?好快!这是什么速度?!” 宝象禅师瞳孔猛地锁紧。快……太快了!目光感觉不到,神识也感觉不到!根本没有时间反应,只是下意识地,长袍中哗啦啦一片声响,十二面金箔覆盖的佛经汹涌而出,几乎就在同时,上面零点一秒内响起雨打琵琶之声,无穷金光四射。 嗖!他惊呼都没有发出,一股宏伟巨力迎面重来,他只感觉胸腹之中翻江倒海,血液上涌。眼中只有一片震撼。 极速…… 从未感受过的极速! 一秒内,护身灵宝死人经同时被击中!根本没有先后! 屠苏方荣二话不说,双手飞快掐诀,然而就在刚刚掐动之时,他眉心陡然睁开一只青色的眼睛,一股难以言喻的磅礴杀意瞬间盯死自己! 来了…… 死神在凝视…… 这是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画面,已经超越防御的本能,而是臣服于这种看不到的巨大恐惧。 “道友救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仿佛站在狂风的谷口,万风如刀,刀刀刻骨,护体法衣滋拉化为片片布条,头顶发髻碰一声崩溃,须发齐齐后扬。零点零一秒,仿若永恒。 死亡前兆。 心脏一片冰冷,救我的我字永远卡在了喉咙里,然而就在此刻,他面前轰然爆发出片片青黑色的光芒,仿佛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一击。轰隆巨响中冲击波横扫天际,毫无防御的他扑得吐出一口鲜血,惨叫着倒飞千米。 但,这只是开始。 零点一秒。 仅仅零点一秒。 所有尊圣齐声怒喝,护体灵宝倾巢而出,宝光闪耀中近乎同时朝着外面倒飞而出,每个人眼中只有无边震撼。 看不到…… 防御的时间都没有! 若非灵宝自动护体,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命丧黄泉,这完全超越了生物反应的极致! “这到底是什么怪物!何等速度……简直让老夫汗毛倒竖!从未听说过!这种速度太可怕了!” 就在此刻! 轰!! 虚空中猛然响起一声巨响,一圈青色冲击波凌空炸裂。下方海面轰然掀起一片海啸,足以猜测动手的生物有多么强大。 “有人动手?”阴风老祖眼睛瞪得溜圆,脑海中满是不可思议。刚刚放松一丝的心情骤然绷紧,因为……目光所及,虚空中一无所有。 轰! 还不等他想完,巨响第二次爆发,这一次,连绵如海潮的炸裂声络绎不绝。虚空在哀嚎,倾盆而下的暴雨被这些可怕的灵气震得四处纷飞。 所有尊圣都呆滞地看向暴雨如注的天穹,轰鸣的灵气碰撞声震耳欲聋,似雷神咆哮。但是……明明知道有人在空中动手,却根本看不到!神识和眼睛就像假的一样! 宝象禅师双手合十,目光发红,泛起片片金光,看了足足三秒猛然闭上眼:“超越神识的速度……超越目光……这是……光速?” “我的天……”王不法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,张大了嘴:“这……真的是尊圣水平?!” “难以置信……无相法眼也看不到……这……这是何等速度……是谁……谁有这种恐怖的速度?谁能和这个三亿的怪物动手?!” 片刻的喧嚣,紧接着所有人心中一凛,全部看向了某个地方,紧接着,瞳孔全都缩了起来。 如果说有人能做到,现场……恐怕只有一个人可以…… 号称七界史上最强的尊圣,也是他们选择效忠的人…… 奔雷圣君! 果然,他所站的地方,早已没有人影。神识铺开,全场找不到他的痕迹! 不是消失,而是达到一种超越尊圣的水准,与光同行! 一种恍惚的感觉猛然冲上他们脑海。 恍惚于这种触摸不到的强大。 恍惚于……自己真正接触到这份强大的恐惧。 恍惚于一种庆幸的心情,或许是已然熟悉,根本没有想到……两亿七千万完全爆发,是如此的……让他们庆幸没有与之为敌。 刷拉拉……暗夜白日,一片片恐怖的灵力喷发宛若天象奇景,黄泉之雨四散飞射,冲击波将虚空撕裂为肉眼可见的层层涟漪,那些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竟然被这些涟漪滴滴绞碎,化为数十米的真空地带。 暗夜死神的无形交锋,没有一句话,只有拳拳到肉撕裂暴雨,破碎黑夜。宝象禅师深吸了一口气,死死抓住心脏部位的法衣。 心悸。 他们这一刻忽然觉得,这个人,可以登上王座! 之前,是赌,现在,是确认。 哗啦啦!一声剧烈的爆响,远超之前,虚空中终于出现了身影,徐阳逸一步踏出,上衣长袍几乎全部被绞碎,隐约可见精悍的肌肉。 另一边,啄木鸟尖叫着,羽毛翻飞,两人在海面上南北对持,灵气的余波轰然掀起漫天海啸。风随雨起,蛟龙翻浪,久久才砸落海面,惊涛拍岸。 没有人开口。 刚才一番看不见的交手,他们相互确定,这个对手……不动用底牌是没法解决的。 “已经许久没有同境界生物能伤到本圣君了。”徐阳逸忽然幽幽开口,看了一眼周围呆若木鸡的尊圣:“挡住它,别插手。” “这个对手……你们对付不了。” 那是亚光速。 根本不可能在尊圣身上存在的速度,就算太虚也是渺渺无几。 只有他抓得住对方出手的瞬间。 但是,只是抓得住。 这只小巧的怪物非常敏锐,要杀,就得一击毙命。 这一刻,他好似君王下旨,所有人没有一声劝解,就连甲级势力的代表都没有说一句话,只有遵从。四十九尊圣沉默而默契地分开,将他们围在万米方圆中心。 “道友。”做好防御之后,宝象禅师终于开口道:“切切小心!” 现场一片死寂,杀意却无处不在,汹涌四溢。 徐阳逸沉默了两秒,忽然对着啄木鸟开口:“我们要上去,只要你不啄天,我们相安无事。” “吱吱!!”啄木鸟爆发出尖啸,愤怒的意味不言自明。 “这样啊。”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你很幸运。” “我的底牌,看过的人有死无生。已经……很久,很久没有出现过了。” 所有尊圣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。这是要动真格了,他们难以想象接下来的战斗有多么恐怖。但是他们知道。他们的时间……已经不多了! 就算啄木鸟不去开天,暴雨仍然倾盆,天顶法阵的裂口越来越大!这根绞索还是在他们脖子上,从来没有取下过。 慢性死亡。虽然慢,却无可抵挡。 诺亚方舟一日不落地,一日挂在绞刑架上。 快……更快!这是所有尊圣共同的心声,然而,却不敢在这场尊圣的至高战场喊出声。怕一丝的分神和焦灼,都打乱了奔雷的心神。 “杀生。”就在此刻,一个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震慑虚空,紧接着,一种令人汗毛倒竖的气息充斥苍穹。 残忍,嗜血,不留余地! 却又勇敢,坚毅,无所畏惧! 轰!!随着他这句话,滔天海浪从脚下爆发,整片大海都疯狂颤抖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