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5章:天王山之战 - 最强妖孽

第1525章:天王山之战

刷刷刷!它双目中立刻出现了徐阳逸的身影,哪怕对方此刻快似光速,在他眼中也清晰无比。 只有它,才是着这里真正的主宰,天道的代言。 诸天之下,逃无可逃。 “领域……”随着它这两个字刚刚出口,火莲爆发出无边火焰,顺着整个赤道,点燃了洪荒,照亮了永夜。 轰……徐阳逸目呲欲裂,光速何等之快,他此刻已经冲在了葫芦藤上,因为精气神的完全合一,他的神色都有些狰狞。 夸父追日般的追逐,和死神奔跑,他眼中只有脚下通天葫芦藤。 然而,他清晰地感觉到,对方这一招……简直强到超乎想象!一击之下,这片天际都会倾覆! “真凰涅槃!!” 轰!!天舞祝融,每一滴水,每一点火,瞬间纠结为狂暴的火龙,万龙神火罩,吞天灭日,朝着葫芦藤上疯狂燃烧而来。 “爆!!”徐阳逸拼尽全力,脖子上都绽放了青筋,随着他一声怒喝,早就悬浮在四周命运编码如同听到了呼唤,光耀符箓笼罩,闪电一样冲向凤凰。 “该死的蝼蚁!!”身后狂暴的怒喝形成恐怖的冲击波,横扫三千世界,这是已经接触到独步的天道宠儿,狂怒之下威力何等之大?随着周围一声声哀鸣,所有修士,包括徐阳逸,都闷哼一声,口吐鲜血。 啪……脚在虚空猛然一踏,道道蛛网纹展现,随后炮弹一样直冲天穹。 半小时…… 还有最后的半小时! 这个机会,决不可错过! 就算是神挡在希望的大门前,他们也要杀一儆百! “冲!!”随着他震天怒吼,四十余道光华直冲天穹,万界飞仙。 海到无边天作岸,山登绝顶、我为峰! 凤凰咬牙切齿地收回目光,它灵力控制何其精准,然而,命运编码太脆弱了,它们甚至不是法宝,只是普通的纸张。想比起这几张纸,那几个渺小的人类什么都算不上。反正……他们也不可能斩断葫芦藤。 刚刚展开的火焰几乎瞬间湮灭,一片狂风大作,所有命运编码回到它的身边,它终于忍不住扬天嘶鸣了一声。然而就在此刻,它忽然顿住了。 一道极强的,和他不分轩轾的灵力,正死死盯着它。同一时间,整片海面都疯狂颤抖起来。 正在前冲的所有人猛然顿了顿,就连徐阳逸也忍不住在这一刻回过了头。 到了……吗? 他的心狂跳起来,一切的缘由,都来自于上一次对南华蝶母的试探。 它对娲皇的所有都反应极其强烈,他得出了一个推论:虽然这里是娲皇构筑的世界,但是一切都按照它们原本的轨迹,就连灭世神罚,都是历史的复盘。 从上天的那一刻,当他发现这是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,就在谋划这一切。 啄木鸟的无法战胜是一个假象,无法战胜它的只是“他们,”而不是“洪荒。” 洪荒之中,还有同样强大的怪物!而他要做的,就是…… 驱虎吞狼! 无论谁胜谁负,这两只怪物一旦交手,那是位面震撼的天摇地动,根本不可能还有人注意到他们。这条通往希望的路,就彻底打开了。 “最关键的一点,就是你们两人,对娲皇的一切都有极大的反应。”他喘息着站在葫芦藤上,看着自己的杰作,海面轰然掀起万丈海潮,一个千米黑洞出现,磅礴无边,丝毫不亚于凤凰的灵力宣泄苍穹,而凤凰……此刻正叼着所有命运编码! “而你居然要命运编码。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这个打破第一关的拼图,却在此刻全部完成。” 他转过身,残留的心悸还笼罩心头,颤抖的手指狠狠握拳。朝着葫芦藤之巅化为一道流光全速冲上:“当蝶母发现再一次被耍,发现你拿着娲皇的东西,这时候……它会怎么做?” “祝你愉快。” 轰!!! 就在他剑指苍穹的时刻,这片洪荒终于迎来了毁天灭地的坍塌。 一块块巨大的结界沉入水中,化为一个个无边漩涡。可想而知下方已经孽潮冲天,神罚灭世。但就在最大的一个漩涡之中,一个两百米的身躯带着震慑九霄的尖啸,轰然冲上天顶。 “吼!!!” 双翼张开,何止千米,龙角凤翎,七彩斑斓,这只和神子同为神话造物的史前妖王,终于在众人面前展露了它噩梦一般的身姿。 蝶母扬威九天之上,真凰涅槃正神结界。这令人窒息的第一关,终于走到了王对王,将对将的杀局。 哗啦!随着它的怒号,海潮狂澜,竟然形成万米真空,随后,它的目光就立刻扫荡全场。看到了葫芦藤,看到了徐阳逸,看到了脸色无比紧张的其他修士。 