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6章:船票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536章:船票(一)

如同烟云的赤道,层峦叠嶂的黑云在天穹一圈圈散开,明月瞳孔就好似宇宙的中心。只是一眼之后,乌云再次翻涌,遮蔽了这惊鸿一瞥的裂隙。 世界寂静了。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十秒之后,遥远的天穹之上,咚的一声沉闷鼓声响起。 咚…… 声音恢弘,震荡天际,随着这一声,天穹数不尽的雷蛇翻涌起来,铺天盖地,远超地球所有十级暴风雨,比海啸更恐怖!不……那是人类都无法想到,居然可以有如此恐怖的雷霆震怒! 雷公执鼓,天庭翻覆! 哗啦!随着鼓声响起,从极其遥远的地方,传来无尽惊涛拍岸之声,虽然渺小而遥远,在他们心中却无比清晰,宛若死神丧钟。 那是黄泉之海的沸腾,是真正的黄泉即将落下的暴虐预兆。 咚咚咚……鼓声一旦响起,就再不停歇,越来越响,越来越宏伟,到最后……整片天际都震荡起来,就算甲板都在轰鸣不已。天空中风起云涌,仿佛在酝酿着比之前更加恐怖,恐怖无数倍的黄泉风暴。 生命的收割之雨。 心脏没来由地随着鼓声而颤动,就在同时,极远处的啄木鸟仰天长啸,化作一道红光朝着这里缓缓飞来。 第二幕,雷神,正式开启。 “十分钟……二十分钟……”米拉沃双手在空中飞快计算,最后肯定地抬起头:“四个小时。” “四小时后,它将抵达诺亚方舟!” 无人开口。 这才是第二关……下一关,是否就是洪水褪去的后蚁射日?根本不用想,前两关洪水滔天,后一关十日炙地,冰火两重天……根本不会给任何人活下去的机会! 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,他用力握了握鱼肠,一声清啸,剑随身动,伴随着天空仿佛助威的战鼓,猛然冲了上去。 “走!” 轰!随着他这句话落下,尼维亚扬天发出一声怒吼,就算是他,也感到了如今局面的刻不容缓,目光发红地咆哮道:“判罪者……给本王审判这些异位面的不洁者!” “让他们的血染红大海!” “杀光他们!” 随着它话音落下,八千判罪者缓缓抬起头,整齐得如同同一个人,斗篷下的铁面之后绽放两道红芒,左手书本吟哦不已,右手镰刀沙沙作响,八千判罪者如飞蝗利剑,直扑万蛇殿! 主帅一马当先,何人敢后?死神的长鞭抽着每个人的神经,随着判罪者八千流光化作灵气长虹,王不法,阴风老祖等人领域轰然展开,厉喝中紧随而上。 “杀!万蛇殿寒雪尊者……明年今日,便是你的忌日!给老夫拿命来!万年不易屠苏家,今年就喝你颅骨贡酒!” “好胆!!”寒雪尊者怒火直冲天灵盖,两军对垒绝不是如此舍命的,那是一次次的试探,术法攻击中找到对方的弱点,慢慢打破对方的护山大阵再一击毙命。对方主帅冲阵,护法随行,这是没有把他当对手看! 要阵斩自己! 刷拉拉!狂风拂面,十道人影后发而先至,掀动灵气如潮。即便相隔数万米,他也能感到对方汹涌杀意。深吸一口气,两万多条金色灵线瞬间植入所有人天灵盖,本来木然如泥雕的修士,顿时眼中露出毫无畏惧的神色,磅礴的灵气从死寂中苏醒。 “以无畏之名……”他双手猛然一拉:“我敕令尔等,无所畏惧!” 金线龙蛇起舞,杀戮机器苏醒,面对着前方八千判罪者大军,万蛇殿应声而起,万剑冲霄。 银河对银河,星辰破星辰。这一瞬间天穹上但见灵光璀璨,成为光的海洋,法的神国。 杀! 没有任何言语,有的只是单纯的,白热化的交锋。然而无穷的铿锵声中,寒雪尊者目光陡然一紧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不对…… 情况不对! 两万三千万蛇殿精锐,面对着八千判罪者,竟然直接被冲出一个缺口!明明人数占优,却根本无法阻挡对方。所有神通打在判罪者身上,居然化为道道符箓消散,好像……这些是不占因果,不在尘世,了无实体的怪物一样。 无声对无声,鲜血与杀戮交缠之中,数百判罪者沉默地甩出镰刀,数百镰刀在空中纠缠,凝结为一道巨大的镰刀之网,随后疯狂朝着万蛇殿修士收割。明明有无数神通打在身上,明明有法宝刺入了他们体内,他们却毫无知觉,只有斗篷下的红芒证明这是活物。 哗啦啦!一排鲜血凌空绽放为赤红的血线,镰刀网所过,上百修士陨落。而受伤的判罪者寂静无声地打开左手书本,一道道蓝色光芒灌注身体,竟然毫无知觉地继续进行杀戮! “这……”大阵中心,寒雪尊者目瞪口呆,这怎么可能?