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3章:云顶之战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13章:云顶之战(三)

“好强的灵压!”“这……无限逼近三亿!”“古往今来第一人啊……七界第一尊圣名至实归!” 哗啦啦啦!海啸通天,红线带着欢愉的呼声从徐阳逸胸口冲天而起,徐阳逸眼中杀意无限:“别让它出去!” 神识传来,红线马上响应。展开双翼,顷刻之间,乱石崩云,海啸仿佛没有尽头,层峦叠嶂。 幻术的世界,无尽的梦魇。 刷拉拉……层层海啸中,黑雾滔天而起,无数的树枝仿佛最恐怖的噩梦中天魔的触手,极度不详的气息,和杀戮的血腥味铺满全场。啄木鸟不安地吱吱鸣叫了起来,就连所有尊圣,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倒退好几步。 “好强大的领域……”屠苏方荣倒抽一口气,目光闪烁:“完成度相当之高……只差太虚注入规则,这……就是他的底牌?” “非常可怕。领域本身的灵压不强,却带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。”王不法深深看着周围,心跳如鼓:“这是一个为杀戮而生的领域。” 刷! 一圈青黑色的冲击波横刮海面,掀起一片磅礴的涟漪,天光熄灭之后,一片恐怖的寒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。 镜子。 四面八方,全都是一面面寒冰之镜,相互折射,里面徐阳逸的影子无穷无尽,看一眼都会眩晕。 “这是……”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“道祖在上……这是……凤凰?” 然而,领域刚刚出现,所有人全部惊呼出声。却并非是对领域的震撼。 因为,领域之中出现了更加恐怖的东西。 啄木鸟如有灵性,死死盯着周围的寒冰之镜。但是,映照在镜子之中的它,并非啄木鸟! 而是……真凤! 浑身燃烧着涅槃之火,羽毛金红,万条凤翎垂下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恐怖之感。不过,它是闭着眼睛的,呈现出一种睡眠的模样。 这是啄木鸟的真容? 徐阳逸愣了愣,所有人都明白,之前侦测出的十一亿是怎么来的了。那恢弘滂湃的压力,就算是幻影也足以让人心悸。 “没有觉醒?还是没有进化完毕?”徐阳逸转过身,全身金光万道,殖入装甲飞快覆盖全身,咔咔声中外形完全改变。双手如刀,背生双翼,一套可怕的铠甲出现身上。同时,身形缓缓消失。 “不过,你让我确定了一件事……” “你,没有进化的可能了。” 沙……他的身形完全消失。四面八方只剩下死亡的寂静。 针落可闻。 无形的压力无处不在,窒息的杀气如影随形。啄木鸟显然感觉到了这种恐怖,警惕地看向四周。就在此刻,所有冰镜中的徐阳逸缓缓抬起手,朝着中心狠狠一刺。 万刀西来,明明是毫无征兆的攻击,啄木鸟的眼睛陡然睁大,紧接着,疯狂尖叫起来。 “吱吱吱!!”它疯了一样满天空打滚,尊圣们面面相觑。 怎么回事? “刚才……你感觉到灵力了吗?”宝象禅师愕然询问身侧的尊圣,对方也是茫然摇头:“没有……我敢发誓,刚才没有任何灵力波动。奔雷道友没有出招!” 没有出招? 宝象禅师惊讶地看向到处打滚,甚至羽毛都落了一地的啄木鸟,忍不住心头一颤。 这到底怎么回事? 虚空之中,进入拟态的徐阳逸双手长刀交织。眼中一片冰寒。 真实的欺骗。 修行至今,杀生已经磨砺过不知道多少次,从开始单纯的幻境隐藏自己,到现在心随意动。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。 杀生早已从单纯的环境中解脱。不是领域升华,而是他对领域的用法升华。 他在等。 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。等待自己身心合一,确保能打出最强一击的机会。 既然它的真身恐怕无与伦比,那……就根本不给对方觉醒的时机! “吱吱吱!”惨叫密布苍穹,然而对方从未放松过防守。是,它是没有灵智,然而能在洪荒生存下来的,哪一只不是战斗本能已经磨砺到巅峰的怪物? 刷刷刷!一片片羽毛射向四面八方,灵力之强,虚空玻璃一样层层破裂,外面尊圣的防护法阵都轰鸣作响。同时,所有冰镜全部破碎! 徐阳逸不动如山。只是轻轻蹲下了身体。被殖入装甲进化为两节肢体的下肢肌肉完全绷紧,就像瞄准猎物咽喉的利箭,蓄势待发。 “到底,你也只是本能。” “论起战斗智慧,差的太远。” 机会,马上就到了。 真实的欺骗最多五秒,这是个“危机,”但真正的杀手锏,永远藏在“危机”即将消失,黎明前最后的黑暗。 那是心理最松懈的时候。 三秒,四秒……五秒! 就在这一瞬间,徐阳逸动了。 