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8章:船票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38章:船票(三)

死寂。 寒雪尊者死死盯着对方,曾几何时……他和柳眠风,地哭上人将这个人逼到山穷水尽,但现在对方竟然柳暗花明! 你是什么身份? 区区下贱的飞升修士,五王二后麾下一方乙级势力而已,也敢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和本尊者说话?! 然而,他无法开口。 事实站起来说话的时候,所有臆想都趴下了,现实就是,对方这种“区区蝼蚁”真的用剑指着他的咽喉,真的突破相柳大阵数万修士站在他的面前,并且他还没有一丝把握。 刚才最后的一万米,近似光速,彻底打通相柳大阵! “运气不错。”他脑海中飞快算计着从近三亿灵的对方手中获胜的方法。狠狠咬牙道。 “无畏符箓,能把所有‘生物’抹去灵智?”徐阳逸轻轻一弹鱼肠,嗡鸣作响:“难怪相柳大阵如臂使指。但是,你选择了最错误的做法。” “就凭你也敢妄言五王二后的道子有错?!”寒雪尊者猛然抬头道。 徐阳逸自顾自地说道:“任何阵法,对于修士来说外部是最难攻破的地方。阵法一旦开启,阵中套阵,就像一个无法攻破的九连环。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,太虚都能被耗死。尤其以神……符箓运转,若最精密的机器,根本没有任何瑕疵。” 狂风吹过两人之间,徐阳逸身后大军已经随着他杀出的路直冲进来,面前将对将,寒雪尊者已经没有功夫去操纵其他修士傀儡,八千判罪者如同烧红的尖刀,直刺心脏。身后三宗联盟旌旗猎猎,灵光飞扬。 披风在黑雾中哗啦作响,他抿了抿嘴:“本就如此。” 徐阳逸淡然道:“如果说有,那么有且只有一个。” 他第一次正眼看向寒雪尊者:“那就是你本身。” 符箓一种功效,万种用法,但是对方的神识却做不到同时调动如此多的傀儡。在面对比他弱的修士之时,他就是无尽之山,叹息之墙。强大到让人绝望。但是面对超出他实力的尖刀,还不等他张开防御,就已经被完全打破。 “好了,叙旧时间结束。”徐阳逸长剑斜指:“动手吧。” “何必?”鱼肠波澜不兴地说:“一剑杀了便是。“ 徐阳逸微微摇了摇头,胜券在握,和神格拥有者的战斗千金难求,是相互磨合的过程,这也是他愿意给出对方十招期限的缘由。 相互砥砺,触类旁通。拥有神格者本身就是亿中无一,这样的机会太过难得。 “你……”寒雪尊者话音未落,瞳孔陡然一缩,眉心中金光大放,还不等他身体反应,一道金色的符箓盘旋而出,在他体外形成一圈金色护罩,就在同时,当的一声巨响,一圈浩大的涟漪扩散开来。 “动手。”徐阳逸缓缓收起剑,声音冰寒:“用你最强的神通,现在,立刻。“ 寒雪尊者脸色赤红,怒火,震撼,两种感情交织,让他脸色呆滞中带着一抹狰狞。 出手了? 他刚才出手了?符箓自动护主? 为什么……我根本看不到? 奔雷……当年的小蚂蚁,居然爬到了自己脸上! 卡……卡卡卡!下一秒,大地轰然裂开十米沟壑,从徐阳逸脚下蔓延,跨越百米在他光幕前停下。瞬间从狂奔的怒火中唤醒神智,抬起头时,已经一片决然。 既然无可挽回……那就拼死一战! 只要抓住奔雷,这一战照样能够扭转! 敢亲身前来,你未免也太高看了自己,太看低了五王二后道子的头衔! “无畏符箓。”他深呼吸了好几口,手摁在眉心,随着缓缓拉出,竟然拉出一份指头粗细的白色卷轴。上面用一枚金色符箓封印。随着寸寸出现,一股神秘而苍老的气息弥漫苍穹。 “尸魂阴神术?”尼维亚投来了一抹难得的目光,随后摇了摇头:“将无畏之神的神格用在这种地方……简直明珠暗投。” “拿到这么久都没长进,活该身死道消。” 四面八方喊杀声震耳欲聋,只不过是单方面的屠杀,寒雪尊者充耳不闻,死死握住卷轴,眼中闪过一抹寒光:“无论任何东西,它都能给对方赋予无尽的勇气,哪怕是没有智慧的生物。换句话说,它甚至可以生成器灵。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,目光如湖,甚至带着一抹期待看向卷轴。 