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0章:重回故地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30章:重回故地(二)

最高难度的灭世神话最缺的是什么? 就是时间! 它真正验证了时间就是生命的真理,每一轮的存活天数,都是以“日”来计算,而这里足足可以多出一天!可以让他们考虑下一步的动作!这对于争分夺秒的生死轮盘太珍贵了! 所幸,现在除了他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。而他来这里,是有更需要思考的地方。 比如……初步了解过这个游戏之后,怎样解开这个不可能的死结----在娲皇天道下晋升太虚,并且在拿到赵子七的魂魄之后,再离开这里。 深呼吸了好几口,他闭目而坐,丹药化作热流滚入咽喉,发散经脉。他又发现了一种神格的用法,欲望符箓,可以随时随地让自己处在想要的状态,不愧是欲望之主。 不过,他首先做的不是沉思,而是立刻内视自己的身体。 第一关损害太大了,无限制地使用光耀符箓,看似没什么,实则是在透支自己的肉身。再加上寿元燃烧,他虽然预料到了身体已经走在崩溃的边缘。然而却没想到,一眼之下,触目惊心! 到处都是透支后的“贷款,”经脉只差一丝就会破碎,肌肉撕裂了不知多少。他现在根本不敢取消欲望符箓,恐怕刚刚取消,自己就得痛到昏迷。 “该死……”他苦笑着骂了一声,自己都已经尽量控制了,仍然如此,这份重伤,就算全力疗养,没有一周以上是恢复不了的,这还是在三宗联盟带了无数甲上等级天材地宝的情况。 “也不知道悟道果确切的效果如何,补不不得了我的损失……”叹了口气,欲望符箓调动,收敛笑容,顿时心思澄净,灵台空冥, 瞬间进入冥想的状态,光耀符箓不敢再动用。就在他开始沉思的时候,却突然睁开了眼睛,惊喜地一抹储物戒。 一枚书本模样的令符出现虚空,上面一只三角形的眼睛,正散发着深紫色的光芒。明灭不定,似在呼唤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深吸了一口气:“真知圣所!” 储物戒隔绝天地,不知道这块令符闪烁了多久,自己竟然没有注意。而随着它被放出,灵气流通,刹那之间,眼睛图录中喷射出如潮紫光,笼罩方圆五千米,这些紫光如同一只只笔,飞快地在空间中刻画着什么。 那是超远距离空间传送法阵的符文。 三宗联盟最后的援军,真知之神法拉孔麾下真知圣所,带领最精锐的判罪者,即将降临! 轰!随着所有符文刻画完毕,整片虚空猛地一震,下一秒,成百上千的身影,带着强大的灵力,和一种偏执的杀意,水银泻地一样出现法阵之中。 刷刷刷刷!风吹落,星如雨。所有身影从朦胧到虚幻,从虚幻到真实,十分钟后,足足八千道人影赫然出现场中。 每一个都披着洁白的斗篷,灵力上感觉是元婴顶峰,但是以徐阳逸的神识居然无法看清他们下方的本来面目。斗篷纹绣着精致的浮云金边,胸口一只三角形眼睛模样的徽记证明身份。左手书本,右手镰刀,八千人如臂使指,这种超远距离的传送,居然没有一丝身形动摇,也没有一个人闷哼。 这就是信念的可怕。 就算万年世家的禁军也做不到这一步。 这是一支百战强军! 徐阳逸目光如火,呼吸也急促起来,第一关他不知道其他人实力如何,但是他这边应该是损失较小的。而现在有这只军队加入……就算面对五大势力最强的万蛇殿,他也敢正面一击! 须臾之间,八千人全部汇聚完毕。同一个动作,轻轻抬起头来。斗篷深处两点紫色的光芒乍现,如同死神睁眼。隐约可见下方青铜铁面。随后,五千人看都不看徐阳逸,而是转过身,齐齐对准法阵中心,一掀白袍整齐跪下。 轰!! 四道光柱喷涌天穹,九十九层环形符文直通天地。紧接着,四道人影伴随着璀璨白光出现其中。 “啊……逸.费勒斯。”首先走出的是阿尔法,他的脸上带着狂热的微笑,甚至狗一样吸了吸鼻子,身体神经质地颤抖起来,双手抱住自己,呻吟道:“我闻到了……我闻到了!” “雅威的气息……浓郁的雅威气息!逸,你真的带领我们来了一个无比美妙的地方!” “省省废话,阿尔法。”话音未落,一个平淡的女声响起。然而再平淡,也隐藏不了她话语中的一丝颤抖,那是激动的前兆。 咯噔…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出来,不算漂亮,典型的白种女人,继承了精灵完美无缺的面容。然而,她身上却穿着一件漆黑的铠甲,上面还有无数的血迹。有的地方有些残破。左手连枷,右手巨盾。简直如同神话中走出的女武者。 “大贤者,杀戮的卡西欧瑟雅。很高兴见到你,真知者的朋友,逸.费勒斯。” “你在教训我的徒弟吗?”