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有鲜活的生命力,但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们就像最狂热的狂信徒,在为什么奉献一切? “桀桀……”一个嘶哑的声音响彻半空,尼维亚怪笑道:“判罪者,他们有着最纯真的信仰,每一位在接到命令之后都做好了献身的准备。精通数十个种族的杀戮技巧。不……这是杀戮艺术。” 它嗤笑着看向难以置信的寒雪尊者:“同样是机器,我的机器是最高科技,而你的……太过原始。” 该死……该死! 寒雪尊者死死咬着嘴唇,从来没有……身为五王二后亲传弟子,他从未受过这种侮辱!就算奔雷,当年也把对方逼到只敢藏头露尾,躲在师尊麾下瑟瑟发抖。今日竟然被一个非人的怪物如此奚落。 心中恨意滔天,然而他知道,现在必须冷静。就在这时,他的目光警惕地扫过前方,心脏再次停跳。 就在八千判罪者之前,徐阳逸勇冠三军,所过之处漫天血色,蓬勃血雨临空洒下,如同行走在绯红云雾之中的死神。更让他惊讶的是,前方所有修士组成三个五十人大阵,三才神通对方竟然只是身体虚幻就穿花蝴蝶一样穿了过去。 如同暴风雨中的海燕,轻灵地行走在钢丝之上,危险却优雅。这杀戮的一幕居然带出了写意的美感。 就在他身侧,咏星者米拉沃桀桀怪笑,阿尔法背后生长出七十二只金色光翼,再后面一层,是阴风老祖,脚踏千层黑云,修罗虚影托莲,端坐九九八十一阴魂。王不法身后剑莲盛开,若煌煌大日,这把尖刀根本锐不可当,所向披靡! 灵气如刀,直指他的头颅。 同样万法不沾! 无垢仙体! 当! 一声闷响,鱼肠嗡鸣一片龙吟,仿佛感受到徐阳逸心中炽热战意,四面八方虚空层层破碎。只闻一声惊雷长啸,人影鸿飞冥冥。上百修士傀儡闷哼着雨点一样散开,他和寒雪尊者之间仅仅相隔两万米。 他甚至能感觉到黑云之中徐阳逸锋锐的双眼,直勾勾挂在他身上。那是当初自己三人给对方的奇耻大辱,如今十年报仇,自己求饶根本不可能。 他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。曾几何时……那个在自己三大符箓掌控者手下的奔雷……那个区区乙级宗门的道子……竟然让自己感受到这种钢刀临身的危机? 两人之间仿佛出现了一片真空,徐阳逸舒了口气,神色波澜不兴,平静到冷酷,鱼肠扬起,直指寒雪尊者咽喉:“当年安临城外,你,柳眠风,地哭上人欠下的债,该还了。” 这一声彻底惊醒了寒雪尊者,他深深看着徐阳逸:“那,你就来试试。” 他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一拉一放,仿佛早已操作许久,无比熟稔,万蛇殿两万三千修士同时张口,同时掐诀,层峦叠嶂的黑色灵气潮水蔓延,瞬间吞没八千判罪者大军。 “万蛇殿护山大阵……相柳之阵。”黑雾吞没了他恨意盎然的面容,从牙缝中说道:“本来这招是留给柳眠风的,你真的应该庆幸。” 修行到他这一步,同样有所决断。在判罪者所向披靡之际,他就知道,这一招……藏不住。 不仅藏不住,如果不用,恐怕今天真的是他的忌日! “雕虫小技!”卡西欧瑟雅哈哈大笑:“在真知面前,一切无所遁形,来吧……法拉孔的明灯!” 她的铠甲上陡然亮起一只深蓝色的眼睛,身后一尊金色虚影燃起,那是一个巨大的脑部图形,如同当日徐阳逸看到的意志囚牢一样。无数的符箓被这个大脑吸入其中,缓缓凝结为一盏金色油灯虚影,光耀诸天,瞬间清除所有迷障。 就在同时,九只巨大的蛇头冲破黑雾而起,若蛟龙出海。长达数千米,粗百米,完全由漆黑的灵力构成。巨大的身躯隐藏于黑雾之海,凶威滔天,兴云布雨。 “吼!!”九头齐齐爆发出实质形的声浪,洪荒古妖,九头相柳再临,三宗联盟前进的步伐终于停了下来。 一圈圈灵气形成巨大的漩涡层,疯狂被吸入相柳一颗头颅的巨口之中,卡西欧瑟雅正要掐诀,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退下。” “这不是你的能应付的。” 尼维亚神色第一次肃穆起来,双翼一展:“以真知之名……” 它的胸口飞快鼓胀起来,双目赤红,随着一声惊天怒吼,一道恐怖的龙息轰然炸裂:“炎龙的咆哮!!” 一条炽热的光柱猛然从它口中喷出,直直打在相柳口中,光之所至,所有禁制全面打开。神威所临,一切虚妄拨云见日。 就在同时,一道剑光快若闪电,直冲相柳口中,正抓在对方禁制被打破的一瞬。 奔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