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:金丹出手(六) - 最强妖孽

第152章:金丹出手(六)

“谁。”天载真人的声音响起,带着深深的不悦。真人之间,这种场合,无数人眼皮子底下,谁丢得起这个脸? “回各位道友。”极少说话的古松真人缓缓开了口:“本真人为了保证各位安全,只是以防万一,为各位族长,和一些重要人士做了保护。此术名曰替影,可代对方免死一次……” “道友是说……免‘死?’”暗香老祖的声音,听不出任何情绪响了起来。 “然也。”古松真人笑道:“只会抵挡必死,或者日后必定会死的神通。不过,本真人并未操纵,全然不知此次攻击从何而来。” 浮云真人暗自松了一口气。却发现自己竟然数十年未有过的出了冷汗。 一紧一松……古松真人告诫了他一番,然后,又推说不知道。果然,他也并没有和自己翻脸的必要。 但是,下一句话,让他目光霍然闪烁! “不过……攻击的对象是徐小友,不如问问他?”古松真人似笑非笑的声音道:“本真人也想知道,是谁,对今日如此重要的人出手?如此不愿见到丹道重现?” 做到这一步,他已经算仁至义尽了,利益动人心,徐阳逸那一日,对他说的那一句话,实在让他无法不接受。他自然知道是谁出的手,但是,徐阳逸是不可能知道的,由他推说过去,走过这个过场算了。 浮云真人的目光,带着无比的阴冷,眯着眼睛看向徐阳逸。忽然,他发觉,自己心中,竟然有些……紧张? 紧张?他再次确定了一次,没错,就是紧张! 自己……金丹之尊,竟然在一个练气修士身上感觉到了紧张? “他……”张嘴说了一句话,他感觉嘴唇微微有些发干:“他……发现了我?” 在影蛇来袭的一刹那,他很清楚,徐阳逸是看到了的! 万众瞩目。 此刻的徐阳逸,仍旧是风度翩翩,他拱了拱手,几乎能感觉到身上那上百道灵识! 迎着所有人的目光,他恭敬地,按照一个练气期修士的身份那样,鞠了一躬:“是浮云老祖。” 没有一丝丝犹豫。 没有一点点顾虑! “刷刷刷!”全场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集中到了浮云真人的阁楼上! “小辈!!!”怒火,从浮云心中猛然暴起!他从未想过,此刻自己会如此愤怒! 他怎敢!怎敢!! 怎敢不顾自己真人之威!怎敢不顾自己身上的黑杀令! 自己……在全华夏所有金丹面前,被一个练气修士卖了! “污本真人清名!谁给你的狗胆!” “轰!”天空中,风云色变,徐阳逸头顶,忽然出现一扇古旧的青铜门,门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裂开,一柄浑身闪耀着恐怖灵气的巨剑,立刻插下! 不将此人钉死现场,难解他心头之恨!今日之辱! 没有人敢说他,但是那种目光,让他比凌迟更难受! “本真人……赐你一死!”阁楼中,他的眼角微微跳动,毫不犹豫地,用满是青筋的手死死往下一案:“春秋正法!!” “啪!!!”剑,是人看不清的速度。地上,两只影手,同样是看不清的速度!死死握住了那柄剑。 “浊影互欢。”“轰!”古松真人的阁楼轰然打开,一位穿着长袍,挽着道髻,捧着一柄浮尘的老人,只是眨眼间,就站到了场中。 “这是……”下方,无数人倒抽一口凉气。 那个名字,就在嘴边,却因为过度激动,说不出口。 他很苍老,鸡皮鹤发。眉毛都快有一尺长,白须及腰,整个人看上去仙风道骨,但是浑身那恐怖的灵压,却不敢有一人小觑! 尤其……他的七窍,袖袍之中中,黑芒闪现,仿佛一个暗影地狱! 金丹真身! “刷……刷……刷……”一个人半跪于地,两个人半跪于地……刹那之间,下方所有人,全部半跪于地,随后,呼声如雷:“参见古松老祖!!!” 他,就是西北王,流光囚影,古松真人! 古松身上的袖袍,无风自动,深深地看了一眼貌似恭敬的徐阳逸。 “别人如何,本真人不知……”他有些浑浊的眼中,一抹精芒闪过:“但是你这一跪,绝非心甘情愿……” “连浮云道友都敢卖,本真人真不知……你还有何不敢!” “羽林卫中,何时出了这样敢打敢拼的后辈?老夫竟然不知?” 这些想法,深藏心底,他再次看了一眼徐阳逸的身影,如此渺小,却被他仔细记在了心中,就在他要转头的时候,他忽然看到,对方放在地上的手,用的是一个很古怪的手势。 六根指头…… 同时,对方嘴唇无声地动了动,目光极为隐晦地看了自己一眼,正好,两人目光相对。 “六/四分账?”这一刻,古松真人的七窍中,黑影陡然暴涨,随后,旁若无人地压下心中的所有感情。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更不需要考虑。