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4章:第一个对手 - 最强妖孽

第1534章:第一个对手

“不知道是寒雪尊者还是眠风公子。”阴风老祖深深看着对面,眉心紧紧皱起:“无论是谁……这一战都极其艰难。哪怕他们第一关有可能比我们损失更多,但原本的根基太雄厚了。” “这是万蛇殿。”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。所有人目光一凛,立刻拱手到:“梅道友。” 幽海龙王宫圣女梅踏雪,第一关存在感极小,此刻脸色略微苍白,身染血污,显然也是九死一生。 她说完这一句并没有接着说,而是走到众人之前,凝视对面,沙哑道:“同为王后势力,我们相当熟悉。所以,我很肯定地告诉各位。他们……死伤惨重,能逃出来已经是万幸。” 没有人说话,所有人凝重无比地看着对面旌旗猎猎,肃杀如潮水大军。万蛇殿啊……五大势力中最强的一位,这还是重创之后?那么第一关之前是怎样的情景? 梅踏雪顿了顿,皱眉道:“不过确实……太强了一点。” 何止是强。 对方大约还剩下两三万人左右。如此多的修士,现场却如臂使指,就连空中飞行的修士都没有。整个营地,与其说是人,不如说是坟场。安静如死,除了旌旗猎猎,居然没有一丝其他声音。 如臂使指,令行禁止,别说万蛇殿,就算万年世家的禁军都做不到! 就在此刻,轰隆隆……天空滚过一片惊雷,阴云如海,肉眼可见吞没整个世界。 一片深邃的漆黑吞没苍穹,和黑夜不同,看不见星光,黑云如山似海,蛇一样围绕身边。仿佛……身处于宇宙的混沌。忽然,他的目光陡然一亮,死死盯着空中。 如同预感,其他人全部同时抬头,狂风卷动所有人的须发衣袂,无数疲惫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天空。对面障壁之后的大阵中,寒雪尊者眯着眼睛抬起了头,在这片风起云涌中,他感觉到了一种令人非常不愉快的气息。 他感觉到了符箓的骚动,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那是嗜血的渴望。 “是那个卑贱之躯的味道……”他磨了磨牙,目光赤红地低下头:“也好……今日……就让我们了结一切!” “早在你飞升之日,就该一刀杀了你!” 话音未落,仿佛无形的巨手搅动黑暗,漫天的黑色烟云层峦叠嶂地汇聚起来,宝象禅师仔细感受了数秒,倒抽了一口凉气,和其余几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这不是一个人!” 王不法脸色铁青:“起码在五千以上!” “不仅如此,而且……其中每一个人,都带着强大的杀伐之气,显然是一只百战强军!”屠苏方荣目光如火,磨牙道:“有第三方势力入场?” 刷!最后一个字落下,天光万道,一扇银白色的门扉凌空打开,周围环绕无数繁复的符箓。一人光华之中凌空踏出,环视了一圈全场,淡淡道:“万蛇殿?” “奔雷道友!”阴风老祖长长舒了一口气,他们很清楚徐阳逸没事,但是主帅不在军中,无论如何也心中忐忑。事到如今才终于舒了一口长气。 徐阳逸自然出现在属于他这一方的屏障之内,然而却并没有太过理会身后陡然而起的喧哗。他的目光缓缓看向对方,在那如同晶壁系一般的屏障后,捕捉到了一抹同样战意炽热的目光。 锵! 空气中若刀剑齐鸣,两位神格碎片的持有者,终于在这个最终的战场上面对面。 寒雪尊者目光无喜无怒,千年的高高在上,养尊处优,换来他对同届修士的不屑一顾。这不是盲目,这是自信。面对徐阳逸刀锋一样咄咄逼人的目光,他嘴唇轻轻动了动。 无声,徐阳逸却看懂了。 “交出吞噬祖符,饶你不死。” 徐阳逸笑了。 他的嘴唇也轻轻动了动,寒雪尊者瞳孔微缩,对方说的是“脖子洗干净了吗?” “或许是第一关我们损失惨重,让你觉得有了战胜五王二后的可能?”寒雪尊者目光微寒了起来,这一次没有用唇语,而是异常平静地开口,声传百里:“就算我们第一关损失惨重,也绝非区区三宗联盟可以掀翻。” “是啊……你的队伍有些古怪,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神格味道……”还不等他话说完,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从半空传来,与此同时,三宗联盟所有修士全部倒抽了一口凉气,就算还在打坐的修士,脸色骤变,猛然站起。 “这是……”阴风老祖震撼地看着天穹,嘴唇都在颤抖。就在他身旁,王不法脸上忽如其来的惊讶,随后转化为狂喜!