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7章:船票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37章:船票(二)

最近这几天,刚搬完家,事情超级多…… 大家搬过家的都知道,很多东西要挑,要买……请容许我一更几天…… 任何阵法都是修士组成,禁制洞开的一刹那,端坐于蛇体之中的无数修士清晰可辨,对于徐阳逸这种机会主义者,怎能放过这种时刻? 若剑投大海,鹰击长空,还未愈合的禁制激荡一片涟漪,就在刚刚进入的同时,寒雪尊者倒抽一口凉气,双手猛地一拉,相柳之内所有修士的目光齐齐看来,同时举剑,同时破风,数千道神通水银泻地,将蛇体虚影内凝为一片光耀的海洋。 “奔雷道友!”王不法等人齐齐惊呼,谁也没想到徐阳逸竟然如此艺高人胆大,对面可是万蛇殿的护山大阵啊!亡魂大冒之下,根本想都没有想立刻冲了上去。 徐阳逸没有任何惊慌,行家一伸手,就知有没有,之前第一轮的游戏,他已经大约知道了所有人的底。不愧是万年世家,甲级势力的老祖,太上长老,无一庸手。他这是完全相信对方,将后背托付给他们。而自己手中鱼肠,已经牢牢锁定寒雪尊者头颅。 “杀!!”刚刚进入,如同行走在神通的大洋,四面八方无数神通蜂拥而来。然而面对无垢仙体,不是单体灵力超过他的神通,根本毫无用处。但见银光闪过,一道笔直的血花绽放,数十修士惨叫着化为宇宙尘埃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仙体!”大阵中心,寒雪尊者眼角狠狠抽筋,太锐利了,这把尖刀超乎想象的锋利。瞬间打乱了他所有计划。 “拦住……一定要拦住!” “否则以区区十人冲阵到本尊者面前,本尊者还有何面目进大争之世!?” “合!”他双手再次一提,徐阳逸周围所有神通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,是铺天盖地的法宝之雨,不知道几百上千,既然神通行不通,那有形有相的法宝看你如何应对? 然而,只见徐阳逸身形微微一转,化为一道寒光萦绕的漆黑龙卷,叮当之声络绎不绝,鱼肠激荡八方风云,居然没有一道神通能侵入百米之内! 但是,法宝越来越多,从开始的数百上千,到后面的成千上万,最后,形成了一条法宝的银河,横贯长空。 一片浩瀚的波纹涌现,所向披靡的徐阳逸终于遇到了第一次阻拦,就在他面前,流星陨落一般的法宝化为诸天星图,四面八方,如同神兵天降的修士将他团团围困。大阵中心,寒雪尊者终于长长舒了口气,眼中杀意爆闪:“灭!” 轰! 东风雨落,星光璀璨,徐阳逸周围所有万蛇殿的修士,齐齐燃烧寿元,成千上万的法宝竟然汇聚为一只巨蛇之头,疯狂朝着他撕咬而来。 “奔雷道友!小心!”后方的修士齐齐惊呼,太深入了,别看只有数百米,但是他们已经拼命为徐阳逸撑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,数万精锐修士结成的大阵要抵御谈何容易,此刻竟然已经救援不及。 尼维亚目光一闪,正要行动,阿尔法悠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如果我是您,我就什么都不会做。” “对比起提拉冈底斯的神孽,这还什么都不算。” “此阵精则精,但是却没有灵魂,阵眼使用神格的方法错了。没办法,谁让他只是一个区区土著呢?”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,徐阳逸动了。 长剑当歌,一声轻啸,下一秒,人影倏然消失虚空。 刷! 一道波浪一样的白痕出现黑色宇宙,残留视网膜经久不衰。剑光之后,数十修士惨叫着元神崩溃。然而,这根本没有完,几乎就在同一秒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无穷无尽的白色剑光解剖混沌。 正要冲上去的七界高阶修士愣了,三位大贤者也愣了。 刹那间的璀璨芳华,人影已经完全不见,天地之间无数白色的剑痕炸裂,只不过短短一秒,数百道剑痕残留视野,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。 暗夜流光。 极致之剑。 当初在提拉冈底斯斩杀双生恶魔的暗夜君王! 黑与白的极致对比,让天际都仿佛阴暗起来。这是死亡的独舞,是杀戮的舞曲,黑白猩红构成的世界,刻绘出一片灭绝的美。 锵。 二十秒。 一声剑鸣,若苍龙归鞘,徐阳逸的身形出现原地,纤尘不染。而四面八方所有法宝齐齐崩溃,所有修士全部吐血倒飞,过程中元神溃散。 米拉沃和卡西欧瑟雅同时对视了一眼,他们这才真的相信,阿尔法说自己可能拿不下对方,绝非妄言。 