还不等她说完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,咏星的米拉沃迈着蜘蛛一样的步伐走出传送法阵,深深看了杀戮者一眼:“管好你的事情,别来招惹我,蠢货。” 蠢货两个字,对于真知者是最不能容忍的。卡西欧瑟雅金色的瞳孔眯了眯,一股非常强大,至少在两亿……不,甚至和徐阳逸非常接近的灵力从她身上喷涌而出。很奇怪,纯粹和罪孽两者交缠,根本无法形容。 “想要决斗吗?老不死。”她轻轻提起了连枷,然而还没有说完,一个威严的声音响彻苍穹:“好了。” 两人齐齐对视了一眼,这一次,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,张开双翼出现其中。 徐阳逸目光闪了闪,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。 龙。 西方的龙。 不是什么龙人,而是纯粹的龙,苍老的龙。 它下颌上长着一片白色的胡须,甚至编成了辫子,身上没有长袍,然而,眉心有一个金色的眼睛印记。不同的是,这个印记周围,有三只张开的手。 “见过伟大的真知使徒,‘永恒的尼维亚’先贤。” “不要争吵,我们是为了寻找真知而来。我们的敌人不是彼此,而是前进道路上的魔鬼。”老龙尼维亚声音很平淡,微笑着抚摸了一下两人的头顶,至于阿尔法,对方视若未睹。 徐阳逸没有开口,他可不相信真知者里面有什么善男信女,越是平静,爆发越是可怕。这条龙……恐怕是这里面最大的神经病。 但是,只有偏执,或许才能走到顶峰。这何尝不是另一种修行方式? 真正让他注意的,是这条龙的灵力。 很强,甚至……超过他! 三亿,而且,质不同! “太虚?”他尝试问道:“三色之地?” “你居然知道龙族的母星?”老龙微微惊讶,不过马上释然:“不过看过鸿蒙契约之书,能知道这些不奇怪……真是让人羡慕啊……本王如此漫长的岁月,也没有一睹真容。” 本王两个字,很巧妙地回答了他的疑问。 徐阳逸笑了。 强援。 真正的强援! 咏星者米拉沃,伪太虚。杀戮者卡西欧瑟雅,伪太虚。而永恒者尼维亚,则是货真价实的太虚!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压制境界来到了这里。 果然是最大的疯子……他心中了然,如果不疯,谁敢以太虚之尊探神灵禁地?要知道,太虚在诸天万界,屈指可数的独步不出,那就是一界至尊。 “对真知者的诚意,你还满意吗?”尼维亚不大,大约三四米高,缓缓走到徐阳逸面前,笑道:“元婴大圆满,在无数世界都是中坚力量,尊圣是不可能亲自上前线的,而我们的判罪者,可是常年在无数宇宙惩罚真知罪犯的存在。” “战斗,他们永不退缩。安排,他们没有顾虑。这是全位面最强,也是最好的战士。”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,舔了舔嘴唇:“非常好,不过,我现在更希望能和你们进行这里的交流。”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,目光深沉了一分:“米拉沃曾说,你们找不到破解的办法,现在出现,是代表有办法了?” “当然。”老龙意味深长地开口:“真知者从不打无把握的仗。而且说实话,我们对于这位神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。这么晚才到,我们就是搜集了所有关于她的信息。” 徐阳逸抬了抬眉,娲皇的名字,一位雅威的真名,应该对他们非常陌生,他们怎么知道? 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,尼维亚淡淡一笑:“其实,有件礼物,我们希望先交给你。这也是遥远的提拉冈底斯贵族们托我带来的。” 它伸出三角形的指甲,虚空划出一片符文。空间顿时扭曲起来,一个虚空漩涡缓缓出现,紧接着,徐阳逸瞳孔猛然一缩。 一把古朴的长剑出现,这把剑的每一个部位,他都亲手摩挲过。漫长的岁月中,它伴随自己走过一次次危机。没想到提前看到了对方! 鱼肠! 一把抓过长剑,一种冲动涌上心中,龙逢云,虎遇风,哈哈大笑中,他一弹剑身,身形拔地而起,于虚空中剑光扫荡八荒! 轰隆隆!一道道半月形的流光斩破虚无,鱼肠上发出一声悠然笑叹:“这么久了,你的脾气还是一点没变。” “你不就是因为这个才选中我的么?”徐阳逸倏然收剑,气度堪比宗师,亲昵地摩挲剑身,声音微微颤抖:“前辈,好久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