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1章:寂寞如雪 - 最强妖孽

第1531章:寂寞如雪

地面上,尼维亚瞳孔微缩,随意问道:“灵力计数,他刚才爆发出了多少灵?” “两亿八千七百万,阁下。”卡西欧瑟雅恭敬回答。 尼维亚摸了摸胡须,点了点头:“很好,说不定……他真的可以实现我们为他量身定做的逃脱计划,成为前无古人的,能从两位雅威,其中一位还是号称最古恶魔的雅威手中逃掉的生物。” “没有强大的实力,一切都是无本之木,无源之水。” 它扫了一眼两人:“毕竟,我也不希望真知圣所爆出大贤者死于没有完成契约之类的丑闻……米拉沃,你太草率了。” 苍老的米拉沃微笑鞠躬,不敢回嘴。 数秒后,徐阳逸才落到地面,珍重地将鱼肠背负背上。尼维亚抬了抬布满鳞片的手指,顿时,所有判罪者恭敬退到万米之外警戒起来。 “我能感觉到这里的时间流速不正常。”米拉沃弓着背,深深看着四周,拐杖在虚空中一点一点,带起无数银白的光华:“好强的时空之力……这是一位雅威的结界?” “这位雅威的实力还在法拉孔大人之上……而且超过非常多。”说道正事,所有真知者态度完全不同,全部凝重了起来。卡西欧瑟雅站了起来,挥手划出十几个繁复的印记,以虚空为平面飞快分析着。 “这在我们的预计之内。”尼维亚并没有慌乱,捻着胡须沙哑道:“能让七大最古恶魔之一亲临的雅威,必定在曾经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否则,一位‘神使’就足以让大多数雅威卖它一个面子。” 徐阳逸波澜不兴地看着他们的举措,这就是他最喜欢真知者的一点,对于秘密,他们从不懈怠,能比自己挖掘得更深。 他们是最好的老师,也是最锋利的剑刃。 十分钟后,卡西欧瑟雅回过头来:“这里的时间流速被空出了一天。而且有规律的循环,非常精妙的方法。” 阿尔法如同学生一样,拼命记录着。手中的羊皮卷上已经写了无数公式,拖出一米长。 “聪明,特意来到这里,为了多出的一天吗?逸,看来你们的时间非常紧张,不用客套了,先谈谈这里的情况。然后,我们再告诉你该怎么做。”尼维亚说道。 徐阳逸点了点头,花了足足半个小时,才将一切说清楚,其间只有阿尔法笔墨的沙沙声。其他人神色越来越凝重。 半小时后,尼维亚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开口:“比我想的更糟糕……幸好有这多余的一天。” 它沉默了下来,仿佛在组织言语,徐阳逸没有打搅,他自己对于现在这种恐怖的困境已经毫无办法,真知者和他们背后的另一位雅威,是他最后的希望。 困难的不在于关卡,而在于最后如何在玛门亲临,娲皇苏醒的情况下……不接受对方的天道晋级为真正的太虚,并且拿到赵子七的魂魄。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! 十分钟后,尼维亚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抬起头来,双手飞快掐诀,紧接着一片青光炸裂。如同太阳升起。 徐阳逸闭上了眼睛,有法拉孔的契约在,他不担心这些人背叛自己。睁开眼后,他赫然发觉自己竟然在一片华美的大厅之中。 这是一片石质的大厅,并不算太大,方圆二十米左右,头顶的精灵与世界树浮雕,周围的巨龙雕像,脚下的红色柔软地毯,一面巨大的水晶吊灯。无一不在彰显着这里的奢华。而他此刻竟然坐在一张十米大小的石桌上。 石桌是六边形,精雕细琢,堪称艺术品。他和四位真知者正坐在石桌的四边。每人面前甚至还有一壶灵茶,烟云缭绕。 “我不觉得现在是茶话会的时间。”徐阳逸平静开口。 “当然不是。这只是先贤的一点善意,八环魔法‘寂静的囚徒。’是只有真知者才能施展的魔法。”米拉沃端起茶杯沙哑道:“来到这里的也不是你的肉体,而是你的神识。这里每一处都处在那位雅威的监控之下。要想安全对话,只能在这种地方。” “允许我再次赞扬你多选择的这一天很明知。和雅威交手,每一秒都必须推算到极致。”尼维亚惬意品了口茶,神色肃穆:“那么……我们开始吧。” 他打了个响指,阿尔法储物戒中飞出一叠厚厚的纸张,每一张都刻印了真知的眼睛。它严肃地将前面几张放在徐阳逸面前,站起来说道:“这……就是我们为你制定的计划。” “但是,执行它之前,你必须知道为什么这么做。第一点,就是……首先要明确什么是雅威。他们的心态是什么。” 它的手指放在纸张上,并没有让徐阳逸立刻看,而是继续说了下去:“雅威……超脱规则,创造规则,宇宙大意志的代言人。他们的生命无比漫长,甚至没有尽头。存在形式不限于肉体和族群。是所有修行方式的最顶端。