然而只是看到。 一闪而过。 它的目光,最终落到了凤凰身上,妖王的直觉,同等修士的尊严,让两大史前大妖的目光剑一样撞在了一起。 没有躲避。 锵!! 虚空之中万剑齐鸣,洪荒之上针锋对峙。 随后,蝶母的目光定定地看向对方喙中叼着的命运编码。 凤凰的神色第一次凝重起来,它感觉到对方实力完全不在它之下。喙轻轻张开,一道灵光将命运编码不知带向何处,两大百米妖王,两只神话造物,如同两座云顶之山,在黄泉之海上凝望彼此。 针尖麦芒。 谁的眼中都翻涌着一股复杂的情绪,那是身体中的兽性在咆哮。是唯我独尊,君临天下的尊严。是每一只妖王最本能的领地意识。一蝶一凤,在云层赤道围绕的天顶之阵上,缓缓挪动了脚步。 牵动了云层,遮蔽了暴雨。吞没了星光,震撼了苍穹。 沙……蝶翼清扬,身形所过,满地生花,若春神降临。 刷……凤尾贯空,烈焰苍穹,似祝融在世。 风在沉默,天空也在沉默,黄泉都在沉默。在这两只恐怖的生物面前,没有人敢做仗马之鸣。 “吼!!”“吱!!”就在同时,两声惊天怒吼同时爆发。紧接着,一圈火焰和七彩的光华闪耀虚空。整个云雾的赤道被瞬间清空。整片雨幕都仿佛轰然一震,时间似停止。 轰隆隆……两只史前巨妖没有任何退缩,没有用任何神通,而是采用最原始的,也是最妖兽的打法,如同火星撞地球,随着一声惊天巨响,全力撞击在一起。 火焰和梦幻在缠绕,鸟羽同蝶翼交炽。巨大的蝶翼和凤凰双翼角力一样顶住,四只充满兽性的目光凶光四射,直视对方。虚空都响起一片卡卡卡的轰鸣之声,无穷裂痕从它们撞击之处疯狂蔓延。 这是龙与虎的天王山之战,这是烈焰和梦幻的王座争锋。在令人心脏都停跳的对峙中,凤鸣惊天,凤凰猛然扬起尖锐的喙猛然啄向蝶母腹部,速度之快,甚至形成一片幻影,虚空层层坍塌。然而迎接它的,是千丈凤翎迎风而起,化为绚烂的海潮,死死缠住凤凰的脖子。 “吱!!”“吼!!”暴虐而疯狂的尖叫同声而起,黄泉之海掀起万丈海潮,带着令苍穹颤抖的怒吼碾压苍穹。四只血红的眼睛瞳孔中只有彼此的身影,缠住凤凰的刹那,蝶母口器对直插向凤凰胸腔,然而却被一只燃烧三千烈焰的凤爪死死抓住。 眨眼之间,两人的战团完全看不到身影,只有彼此吞噬的疯狂灵光。七彩掩映赤红,成为崩溃的天道结界上唯一的太阳,暴雨中的烈日。啄,抓,咬,缠……分明是最原始的动作,每一招却带起滔天灵气,宛若盘古开天。 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。 不能躲避,也无法躲避,这是纯粹的灵力碾压,十一亿对十一亿的正面交锋,王的战场,洪荒的至高王座!没有任何花俏可言。此刻但凡有任何东西在下面,都会立刻被这暴虐的气息撕成碎片! 洪荒的王座,不容任何人插手! 疯狂的咆哮从身后传来,空间都在轰鸣震荡,灭世一样四面宣泄。浩瀚的灵光穿破暴雨,刺透黑夜,光耀三千世界。数十位尊圣死死咬着牙,如暴风雨中的扁舟,用尽全力保持身形不灭,在黄泉与死亡之间竭力前行。 这是他们最后一剑,也是封喉一剑。 不抓紧这种机会,谁都无法原谅自己! 眼中,心中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感觉不到,只有无尽黑云之下葫芦藤的尽头,呼吸无法感触,心跳也近乎停止。 三万米,两万米……一万米,五千米,一千米! 五百米,一百米! 徐阳逸速度何其之快,一马当先,第一个落在葫芦藤上,头顶就是苍茫黑云,下方恐怖的兽吼声音越来越小,磅礴的灵气也波及不到这里。此刻,竟然有一种会当临绝顶,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丛声。 几乎想要仰天长啸。 做到了…… 他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,右手捂住的胸腔,揉皱了衣襟。 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于不可能中找到了这份可能。这把……唯一通向诺亚方舟的钥匙! 那种心有余悸的成就感,那种生死一线的刺激感,海啸一样席卷了他的心脏。让那个部位如同一团火焰,炽热狂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