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0章:驱虎吞狼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20章:驱虎吞狼(一)

“杀!!”十万喊杀平地惊雷,这场压抑已久,双方都在忍耐的人兽之战终于完全炸裂,所有修士须发倒竖,无不争先。 “放!!”大正前方,一位元婴圆睁双眼,用尽全力大喝,神识如雷,横贯长空。然而比神识更加恢弘的,是三万灭仙弩齐齐发动!箭如飞蝗,银河倒冲!成千上万的银光拔地而起,掩盖月的新辉,遮蔽星的光芒,远处看去,只能看到一片数万米的银光之带。 扑扑扑!上方的火雨流星和下方的万箭银河瞬间碰撞,虚空中数不尽的微小涟漪泛起,过天星似箭,吐魂月如弓! 在这种生死时速的战争中,一旦交手,就别无保留,无穷无尽的光华闪耀天穹,银河与火焰流星同时湮灭。 “吼!!”大阵之外,空中黑云之中一只巨大的身影扒开黑雾,魔神降世一般张口吐出一颗赤色圆球。迎风见长,瞬间十米,百米! 五秒后,化为一颗两百米方圆的陨落流星!带着满天雷霆直压十万大军! 妖丹! 异种没有什么压箱底法术,它们很强……非常的强,洪荒食物链的顶端。肉身无比强横,但是,面对的是拥有智慧的人类。 密密麻麻的法宝严阵以待,它们难以下手,本来还在犹豫不决,举棋不定。然而这股香味,简直是点燃了整个炸药桶!勾到了它们魂魄上! 这枚妖丹仿佛打响了第一炮,虚空之中,毕方满眼通红,一声决绝的嘶鸣中,胸口鼓起三丈高,一颗金红色的妖丹,带着漫天火焰,燃烧苍穹,紧接着压了下来。 但是,你有吴钩,我有太阿。 事到临头需放胆,狭路相逢勇者胜! 轰!! 磅礴的灵压乱石崩云,惊涛拍案。四圣四灵四个角落,四圣虚影同时咆哮,在妖丹还没有出口之前,数十尊圣的神识已经掌控全军。 有进无退。 唯一战而已! 朱雀圣位,一位阴尊中期的老者目呲欲裂,面对天空百日同耀,太阳穴乱跳,声音嘶哑却有条不紊:“所有乙中宗门!启!护宗灵宝!!” 声若黄钟大吕,数道符印升入空中。与此同时,大阵中心,十位武装到牙齿的尊圣深吸一口气,为首的无虚声音都在颤抖:“准备……” 十位修士齐齐蹲下了身子,如同冲锋的猎豹,无人可见,他们的须发都近乎直了起来。 背如弓,腿如弦,人如箭。 刷……四道灵符炸裂虚空,前方一个宗门内,一位老者目光如炬。灵符升空之时,他毫不犹豫一挥大手:“无极宗!启三尸定魂棺!” “是!!”就在他面前,三千修士半跪于地,身后无数铁链拉着三尊百米棺材。随着一声令下,黑沉阴气如山似海轰然蔓延,齐齐打开。三尊巨大的尸傀,全身贴满符印,被锁链绑在棺材之中,同时睁开了眼睛。 东南方,一道仙鹤虚影冲天而起,翼开如秋月行天,箭去似流星落地。这方天地瞬间笼罩在万丈剑海之中。 三圣门护宗灵宝,三圣鹤灵。 万剑归宗,所有妖丹体外灵气颤抖不定。乙级,已经是七界极高的等级,一个宗门的底牌之一,面对百余尊圣,犹有余力。 若非能做到如此,也不配叫做乙级宗门。 又有一处宗门,随着数千人整齐划一的一声大喝,一柄威严无方的金色长剑,足足百米之高,冲入天际。一位器灵虚影在金光中汇聚半空,化为一位白衣剑客,背上背着七把利剑。不见出手,不见动作。虚空中所有虚化的妖丹外,全部出现七剑斩痕,紧接着轰然碎裂! 乙下宗门七剑宗,护宗灵宝七煞仙剑。 西北方,一位老妪挥手展开一方水墨画,画上瑞气贯空,祥云缭绕,喷薄出万千金光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转瞬即逝一抹肉疼,面目无比狰狞:“以血祭阵!” 噗噗噗!她的宗门中十几道血柱瞬间冲起,没有半点犹豫,画卷光芒更甚,上百颗妖丹的冲击,竟然硬生生被这些护宗灵宝完全挡下!在大阵之外形成一片璀璨的银河,死死顶住上百妖丹! 轰隆隆的巨响响彻天际,七彩银河中每时每刻都在炸裂无数雷霆天火。随着护宗灵宝开启的越来越多,灵气越来越强,数秒之后,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所有颜色交炽为一轮纯白的太阳,带着恐怖的数十圈冲击波炸裂天穹。 没有声音。 