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4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14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一)

避无可避,无需再避! 五十道身影剑气苍穹,磅礴的灵力铺天盖地。宝象禅师一声怒喝,双手飞快地打出数个玄奥的法印,一声大喝,灵气冲霄而起,横贯天地的光光柱中,仙雾缭绕,无尽青莲虚空而生,凌风飘摇。 “领域……万佛观日!” 一轮烈日接天而起,就在烈阳之中,一只煌煌巨手,若佛祖开天辟地,携雷霆不当之威,摁灭星辰,轰然拍向啄木鸟。 另一边,阴风老祖一声尖啸,黑云四散,一尊无数骨骸组成的百米骷髅从阴云中拔地而起,三头百手,身披袈裟,若骷髅观音,千手开千莲,千莲盛千宝,千宝放千光,若鬼佛临世,阎王再生,怒吼着抓了过去。 “诸位道友,同心戮力!方舟就在眼前!我等退无可退!” 既然买定离手,唯有破浪! 呜呜呜……一阵笛声传来,一位女性阴尊月下独舞,桃花影落,碧海潮生。花瓣化为无数法宝,横陈天穹。 “吱!!”就在同时,啄木鸟双翼完全展开,狂风乍起,一根根羽毛摇曳了月色,洒落了群星,风吹星如雨,凌空绽放星的华彩。 太虚出手! “妖孽焉敢猖狂!!我等五十尊圣,谁不是七界顶尖?真当你太虚可一人灭五十天骄!?” 怒喝声中,瑞气贯空,宝光泄地,五十片领域带起汹涌狂潮,面对滔天而来的星光羽海,无一人退避,五十尊圣硬拼太虚! 似时间停止,巨响惊天动地,这一刻,光芒失去了颜色,暴雨没有了肆意,无上天道正神结界之上,黄泉滔天,一轮肉眼可见的太阳凌空升起,带着无数圈恐怖的冲击波肆虐天穹。 没有声音,时间都仿佛变缓,所有人影,妖影,都被这璀璨到夺目的光华吞没。四面八方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轰鸣炸裂,成为无数肉眼都看不到的小水珠,然后凌空蒸发。这轮烈日周围竟然形成了绝对真空地带,就连虚空都被蒸发! 轰!!!一圈可怖的冲击波横扫黄泉之海,海面平静,虚空平静,暴雨平静。五十道人影齐齐闷哼一声,从太阳中倒飞而出。 “该死的……”徐阳逸抹了一口嘴边血迹,强压下全身灵气翻涌,有些不听指挥的经脉。眼中终于涌上了焦灼。 打不中…… 这个怪物……进化一次之后完全变成了另一种生物,根本打不中它的身体! 从未遇到过这种太虚!从肯德拉莫,到新路雅德,玛门化身都没有这种情况。无形无相……就像面对苍穹大海,人力枉然。 就在此刻,他的瞳孔骤然一缩。太阳的中心……一片一片漆黑的星光之羽穿透了光芒,刺破了黑夜,竟然在如此可怕的大爆炸中安然无恙,如跗骨之蛆。紧跟着他冲了出来。 锵! 若刀剑齐鸣,就在这些星光飞出的刹那,无数羽毛凌空一转,一道道杀机如影随形,齐齐对准了他! 万剑苍穹。 啄木鸟不会忘记它的耻辱。 下一秒,群星陨落! “杀生!!”徐阳逸一声大喝,灵力全面爆发,黑雾贯空,一根根巨大的树根参天而起,在他面前扭曲为一片方圆数百米的巨大木盾。 扛不住…… 这一瞬间,他就知道了结果。 这一招太过强大,招式变幻若行云流水,羚羊挂角,打击角度天马行空。偏偏他们硬抗太虚一击,灵气还处于翻涌之中,就算符箓都难以发挥全部功效! 这一击……自己会重伤…… 然而,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他忘记了。 他,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 还有无数的人,以他马首是瞻!还有数十位尊圣,愿意压上一切共助紫薇! 轰!!雷声千嶂落,雨色万峰来,星落带起的恐怖风压如同炽热的火浪,点燃了所有尊圣的目光。 “领域……”屠苏方荣只感觉血冲头顶,目呲欲裂,他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。 徐阳逸不能出事…… 压上了一切,赌上了一切,哪怕死,也要保对方踩在自己的尸体上,笑傲王座! 无关忠诚。 利益的纽带,足以让他为了身后的万年家族屠苏家战到最后一刻! 他只感觉全身的灵气从未有流动过这么快过,结印刹那完成,双手猛然朝地面一摁:“万重道门!” 扑!震动还未平复,灵气翻涌强硬动用领域,他一口逆血喷出,这才发现,自己突然早生华发,居然是无意识间燃烧寿元。他却不管不问,眼睛发红地看向徐阳逸所在。 轰隆隆!