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6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16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三)

轰隆隆……巨大的震动宛若雷鸣,四周好似地震。整整三万灭仙弩齐齐对准空中。上万武装到牙齿的黑甲铁骑如同无声死神,手握长枪,形成一片钢铁洪流断后。更多的修士念念有词,拼命将灵力输送到中央大阵。就在那里,一位中年男子手托玄黄宝塔,神色无比凝重。 对方相貌很普通,然而浑身洋溢的浓郁太虚之力却说明,不管再普通,他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虚至尊! 掌宝使! 周围三千修士悬浮空中,从他宝塔上蔓延一道道符文,随着修士手中三千青莲,莲上盛开三千法宝,法宝构筑三千大道。这些符文水波一样荡漾入虚空,头顶云雾越来越密集,四圣兽虚影更加伟岸。 “全速挺进!”他的心情无比焦灼,声音却异常平静,有条不紊地指挥道:“太阴/门黑杀军,招炎道屠龙卫,两军戒备!所有乙级宗门,护宗灵宝全部进入启动状态!现在,立刻!!” “是!” 呜呜呜!号角声吹动,一道道纸鹤飞向空中。同时,一个妇女的身影缓缓落在中年男子身旁:“你怎么样?” “还撑得住。”中年男子沙哑开口:“抓紧一切机会,争取最快的速度冲上云顶。” “否则……”他的目光看向下方:“就算我两一起上,也只有化为劫灰的下场。” “别忘了,我们……可不是真正的太虚啊……” 目光所及之处,大军外面已经围绕了上百只率先到达的洪荒异种,灵光与神通如同在半山腰上拉出一片赤红的云彩,拼命想打开他们的法阵。然而这并非最可怕的。在更远的地方……大约五千里左右,那里……只剩下疯狂和暴虐。 漫山遍野的洪荒异兽疯了一样朝着大山重来,放眼望去,仿佛看到连绵不绝的群山活了一样,黑压压数不清有多少。形成看不到尽头的万兽洪流。应龙,白泽,玄龟……一只只只能在神话中听说的名字,带起无边兽潮,根本看不到尽头! 大地在它们的踩踏下已经完全崩溃,暴雨倾盆中,无数异种踩起数百米的泥泞巨浪,声音堪比震天雷霆。就算相隔这么远,恐怖的灵气都让人呼吸不畅。每一次震动都像踩在人的心上。完全不敢想象……这批兽潮到来的时候,将是怎样一副天地倾覆的场景。 它们已经疯了。 现在地面上,积水足足有一尺深,黄泉倾覆,生存的直觉告诉它们,如果不走上最高的地方,只有死路一条! 一男一女没有开口,只是死死盯着远方的兽潮,而按照他们的速度,在最后一万米的时候,他们……会正面交锋! “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路,让这些怪物过去。”妇女直视兽群,沉声道。 “不可能。”男子沙哑开口:“如此多的异种要冲上天际,我们十万大军如何让?怎么让?” 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分裂开,分为数只军队,让开道路。然而这样一来,根本没有同时抵御数只异种的可能。这些疯狂的异种可能管他们的死活? 他们是让开了,却会被无数兽潮踩成肉泥!哪怕对方没有心情吞吃他们也是一样! 没有退路的。 只有全力抵抗,和万兽赛跑,与时间共舞。 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中年男子转头看向木脸女子:“你的任务是监督所有宗门打开护宗灵宝。奔雷少宗主就在云顶,你想让我们所有人上去只剩下几百个么?” 木脸女子嘴唇动了动,最终说道:“十分钟以前,距离我们最近的妖王动了。” 轰!! 天穹一声雷霆,两人之间寂静无声。映照出中男子铁青的面容。 “打开护宗灵宝,谁都可以下令。但是真正出击,却要你我共同的命令。我刚才已经给奔雷大人发去求援信号。”女子张口吐出半方虎符,再不说什么,直视中年男子。 对方深吸了好几口气,心中纷乱如麻。 上面……到底在做什么? 为什么没有人来接应他们?还是局势已经恶劣到了这种地步? 那可是五十位尊圣啊……整整五十位!还有奔雷圣君这种两亿七千万的超级尊圣,这都解决不下来? 忽然,他眉心一动,震撼地看向妇女,上下打量了一眼,倒抽一口凉气:“你……解开了虚相宝?” “你……不想活了吗!” 妇女面无表情:“身为屠苏家人,死为屠苏家鬼,这不是你我的宿命么?何惧之有?” “主家既然认奔雷道友为主,我们但有前赴后继死而后已,哪有畏畏缩缩胆颤惜命的道理。