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3章:唤醒神明的方法 - 最强妖孽

第1533章:唤醒神明的方法

在徐阳逸的思维中,这很好理解。 如果说,意志囚牢是一台开启的电脑,娲皇在其中做着其他事情,比如平缓心绪,而此刻,电脑bug了,蓝屏了。 那么,只能重启。 而重启的时候,电脑是不能用的。换个解释,这个时候,这方天地的规则是空缺的! 这就是他们唯一可能做到的机会! 米拉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属于真知者的疯狂,鳞片哗啦作响,双翼扬起:“让这个庞大的主脑出现故障,只有一个办法……” 它舔了舔嘴唇:“那就是……让这个梦境中,出现一个可以惊到娲皇的噩梦!超脱意志囚牢的把控,从未有过的变数!” “她一定会醒的……从美好的梦境中被吓醒!它们到底还是生物,只要是生物,就有七情六欲!有些隐藏在记忆中的东西,那是最好的回忆碎片,是它们‘美丽的曾经,’只要将其中最美好的一点破坏掉……她……必定醒来!” 这就是这个程序中最强的病毒! 所有人目光交炽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一抹疯狂,这个罪孽……如果真的要判刑,恐怕死一万次都无法达成! 最美妙的是,他们不怕这个后果! 徐阳逸身上有卡俄斯之种,真知者背靠活着的雅威法拉孔,两边都不是好惹的!他们可以在你情我愿的游戏中丧生,这是修行的考验,没有雅威会管。但是娲皇亲自出手,后果完全不同! 形同雅威神战! 而且……娲皇真的能出手吗? 徐阳逸很怀疑。 如果南华蝶母没有骗他,娲皇肉身都消失了,她真的能在天地之桥以元神之身对七界出手? 脑海中思维的火花一点接着一点,完全爆开。一个个拼图飞起,他闭上眼睛,这一瞬间思维发散,他还想到了很多事情。 比如,鸿蒙契约之书,娲皇是肯定不会拿出来的。答应玛门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做得到。 “她已经如此虚弱,而正是因为她的地位特殊,这才明知道她意志囚牢的地点,却没有雅威前来触碰。鸿蒙契约之书……应该是她的保命牌。如果我真的拿出来了,给了玛门,恐怕……这个最古的怪物会动用神体前来。彻底抹灭这里。” 神的世界,也不太平。 “这条路走不通,那……就只有和耀日魔狼拼上一场了。所幸,这里是娲皇的意志囚牢,玛门到底没有大胆到亲身进入。难怪会让耀日魔狼前来……曾经我还怀疑,永恒精金的炼制方法如此重要,他居然真身到了又走。原来如此……” 很多解释不通的事情,在此刻完全拉通。 许久,他才睁开眼:“我明白了。” “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明白这个梦境之中,哪一点才是最重要的。” “没错,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特地从提拉冈底斯带回了你的器灵,以他生活的年月,已经是我们能够找到的,对娲皇最了解的生命体了。”卡西欧瑟雅点头道。 一切都拉通了……行动的主体构筑完毕,剩下的只有随机应变的细节。而恰好就在这时,这个空间嗡鸣一震。 “时间到了。我们会跟随你进入下一关。”尼维亚说道:“进入这里,时间流逝和这个空间不同,提前了不少,不过现在看来……” 他看了众人一眼,目光交错,谁的眼底都是一片炽热战意。 从他们踏出去的这一刻起,他们的目的已经完全不同。 之前,是被动在娲皇的游戏中死中觅活,在最高等级的灭世神话中苦海泛舟,拼命寻找一线生机。 而现在……他们是出笼的饿狼,恐怕娲皇和玛门都想不到,连接两人的易碎冰桥上,如今走来的是一头贪婪饿狼,已经面对神明悄然亮出了它的獠牙。 对神亮剑! “走!”徐阳逸一挥手,所有人齐齐化作光芒消失这片空间。 很快,他们就出现在了昏暗的虚无中,八千判罪者如同石雕,一步未动。巨大的石轮仍然耸立。就在他们出现的时候,一个恢弘的女声响起:“候选者,你已经准备好踏入诸神的竞技场了吗?” “是。”徐阳逸按下心中的汹涌,恭敬地拱手。 “很好。”虚空中传来一声悠扬钟声,一扇巨大的门扉徐徐打开:“欢迎来到洪荒世界。” “第二轮,是候选者的角逐。在灭世之下,你将会遇到你的第一个对手。” 徐阳逸和鱼肠陡然抬起头,死死看着虚空。 终于来了么…… 候选者的对决,是谁……寒雪尊者,柳眠风?地哭上人,或者……太初? 声音并未回答,继续响起:“只有真正的强者,才能获得五王的殊荣。” “来吧,神明在关注你。” 刷刷刷!一道道光芒凌空而下,落在每个人的身上,所有人如同魂魄一样,倏然冲入那扇大门,十分钟后,在场空无一物,大门轰然关闭。 