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7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1517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四)

轰隆隆……万兽狂奔的步伐让天地都随之颤抖,一只只发红的眼睛,无数在生死边缘挣扎而疯狂的身形,形成比身后天地银河更恐怖的滔天巨浪,暴雨之下,万千身影踏破洪荒,掀起接天狂潮,海运三山动,江高数尺缰! 死寂。 大山死一样的寂静。 一只只瞳孔中倒映着让人汗毛倒竖的一幕,这个活过来的洪荒……这个因为生死的大恐怖而沸腾的苍穹,让暴雨的世界都失去了声音。数秒后,一位尊圣猛然回过头来,目呲欲裂,全身冷汗淋漓,用尽全力怒喝道:“全军戒备!!!” 这一声,仿佛唤醒了人的神智,所有尊圣身体一抖,顿时,无数的神识闪电一样铺满天空。 “全军全速前进!!”孟连虎目光赤红,面容狰狞若鬼,汗毛倒竖之间声嘶力竭地暴喝:“所有甲级宗门!打开所有护宗灵宝!!” “备战!备战!!启动法阵!罗生天道军全军护卫两翼!!开护山大阵!天生道天生卫断后!!退后者斩!!” 纷乱如麻! 但是这种纷乱中,却像一台巨大的战争机器动了起来,每个人都是其中零件。 呜呜呜!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山巅,随着神识传音,无数旌旗挥动。卡卡卡!前方数千骑在十米妖兽之上的黑甲骑士双枪在手,数千骑一字长蛇,形成阻挡那片死亡海潮的不毁长堤。刷刷刷!后方数万灭仙弩同时架起,数不尽的流光飞上天穹。 一张张对于徐阳逸来说年轻的面孔上,有忐忑,有恐惧,有面对生死之战的恐怖,但是……却没有后退! 背水一战! 这是名为生存的拼搏。 这是只有你死我活,没有你胜我败的逃杀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云顶之上。 相比于下方的炽热,万兽狂奔,天穹翻覆,这里是一片宁静。 死一样的宁静。 就像暴风雨前的大海。在海面下,疯狂的浪潮正在酝酿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。 五十道神识虚空中飞快交流,时间仿佛绷成了钢丝。四十九尊圣灵气翻涌体内,却死死压抑住,目光发红地盯着中央一人一鸟。一旦对方有任何异动,拼死他们也要救下徐阳逸。 刷拉拉……磅礴的妖气正面冲击着徐阳逸,如山似海,足以让任何尊圣胆寒,徐阳逸心跳如鼓,衣袂须发齐齐往后翻飞,几乎成了九十度,却仍然面带笑容。 急不得…… 哪怕现在时间已经开始以秒计算,神灵的铡刀已经压在了脖子上,也绝对急不得。 “是这个吗?”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敌意,**符箓压制住直面太虚的身体反应,拿出不知道何处得到的一把尊圣飞剑,笑着问道。 体内,光耀符箓随时处于开启状态。 轰!! 回应他的,是冲天火焰,面前的啄木鸟从开始的疑惑,亲昵,到现在冰冷地注视着他。这一次,直接以火焰回答。 它已经开始不耐烦了…… 所有尊圣无声踏上一步,手捏法诀,目光在头顶的巨大葫芦和这只拦路虎之间飘摇不定。 “不是吗。”微笑,仍然微笑,徐阳逸点了点头,神识再次伸入储物戒,脸上笑容却倏然一僵。 储物戒里的东西,不多了…… 他修行一向注重自身,外物依靠极少。就算他再怎么放慢速度,储物戒里的东西也差不多了。然而……这根本不够! 额头泌出一层冷汗,再给二十分钟,红线的东西就能刻绘完毕,但是,储物戒剩下的东西最多支撑十分钟!也就是说……剩下的十分钟,是个空窗期,这个空窗期…… 很可能会遭到这只太虚怪物的全面截杀! 就在此刻,他神识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:“爸爸!不好了!” “怎么回事?”他神经立刻绷紧,这是他绝杀的一手,决不能出任何问题! “这,这是黄泉之水的海底!”红线声音带着无比的焦灼和急促:“我的力量被压制了八层!现在根本刻绘不出你要的面积来!” “能有多大!”徐阳逸眼睛都有些发红,急促问道。 “十米……”红线咬牙道:“最多十米!不能更大!” “而且,你的要求是让它像明月一样所有生物都看到,现在不可能做到!我只能做到在下方结界上刻绘下来!就连发光都不行!这些黄泉之水太诡异了!” 徐阳逸狠狠咬了咬牙,拳头都握得卡卡响。 “吱吱!!”下一秒,对面传来一片尖锐的嘶鸣,明显带着极大的怒意,异种没有灵智,却并非不能感受。