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1章:驱虎吞狼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21章:驱虎吞狼(二)

狂猛的冲击波吹得大阵内人人不稳。然而,根本不等他们休息,已经趋于疯狂的兽潮第二波攻击转瞬即至。一道道天赋神通在异种体外凝结,不过刹那,周围已经形成一片绚烂的神通之海。 粗糙。 但是却带着一力破十会的强大。 “启阵!!挡住!”“站起来!你们想死吗!”“拼尽全力!挡住下一击!所有修士开护宗灵宝!” 此起彼伏的大喝鞭子一样敲打着所有人,就在此刻,一个惊恐万分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大人……大人!” “白虎阵脚……出现裂痕了……” 刹那间的死寂。 所有尊圣的脸上都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,他们忽然发现,对于生死恐怖带来的危机,他们就算对洪荒异种已经足够高估,但还是不够。 那可是神话中的怪物啊……是霸占了几个纪元,一直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活过来的洪荒主宰啊…… “不管如何!就算拿命去填!也顶住这一波!”天剑山庄一位长老目呲欲裂地大喊道:“决不能被它们打散!顶住这一波,我们尚有一战之力!” “要多久?”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,一个冰冷声音出现神识。他根本没想,立刻回答:“二十秒!” “我们之前的预估有误!但现在只要二十秒!老夫……”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天穹:“会让它们看看,什么是三宗联盟!” 话音刚落,他突兀愣了愣,这是谁?然而,还不等他反应过来,十万修士之中,一片红色的云层喷涌而出,最前方数只异种愣了愣,紧接着就散发出痛极的咆哮。 如烟,如霞,却带着嗜血的疯狂。红云若雨,雨过命陨。卷过之后,一只百米大小的异种赫然化为皮包骨头,无声无息陨落大地。 所有人都愣了愣,就在这一瞬间,一片嗡鸣的振翅声,红云赫然化为无数蝙蝠,龙卷风一样铺散虚空,一道声音从云中发出,无比冷冽:“你们的血……还真是难吃得让人呕吐啊……” 刷啦啦啦! 虚空中倒映出数千穿着黑色长袍,面容苍白的高阶血族傲立虚空,眼中闪烁着不正常的红光,庞大的灵气铺天盖地。 为首的是一位女性血族,此刻目光中红芒毕露,犬牙已经伸到了嘴唇之外,数千血族捕食的猛兽一样趴在地上。女性血族舔了舔嘴唇,毫无惧色地看着四面八方如山黑影:“能让七界顶级势力出手,你们真的应该庆幸。” 甲级势力,源血界长生卫!血祖亲卫! 轰!! 还不等他们说完,十万修士齐齐分开,若摩西分水,数千妖兽扬天咆哮,一排黑色洪流一样的钢铁卫队踏云而起,看不到面容,只能看到手中长枪血光闪烁。面对如山似海的尊圣,战意冲霄。 整齐划一,杀气凛冽。宛若出鞘利剑。 沙……为首一位铁骑抬起右手长枪,桀骜不群地在面前一扫,声音沙哑:“甲级势力,万年不易,传世世家孟家铁虎连城军。谁来送死?” “威!!”身后数千人如一人,声震苍穹,夜战八方风雨。 “当年为孟家打下铁桶江山的顶级军队?!”所有尊圣的目光同时一亮,是啊……他们还有甲级势力啊!这可都是一个王朝的禁卫军!有何可惧?! “立刻修补阵脚!”一道道命令立刻抓紧一切时间飞快传递。 然而,这并没有结束。 三宗联盟能在七界这个顶尖舞台取得一席之地,实力哪怕比不上万蛇殿,也是非同小可! “当……”随着一声钵盂,一片整齐的“阿弥陀佛”之声,三千肤色金黄的和尚脚踏翔云飞升空中,面容古井无波,对面就是杀戮和贪婪,他们却无喜无悲,无畏无惧。 甲级势力,万年不易,传世世家无相寺三千无相铜人阵。 一片阴风缭绕,若鬼魅出世,须臾之间,数千幽灵一样的身影,手持招魂幡,左手招魂铃,和其他几只大军连成一线堤坝,死守十万大军。 甲级势力,无相阴火道六千阴鬼。 一道道流光,越来越多,不过一分钟,所有三宗联盟的甲级势力全部出手,代表七界顶峰,代表万年世家荣耀与辉煌,大多数只能在传说中听到的杀戮机器,于黄泉大海中亮出真容。 猛虎对蛟龙。 苍鹰对天蛇! 磅礴的杀意紫气干星,对峙之中二十秒转瞬即逝,刚刚暗淡一点的大阵再次爆发璀璨光芒,同一时间,上百护宗灵宝完全解封。 天光灿烂,宝炼横空。 一尊如来虚影笼罩万里,又一轮六臂阿修罗飞入空中,还有一方剑匣,爆射出亿万寒芒。