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5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15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二)

所有人都愣住了。 这一瞬间,他们感觉不到啄木鸟的杀意。动作神态可以骗人,但神识无法骗人!一只没有灵智的啄木鸟的神识更不可能骗人! “这……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徐阳逸,他也愣了愣,脑海中无数念头闪过,现在他是强撑着光耀符箓改造脑域,只不过一瞬间,他就得出了答案。 很可能……自己身上有对方亲近的东西。 是什么? “吱吱?!”啄木鸟的声音中,似乎带上了不悦和疑惑,徐阳逸眉头一抬,一咬牙飞了过去。 “不可!”“道友你作甚!”“徐道友!贵体为重!你若出事……我们……我们的一切付出都白费了!!” 无数尊圣大喊出声,但是徐阳逸的神识立刻传来:“你们马上绕过啄木鸟,朝着藤蔓前进!” “我拖住它!这个怪物……传达给我的是一种亲近的神识,或许在刚才的对峙中,它发现了我身上的什么东西。恰好……本圣君身上有很多东西……可能值得它推敲。” 比如……卡俄斯之种! 一旦能爆种,别说啄木鸟……整整四百亿以上的雅威之力,就算娲皇的世界都能毁灭! 别忘了,娲皇可是畏惧于这位混沌之神的。亲口说过不是它的对手,这可是地球参加过两次诸神黄昏的两大雅威之一! 他此刻无比希望啄木鸟是感受到了卡俄斯之种,甚至……能唤醒它。 “不行!”没想到,大部分人立刻拒绝:“太危险了!你不能这么做!”“这只是一只妖兽,太过冒险!” “别废话了!”徐阳逸目光一凛:“你们……就没有想过下面的大军如何了吗?!” “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……兽潮肯定爆发!第一批速度快的尊圣异种……很可能已经和大部队交手!没有了军队,我们……是等死吗!” “进,还有一条生路。退,有死无生!” 没有人再说话了。 是的,他们等不起!这个灭世神话就像最优雅的杀手,步伐从容不迫,挂在他们脖子上的绞索却越来越紧。无可抵御。 “走!!”宝象禅师目光发红:“道友……你千万……千万保重!” 话音未落,二十人悄然直冲蔓藤之上,二十人留在徐阳逸身边。 然而,就在他们刚刚靠近蔓藤的时候,啄木鸟扬天发出一声清鸣,吱吱吱的声音化为无穷涟漪,震散黄泉雨幕,双翼展开,群星爆闪,充满杀意的太虚之力再度浮现。 行不通…… 所有人心中一紧,这个该死的……简直如同绝路上的一把铡刀!冲过去,就是无限未来。但是……根本不可能有人过得去! “吱。”啄木鸟的声音冷了下来,看向徐阳逸的目光中,终于带上了一丝不善。 咚咚……心脏剧烈跳动,徐阳逸死死咬着牙,吞噬符箓,欲望符箓,光耀符箓已经完全调动到顶峰,强压着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猛然冲到啄木鸟面前。从储物戒中随手掏出一个东西。 “是它吗?” 啄木鸟无动于衷。目光直视徐阳逸。 站在死神面前,背心一片冰凉,徐阳逸再次拿出了另一件。 一件又一件,令人诧异的是,徐阳逸的动作很慢,仿佛在谈着交易一般。 “他到底在做什么!”屠苏方荣目呲欲裂,牙齿咬得咯咯响:“该死的……再这么下去……我们下面的人都要死光了!” 暗流汹涌,针尖对麦芒,无人可知,此刻徐阳逸的脑域已经打开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。 他不知道打开了多少,然而,他很早就猜到了啄木鸟看到了什么。 这是娲皇的世界。 啄木鸟要的,一定和娲皇有关。 他身上和娲皇有关的有三个东西。 一个,是记录苏星瑶过往的永恒精金,得于提拉冈底斯虚空金字塔。 另一个,就是卡俄斯之种,这个不用太过奢求。如果真的是它,啄木鸟表现的就不是好奇,而是畏惧。 最后一个……叫做命运编码。 无论如何,只在这三者之间! 迟迟不交出,因为他无法保证交出这些东西,啄木鸟会让开一条路。如果,这是娲皇的游戏,啄木鸟作为一个“npc,”一定会忠实执行它的作用。那就是----啄开天穹! 它,就是灭世神罚的扳机! 这种设定,会因为某样东西而改变? “红线。”徐阳逸飞快开口:“你……做一个幻境。” “爸爸你说。”