它认为,这个人类在戏耍它。 它清楚感觉到,这个人类身上有自己需要的东西,但是对方偏偏不拿出来,不得不说,野兽的直觉无比敏锐。 遑论妖兽。 轰!!随着它再不掩饰心中暴虐,这一声嘶鸣掀起万丈海潮,狂风乍起,徐阳逸拼命抵抗住这股泰山压顶的威压,哪怕他曾经见过活着的雅威,此刻也浑身冷汗。 太强了…… 尊圣和太虚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生物。更不要说,这明显不是正常的太虚。 他的迟疑,忐忑,隐藏的紧张,对方回应了同样的情绪。 “咚……”啄木鸟终于在十分钟后,极其不善地抬起爪子,往前迈了一步,附近的海面轰隆作响。四十九尊圣目光爆闪,手中神通就要轰出! “住手!!”徐阳逸的断喝立刻响起所有人神识之中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不能开战……” “我们……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。” “就算是,也不能打!” 他目光隐晦地看向天穹:“一旦被它视为敌人,它拦在这里,我们胜也是傪胜,我们……没有这个时间!” “忍……相信我,我没事。本圣君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去了!” 他脸上再次堆砌笑容,仿佛恍然大悟,立刻在储物戒中搜索了起来,啄木鸟的目光已经阴森无比,死死盯着他。 拖一分钟是一分钟。 “是它吗?”心脏狂跳中,他都不知道拿出了什么东西。然而,这一次迎面而来的,是一道狂猛的火柱! 对方无法忍耐这种挑衅! “吱!!”随着啄木鸟的咆哮,一种无法以眼眸看到的速度,闪电一样刺向徐阳逸。就在同时,徐阳逸的身形骤然一花,两者近乎是同时动作,同时消失虚空。 “你找死!!”屠苏方荣一声大喝,如同吹响的进攻号角,轰隆作响中,脚下万重道门缓缓打开,一只只阴灵的骑兵踏着死亡的长河,携裹着冥府的黑雾轰然冲出。万枪齐举,金戈铁马冲向四面八方。 “三花同现,金莲吐珠!”宝象禅师也是亡魂大冒,长袖一挥之下,整片虚空无根莲生,绽放佛国神光,挥洒苍穹。 无数的海潮,火焰,冰霜,树木……四十九尊圣领域同时打开,疯了一样朝着徐阳逸消失的地方冲去。 他们根本无法捕捉对方的动向,只能采取这种面防御。然而刚刚出现,无数的领域中轰隆声不绝于耳,就像两条看不见的苍龙搏海,狂暴的灵气瞬间炸裂。 轰隆隆! 天光万道,却毫无踪影。就在他们心急如焚之际,忽然之间,徐阳逸的身影终于出现,如同身处暴风眼中,衣袂须发齐齐乱飞,刷拉拉作响。而就在他出现的几乎同一刻,身后啄木鸟庞大的身形同时出现。 似把他包裹在星河之中。 “吱!!”随着一声暴怒的尖鸣,它巨大的喙直接朝徐阳逸天灵盖冲去! 太快了,根本无法反应。两者都达到了亚光速,所有尊圣猛然张开嘴,目呲欲裂,却连声音都堵在了嗓子眼。 但是,预料中血肉横飞的一幕并没有出现。 刷啦啦……一个轻微的声音在空间回荡,淹没于暴雨之中。徐阳逸如同补天那样,胸口急剧喘息,右手高高举起,而手上赫然拿着一页纸。 就在这一页纸出现的瞬间,上面无数金色文字仿佛流光过海,啄木鸟眼睛猛然一亮,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鸣。在徐阳逸身后双翼展开,星穹璀璨。 命运编码! 果然是它! “呵……”徐阳逸满头冷汗,是的,他的速度和这个怪物一样快,但是……灵力不足。 全力启动光耀符箓,他的灵力并不足以支撑,短短三十秒,就已经经脉告急。灵机一动之下,他忽然想起,命运编码……并不是“一件”物品。 它,是一叠。 身后的啄木鸟欢欣鼓舞,他的神识却根本不敢放松一丝一毫,立刻连同红线:“还不行吗!” “不……不行……爸爸,我做不到……”红线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,它知道,爸爸对它说过,这一击,才是真正的定胜负的一击,然而,它却辜负了对方的希望。 “别急!”情况万分紧急,徐阳逸已经低喝了一声:“立刻,你去……艹!!” 他没有说完,因为就在啄木鸟喜悦之情洋溢的嘶鸣之中,它的脖子一伸一缩,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直刺徐阳逸而来。 这不是击杀。 而是对方没有手,想要拿走这个东西,就必须用喙串上。然而这普通的想法,对于尊圣就是灾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