无论是走魔法,体术,或者灵气,魔气,最后都是殊途同归。” “换句话说,它们是生物,是被亿万年岁月琢磨得无比智慧的生物。所以,它们也有七情六欲。” “而所有雅威,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。”它竖起一根指头,一字一句道:“孤独。” 徐阳逸若有所思:“据我了解,雅威是非常寂寞的,我也有疑惑,他们手下无数位面。他们完全可以照看数个位面,保证不会无聊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绪?” “你错了。”这一次是卡西欧瑟雅否定了他,摇头道:“对于雅威……我们都是蝼蚁。他们已经站在了整个宇宙最顶端。他们才是‘人,’你觉得,‘人’会观察蚂蚁多久?” 徐阳逸恍然大悟。 观察蚂蚁,那是兴趣,而绝不会作为正事。雅威没有什么正事,人的“交谈”对象只能是人,长久以来,他们当然会寂寞如雪。 “并不是没有为人类处理事情的雅威。相反,很多新晋雅威都乐于如此。在无数的位面洒布荣光。让诸天万界响彻它的名字。然而……生物的纪元对于它还是太短了。短到只有区区几十万年。据记载,最古的雅威,每一个都活了以亿为单位的年月。” 尼维亚一挥手,茶壶自己飞起,给徐阳逸斟满,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而漫长的孤寂,就算雅威也会心态崩溃。你觉得,一个人什么都不在乎了,只想寻求关注,不寂寞,他……会怎么做?” 徐阳逸瞳孔倏然一缩。 很简单…… 要么灭亡,要么疯狂! 地球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有些自闭症患者没有调整过来,公然枪杀其他人,为了什么? 可能什么都不为,只为那一瞬的关注。这还只是短短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的孤独,而对雅威这种永远住在孤独囚牢中的生物,这种感觉……只要想一想都让他汗毛倒竖。 “你好像想到了。”米拉沃神色也无比郑重:“为了你这次的任务,我们特意请示了法拉孔大人的神谕。据他所说,在很久很久以前……大约是初代雅威产生之后的千万年后,终于有雅威被孤独逼疯,开始……大开杀戒。” 徐阳逸背后一片电流通过,这四个字很简单,却让他庆幸,昊天和卡俄斯是如此的清醒。 一位雅威的大开杀戒……可不是死几千万,几亿人这么简单…… 那是……种族的灭绝,星系带的崩溃。 或许……只有在血与火中,他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,回味自己渺小时拼搏的岁月。 以另外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“存在。” 看到他没有说话,尼维亚全身的鳞片都竖了起来,呼吸急促地开口:“所以……雅威之中,有一个不不成文的规则。” “意志囚牢。”三位大贤者一字一句地开口。这四个字,就算说出来,都感觉魂不守舍。 徐阳逸愕然看着三人,他居然……听到了对方剧烈跳动的心脏咚咚声。 他刚动嘴,尼维亚做了个嘘的声音,冷汗都从他鳞片下冒出来,沙哑道:“别说话,好好听……” “接下来每一个字,都关系着你的生死。这也是我们签订了你那纸要命的契约之后,动用了极大的代价,数百位大贤者共同推算出来的……唯一的,你可以活下去的方法!” “为了应付那一纸合约,我们动用了所有的大贤者,一共七百三十二位,寻找了三万四千六百八十个真知图书馆。调动了四百二十七万真知者,耗时一个月,找到的唯一一条路。”米拉沃也狠狠道:“该死的……我发誓,这是真知圣所建立以来第五大动作!在你前面的,都是真正的雅威!你真他妈该荣幸!” 徐阳逸目光微动,凝重点头。 这些数字,足以证明这个答案有多难,让号称全知全能的真知者全面动员,甚至联络了一位真正的,活着的雅威,聆听对方的神谕。 这已经不是玛门和娲皇了……等于是三位雅威的隔空交手! 尼维亚深吸了一口气,凝重说道:“任何一位雅威,在即将疯狂之际,会请示初代雅威,别问我这是什么,就算法拉孔大人都没有说,但是我们推断,所有初代雅威形成了一个联盟。” “这位感觉自己抵挡不住心魔的雅威,会希望能有初代雅威把它……封印起来!” “为他造一个梦,一个漫长的梦,一个有趣的梦。直到……它度过这次心劫,主动醒来。雅威的一生,都是在被封印,和清醒之间轮换。” 他顿了顿,复杂地开口:“无尽的生命,也是无尽的悲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