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2章:驱虎吞狼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22章:驱虎吞狼(三)

四面八方虚空疯狂压迫,飞快变幻,庚九仿佛看到了万世轮回,看到了春江明月,看到了碧海潮生。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。她的神色已经迷离起来,头顶上的尊圣和掌宝使好像在大喊什么,不过不重要了,她的心变得宁静,甚至在这种生死战斗中露出了微笑,伸手抚摸向周围天光。 “走!!”她头顶两千米处,无虚咬着嘴唇狠狠回过头。没有希望的……和这种等级的怪物作战怎么可能有希望?庚九最多拖延一点时间而已,他们能做的,就是珍惜这个机会,拼命冲到头顶图录之处。 无人反对,这只怪物带来的压力太大了,九道流光直冲天际。而就在同时,他们下方骤然绽放一片绿色光华。 轰!! 绿光如同惊涛拍岸,四面八方的幻境居然层层碎裂。光华之中,庚九仿佛凌波仙子,衣袂飘飞,一股同为太虚的灵气狂猛地从体内爆发。 掌宝使太虚化! 虚空中的月轮微微愣了愣,它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能做到这个程度。同为太虚境界,它不想和这个生物纠缠。 上方的气味……真是浓郁得让自己心动啊…… “吱!!”一声尖鸣,四面八方黄泉之雨齐齐一震,似时间停顿,南华蝶母庞大的妖体轰然朝着头顶冲去,但就在同时,庚九一声大喝,长生剑上竟然长出无数树根,舞做狂龙出海,瞬息之间,居然将方圆万里形成一个巨大的蔓藤空心圆球。 刷拉拉……落霞与白云齐飞,秋水共天地一色,长生剑于光芒之中闪耀万丈青光,落入一只白玉般的手中。衣袂轻舞,黑发飞扬,皮肤下涌现万道金色符文,若谪仙降临。 “想走?”剑尖直指南华蝶母头颅,然而握着长生剑的手,都轻微颤抖不已,绽放道道青筋。 尊圣时期只感觉对方可怕,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,就是可怕二字。但到了太虚,那种清晰的压力排山倒海一样重来,才知道对方是怎样可怕的存在。 那是大洋兴叹的磅礴与伟岸。哪怕她暂时达到了太虚,也难以望其项背。 高山仰止。 “那就先过了本使这关!!”用尽全力,以大喝驱散心中恐惧,身形灵鹤冲霄,拔云而起,树木横陈中一花开,百花开,千万花开摇曳世界,她手一抹长剑:“领域……万象生花!” “啾!”一声清啼,圆球中心陡然刮起一片浩瀚的台风,青鸾虚影乘风而起,风烟俱净,江山共色,卷动狂风如刃,落花如刀。无穷清影同风而过,三千光华爆闪,成为黑夜中恐怖的太阳,也是唯一的太阳。 青阳普照,矗立于光明之顶。这一击,她已经于恐惧之间斩出了自己最高的水准。 木为死亡之风,花做灭绝之剑。 就在此刻,那轮明月转了过来。 就这么平静的,淡然的,不带一丝烟火,如同看表演一样看着这片落叶飞花的绚烂风暴。在风暴靠近它的瞬间,时间仿佛停顿了一秒,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虚空中发出:“锦……瑟……迷影……” 就在四个字落下的刹那,八荒六合所有树枝蔓藤同时崩溃,如同利剑一样插入庚九的身体。庚九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,眨眼之间,元神崩溃! 轰!! 巨大的彼岸花瞬间盛开天地,刚才的青阳升空好似笑话,没有一点点预兆,生与死两者衔接是如此自然。层层叠叠的花瓣片片舒展,如漫海青云,似垂天之羽。一层又一层吐露陨落的芳华,美轮美奂。 “该死!!”上方的无虚等人眼睛一红,头皮过电。他们绝对没有想到,一位掌宝使太虚化之后,居然连一招都接不下,直接抹杀! “太强了……”无虚眼睛都红了,从庚九出手到死亡,似慢实快,实则不过五秒而已,而他们距离天顶图录只有最后一百米。 什么都听不到了。 什么都看不到了。 用尽一切,拼尽全力往前冲,他感觉双腿都不属于自己,灵气沸腾了一样在血管中咆哮,面容急剧衰老,那是寿元燃烧过分的表象。然而,眼中只剩下了那十米大的天顶。 就在同时,一声巨响,好似天穹逆流,无虚的须发衣袍齐齐直飞向上,他扭曲的面容忽然凝固了。 头顶之上,暴雨之中,一轮明月死神一样凝视着他。 