红线当然知道局势的危急,暂时的平缓,只不过是第一波海啸之后须臾的宁静。当海潮再次堆叠,第二次涌来的时候,那就是毁天灭地的洪水! 徐阳逸思路无比清晰:“用全部力量,做一个最大的幻境!” “要让云层下方都看到,你能不能做到!不……你必须做到!” “我试试。”红线忐忑回答:“但是……” “我相信你!”徐阳逸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做成这个模样……” 一段信息发出,红线目光闪动,数秒后,它认真回答:“好!给我半小时!” 红线咬了咬牙,徐阳逸立刻开口对啄木鸟道:“或许,是这个?” 他拿出了永恒精金。 刷……光华闪耀,在这片黑暗无尽,吞噬一切的雨幕中,如海上生明月。啄木鸟目光瞬间亮了起来。 “吱吱!吱吱!”它好似兴奋无比,庞大的身形闪电一样贴近徐阳逸。巨大的喙距离徐阳逸的身体只有数米之遥。 轰!!狂风肆虐,徐阳逸须发皆扬,泰坦的动弹,星球就会遭殃。他现在就像那颗无辜的星球,如同被巨拳正面击中,五脏六腑都在哀鸣。 然而,他强忍着,死神在身边,地狱就在数米之外完全打开,他此刻什么都感觉不到,只有脑海中无数的思维,瞬间决断。和精湛的演技。 让自己活下去的演技。 和死神表演。 他的痛苦啄木鸟完全无法感受,巨大的头颅带起漫天狂风,轻轻触碰永恒精金,欢呼着,尖叫着。然而,过了数分钟,它眼中带着一丝疑惑,又悄然移开。 “吱吱。”声音冷漠了下来,直勾勾看着徐阳逸。 然而,欢欣如它,并没有看到,就在永恒精金出现的瞬间,红线疯狂地趁着对方神识分散的机会,冲入水底。 对直往下,直达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趴伏在上面,力量全面打开,圈圈的涟漪,幻化出无数生灵,甚至岁月的幻象。 轰隆隆隆……黄泉之水上看不到,却在下方的天幕上,无数符文行走,一片巨大的幻象,正在悄然生成。 无上天道正神结界之上。 嗡……就在此刻,所有尊圣同时一震,储物戒中一块腰牌飞出。上面散发着点点红芒。 “这是……”王不法只感觉全身鸡皮,电流通过,沙哑道:“求援信号……” “下方大军……求援……掌宝使……已经动用虚相宝……局势危急!” 死寂。 死一样的寂静。 前方,这只恐怖至极的啄木鸟拦路,后方,兽潮汹涌,大军已然交手!掌宝使都动用虚相宝了,可想而知局势到了何等危急的时刻! 但是,他们动不了! 所有人都能感觉,因为刚才贸然冲上藤条,啄木鸟的神识一直笼罩在他们身上。虽然它没有灵智,却有极其强烈的直觉。 动一步,就是引动这根刚刚平息下来的,敏锐到极点的神经。 “道友!!”数十道神识瞬间冲入徐阳逸周围,宝象禅师嘶哑开口:“道友……下方……兽潮已经全面爆发!我们的人……和第一批先锋兽潮已然交锋!” “我知道。”徐阳逸直视着前方巨大的啄木鸟,面带微笑,神识坚定如同钢铁:“给我三十分钟。” “三十分钟后……我能结束一切!” “我……已经有办法走上蔓藤了!只要三十分钟!” “徐少宗主……到底在作甚!!”所有神识撤回,阴风老祖嘴唇都有些哆嗦:“我们的时间……真的不多了……不多了啊!” “道祖在上……三十分钟……若道祖应允,无相阴火道供奉您永生永世!!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光华闪烁,山腰之上,一只金色的宝塔绽放万丈光芒,将下方一片大军笼罩其中。 轰!!一声巨响,迎面而来的一只巨爪狠狠拍在宝塔光幕之上,整片光幕一片巨震,宝塔光芒更甚,而宝塔下方,一片浩荡的太虚灵力如山似海,随着大军迁移飞快移动。 “丝丝!!”巨爪被震开,后方数个头颅扬天咆哮,一只火烈鸟张开双翼,吞吐之间烟霞璀璨,下一秒,赤红的火浪卷动天际,就连黄泉之水都燃烧起来。 另一边,一只英招发出暴怒的吼声,身后无数的黄泉之水化为一米大小的水球,穿过火浪,成为暴虐的流星,直砸宝塔! 又一方,数只肥遗挥动巨大的翅膀,风借火势,火助风威,刹那之间,这方天地洒落一场绚烂的流星雨。 “呜呜呜!!”就在它们周围灵光四起之时,大军中旗帜挥动,东南西北四大方向,四圣四灵冲霄而起。张口吐出漫天符文,形成翔云缭绕,这片宏大的流星雨砸在其上,竟然没有半点波澜。 这里距离云顶还有十几万米,就在四圣四灵大阵之下,所有修士已经枕戈待旦,目光死死盯着天穹中,全速朝着云顶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