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4章:驱虎吞狼(五) - 最强妖孽

第1524章:驱虎吞狼(五)

真的是女娲的儿女……难怪没有任何东西能击中它,天道眷顾所在,在这里,它就是无敌的……这不是实力可以解决的对手……徐阳逸现在每一条神经都在刀尖上跳动,立刻追问:“什么提议?” “只有我,能斩下诺亚方舟和开天葫芦藤的连接之处,你们根本不可能做到。”真凤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缓缓抬起头,看向四面八方滔天洪水,拼命陷落的结界,声音古井无波:“你们知道么……这个轮盘,最难的就是这一关。” “最顶级的难度……七界十万年来还是第一次打开,你们很不幸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,四次轮盘的要素,组合成的是一个完整的神话。第一关……只要明白了这个神话是什么,后面至少有个心理准备。” 徐阳逸目光豁然闪耀。 也就是说……他们要面对的并非四个不同的灭世神话?而是……顺着灭世一直蔓延下去的神话线? 那么下一个是什么? 女娲补天?伏羲造卦?或者……三界大战? 就在思维想到这些的时候,他已经无比警惕,身体完全绷紧,灵力充盈每一块肌肉。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。 这条消息,绝对价值千金!华夏神话无数,时间就是生命,他们的选择范围瞬间缩小了九成。但对方并非好心。 而是自信。 自信他们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掌心,自信身为娲皇的儿女,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。而且,不直接告诉自己,更是给自己心理试压,暗示它掌握着更多。 天道都为它服务。要太虚,还是要不屈的坚持? “为什么你需要它?”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大脑几乎成为最精密的计算机,接着问道。 “奔雷道友在作甚?!”他身后,宝象禅师,阴风老祖等几人,脸色已经无比紧张,对手太强大了,强冲只是十死无生。但是……时间仅仅只有八十分钟了啊! 八十分钟之后,所有一切随着这个世界的毁灭而陨落。他……竟然还有时间和这只怪物扯皮?! “不知道……”阴风老祖也死死咬着牙,目光发红地盯着徐阳逸:“但我知道,他绝对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。我有预感……他有的……他有一手翻盘的牌!” “既然我们做不到,那……就相信他!” 他顿了顿,颤抖地闭上眼睛,从牙缝中说道:“不顾一切,全心全意地相信他。我们必须这么做,也……只能这么做!” “这不是你该知道的。”真凤扫了徐阳逸一眼,眼睛微微眯起:“人类……你在拖延时间?” 徐阳逸后退了一步,直视着对方的眼睛,就在刚才,他的神识已经感到,黄泉之海的底部轻轻波动了一下。 本来神识是感觉不到这里的,黄泉之海隔绝了大部分神识,但是……红线在那里。 “爸爸……爸爸!”红线的神识和他灵魂连接,此刻无比急促:“来了……她来了!” 此刻的黄泉海底,红线死死捂住嘴巴,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无上天道正神结界。卡拉……卡拉……一片两百多米的地面,正在轰然拱起,已经支离破碎的无上天道正神结界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,无穷无尽的黄泉之水随着裂开的一道道缝隙淅淅沥沥地灌入下去。形成一片片小型瀑布。 来了吗…… 徐阳逸的心脏没来由地狂跳起来,呼吸都有些急促,皮肤上都冒出了一层鸡皮。狠狠握了握拳头。 终于来了! 这一手,才是他的杀招! “躲起来……”心脏剧烈跳动,他沙哑在神识中开口:“千万别被这个怪物发现……不过,我估计她也没有心情来照顾你。” “好……”话音未落,红线差点惊呼出声。两人共通的神识猛地一震,它面前的无上天道正神结界轰然崩溃!狂暴的黄泉之海化作一片巨大的漩涡,疯狂地朝着这个天洞灌了进去。与此同时,一个龙角,凤尾,带着丝毫不逊于真凤灵气的巨型怪物,猛然从缺口中冲了上来! 轰隆隆……黄泉之水对它几乎没有阻碍,甚至形成了反冲的瀑布。浩瀚的灵力威压九霄,红线咬住自己两只翅膀尖,在一旁瑟瑟发抖。所幸,那只怪物看都没有看它一样,流星一样直冲海面。 天顶之上,随着红线的神识瞬间消失。徐阳逸紧紧抿着嘴唇,抬起头直视真凰的眼睛,悄然调动吞噬符箓,那些沉入海底的命运编码,再次蠢蠢欲动起来。 “你要什么?”