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9章:重回故地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29章:重回故地(一)

死寂。 这个世界,尸堆成山,血流成河,柳眠风身边还有上万人的模样。而他居然毫发未损。不过,他也满身血污,华贵的锦袍破烂不已,眼中神光晦涩,面如金纸。 “吼!!”山下无数兽群怒吼传来,这里同样不比徐阳逸所在的洪荒兽群少。然而由于他没有开始察觉到这个看似温柔的神话真相,等怒潮渐起,已经损失惨重。 更可怕的是……一个决策失误,换来的就是排山倒海的大崩溃!等他们发现兽潮已经开始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 然而,此刻柳眠风没有看向兽潮,而是死死盯着天穹,面容之扭曲,难以言喻。 “奔雷……三宗联盟……”他手中卡的一声,一块灵玉被捏成碎片,咬牙切齿,近乎咆哮:“怎么可能是他们!怎么可能!!” “区区三宗为首,蝼蚁蚁附!他们怎么可能走在我们的前方!” 轰!随着他怒发冲冠,四面八方的时间仿佛都暂停了一下,身侧无数修士急道:“公子!您不能这样啊!”“不能再动用时间神则了!这……这已经超过您的上限了!”“您无论如何要保证龙体安康!” 柳眠风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铁青,二话不说化为流光直冲云顶。 刷刷刷!身边无数修士立刻跟上,狂风掠耳,柳眠风死死盯着天穹,一语不发。 如果是寒雪尊者,甚至太初,他都不是不能接受。 不……哪怕地哭上人都可以。但唯独不能是奔雷! 奔雷是什么东西?那是当初被三大符箓掌控者只差一步就能斩杀的蝼蚁!畏畏缩缩躲在师尊后方,如果不是和无想尊者同为尊圣……如果不是对方还是一位丹道宗师,现在哪里还会有奔雷这个名号! 对方两亿七千亿,对方在参天城前让万众俯首……对方甚至加入了大争之世! 每一次,都像一耳光狠狠抽在他的脸上。让他们回想起距离吞噬符箓一步之遥的那一幕,就如同万蛇噬心。而现在……这个没有任何背景飞升修士,居然以草根之躯踩在了他们脸上! “奔雷……”狂风吹动他锦袍乱舞,猎猎作响,他目光泛红地喃喃道:“希望……下一场就遇到我。我会告诉你,谁才是天命所归!” 另一边,同样的世界,寒雪尊者左臂已经不翼而飞,还剩下三四万人,但每一个修士脸上都带着无边的狂热,恨不得冲入兽潮,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。目光发红,呼吸急促,根本不像人,反而……更像三万斗犬。 就在他们身上,一根根湛蓝色的丝线没入寒雪尊者五指,他死死咬着牙,操控木偶一样操纵数万大军。喃喃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……第一关……仅仅第一关就让我动用无畏符箓!这个地方真的是人类可以踏足?可以出去?” 然而就在此刻,他突兀睁开了眼睛,紧绷的丝线都为之放松。数万大军身体一软,被它们阻隔的兽潮目光一亮,发狂地咆哮起来,疯了一样化作潮水冲来。 血腥满地,残肢乱飞,无数伤残的修士惨叫着葬身兽口,他却浑然不觉。 一秒,两秒,三秒后,他猛然狠狠捏了捏拳头,面容微微扭曲:“奔雷……居然是你?!” “本尊者手持源生之无畏,最善群战,竟然……被你这样的下贱之躯首拔头筹?!” 是的,曾几何时,他们根本不看在眼中的对方,实力远超他们,参天城一场无声大战更是让他们清楚这个人有多么可怕。既然实力无法攻击,那就攻击对方的出身。 区区飞升修士,也敢在名门大派,五王二后面前犬吠声声? 他都认定了这一关恐怕没人能出去,就算有,绝不可能是这个毫无底蕴的乙级宗门少宗主。然而事实狠狠跳起来,再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。 打脸来的太快,他死死盯着天空,猛然吐出一口鲜血。随后独臂用尽全力拉紧所有丝线。 披风刷拉作响,如同血色长河,他恨声道:“奔雷……” “下一关……本尊者会让他后悔来到这里!” 徐阳逸根本不会关心他们的想法,就算知道了,也只会嗤之以鼻。 有赵子七的魂魄在,玛门在,他必须前往大争之世。而既然来了,这份五王机缘,他就不打算让给任何人! 反正,你们都得趴下。 那么,谁先谁后,又有什么区别? 他也没有功夫去关心别的想法,娲皇的那句话他也听到了,却根本没空去想。因为就在此刻,所有人都看到,那艘庞大的葫芦方舟带着漫天云丝,轰然落在黄泉之海中。 