灵压无处不在,杀意如影随形,他忽然感觉,自己就像一只兔子站在史前巨兽的面前。四面八方恐怖的灵压几乎让他窒息。 “哈……”他捂着胸口,瑟缩着仿佛要半跪下来。这一瞬间,什么想法都消失了,只剩下恐惧,单纯的恐惧。 因恐惧而惶恐,因惶恐而膜拜。 自己……要死了吗? 他咚一声跪倒虚空,然而就在此刻!一声厉喝如惊雷闪电,猛然刺破他混沌的神智。 “冲!!”“道友还等着作甚!!”“十万性命,五王王座!难道要交付在你身上!?”“别让我等失望……杀!!” 霹雳灌耳,他浑身一抖,眼中绽放一点精光。拼尽全力,毫无意义地咆哮着,身躯舞做傀儡,疯狂冲向最后的百米。 “啊啊啊啊啊!!!” 他没有看到,就在这一瞬间,孟连虎和三位阴尊仰天长啸,义无反顾地朝着明月冲去。 有时候,明知自己不愿做。心中逆血却直冲头顶。 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这并非徐阳逸的专利。修士的一生,总有许多自己都想不到的选择。绚烂如夏花,璀璨若秋叶。 “虚相宝……镇灵扇!开!!”孟连虎目光赤红,声嘶力竭地大喊吸引蝶母的注意,一层层符箓虚空蔓延,在七彩冲击波中构筑为条条符文。更多的黑色符箓从他皮肤下冒出,灵力节节攀升。尊圣后期,大圆满,半步太虚……太虚初期! 一把捏住扇子,面容狰狞看都不敢看,朝着八荒六合狠狠一扇! 扇来了月亮的目光,扇走了自己唯一可逃的契机。 轰! 风吹山河动! 这一切,无虚根本看不到,也听不到,极度的恐惧,无比的压力,让他脑海中只存在了一个目标。他仿佛听到了下方的惨叫,仿佛感到了这片空间灵气的爆发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手已经触及了天幕。 正正摸在那一片图录之上。 “呵……”一种回魂的感觉传来,他狠狠咬了咬牙,五感终于缓缓恢复功能,心脏仍然狂跳,就在此刻,他忽然顿了顿。 “吸溜……”一个打雷一样吞口水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,他触电一样举着右手呆在原地。 其他……人呢? 感觉不到,神识划过,只有他一个人的灵气。 空气中布满血腥,他不敢相信,这到底是什么怪物?灵力十一亿?十二亿?所有掌宝使太虚化了都挺不过三秒? 名为绝望的感情,充斥了整个心脏。 或许是生与死的河流到了尽头,时间都好像缓慢了下来,他又看到了自己的手。本来时值壮年,手上布满肌肉,然而现在却满是皱纹,黑色刺眼的老年斑到处都是,骨瘦如柴。 刷……微风吹起他苍白的头发,他目光愣住,随后洒然一笑。 拼尽全身力量,将仅存的灵力猛然注入头顶图录。 图录轻轻闪耀了一下,仿佛在酝酿,一点一点明亮起来。洒下丝丝缕缕的光华。 光芒四射之下,他看到了……自己身后,一只庞大无比,仿佛是蝴蝶的巨大身影,正在灵光下展开死神的双翼。 “吼!!”一声咆哮震慑虚空,带着美食到嘴的狂喜。就在同时,下方的修士已经完全呆滞了,所有人齐齐抬头,愕然看向……空中整整十朵彼岸花。 由低到高,徐徐打开花瓣,属于尊圣陨落的气息无比清晰。 无一生还。 “呵……”一片死寂中,一位尊圣闭上了眼睛,痛苦地伸出双手没入自己的头发:“道祖在上……” 三宗联盟最后一位掌宝使嘴唇颤抖,微微张开,倒退了好几步,看着空中飞舞的巨大怪物:“两位掌宝使,八位尊圣……全部陨落在这短短五千米……这……是大争之世?还是死亡深渊?” 天剑山庄数位长老,目光死死盯着天空,太震撼了,一秒一朵,十朵彼岸花形成通天道路,绽放死亡的华彩。这些光芒投射在他们脸上,只映照出了无边的绝望。 刷……无声无息,光耀洪荒,十朵彼岸花齐齐打开,璀璨的光芒穿越暴雨,穿过黄泉瀑布,却点不亮希望之火。 四周兽潮如堵,头顶死神降临,超越想象的难度,已经让他们情绪近乎失控。 “少宗主……你要的,我们拼尽全力做到了……”长老闭上了眼睛:“您到底在做什么?真的可以……带我们走出第一关吗?” 无数的眼睛死死盯着头顶天穹,心中拼命祈祷,云顶之上,是他们最后的希望。 就在十万大军绝望地看向天穹的时候,忽然,所有人瞳孔都跳了跳,一轮明月突兀出现在他们视野。 没有说话。 巨大的恐惧让他们知道,说话毫无用处。 一只只或年轻,或稚嫩的手握紧了手中法宝,一张张或男或女的面容,沾满血污,却在无尽恐怖中咬牙不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