不等真凤开口,他立刻问道,分散着对方的注意。 “命运编码,这是其一。其二……”凤凰身上的火焰升腾了一下,周围海水轰然呼啸,它仿佛忍耐了太久,嘶哑道:“鸿蒙契约之书的下半部。” 也是永恒精金?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,现在不仅仅是他,其他人也隐隐有感,开始不安地看向周围。 好强……好可怕…… 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,正在从心底油然而生,他们感觉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然而仅仅是一种预感,都足以让他们心脏抓紧。 “如果不呢?”徐阳逸目光灼灼如剑,来了……来了!这场天王山之战,只差最后的一个齿轮! “那……就去死。”凤凰明显也有了一丝预感,然而浩荡的海水遮蔽了所有人的神识,除非目光看到,灵魂共通,否则根本无法掌握。 它有预感,它明白,但是,它不在意。 这是天道的游乐场,神眷之子的它,无所畏惧。 “好。”徐阳逸压下灼热的呼吸,低下头,一层层细密的电流游走全身。刀尖上的舞蹈,万丈悬崖之间的钢丝,现在……揭牌开始! 不能急…… 就算心脏都在呻吟,但欲望符箓镇压之下,任何情绪都可能泄露。 最精密的思考机器。 刷!随着他双手一握,一片轻微的水响,几十个纸团悬浮数万米外的虚空,凤凰目光一闪,渴望的光芒转瞬即逝。然而,徐阳逸并没有立刻让它们飞来,而是停留原地。 快了……他第一时间知道了那个怪物上来的时间,见识过南华蝶母的速度,过目不忘回忆黄泉之海的厚度和这段时间增加的距离……脑海中无数数据共同,光耀符箓全面发挥,有条不紊地计算着对方上来的准确时间点。 十秒。 就算有黄泉之海的阻碍,十秒后……就是真正的巅峰之战! 蝶母战真凰! 蝴蝶与啄木鸟,神使与神子的的天王山! 谁胜谁负,都不关他的事了……这扇被神子挡住的大门,那时候谁人可挡?! 现在……还有六秒。他的光耀符箓发挥,只需要半秒,就足以让所有命运编码落到凤凰身边。 轰隆隆……就在此刻,整片海面嗡鸣作响,海潮惊天。就在他们侧面五千米处,一个浩瀚的漩涡轰然形成,中心千米之大,外围囊括方圆万里。海潮挤压着,喧嚣着,旋转为地狱的裂口。 刷!! 一股仍然被黄泉之海遮蔽,却强大到极致的灵压,轰然弥漫整个天穹! 天顶之阵,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妖王呈威! “吼……”一股低沉的声音从海面下传来,这一次,就连凤凰都愣了愣,目光无比凝重地看着水下。同时也疑惑无比。 即便隔着如此厚密的黄泉之海,它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强大,这片洪荒居然有能威胁到自己的东西? “这是……”它凝神看了三秒,猛然回过头来,死死盯着徐阳逸,眼中凶光爆射:“你干的好事?” 没有回答。 只有徐阳逸的目光如同长剑出鞘,和对方半空交锋,铿锵嗡鸣。 一眼永恒,谁都读出了对方眼中化为实质的杀意。 也就是这一瞬间,凤凰确定以及肯定,这个平凡的人类,区区尊圣,居然敢,居然对一方天道之子亮剑。 “你,很好。”它的声音非常平静,平静到冷酷,冷酷到杀意无限。 下一秒,毫无征兆,万丈火海平地而起,看不到它的动作,只能看到左翼仿佛动了一下,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轰然朝着徐阳逸斩来。就在同时,徐阳逸猛然缩紧,几乎是同步消失空中。 “走!!!” 声震长空,但还没有扩散,一片自天而来,比暴雨更猛烈的火焰,瞬间吞噬一切。 这一刻,时间仿佛变缓,还能看到无数尊圣愣了愣,随后慢镜头一样转过头,用尽全力大喝“走”那狰狞的面孔。 天还是天,雨还是雨,但世界已然不是那个世界。 轰!! 无法形容这一击的磅礴,黄泉之海瞬间沸腾。千丈海浪平地而起,重逾万斤的黄泉之水在这片恐怖的冲击波下纸片一样倒飞出去,那些再在空中被蒸发为层层云雾,喷涌九霄。 世界在震荡。 洪荒在哀鸣。 一圈赤红的火焰冲击波倾覆海面,威压苍穹,起码三四位反应慢的尊圣,在这一击中毫无反抗地湮灭。甚至惊呼都没有。然而,凤凰只是眯了眯眼睛,目光陡然看向一侧的葫芦藤。 身为蝼蚁…… 身为区区蝼蚁,竟然敢在天道之子一击下苟且? 身为母后的造物,对待我万界之尊万金之体竟然敢不安稳受死? “你……找死!!”狂暴的怒意无限攀升,它扬天长啸,双翼展开,身后数百凤翎如同璀璨的羽扇。千羽燃万火,万火汇金莲,随着虚空震荡,这圈云雾的“赤道”竟然都疯狂颤抖,一朵百层火莲,足足有三千米大小,吞吐着凤凰烈焰,光耀诸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