然而,就在入水的刹那,没有火星撞地球一样的巨大碰撞。一圈银色的波纹,从船身和水面接触的地方突兀泛起,极速掠过广袤天地,就在同时,整个世界进入了一种诡异的静止。 化为碎片崩溃的洪荒暂停了,所有人都保持着原状,云停止了卷动,雨停止了倾泻,生灵停止了呼吸,和当初永恒之夜中一模一样。 娲皇出手! 刷……百万里光影凝聚,无数光带江海凝光,齐齐没入徐阳逸右臂。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回复原状,他轻轻动了动右手,毫无问题,如果不是诺亚方舟的落下,他差点怀疑刚才那种至高之大的感觉是虚妄。 刷拉拉……漫天光点凝聚虚空,一丝丝,一缕缕,最后在徐阳逸面前旋转起来,成为光的漩涡,就在漩涡中心,一颗三四厘米直径,如同松塔一样的果子缓缓出现。 “悟道果?”他擦了擦头上的汗,没有立刻伸手,而是深深看了一眼周围。 残破的虚空,下方石雕般的巨兽,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,缓缓伸手抓住了那枚果子。 只有亲历,才知道所谓最高难度绝非戏言。 这片天地,早已在前方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他们。 但,既然自己选择,就当无怨无悔! 卡!掌心握住悟道果的刹那,那枚果子竟然春阳化雪一般没入他的掌心,同时,他禁锢已久的灵气倏然躁动起来。这方关闭的天道,仿佛对他敞开了大门,他感悟到了另一种存在。 为何会有风……为何会有水……为何会有天地万物,所谓阴阳,所谓开泰…… 他这一瞬间好像进入了一个混沌的世界,什么都没有,只有无穷无尽的符箓,这些符箓缓缓转动,成为一根根坚固的锁链。放眼望去,赫然是一片锁链的海洋。 盘古开天之前……不,还要更早,甚至四大古神都没有出现……更之前…… 天地未分,阴阳未化……他的意识朦胧起来,仿佛宇宙中一粒尘埃,静静观看世界变迁。渐渐地沉淀下去。 他猛地一咬嘴唇,思绪渐渐清晰,若有所思地看着右手:“这就是……悟道状态?” “以身入道?在创世的过程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?”他眉头紧锁,深深沉吟起来。 感悟规则,是晋入太虚的必须条件。但是,这里不行。 不,不只是这里,就算整个七界都不行! 因为……七界的天道已经被取代,它即娲皇,无论怎么感悟,都只能感悟到娲皇的一部分。永远成为她的傀儡。 这和他的追求背道而驰。 何谓修行? 得大逍遥,大自在,这是普通修士的想法,一言可为天下法,是它实现的意义。但……这之后呢? 他的目光看过天穹,仿佛看到后方磅礴的娲皇元神,又再次飘摇,好似越过七界,越过长生海,看到了整个宇宙。 这,才是他的追求。 就在此刻,他面前的漩涡猛然一展,一扇白金色的大门徐徐展开,随后,天光万道,如同太阳初升,刺破云层,这片残破不堪的洪荒,竟然迎来一种破灭的残缺美。 他轻轻眯起眼睛,每一道光华都落在一位幸存的修士身上,整个世界,只有亲手斩断规则之链的他能看到这宏伟的一幕。 神灵点将,莫敢不从。 无论是谁,在雅威的至高伟力下,都是刹那消失。一个浩瀚的声音响彻耳际:“十秒后,进入下一道关卡。你……准备好了吗?” 准备好面对诸神的世界,直面神话的真实了吗? “等等!”徐阳逸正要点头,嘴都张开了,却突然改了口:“我能否回到抉择之间?” “可以。决定了吗?” “是!”徐阳逸目光闪耀起来,就在这个字落下的时候,一道光华将他吞没其中。他眼前轻轻一花,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地点。 没有任何人,就连红线都不在,和以前一样,这里只有一只巨大而孤寂的轮盘。不同的是,第一环的雨点上,变成了绿色。 “这是代表攻破的意思?”徐阳逸走了过去,手轻轻抚摸着轮盘,数秒后,才冷笑着看向周围。 “没有人来。”他吞下一枚丹药,并没有打坐休息,眼中神光奕奕:“第一轮已经结束,他们却没有选择回到这里。那就是说明……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里存在的真正意义!” 他的声音带着一抹兴奋:“抉择之间……并不是开始游戏的地方这么简单,这……是一个缓冲地带!” “在这里能待到下一次轮盘开始的时候,而不是直接进入下一关。时间……这里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