没有丝毫留手,吞噬符箓完全发动,行走虚空! 光耀符箓完全发动,瞬间达到亚光速! 轰!!背后薄如蝉翼的猎杀者之翼完全张开,极速加上灵力的层层叠加,死神的双刀提起,眨眼之间,化为暗夜流光。 啪!这一刻,所有尊圣都看到了铭记永远的一刻。 炸裂的所有冰镜碎片中,无数个徐阳逸齐齐抬起双刀,随后……天外飞仙! 一道道身影似真仙降临,在这片狂风暴雨中掀起惊涛骇浪,这里忽然没有了月亮,没有了暴雨和狂风,也没有宁静孤寂的海面。 这里,只有光。 太快,太迅速!每一道身影都化为唯一的光华,带着欺骗的真实,在天空中刀过留痕。一道纤细而锋锐的划痕出现虚空,仿佛虚空是一片无尽的黑夜幕布,这些刀痕将会把它撕成碎片,露出白日的真容。 “吱吱!”啄木鸟发出惊恐之极的声音,它感知到这些都是假的,但是……太多了!密密麻麻,无穷无尽,数不尽的冰镜碎片中千刃起舞,万界飞仙,一道道人影封锁它所有行进路线。它仿佛看到了…… 神国。 刀的神国,夜的天堂。 刷刷刷!刀光似浪,此起彼伏,上一秒的宁静,这一秒的锋芒挥舞,它声嘶力竭地爆发出一圈圈金色的浪潮,但根本无法打碎这些幻影。每一个都从它身体中穿过,以它为中心,漆黑的雨幕中出现数之不尽的白痕,仿佛剖开了天,斩裂了地。 四面八方已经完全呆滞了,所有尊圣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。他们心中在衡量,衡量自己在对方的领域下能撑过多久。 答案是……顶多一分钟! 这就是接近三亿灵的差距? “呵……”宝象禅师长叹了一声,他想起了当年自己无知无畏,挑战大争之世,一直以为这就是永恒的噩梦,对比起那些天才,自己根本不算什么。但现在看来…… 幸好。 幸好自己没有参加这一次。 这种选手……难怪命定紫薇,简直非人! 啄木鸟已经在无尽飞仙中尖叫不止,就在他们震撼不已的时候,忽然间,天穹打开。 不是真正的打开,而是……他们全都感觉到,徐阳逸的灵力突兀地如同天穹崩塌,亿万星力降临,从九重天际倾泻而下! 沙……无形的寒风吹过,所有尊圣齐齐一缩。这是来自于心灵的恐惧,正对啄木鸟头顶,竟然……雨停了。 毁灭世界的黄泉之水这一刻绕开了啄木鸟,它笼罩在一片比黄泉更恐怖的杀机之中,下一秒,一道宛若创世的光华从头顶落下。 神罚之剑! 轰!!! 光的世界,所有人全部闭上了眼睛,这也是光的神罚,光的秩序,光的歼灭。 或许不是光,但是太过强大的灵力,已经超越光。 那是光耀符箓发挥到极致的亚光速,带着徐阳逸全部灵力斩出的一刀。 哗啦!!尊圣们看不到,但是却能感觉到,脚下的海面瞬间空了。狂暴的冲击波震动苍穹颤抖不已,彻底吞没啄木鸟的尖叫。 咚咚咚……心脏跳动耳畔,数秒后,屠苏方荣才睁开眼,眼前刚刚能视物,他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。紧接着,四面八方惊呼声,抽气声此起彼伏。 十字。 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,密度之大可想而知,然而……此刻却印上了一个方圆百米的十字,深入五米! 周围浪潮汹涌,浊浪滔天,天空中无穷无尽的白痕剖开黑夜,经久不衰。还在为这一击震撼。而十字的中心,啄木鸟浑身是血,躺在其中哀鸣不已。 无人开口。 谁的眼中都是敬畏无限,这一击……真的无限逼近太虚,对方距离太虚,也只不过是规则的领悟而已。 四面八方的幻境已经完全消失,红线飞到徐阳逸肩膀,用翅膀扇着风:“爸爸,它死了吗?” 虽然认出了这是珍贵的罗天幻蝶,此刻却诡异地,所有人没有一丝贪念。不是背叛,是贪念,纯粹的贪念。 居然没有一丝一毫。 这种东西,属于这个人,才是众望所归。 “没有。”徐阳逸拍了拍红线的脑袋,随后猛然一拳轰下:“不过,快了。” 天穹竟然被这可怕的一拳拉扯出肉眼可见的薄膜,那是恐怖的风压被拳头压迫形成。这一拳不知其重,却足以让天地哀嚎。 “结束了。”屠苏方荣摇头苦笑,谁也没想到这么快,他们之前只想快一点,却知道面对这种对手根本快不起来,早就做好了耗上两三个小时的准备。谁能想到,二十分钟……仅仅二十分钟,这只他看起来不可战胜的怪物,就已经被奔雷斩杀。 轰!!拳头和海面接触。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徐阳逸瞳孔倏然睁大。刚刚放松心情的修士齐齐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看着拳头之下。 一股比之前更强的灵力,正在其中缓缓升起。 如同萌芽的生命,脆弱却强大。伴随着灵力,无限火浪轰然冲上拳风,如同实质一样吞噬上去。 刷!一圈银色的光华陡然炸开,无比的神圣。 “这是……领域?”宝象禅师愕然看着海面的十字:“妖物的领域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