天穹震撼,万年世家十二道子的领域岂是等闲?一圈灰色的光幕瞬间铺满海面,一道道巨大的门扉四面八方林立而起,似海市蜃楼,层峦叠嶂,死死拦在徐阳逸之前。直面群星之剑。 然而下一秒,第一重道门轰然崩溃! 无法形容的速度。 难以置信的力道。 灵力如山似海,流波将月去,潮水带星来。震慑天穹的巨响之中,羽毛所过,所有道门应声而破。但是,这些许阻拦,为所有人争取到了弥足珍贵的一秒钟! “领域……无相如来!领域……沙吞鹤!领域!千重浪!领域……无我不破!” 轰隆隆隆……倒飞而出的修士根本没有管自己,数十声厉啸中,目光发红地不计代价的爆发。短短一秒,无数符文萦绕徐阳逸体外,一层黄沙轰隆一声将他包做沙球,又一层水幕无形而成。再一层树木根须……呼吸之间,他体外竟然多出了厚达百米的防御,形成一个包容一切的庞大符文之球。 下一秒,天摇地动。 于啄木鸟尖锐的嘶鸣中万剑陨落,群星齐耀。徐阳逸所在之处一圈狂猛的冲击波瞬间炸裂,若宇宙中盛开的不败之花。 轰!! 黑色的冲击波狂风呼啸划过全场,除了已经被防御得严严实实的徐阳逸,其他尊圣同时闷哼一声,好像被铁锤砸中胸口,齐齐一口鲜血喷出,闷哼中再次倒飞百米。但是,谁都没有顾忌自己的伤势,而是目光泛红地看向徐阳逸所在之处。 数秒之后,光华消散。他们瞳孔中终于出现了一片破败的场景,所有领域全部崩溃,虚空哀鸣地回复着。就在中心,杀生领域凝结的木盾布满裂痕,却仍然颤巍巍地挡在那里。 卡啦啦啦……木盾随着一片嗡鸣,化为飞灰。所有人愣了愣,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惊呼。 “这是?”屠苏方荣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我怎么感觉……徐道友的神识在无边膨胀?” “没错……我也感觉到了……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?!” 木盾崩溃之后,徐阳逸明明没有受伤,此刻却血流满面,凝重的神色因为血迹的浸染有些狰狞,眉心之中金光暴涨。 好强…… 诚然,他们的灵力加起来远超对方。但修士的灵力绝非如此简单的统计,灵力的压缩,精炼,这是质的蜕变。这只啄木鸟……灵力已经压缩到了一个极致!甚至……六亿就堪比五王二后! 在恶魔太虚之体被禁止的情况下,这几乎是不可能战胜的对手! “吞噬符箓……光耀符箓……**符箓……”随着他每一次呼喊,眉心,心脏,丹田处,就闪烁起一片迷蒙的光芒。 不浓烈,却让人感到无比的敬畏。 “这是……”所有尊圣不用多说,全都飞到了他的身边,将他牢牢包围在中心。 “给我……一起打开!!”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,三大符箓同时开启,而且是无节制地开启,顿时,浑身金光闪烁,若神祗降世。 金光之下,啄木鸟展开双翼,羽毛震颤,于黄泉之雨中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“吱!!” 随后,它身形快若闪电,飞到了葫芦藤上。 轰!!四面八方海潮翻涌,炽炎和冰雨共舞,它简直就像灭世中的王者,根本无法战胜。即便面对神祗,也巍然不惧。 徐阳逸没有行动,脑海中无数思维飞快分析。符箓一种用途,万种用法,生死之间,往往是各种组合灵光一闪之时。就在剧痛发生的时候,他突然福至心灵的,用吞噬符箓吞噬了自己的感官神经。**符箓强压下翻涌的剧痛。将所有担心化为勇往直前的必胜之心。 没有了五感。 没有了痛楚。 只剩下极致的思维,极端的冷静。缺点就是……一旦出现致命伤,他根本感觉不到。 安乐死。 但面对这种对手,要胜,就得兵行险着! “它堵死了路。”屠苏方荣铁青着脸问道:“道友,怎么做?” 徐阳逸仍然没有说话。 怎么做? 最怕死水一滩,有变化,才有希望。在这个近乎不可能战胜的对手面前,实力毫无作用。要打通这条绝路,他第一选择放弃了实力。 那么,只剩下智慧。 怎样才能利用这一点通过藤蔓? 上,拦路虎盘恒在葫芦藤,断绝了他们所有希望。 下,万兽的狂潮很可能已经爆发,天顶的战斗瞬息半小时,他们……已经没有时间了! 就在此刻。啄木鸟脖子歪了歪。 它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,忽然发出了一声疑惑的“吱吱?”声。 “吱吱。” “吱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