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6章:诺亚方舟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26章:诺亚方舟(一)

踏……同时数十道身影停在身侧,紧接着就是一片长长舒气的声音。如释重负,心有余悸,所有人丢了魂一样抹了一把冷汗,谁都没有说话,齐齐看向了下方。 十几万米之外,灵光肆意飞扬,海啸冲天,方圆几十万米一片狼藉。恐怖的虚空裂痕四处蔓延,却在伟岸的太虚之力下久久无法愈合。不是西风压倒东风,就是东风压倒西风,火焰的凤羽,七彩的蝶翼成为碎片漫天飞扬。 火焰的莲台横扫六合,迷蒙的幻境纵横八方,黄泉与烈焰交缠,狂风同七彩共舞,不断响起的暴怒咆哮,让那里已经化为……地狱。 太虚巅峰和太虚巅峰的战斗,十一亿以上的妖王决战,恐怖的灵气就算隔着如此之远都让人呼吸不畅。每一位尊圣都汗湿重衣,两股战战。心脏还在耳边鼓噪,血液滚烫地甚至要透出肌肤。 直到此刻,他们才感觉一种不真实的安全感。和一种宛若梦幻的难以置信。 “你……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?”一片死寂中,阴风老祖咬着嘴唇看向徐阳逸,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敬畏。和之前不同,徐阳逸就站在他们旁边,现在所有人无一敢靠近。 不是离心。 而是敬畏。 这是怎样妖孽的存在? 于不可能之中找到了一丝可能,当那个突破“造物世界,”自称神子的存在降临的时候,谁都万念俱灰。啄木鸟领域完全打开,凤凰两次涅槃,已经让人心生绝望。 “我没有押错……”王不法目光同样通红,尽管现在仍然危急万分,他心中却卸下大石,只有一片尊崇。 他闭上眼睛,太阳穴乱跳,喃喃自语一般说道:“谁都说本长老押宝错误,明明应该压万蛇殿。老夫力排众议压了天剑山庄!但现在老夫相信,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万修争锋,唯我独渡!” 宝象禅师双手合十,即便佛性如他,此刻也感觉血涌上头,刚才的一切都如同梦幻。 “阿弥陀佛……”终于,他沉声念了一句。如同石佛,无人看到,合十的双手颤抖不已。 驱虎吞狼,将两大妖王玩弄于股掌之间,这是何等心智! 徐阳逸没有管这些,狠狠喘了几口气,一种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的感觉油然而生。他咬牙抬头看向头顶黑云:“走。” “只差最后一步。” “让我们……去终结一切!” “走!!”“冲!!”“哈哈!第一关的胜利者,是我们!!” 数十道光华肆意破空,瞬间没入云层之上,就在此刻,下方的凤凰目光突兀一眯。 轰!!它全身火焰暴涨,莲台喷射出十二层滔天火浪,竭尽全力抬起头,遥望苍穹。 “很好……”它的声音几乎在咬牙切齿:“你们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!!” “吼!!”还不等它想完,对面南华蝶母双翼陡张,上千凤翎海啸而起,扇动梦的迷离,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,毒蛇一样朝着它刺来。刹那的分神,凤凰不得不全力集中在对面这个强大的对手身上。 “但……那又如何!!”惊怒交加,它眼睛都有些发红,火焰更加狂猛,一种被戏耍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从来没有过…… 身为一方神子,大势在握,竟然被区区人类破开,斩出一条通天大道!这简直就像一记耳光扇在了它的脸上! 耻辱…… 绝对的耻辱!这份耻辱除非用对方的鲜血不能抹消! “你们,仍然无法斩断葫芦藤!那可是……天道的杰作啊!” “你们会下来的!只有最后十几分钟!你们做不到……不可能做到!” “你们会卑微地,蝼蚁一样跪在我的面前,祈求我的援手!后悔为我引来这个怪物!” “我……等着你们!” “吱!!”狂怒和杀意,完全倾泻到南华蝶母身上,一圈火焰点亮诸天,整个崩溃的无上天道正神结界,都为之熊熊燃烧。 它的想法没有人会知道,就在此刻,随着轰轰轰一片巨响,数十道流光穿云破雾,终于来到了整个洪荒之上。 “这是……”“我的天!”“这就是诺亚方舟?!”“难以置信……这个位面到底经历了什么?!” 天光万道。 此刻他们的周围,是无尽宇宙。甚至能看到遥远的太阳,和另一边的月亮。 从这里看下去,一个表面覆盖黄泉之海的圆形位面,疯狂往内塌陷,神罚灭世全位面展开。然而,这一切对比起他们面前的东西,什么都不算。 