另一边,宝象禅师目光精芒暴涨,身形微颤,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……” “道祖在上……我,我看错了吗!”无数的修士脸上都带着一种惊喜交加,不敢置信的神色,不知道多少人揉了揉眼睛,仰天长笑“没看错!是真的……是真的!援军!竟然还有援军!雪中送炭啊……两军对垒,面对万蛇殿这种对手,竟然我们还有援军!” 寒雪尊者也呆住了。 万蛇殿的屏障之后,数万无神的目光同时抬起,死死盯着空中。就在徐阳逸身旁,一个超级传送法阵瞬间凝结,整整八千多道虚影闪耀其上! 刷拉拉!恐怖的灵气水银泻地,就算白痴都看得出来,这股援军没有一个是庸手!尽管他们此刻折跃的外形很古怪,长袍,书本,镰刀。然而身上浓郁到化为实质的杀伐之气却根本骗不了人。 那是猛鬼出笼的咆哮。 那是来自于真知之神的审判者。 真知圣所,八千判罪者群星降临! 一道道光华闪耀天穹,以徐阳逸为中心,兵如雨,将如云,震慑诸天,无声的肃杀让人汗毛倒竖! 轰! 白光闪耀之中,八千多道身影全部集结完毕。正中心,一只苍老的西方老龙推了推单边眼睛,看虫蚁一样看向寒雪尊者,笑容如同盛开的彼岸花:“第一场可谓是难度最高的一轮游戏,就算本王的代理人先知先觉,也最多和你们差不多。这是一场恶战。” 它身后,一个魁梧的铁甲女子身影站了出来,毒蛇一样笑道:“但是……加上我们呢?” 米拉沃缓缓从跃迁光华中走出,沙哑道:“真知圣所麾下,八千最精锐的判罪者军团准时来援。人类,你将会在地狱里永远铭刻真知圣所的名字。” 死寂。 数秒后,一片如山似海的欢呼声瞬间炸裂,无数的修士拖着疲惫的身躯,仰天大喊,八千判罪者的出现,彻底扭转了此刻的局面! 天平的两端,已然不平衡。 寒雪尊者目呲欲裂,谁也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,对方居然还有后手!不……不对! “你们……怎么进来的!”他死死咬着牙,尽量让自己表情不要扭曲,声音压抑地低吼:“这不可能……每个人只能带十万人!三宗联盟进入之时已经十万!这……根本不可能!!” “你……作弊!”他嘴唇有些颤抖,择人而噬一样看向徐阳逸。心中一片冰凉。 徐阳逸的实力,他虽然看不起对方低贱如野狗的出身,但是不得不承认,他惹不起。 他唯一的依靠,就是万蛇殿的庞大军力。但现在……这种支持瞬间崩塌,他做梦都想不到,竟然还有外援! 尼维亚不屑地抬了抬下巴对于不能给真知者带来知识的生物,它只有一个称呼:蛆虫。 对于蛆虫,它甚至不愿说一句话。 阿尔法闻香知雅意,拿出一份泛着金光的羊皮纸卷晃了晃:“神明引渡条约,啊……你可能没有见过。毕竟在你的视野里,所谓五王二后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。你和逸,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条起跑线。” 王不法,阴风老祖,宝象禅师,以及所有人齐齐看向了真知者大军,屠苏方荣嘴唇动了动,半秒后才抬眉道:“此人……狂得没边了吧?” “五王二后都不放在眼中?”宝象禅师老眉微皱,对方虽然是援军,却给他们一种:不是我要这么说,但在座的所有人,除了奔雷,都是垃圾。 那种沉浸在骨子里的高傲优雅,简直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,抽在所有人脸上。仿佛从云顶漠视蝼蚁,只有看向奔雷的时候,他们才会低下头颅,不……甚至是微微抬起头颅。 阶层的不同,圈子的不同。 没有言语,却如影随形。 “狂妄无知!”寒雪尊者怒极反笑,猛然低下头,眼中杀意爆闪:“那……就让你们看看符箓的伟力!” 符箓? 数位真知者嗤笑不已,神孽够强吧?照样被斩杀在深渊之战,提拉冈底斯异族扬名,震慑诸天星域。一个连符箓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运者,死活在七界范围内的步行者。也真敢站在奔雷面前。 尼维亚转过头,正要说什么。却看到徐阳逸和鱼肠并立虚空,神色并没有一丝轻松。 “怎么?”它好奇地问道:“这场战斗,就算我们的投名状。我知道你并不相信我们,对方毫无胜算。你在担心什么?” 徐阳逸没有回答,警惕地看着四周,许久才说道:“这……可是第二关啊。” “仅仅如此?” 尼维亚目光微动:“或许,只是第一关难度高?” “那又有什么必要特地将我们放在这里?”鱼肠冷峻开口:“这里……可是诺亚方舟之上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