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3章:驱虎吞狼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1523章:驱虎吞狼(四)

没有人喊御敌,但所有法阵光华同时亮起。 没有人喊杀,但每一个修士灵气都澎湃到了顶峰。 大阵之外,源血界长生卫,阴鬼,孟家骑士,所有甲级势力的顶尖军队,全都死死盯着空中那只恶魔,就连呼吸都为之停止。 杀意水银泻地,恐怖无孔不入。 周围所有兽群,此刻全部疯了一样无声退开。天地之间只剩下暴雨洗去血腥的沙沙声。 它们在等待王的进食。 “吼!!!”九天之上,蝶母呈威,肉眼可见的声浪冲击波吹飞方圆万米的黄泉之雨,下一秒,它尖啸着朝着下方冲来。 轰隆隆隆……所有修士面容扭曲着,颤抖着,这种感觉……就像直面位面的冲击,根本……逃无可逃。 “杀……”庞大的压力下,所有人脸上的皮肉都像波浪一样微微起伏,一位尊圣终于克制了一丝丝内心的惊恐,用尽全力大喝道:“杀!!” “顺天者庸,逆势者雄!!” 刷!!无数的法宝无声中对准天际,十万大军牙齿都快咬出了血,瞳孔都缩成了针尖状,然而就在此刻,下落的南华蝶母突兀地停了下来。太过快的速度,带起滔天狂风,吹动四圣四灵法阵明灭不已。 咚咚……心跳如鼓,年轻的,年老的修士拼命看向那轮月亮。对方也在看着它们,如死神般冰冷。一秒,两秒,三秒。 时间仿佛停滞,谁都看到了,天穹上……一个十米大小的符箓,正爆发出璀璨的光芒。将图录中的图案投影在整座山上。 十米的图录,从遥遥九天投射下来,就是数万米的虚影。 这些光没有威力,那是无虚的生命之火。 刷拉拉……光华越来越璀璨,整整二十秒,地狱一样的死寂,蝶母猛然抬起头,爆发出一声远超之前的震天尖叫。随后,目光死死盯着上方,用超越之前无数倍的速度直入云霄! 进入无上天道正神结界。 进入黄泉之海。 无论是修士,还是生物,全都呆滞了。 他们看不完全,所以没人知道,此刻印在整座山上的,赫然是一只人身蛇尾的生物! 手托天,尾盘地。明明只是图案,却带给人深沉的敬畏。威严无方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天顶之上,同样烈火烹油。 “吱吱吱!”随着啄木鸟的咆哮,青光陨落于身,轰然巨响中,滔天火海应声而起,方圆万里整片黄泉之海瞬间掀起万丈火浪。 随着一片滋滋的燃烧声,无穷烟云覆海而生,在天穹之顶形成一片浩瀚的云洞。倾轧万里方圆,伸手不见五指。仿佛神灵的庭院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凝重抬起手,面前的烟雾越来越浓,手轻轻拂过,竟然能感到强大的阻力。 “别动!”他神识立刻发出,死死盯着云烟雾缭的中心,咬牙道:“这些火……不简单。” “的确。”宝象禅师咬牙道:“这是黄泉之水被蒸发的云雾,各位……咱们在这里已经近三个小时,黄泉之水是什么东西,大家都应该心中有数才对。” 无人开口,雾海苍茫,没有人能想到黄泉之水竟然会被蒸发,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,就在厚密的雾海之中,一股令人心颤的灵气,正水银泻地的泄露出来。 五十人背靠背,那种无形的恐怖让人背心发凉。忽然,整片雾海仿佛缩了缩,随后缓缓放开,无限循环,仿佛……有生命的器官一样。 这是呼吸…… 所有人面面相觑,眼中只有无比凝重。 “何等怪物……呼吸居然让黄泉之海的雾气为之颤动!”阴风老祖咬牙道:“它……进化到最顶峰了。” 这是肯定句。 哪怕隔着重重雾海,他们也能感受到那排山倒海,如同万鬼出笼的灵力,至少九亿以上! 无人回答,许久,徐阳逸面沉如水,时间每分每秒都计算在他们心中,只剩最后一小时二十分钟,这个局……怎么破? “轰隆隆……”就在此刻,雾海中响起一片闷雷之声,所有人都愣了愣,随后心脏猛地一凉。 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崩溃开始。 世界的大破灭,洪荒的陨落开幕,虽然隔着重重雾海无法看清一切,却如同死神丧钟一样狠狠敲在他们神经上。 一道道目光全部看向了徐阳逸,忐忑,焦灼,急切,诸神的绞索终于拉紧,不徐不疾,却无法抗拒的死刑宣判,没有任何人还冷静地下来。 “你们知道吗。”就在此刻,一个平静的,有些怪异的声音响彻四周:“这个地方,第一关是最难的。” “因为,这是一系列的神话。而第一个神话,就是所有的开始。只要明白了它是什么,顺着经络摸下去,后面几关生还的希望并非绝路。” 哗啦啦!! 银河落九天,瀑布贯穿天地的声音渐渐由远及近,还有什么东西沉重地落入水中的轰隆巨响,一个巨大的黑影,如同小山一般,足足数百米高,朦朦胧胧地出现迷雾尽头。 “你是谁?”徐阳逸沉声问道。 “呵呵……我们是天道之子,七界所有规则钟爱的所在……不过,这不重要,我有一个提议,希望你们好好考虑一下。” 刷!随着话音刚落,整片雾海轰然炸裂,这片天顶雾海倏然成为一圈……赤道! 就是赤道,环绕着整个洪荒,在无上天道正神结界上形成一片云雨的玉带,不知其高,不知其大,只能感受到巍峨宇宙的浩瀚庄严。 “我的……天……”王不法倒抽一口凉气,不只是他,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围。 这一刻,他们清楚地知道了什么是所谓灭世。 洪荒,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黄泉之海,三者就像鸡蛋壳,蛋白,蛋黄一样,层层包裹。结界顶住了黄泉暴雨的倾轧,然而……结界却不能消除,越来越多的黄泉之雨形成了黄泉之海,再加上啄木鸟啄开天穹,此刻的世界…… 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布满结界,无数金光的符文闪亮海底,从浑浊的黄泉海上透出千米高的霞光。无时无刻都在明灭不定。这些裂痕就像大海的无底沟壑,数不尽的黄泉之海轰然侵入。随着结界的崩溃,这些沟壑越来越多,越来越大!每时每刻,都有一大片区域彻底被沟壑吞没,轰然下陷,激起千丈海啸,化为一个又一个的巨大黑洞。 仿佛……世界是一块块的拼图构成,而现在,所有的拼图正渐渐消失。 海啸,暴风,大雨,崩溃的世界,所有的一切,都让人叹为观止。 “吱!!”就在此刻,九霄凤鸣,万道玄黄光华洒落天地,如同暴雨中升起一轮璀璨的太阳,令人窒息的灵气从天而降,如海潮奔涌,泰山崩塌。带着高高在上的煌煌威严,倾轧诸天。 轰!!所有修士灵力全部爆发,不是他们自己行动,而是面对至强者的本能反应。 天穹若有神,它即天神。 萤火焉敢与皓月争辉? 凡人岂可逾越神人之界? 凤鸣惊天,紧接着,两只巨大的鸟爪穿透层层迷雾,伴随着火焰的狂舞,天神降世! 双爪撕裂云海,穿透苍穹,展开火焰的神国,就在火焰的中心,三百米的巨大身影带着令人窒息的灵力,金色的羽毛,彩霞一样的凤翎,九苞汇灵瑞,五色成文章。脚踏翔云,可怕的灵气让周围虚空都在扭曲。 “吱!!”真凰展翼,扬天长啸,一圈黑色的冲击波横扫天穹,摇落诸天光华,笑傲于九州正神结界之上。恐怖的威压如山似海,吞没黄泉。 轰!所有人齐齐倒飞百米,胸口气血翻涌。宝象禅师双手合十,目光发红,这片灵气竟然让他呼吸都不畅。甚至生出一种跪地膜拜的感觉。双腿都在轻微发颤。 “十一亿……真凤灵体……”王不法须发倒立如同通电,死死咬着牙看向天穹,云排浊浪,怒焰横空,赤色的火焰随风云而走,天地为炉,万物为薪。 刷拉拉!徐阳逸衣袂头发疯狂乱舞,好强……真的强到可怕!强到绝望! 但是……自己还有机会! 他的神识没有放在对方身上,而是全面铺开,仔细寻找着什么。同时额头布满冷汗,吞噬符箓抹去身体痛楚,欲望符箓压制内心恐惧,光耀符箓加速脑域扩展。面对着这种根本不可能战胜的怪物,他的所有底牌已经全部掀开。 有的……还有一丝机会,只要下面的人做到了,他们绝对有一击开天的能力! 就算是神,也屠给你看! 踏上这条路开始,就再无退路。 “你是道子?”所有人以他为首,他责无旁贷,沉声问道。 “没错。”真凤的声音威压,仿佛聆听天音,如九天天籁。缓缓回答。 徐阳逸脑海中思维极速翻滚,他在等,等着自己布下的所有后手完全爆发的时机。想都没想立刻问道:“娲皇的儿女?我从未听说过她有儿女。” “那是你孤陋寡闻。”真凤不徐不疾:“母亲一共有十二个儿女,不归界在母亲离开之后,对她老人家的记载含糊其辞,多处不详。能留下的,大概也只有娲皇补天这种不可抹消的部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