阴风老祖前冲的身体戛然而止,嘴情不自禁地大张起来,和宝象禅师,王不法等几人齐齐对视了一眼,想说什么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 世界仿佛因这一剑而寂静。就在相柳大阵的核心位置,寒雪尊者嘴唇微微颤抖,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。 这怎么可能!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?任何修士的大阵,外部是最强的,就像刺猬,只要敢动手,必定会受百倍反噬!但现在这最强的一层简直就像鸡蛋碰到了石锤,瞬间破灭。对方长驱直入,自己手中竟无一合之将! 从没有想过……这场战斗开始就是一面倒。 压倒性的压制! 而对方距离自己……仅仅只有一万米!自己引以为豪的护山大阵居然没有一丝用处! 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他有预料过对方会使用精兵战术,然而,这个精,却在一开始就突破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。 “你……该死!!”他双手猛地一拉,如同蛛网中心的蜘蛛,每一根线都绷的笔直。随着一阵轰然巨响,黑云之中,十六盏巨大的绿光点燃云层之后,伴随着八声震天巨吼,蛇头从四面八方如山如海的黑雾中喷薄而出,鳞片块块竖起,若九龙戏珠,疯狂朝着徐阳逸所在之处咬去。 轰!!随着一片巨响,九只蛇头齐齐喷出恐怖的灵光柱,直冲徐阳逸后背。然而根本没有达到,一圈诡异的星图横布空中。星图中心,米拉沃衣袂飞扬,眉心中一个眼睛的图案熠熠生辉,尖笑道:“来吧……来群星的庭院,瞻仰一下诸神的伟业。” “群星之殇!” 轰隆隆! 群星炸裂,一颗颗星辰演化宇宙诞生。恐怖的爆炸从这方蛇体内全面绽放,迎接这片浩瀚冲击波的,是四面八方流星陨落的法宝之雨,世界都仿佛失去了声音,而徐阳逸斩风破浪,直冲寒雪尊者阵眼。 “挡住……给本尊者挡住!!”寒雪尊者声嘶力竭的大喝道,双手飞快飞舞,金线游龙,一个个磅礴的阵法缓缓组成。然而就在此刻,尼维亚淡淡道:“结束这场闹剧吧……我想,你们这边统计战力的时候绝对没有把真知圣所统计进去。我也很好奇,你有什么资格藐视从提拉冈底斯那种地狱杀出来的人类。” 它抬起一根粗短的手指:“不过,也没办法……” “谁让你们只是区区土著呢?” “满环魔法,神祝术。” 刷啦啦啦……若海潮倾泻,一片恢弘的蓝光从虚无中闪耀,丝丝缕缕汇聚在徐阳逸体内。让他成为一颗璀璨的蔚蓝星辰。光芒过后,寒雪尊者倒抽了一口凉气,心脏终于沉到了谷底。 神明再世…… 就在他瞳孔中,徐阳逸背后张开七十二翼蔚蓝色的羽翼,全身一套精美无比的铠甲,宛若天使降临。一圈圈符箓组成波纹缓缓扩散,所有神通触碰到这些简单的符箓,瞬间化为更小的符箓飘散,在他周围形成一片美轮美奂的光蝶海洋。 “规则之力……”通电的感觉从头到脚,寒雪尊者咽下一口苦涩的唾沫,事到如今,他完全醒悟了,真正可怕的对手绝非柳眠风,对方和他不过伯仲之间,而是……这个突然有了强力外援的奔雷! 老天,你何其不公!为何要骗我也是紫微帝星!为何五颗紫微帝星,实力天差地别! “失望么?”一道神识忽然想起他耳中,他猛然抬起头,七十二翼光耀之下,徐阳逸如同神明在和他交谈:“谁没有经历过失望呢?” “当初安临城外,元婴的我差点就被你们几个一巴掌捏死。所以我才知道……” 他身体微微蹲了蹲,如同张满的弓弦,恐怖的压迫力让天穹都在颤抖,寒雪尊者死死咬着牙,他眼角已经看到了,四面八方的大阵即将凝结完毕,当相柳之阵真正打开,他有自信能撑下去! 徐阳逸微微一笑:“失望之后,还有绝望。” 哗啦!!如同玻璃窗被打碎,神祝术之下的徐阳逸如同狂龙出海,光耀符箓完全打开。次光速的速度,但见一道金色流光直冲他而来,带起猎猎狂风吹动他身后旌旗怒卷。鱼肠所过寸草不生,一片片的血雨洒下,无穷无尽的破碎之声,死神已至。 咚……沙……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。寒雪尊者眼角抽搐着,微张着嘴,脸上还是不可置信的神色,深呼吸着倒退了数步,死死盯着眼前的人。 百米之遥。 鱼肠正对他的咽喉。 相柳大阵……居然连一小时都没有支撑到!双方主帅已然面对面。 “好久不见。”徐阳逸微笑着,身后相柳大阵的缺口还在缓缓愈合,他波澜不兴地对寒雪尊者说道:“你有十招的时间。” “从你当初想破我道心,到安临城一别,十招,让本圣君看看,你到底有没有长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