刹那之间,这片天际宝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,怒撞玉斗翻晴雪,勇踏金轮起疾雷。在半山腰形成一片宝光的长河,不败的长城! “区区扁毛畜生,也敢欺负到三宗联盟身上!”“呵呵,本宗护宗灵宝数万年未饮血,今日倒在你们身上开了杀戒。”“老夫倒是好奇,你们可曾斗得过解封至宝!” 狭路相逢勇者胜!既然三宗联盟所有宗门已经打开自己的底牌,怎能罢手? 杀戒已开,那就杀个山河变色,日月无光! 双方灼热的呼吸让这片暴雨的杀夜都为之沸腾,人与兽的目光遥遥相对。三秒,五秒,十秒之后,随着双方不约而同,震撼天际的咆哮,人类与异种,终于在这片洪荒大地上展开了生与死的决战。 “吼!!”百兽狂奔,蹈天撼地。迎接他们的是震慑天穹的“杀!”声,威震四野。 轰!!血光,灵光,顿时化为一片海潮,光明之顶炸裂火树银花。分不清是人与兽,还是兽与人,每时每刻,都有大片的鲜血随暴雨而下,没入土中,沦为黄泉。 “该死!!”最前方,十位身负重任的修士听到下面喊杀声震天而起,恐怖的灵力掀起万丈海潮,每个人都面容狰狞。 然而,他们没有往后看一眼。 明知道身后已经血流成河,却不行。他们怕,怕这一眼让自己憋着的这口气松掉,怕这一眼让自己心生怯意。 “怎么样?!动了没有!”用大喝来掩饰内心的怯懦,无虚用尽全力喊道。 “没有!”九位尊圣警惕地看着四面八方,然而,月亮还是月亮,它就在山的那边,优雅地看着这天地间的血肉磨盘。 “怎么会这样?”无虚死死咬了咬牙,现在距离那片云顶符箓只有两千米,对方的图录基本成型,模糊看不清楚,然而,那只无形死神一动不动! “难道是不够?”妇女掌宝使灵光一动,高呼道:“谁还有妖仙引?!” “我!”无虚眼睛发红,心中五味杂陈。作为掌宝使,他是最不容易死的,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发挥出片刻的太虚之力。他不想死,但现在知道,他不能不去做这个饵! “保护好我。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心态放平,猛然一把捏碎了储物戒。 五百吨妖仙引,他们每人只用了十吨,他身上……还有整整四百吨! 这是为了不让冲出来的时候受到太多阻碍,也为自己留下一丝活命的希望,然而,现在再无保留。 时也,命也,势也,运也。 刷拉拉!一片迷蒙的白雾笼罩全身,属于妖仙引的独特气味之浓郁,让这片空间都呼吸不畅起来。也就在这时候,一直饶有兴趣的“月亮,”忽然间竖瞳缩成了针状。下一秒,一股恐怖到根本无法想象的灵压,轰然散布天穹。 来了。 十位尊圣,心跳仿佛停滞了。就像暴风雨中的枯叶,身形稳定都做不到! “啊啊啊啊啊!!!”所有人爆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,生死间的大恐怖彻底绷断了名为理智的神经,他们全部燃烧寿元,疯狂往上冲去。 “保护老夫!!”无虚声音都嘶哑了,死死盯着天穹之上,就在那里,红线正在勾勒着最后一笔。 他模糊看清了,那仿佛是条蛇。 “吼!!!”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陡然响彻这方天地,这个声音是如此的浩大,简直是超越一切的唯一之声。它又是如此的威严,似黄钟大吕,天际倾覆。 嗖! 一片狂风刮过耳际,根本不等他们看清楚,一股浩大的灵力乘云而来,仿佛在侧面打开了鬼门关,他们的衣服须发倏然被被吹得飘起,那轮明月以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,转眼间就出现在他们右方! “你走!!”就在这种让人绝望的速度中,妇女一声长啸,竟然朝着那轮巨大的明月飞了过去。 就在飞行的过程中,她伸手一抹,虚空绽放一条翠绿色的裂痕,一柄形状古朴,完全由树木构成的长剑出现在手中。抓住的一瞬间,她的面容竟然越来越年轻,最后成为豆蔻年华少女的模样。 “虚相宝,长生剑。”衣袂飘飘,她长剑斜指明月,巨大的灵压和恐惧让她身躯都微微颤抖,但仍然咬牙开口:“曼陀罗破天仙宗,掌宝使庚九拜见!” 倏…… 明月停住了。 仿佛在诧异,有这样一个尊圣对它举剑。但是并没有犹豫,因为前方剧烈的香味,已经挑动了它每一根神经。 “轮回……幻梦……”虚空中,陡然挂起一阵狂风,仿佛无形之手抓来,一个模糊的音节震荡四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