就在他们前方,群星掩映中,那只巨大的葫芦终于展现出真容,下半部是葫芦,上半部……赫然是一艘船! 如同被一剑斩为两半,上方亭台楼阁一应俱全,缥缈在云海之中,徜徉于星辉之下。整艘船何止百万米大小!真的是出自上帝之手,鬼斧神工,夺天地造化! 徐阳逸也愣了愣,这艘船……和南华蝶母那艘船几乎一模一样,过目不忘绝对不会出错,但……又是出自谁的手笔? 昊天?还是卡俄斯? 然而,现在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藤条某个部位,就在那里,一条五彩斑斓的东西连接上葫芦嘴。只要斩断它,一切都将结束! “还有多久?”徐阳逸呼吸炽热地问道。 “十二分钟!”宝象禅师一声大喝,数十道身影快若闪电,全速冲了过去。 光耀符箓发动,徐阳逸后发而先至,第一个站到了藤条旁边,然而刚看了一眼,他就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 这他妈……根本不是葫芦藤! 而是……无数缠绕的锁链,足足有百米直径,将葫芦和藤条死死连在一起。 刷刷刷,距离不远,此刻,所有身影都来到了葫芦藤旁边,王不法呆了呆,只感觉浑身冰凉,颤抖道:“规……规则之链?” 规则,太虚才能接触的东西,换句话说,尊圣根本不可能斩断规则。 而且,这里的规则不是一条,而是……起码成千上万条!这只葫芦……这个拯救地球的诺亚方舟,仿佛是先天至宝,集亿万规则而生,别说尊圣,恐怕太虚都毫无办法! “难怪……”阴风老祖喉咙中如同野兽一样哀鸣了一声:“难怪那个怪物说,我们根本不可能……” 然而,他还没有说完,一股浩瀚的灵气直冲天际! 一亿,两亿,五千万,七千万,八千万! 轰隆隆……虚空都在微微哀鸣,徐阳逸的身体在万众瞩目中微微侧身,万千灵力凝聚右手,嘶哑开口:“难,不等于做不到。” “都走到了这一步,难道你们想陨落在此?” “不想死的……”全身灵力汇聚一拳之上,精气神完全合一,随后全力轰下:“就给老子全力以赴!!” “杀!!” 轰!!灵光闪烁,穿透星穹,刚刚战意都有些消散的修士,此刻目光再次通红。 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无处不青山? 都走到了这一步,已经走到了这一步!披荆斩棘,暴雨中的试探,云顶上的博弈,谁能甘心?谁愿止步?! 宝象禅师一声长啸,一颗金色的琉璃珠腾云而出,珠中似有三千世界,十万佛门,怒喝之中猛然朝着下方狠狠压去。 阴风老祖张口吐出一只黑色骨剑,阴气缭绕,魂灵附体,一个剑花全力刺下。屠苏方荣丹田中飞出一朵九色花瓣,青云缭绕,疯狂缠向锁链,天穹之中宝光闪烁,所有尊圣全都拿出压箱底底牌,齐齐对准锁链。 轰,数十位尊圣的全力攻击,让天穹都狠狠震荡,一片璀璨耀眼的光华轰然爆发。但下一秒,随着一片惊呼,数十人,包括徐阳逸,全都被一股恐怖的反震震得倒飞百米! 刷! 光华如潮,规则之链疯狂闪烁,然而仅仅半秒,就恢复原状。 确实是原状,没有一丝伤痕,仿佛刚才磅礴的灵力从未出现过。又好似无声嘲笑他们的蚍蜉撼树。 “再来!!”徐阳逸根本没有停止,灵力再次凝聚,一团白金色的火焰倏然缠绕全身,燃烧寿元。 命都要没了,要寿元何用? “杀!!”轰轰轰!!这是最后的拼搏,所有修士眼睛都发红了,声嘶力竭地怒喝中,一团团白金色光芒冲天而起,所有修士全部燃烧寿元,灵宝舞动,天穹变色,用尽全力朝着规则之链斩去。 轰…… 轰隆隆…… 九天之上,灵光如潮,一次,又一次!再一次!短短数分钟,他们已经尝试了不知道多少次,然而……所有的结果,一模一样! “破!!”“给老夫破!!”“该死……该死的!破啊!!” 怒喝声中,一张张狰狞的面容九霄神落,燃烧着自己的寿元,动用最大的力量,若雷神降临,天剑斩落。 一分钟,所有人气贯九霄。 两分钟,所有人众志成城。 三分钟,四分钟,五分钟! 整整五分钟,规则之链不动如山,终于,有人脸上泛出了一丝绝望之色。然而并未放弃,仍然疯狂地朝着锁链进攻。 七分钟,八分钟,太过强烈的灵力爆发,不计后果,燃烧寿元,已经突破了他们的界限,狂风暴雨一样的灵力肉眼可见地衰落,所有人……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,眼角都在抽筋。 “该死的!该死的!!”王不法头发已经完全斑白,状若疯狂,手中一把招魂幡灵光暗淡,疯了一样朝着下方斩去。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”屠苏方荣扬天咆哮,心中一片灰暗,身体却已经形成肌肉记忆,嘶吼着调动本命灵宝全力攻击。 那道百米规则之链的聚合,就像无尽之墙,拦住了他们最后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