还是说……” 她淡淡看了一眼中年男子:“你怕了?” 轰隆!! 如同雷鸣,他们头顶的云层疯狂颤抖了好几下,三千修士一声闷哼,符文摇晃了好几下,又重新恢复闪耀。 “哈哈哈!”中年男子仰天长笑,低下头来:“怕?可笑!老夫……” 就在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,两人同时愣了愣,猛然抬起头看向空中。 卡卡…… 一种轻微的碎裂声,从暴雨中传出,看似轻微,却直接响彻所有人心底。 一秒。 只是一秒。 一种仿佛死神将至的预感,突兀蔓延了他的心脏。没有原因。没有由头。他的牙齿情不自禁地碰了碰,须发如同触电一样倒立起来。呼吸骤然急促。 “这……”木脸妇女第一次变了颜色,她的身体都浮现出一层鸡皮,打了个寒颤,倒抽一口凉气:“这……是什么感觉……” 刷刷刷!这一刻,所有尊圣,无论身处于大阵哪一个地方,全部抬起了头,震撼而莫名地看向周围。 恐怖已至。 一种无形的,萦绕心灵的绝大恐怖,在倾盆暴雨中无根而生。 那是死神回眸的寒冷。 是宇宙倾覆的绝望。 无法言说,无法形容,彻骨的冰寒,仿佛洪荒打开裂缝,倾泻属于恐怖的情感。 四圣大阵北方,一位带着金色面具,身穿金甲的男子第一次睁开了眼睛,传世世家孟家掌宝使,孟连虎,只是愣了一秒,猛地化为金光冲上天际。 “好可怕的感觉……”他深呼吸了一口,入目之处一片暴雨,夜幕漆黑。什么都没有。 “这是……”一位尊圣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,身体微微发颤,五指飞快想掐诀算卦,却怎么都做不到。 “天道阻碍……”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,张大了嘴,神经质一样轻轻摇着头看向远方:“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……” 嗖!身影破云,升入虚空,第二道,五道,十道,二十道,三十道!不到二十秒,所有尊圣齐齐飞上空中,下方的修士都呆滞了,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 四圣云顶大阵之下,五十尊圣面容无比凝重。孟连虎目光绽放数米金光,穿透大阵,外界一切一清二楚。 就是这一眼,他瞳孔都狠狠一缩,如果说刚才还是心跳加速,现在已经是心若擂鼓!冲到嗓子眼。 停止了…… 万兽狂奔,接天兽潮,竟然于这一刻停止了! 穷奇,毕方,英招,应龙……在漫天暴雨下,这些威名赫赫的洪荒异种和他们一样,茫然无措,惊恐万分地看向四周。身体瑟缩地倒退着,如同狗一样低声嘶鸣。 任何异种,能在这里生存下去,靠的是直觉。它们的直觉远比人类敏锐。 所以,它们最先感受到了……这片无处不在,刻入人心,深入骨髓的大恐怖。 十万生灵,百万猛兽,迎接通天暴雨,仿若站立于通天坟墓之中。 百年老鸮成木魅,山魅食时人森寒。 就在这种死一样的寂静中,卡卡……一种极其轻微的响声弥漫天穹,紧接着越来越响,越来越清晰。所有生物都呆滞了,随后齐齐看向天穹。 天地的尽头,距离他们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,天……开了。 卡卡作响声中,一道道恐怖的裂痕布满天际,下一秒…… 轰!!! 天地震颤,无穷无尽的黄泉之海顺着裂缝疯狂冲下! 天穹倾覆! 无上天道正神结界终于迎来了破碎的那一刻,天地之间终于成为一片瀑布,没有开始,没有结束。黄泉之水天上来,从极远处开始,这片天穹不缓不慢地他先着,这已经不能用万斤,百万斤来形容!这简直是上亿吨的力量轰然砸落大地! 哗啦啦啦! 肉眼可见,滔天洪水掀起千米巨浪,如同食人的猛兽,随着天穹坍塌飞快逼近。就在天的尽头,那里已经是一片土黄色的天地,只不过刹那,一排排的浪头化为灭世的前奏,天地都为之轰鸣。 神罚已至! 世界仿佛寂静了,三秒之后,千里之外的兽潮齐齐回过头来,朝着这座大山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。如果说之前还是试探,还在犹豫要不要硬冲那些看起来很厉害的生物战阵,这一刻,所有疑虑全部消失,只剩下生与死的恐惧。 “吼!!!”震耳欲聋的兽吼冲霄而起,紧接着,万兽狂奔,天穹裂痕在后方追赶,如死神的镰刀,万物为羊犬。黑压压的兽群带着惊恐无比的尖叫,踩动大地震颤,疯了一样朝着大山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