他的目光,冷冷地看了浮云一眼,如此大的代价……既然如此,浮云道友,今日,便委屈委屈你了…… 用力一捏,两只形同实质的影手,和那把利剑,轰然崩溃。 “道友。”浮云修士的话语中,已经带着浓厚的警告:“你这是何意?” 古松真人还未开口,忽然之间,梁九功的阁楼,悄无声息地打开! 一个穿着清朝官服的人影,轻轻一踏脚,来到了半空,他浑身都笼罩在一层绿色幽火之中,根本看不清模样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踏在空中,如同踏在有形的阶梯上,径直走到了单膝跪地的徐阳逸面前,轻轻拈起了徐阳逸不知何时掏出的一个玉瓶。 里面,装有三枚臣丹! “如果各位前辈不相信,可以探查功法痕迹,如果有这种神通的话,是从天花板上衍生。”他看似诚恳地说道:“为答谢前辈救晚辈一命,晚辈愿意献出友人赠予晚辈的三颗臣丹。” 梁九功似乎也愣了愣,徐阳逸能够感觉到,一股阴冷的灵识,在自己身上徘徊了很久。片刻后,梁真人若有深意地干笑了两声:“若是……本真人与那位浮云老祖斗上一场,这三枚,可否赠予本真人?” 所有人,此刻都愣了! 二桃杀三士! 虽然不同,但是异曲同工! 徐阳逸低下的头,眼中已经杀意盈盈! 他,此刻拿出这三枚丹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! 他现在,根本动不了浮云老祖,然而,他动不了,却不代表别人动不了! 这瓶丹的意思,现场谁都明白了这个半跪于地的练气修士,恭敬的外表下那颗桀骜的心。他要报这个仇。但是,让所有人吐血的是,徐阳逸开口道:“或许是晚辈看错了。” “桀桀桀……”梁真人的笑声如同夜枭,一尊十数米高大的白骨夜叉在他身后刹那成型,他看也不看地往后一挥手:“那便错了吧。” “轰!”一只巨大的骨手,带着无边死气!足足有七八米大小!凭空凝实!实打实地拍向浮云老祖的阁楼!就连空中都被拉出数丈长的虚空裂缝! “尔敢!!!”浮云老祖一声怒喝,已经心如血滴! 太丢人了…… 今天,在这里,为了一个练气修士,一位不注名的金丹老祖,竟然对自己动手! 高高在上的自己,被一只小小的蝼蚁咬得痛不欲生! “爆!”怒击攻心,同样,在他阁楼面前,一扇古旧铜门打开,一只白色灵气巨手,和那只白骨巨手猛地拍在了一起! “轰!”一圈肉眼可见的白绿色波纹,陡然炸开! 金丹修士,第二次硬碰硬! 皆是因为一人! 天载,此刻,同样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,却什么都没说,只是一挥手,所有爆散的灵力,全部被隔绝在了半空。 “放肆……放肆!”浮云老祖的声音,终于第一次拔高了,心中的怒火,屈辱几可焚天!他冷声道:“梁真人,你确定你要为了这只区区蝼蚁一句话,便与本真人动手?” 这句话最后一个音节,陡然拔高,因为,就在同时,四周的影子,有光的地方,下方的任何影子,竟然在不知不觉中,汇聚成无数散发着黑色灵气的武器!锋芒全部对准了他! 全场,针落可闻! 还有金丹老祖对浮云真人动手! “古松!!”太过激烈的怒火,让浮云真人敬称都没有喊,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一旁负手不语的古松真人:“你这是如何!” 八二分账…… 古松真人微微一笑,浑身黑雾缭绕,如同黑夜中的巨人,没有任何回答,只剩下胸腔中跳动着灵石的声音,左手轻轻一捏:“万影天诛。” “刷刷刷!”四面八方的无数影子武器,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带着无比刺耳的声音,全部对准中央的浮云楼阁冲去! 滴水不漏! “你大胆!!!”浮云真人怒吼震动全场,紧接着,一尊高达三十余米的巨大金色佛像在他的阁楼外轰然闪现! “这是……不动明王?”黑山真人房间,那只巨大的眼睛闭了起来:“浮云老鬼,被逼出了真火啊……” “不动明王咒……”随着浮云真人一句话,现场的时间,包括呼吸,心跳,都仿佛慢了起来,刚才迅速无比的各种武器,尽皆缓速了一拍。 阁楼中,浮云老祖眼睛都有些发红! 区区蝼蚁……区区蝼蚁!! 竟敢挑起金丹争斗! 为什么?为什么古松会针对自己! 但是,他根本没时间多想。阁楼外,金色佛像双手合十,无数道金色光圈,从合十之处水银泻地一般飞散而出! 仿佛……合十的地方,是一个巨大的白洞,在往外拼命喷洒着星辰! “不动明王咒,灭六欲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