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9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六) - 最强妖孽

第1519章: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(六)

对比整片天幕,这个东西非常渺小,大约只有十米左右。仿佛……是一只灵线构成的蝴蝶魂魄?正在勾勒着什么? 徐阳逸的话语急促,一词一句却非常清楚:“它在构筑的东西非常重要,却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被应该看到的生物看到,所以,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拜托诸位。” “但凭吩咐!”无虚郑重地一拱手,作为无相寺的掌宝使,生于斯,死于斯,他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。 “好。”徐阳逸的声音无比凝重,在他脑海中一字一句地说:“这幅画面构成还有十分钟,无论如何,你们都要让那只无形死神注意到它,看清楚它!这,就是击溃这个死局的唯一方法!” 无虚猛然抬起头,瞳孔收缩,死死看着天穹。身子都在微微颤抖。 “只能这么做?”无虚声音发飘地问道。 徐阳逸的声音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没错,所有人的生死,都在这一念之间。” “拜托了。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,他的声音倏然消失。无虚死死咬着牙,面色变幻不定。 简单么? 很简单,这个要求听起来非常简单。但是,天幕苍茫,外加暴雨倾盆,十米……仅仅十米,其他什么异象都没有,那只无形死神怎么可能看得到! 要让对方看到……只有一个办法。 以身为饵。 将那个可怕的存在,一步一步带到云顶之上。 但是,现在兽潮将至,局面已经惊涛拍岸,如果再加上这只太虚巅峰的洪荒主宰……他简直不敢想象! 许久之后,他才狠狠咬了咬牙,目光中一片决绝:“开阵……亮剑!” “让这些洪荒土著看到三宗联盟的实力!”随着他一声令下,万宝升空,瑞气千条,他大手一挥,全力喝到:“全速前进!不等任何一人!即刻启程!” 呜呜呜!号角声吹动大地,头顶层层云雾缓缓散开,四圣四灵大阵之下刹那间枕戈待旦。外面的异种刚要动手,却全部一声嘶鸣,振翅飞向天空。 千宝同耀,万剑林立,杀意无限。 针尖对麦芒,双方充满杀意的目光在空气中无声交织,仿佛能听见铿锵之声,刀剑齐鸣。 十万大军齐亮剑,但凡谁敢挑衅,都会受到全力反击! 这片无声的僵持中,大军有条不紊地飞快朝着云顶前进。黄泉之雨倾覆之下,每时每刻都有筑基修士惨叫着掉队,然而,他们的宗门,好友,全都只能死死咬着牙,拼命跟上队伍。 无人敢停。 无人能停。 就在大军启动的刹那,无虚悄然传出一道神识,直飞万兽宗。 嗡……虚空微微震荡,乙中宗门万兽宗太上长老,一位魁梧的九尺大汉悄然睁开了眼睛,沉声道:“无虚道友,何事?” “妖仙引……”无虚几乎是从牙缝中说出这几个字来,低声若咆哮:“给本使妖仙引!立刻!” 大汉愕然看向虚空,妖仙引,是所有御兽宗门的底牌,这是一味药的名字,每一个御兽为本的宗门都有自己独特的配方。它没有别的功效,唯一一个…… 就是让妖兽为之疯狂! 这也是所有御兽为本的宗门捕获妖兽的最佳办法。 “你……”大汉沉吟道:“要多少?” “五百吨。”无虚咬牙切齿的声音就算神识中都听得出来,同时,还有一种毅然决然,一种鱼死网破,一种玉碎瓦全。 “你疯了!?”大汉的声音猛然拔高,周围数位元婴立刻恭敬地看过来。他倏然站起,压低声音磨牙道:“五百吨……这里的洪荒异种会发疯的!现在他们已经发狂了!你还想火上浇油?!” 沉默,半秒后,无虚的声音反而平静了下来:“本使不是用在它们身上。” “那你……”才说两个字,大汉的眼睛顿时直了。 不是用在它们身上…… 五百吨的量…… “你……”他倒抽一口凉气,眼睛都红了:“你想害死所有人吗!” 对妖王动手…… 何其胆大包天! “这是奔雷道友的指示!!”无虚的声音突兀拔高:“云顶之上,有一个恐怖的存在!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但是他说过,这是唯一破解的办法!我们投入这么多是为什么?!难道你想死在第一关!?” “你还看不出这一关何其可怕?!别说我们,就算洪荒妖王,也在这灭世天罚下死的不能再死!” 