这里重新恢复了一片死寂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片永夜的虚空忽然绽放出了一道银白色的光芒。 虽然小,但异常明亮。它在虚空中刻画着,勾勒着,一个残月逆十字的画面赫然出现虚空。 一声轻微的铃铛声响起,紧接着,是金币落地的声音。一枚金币诡异地从玛门标记中跳出,刚刚出现,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,带着剧烈的喘息,一个披着黑色斗篷身躯,猛然从金币中钻出。 “呵……该死的……”耀日魔狼的声音在斗篷下响起,咬牙切齿:“这是昊天的手笔……娲皇不是早就和不归仙界不再来往了吗?昊天居然还会帮她构筑意志囚牢,这就是人类所谓的藕断丝连?真是让人恶心……” 巨大的身体下半部分还在金币之中,他猛地一撑,终于跃出金币。手一招之下,珍重异常地将金币吞入腹中。 “玛门大人的宝物,摆渡人的金币。只要有它,没有去不到的地方,包括神国,就算梦境也不例外,桀桀……昊天大人,您也太小看被称为最古的您的同僚了……你们那批初代雅威,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……” 说完这句话,他的手伸入黑袍,拿出了一盏古欧式的提灯,眯着眼睛看了数秒,才冷笑道:“还活着啊……人类的求生欲望还真是强烈地令人作呕……不过也好,虽然玛门大人无所不要,却从不拖欠交易对象。” 他提着灯笼缓缓走入迷雾:“能作为魔神的交易对象,你应该庆幸才对……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一片巨大的木板。 这片木板看不到头,整整齐齐,简直比一个大陆还大,无数的亭台楼阁建筑其上。数万人的身影零落其间。而他们早已汇聚起来,利用这些建筑形成了一片强大的法阵。 大部分的修士脸上还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,更多的人满身血污,一位位尊圣瞪着发红的眼睛盘坐虚空,他们没有休息,为下方的元婴金丹争取恢复的时间。神识交织空中,带着说不出的忐忑和焦虑。 三宗联盟的各色旗帜猎猎飞舞。这块木板并不平整,偶尔会有颠婆。极远处,有海潮之声轰鸣而来,砸在不知道什么东西上,偶然可以看到千米浪头蜂拥而起,化作漫天珠玉。 头顶一片乌云,无穷电蛇奔走,将世间拉扯出惨白的阴影。所有人都看到了,在天的尽头,一点燃烧的火光在不断飞舞,发出“吱”的声音。哪怕相隔数万里,这里也能感受到声波的震动。 “是那个怪物。”王不法铁青着脸,瞪着发红的眼睛说道:“该死……该死!” “第二关为什么还在这里!还和那只可怕的啄木鸟一起?” “稍安勿躁。”宝象禅师说是这么说,目光却死死盯着远方,脸上的忧色不言自明,咬牙道:“唯一的好消息是,它仿佛忘记了我们。否则……早就飞过来了。” “忘不忘有什么区别吗?”屠苏方荣直视前方:“第二关的杀手,并不是它啊……” “本尊者真的没想到,这么快……这个游戏就忍不住了。” 没有人开口,所有人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前方是一片紫色的光幕,光幕透明,上面隐隐有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宿游动。他们早就试过了,无论何物,都无法打破这片光幕。 现在所有人都被困在百万米内,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 就在光幕之外,距离他们数十万米出,另一片恢弘的营地,同样以饿狼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们! 旌旗怒卷,号角连营,距离太远看不清是谁。然而那种火一样炽热的战意,却仿佛透过光幕传达过来。 另一位参赛者! 而且不是太初,也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地哭上人----对方绝不可能有这种威势。 有这种威势,这种装备,这种人手。能在第一关这种死劫中幸存下来,士气还没有崩溃的,只有……五王二后! 两把出鞘利剑,终于在第二关迎来了第一次撞击。锋锐的寒芒未动先至,空气中都仿佛铿锵作响,刀剑齐鸣! 如此的简单。 如此的不做作。 第二关只有一个命题,就是:活下去,走出去。 二选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