双方硬碰硬的杀招,已经大音希声,只能感觉天地都在震颤,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竟然瞬间从这里全部吹走,形成一片恐怖的真空地带。 所有生物都闭上了眼睛,太强烈,太灿烂,太恢弘。这已经超越了修士接受的极限。但就在此刻,大阵中心十位尊圣身化流光,一往无前! 冲!! “吼!!”大阵之外,百余声惊怒的吼叫响彻天穹,所有妖丹全部被震回,光华暗淡。洪荒异种到底还是习惯了单打独斗,在十万大军同心戮力之下,根本无法打进! 光芒转瞬即逝,睁开眼后,它们竟然没有继续出手,而是惊恐不定地看着下方的修士。 从下方的点心身上,它们感觉到了一种……众志成城,万众一心的景象。 糜鹿成群,虎豹避之。飞鸟成列,鹰鹫不击! 就在此刻! 一股远超之前的香味直冲云霄!味道之浓郁,让它们马上放下了这种想法,呼吸猛然急促,上百只眼睛死死盯着周围景色。光芒散去,云烟不散。将它们围绕成一片玉带云河,就在它们刚看过去的瞬间,扑扑!十道身影追星赶月,眨眼间就冲破云河,带着丝丝缕缕的云雾烟丝疾冲天际。 只愣了一秒。 沉醉于这片浓郁的香气,所有异种齐齐深呼吸了一口,下一秒睁开眼时,眼中所有理智全部消失,目光血红盯住苍穹。 “吼!!”穷奇疯狂的一声咆哮,双翼一震,眼中只有前方的一片白雾。就在它身后,化蛇,比翼鸟,天狗……数不清能飞翔的异种,带着亡命的狂叫,全身灵力倾巢而出,疯了一样朝着上方冲去! “杀!!!”怎么能让它们追上?大阵之内,数十位尊圣齐齐发动神识,灵气如潮,宝光若霞,弩发若碧涛吞日,矢飞超电掣风驰。死死将这一百多只异种拦在下方,不越雷池一步。 “吱吱吱!!”他们的行动简直可谓触动龙鳞,无数的异种眼珠子都绿了。现在它们那里还有心情“照顾”这十万大军?妖仙引对于他们生命中本能的激发已经达到了极致!无人不想冲破这道阻拦,追上前面那几只小点心。 渴望,暴怒,杀意,暴怒,就算透过光幕都感觉得一清二楚。阵内阵外,一线相隔,然而就在此刻,最前方的修士愣了愣,嘴唇都在颤抖:“大,大人……” 不等他说完,身后狂风吹来,压阵的尊圣已经猛然冲到面前,一把掀开人潮,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。 “怎会如此……”呆滞,随后,身体都开始发抖,那是从骨头里蔓延的冰寒。数秒后,他猛然回头,用尽全力大喝道:“全军最高等级警备!!全军警备!全军警备!!” 就在前方,一片黑云,无穷无尽,带着被死亡驱逐的恐惧疯狂地冲了过来。 嘶吼贯穿夜的深邃。羽翼划破黄泉的死寂,似地狱大门洞开,百鬼夜行,第二批兽潮……已然来到! “得得得……”不知道是哪位金丹,牙齿碰的嘚嘚作响。四面八方,一只只赤红,森绿,苍白的眼睛如同无声的死神,黑夜眺望。随着轰隆隆雷霆闪烁,电龙游走,映照出其中小山一样大的身躯,和后方连绵不断,死神镰刀一样的黄泉瀑布。 至少四五百……令人窒息的数目。 “守……守住。”前方的尊圣声音都有些许发抖,猛然回头大喝出声:“死守阵线!!全军后退!!!” “全速前往云顶!阵型决不能散!所有……” 回应他的,是刹那间的无声。 大音希声,这一刻声音都被抹消,贪欲彻底撕烂理智的战线,四百多洪荒异种同时出手,伴随着疯狂的,拦我者死的咆哮,数百道神通轰然落在四升四灵阵之上,一圈七彩绚烂的冲击波涟漪一样从半山腰上冲出,瞬间掠过数万米。 轰!! 大阵发出一片连绵不断的哀鸣,大地十级地震一样颤抖不已。所有呼喊都被这片恐怖的震荡淹没。无数修士怒喝着,拼尽全力抵抗着。一张张咆哮的嘴,一面面狰狞的面容,一根根跳动在额角的青筋,所有尊圣拼尽全力,将自己的神识传达到四面八方。 轰……轰轰轰!连续十二层冲击波乍现,将这座大山化为黑夜圣山,光明之顶。数百声咆哮震慑暴雨。然而,在光华停止之后,这面大阵居然颤颤巍巍地再次明亮起来。 没破! 大阵没破! 大阵之下,起码数千人吐血,上万人歪歪斜斜,然而,所有人都拼尽全力,疯狂往大阵中灌输灵力,面色赤红,胸口拉风箱一样起伏。四百多洪荒异种联手一击,已然超越太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