没有说话,大汉脸上五官都在抽筋,嘴唇神经质地颤抖着,疯狂……太疯狂了!奔雷道友到底要做什么?招惹太虚妖王……马上兽潮将至,这……简直是自寻死路! 恐怖忐忑之间的挣扎,足足一分钟,大汉挥手飞出一枚储物戒,低着头磨牙,牙缝中喷出道道冷气,再也不开口。 储物戒虚空一闪,消失无踪,大阵中心,虚无同时睁开了眼睛,眼珠子都在发红。 手中握着一枚储物戒,却已布满冷汗。 他没有开口,抬头看了看周围暴雨苍茫,飞快朝着此处扩散的黄泉银河,嘶哑道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” 低下头时,目光已经一片森然,神识飞快蔓延,沙哑开口:“诸位,上方大人们传话,十分钟内……我们必须引起那只无形妖王的注意,并且……将它引到天顶,别问我为什么,奔雷道友只说了这么做。本使……已经拿来了五百吨妖仙引。” 刷刷刷,神识刚刚接通,所有尊圣目光爆闪,倒抽一口凉气,随后,就是无边死寂。 话很简短,但话中深意却让人不寒而栗。 五百吨妖仙引……面对一只发疯的太虚巅峰妖王……这简直是以身饲虎! 十分钟到达天顶,大军做不到,且不说十万人的调度,速度,更有周围上百妖王。能做到的……只有尊圣! 一步走错,就是身死道消!而且……在太虚的追杀下,别说只剩最后的五千米,一千米都难如登天! “你……确定?”一个声音磨牙响起,带着极度的不甘。 谁都在等待徐阳逸登基之后的甘美,谁想品尝甘美之前的鹤顶红? “我……确定!”无虚牙齿交错,狠狠开口:“本使……会携带十吨妖仙引,哪位道友和本使共襄盛举!” 无人开口。 “你们对宗门的忠心仅此而已?!”无虚一声断喝,灵气翻涌,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算本使一个。” 万年世家掌宝使孟连虎。 他神色平静,神识中感情淡然无波:“也不一定会死,只有五千米,拼尽全力,我等还有活下来的机会。” 随后,若有深意地开口:“若是大难不死,这福报……就算以后什么都不做,也足够了。” “也算本使一个。”话音刚落,一个妇女的声音长叹一声回答。 数秒的沉寂,这里没有傻逼,利益动人心,权衡之后,终于数个声音响了起来。 “也算本尊者一个!”“本尊者愿往。” 无虚算了一下,十位尊圣,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 “来四圣四灵阵中央集合,两分钟后……冲阵!!” 时间过得非常之快,两分钟转瞬即逝。大阵中心,十位阴尊带着视死如归的神色,胸口急剧起伏,目光死死盯着天穹。 四升四灵阵之外,妖气冲天,生死的大恐怖,和面前带刺的刺猬。同样的焦灼,同样的有进无退的心态交织洪荒异种心中,天地不仁,万物为棋。无边的恐怖已经冲破双方临界点,狭路相逢,怯懦者死! 这根引线已经燃到了尽头,随时随地可能爆发! 狂风掠耳,无虚深吸了一口气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开阵。” “大人……”身边的数位元婴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,欲言又止。 一旦打开大阵,这个炸药桶……就彻底炸了! “开阵!!”无虚猛然回头,气可鼓而不可泄,他都不知道,这几分钟过去之后,自己还有没有这个胆量。 “是……”元婴咬了咬牙,用尽全力吹响身后十米号角,战鼓嗡鸣,旌旗怒卷,肃杀之气直冲天际。他目光发红地的一声大喊:“开护山大阵,全军戒备!” “威!”一人唱,万人和,轰轰轰……虚空中一片光芒闪过,无穷符箓沉浮不定,就在下方修士面色紧张,呼吸都静止的目光中,四圣四灵大阵轰鸣打开。 只是一条缝。 然而,从这条缝中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香味,空中,乌云里,隐藏在山头的所有洪荒异种齐齐动了动鼻子,下一秒,眼睛瞬间赤红。 就在山的不远处,一轮悬浮空中的明月忽然动了动。泛起一丝漆黑的瞳孔,却并没有追来。 很美味。 但,还不够。 轰轰轰……缝隙越来越开,香味越来越浓,外面庞大的身影从不安,到骚动,到疯狂,仅仅用了三秒时间。 暴雨中夹杂着肃杀的呼吸,越来越重,终于,一只九婴九头齐鸣,一片片黑色的云雾瞬间蔓延。疯了一样朝着下方抓来。 “吼!!”一只穷奇头上独角闪耀,张口突出一片烈焰,黄泉雨水之剑穿透火海,形成璀璨的灭世流星雨,方圆万里中,火雨四落,场面美如梦幻。 迎接他们的,是铺天盖地,绝无后退,剑锋对剑锋的无穷银光之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