寒雪尊者这一瞬间仿佛回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万蛇殿道子,手指一划,一点金光如同暗夜飞星萦绕指尖,在空中拉出一道优雅的半弧,披风猎猎作响中,卷轴无声打开,一片森白色的灵气轰然弥漫虚空。 徐阳逸的脸色冰寒了下来。 寒雪尊者并没有看到,这是他最强的一招,能想出符箓最好的用法,他有绝对的信心,让这个身份下贱的飞升者知道五王二后的实力。 刷拉!卷轴迎风张开,如同打开森罗地狱,一片片森白的死雾喷薄虚空,在寒雪尊者周围形成一个百米大的死灵漩涡,哭嚎声,哀鸣声,响成一片。他头发黑鸦一样乱舞,一声厉喝:“上代蛇母尸骸……” 就在同时,天穹中一道雪亮的剑光。 无影,无踪。 白光纳日月,紫气排斗牛。 无人看到它斩出,也无人看到它消亡,只有虚空中一道雪白的光影残留视网膜。就在同时,数万万蛇殿修士全部顿了顿,下一秒,数千米大的相柳虚影轰然崩溃。 他们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神彩,但紧接着齐齐发出片片惊呼,人影交错中,徐阳逸闻所未闻。看着面前寒雪尊者的头颅冲天而起,眼中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“为什么改变主意了?”鱼肠疑惑问道。 徐阳逸看着虚空中白色的漩涡飞快收缩,厌恶地说:“这不就是秽土转生么?” 鱼肠:“???” 徐阳逸淡定地插回剑:“对大蛇丸没好感,以上。” 鱼肠:“……” 喂!你这种突如其来的傲娇是怎么回事! “杀得好。”忽然,一片鼓掌之声从身后传来,尼维亚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里,正努力地,拟人化地鼓掌:“啊……我大约能猜到你的心思。” “你想要的,是相互磨砺,任何神格持有者,将神格用在外物身上永远是最错误的方法。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限制了神格的其他‘可能。’你想看到的是他对神格使用的理解,从而触类旁通。但是明显,你遇到了一个蠢货。” “修士,只有‘真我,’是永不背叛自己的,其他一切皆为虚妄。” 它看了一眼白色漩涡,龙嘴猛然张开,舌头电射而出,卷住中心卷轴丢给徐阳逸:“这里面是一位太虚中期的大能遗骸,好东西,可惜了。” 徐阳逸当然不介意,实际上,尼维亚将他心理猜的差不多,神格持有者的战斗太过鲜见,任何神格持有者,都等于拥有了雅威的入场券,这种机会实在不想放过。但是,在对方放出尸骸的时候,他就知道完全没有必要了。 使用方法错误,不思进取,如果非要进行,是他磨练对方,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灵感,反而不妥。 就在此刻,四面八方一片惊呼声如山似海“尊者!大人!”“您怎么了?!道子……道子大人!”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“不可能……我看错了……这,这是假的!” 徐阳逸目光微微扫过,万蛇殿麾下所有修士,此刻全部目瞪口呆地站在不远处,大阵崩溃的瞬间,三宗联盟潮水涌入,彻底把控了这里。但他们仿佛没有看到,全部疯了一样朝这里冲来。 鱼肠眉头一皱,凌空飞起,剑光横扫,顿时冲在前方的修士血肉横飞。但是,不知道多少人仍然疯狂地爬了过来,目呲欲裂,须发倒竖,甚至有的人在甲板上拖出血痕,朝着寒雪尊者兀自站立的无头尸体一寸寸爬来。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!”一位老祖目光血红,声音沙哑:“尊者大人怎么会败……怎么会败啊!” “他可是命应紫薇啊!!”一位老妪,神经失常一样涕泪齐下,头砰砰砰地磕在甲板上。 信仰崩塌。 任何前来效命的,谁不是用命搏前程?如今,就在他们眼前,他们的赌注崩盘了,明明命应紫薇,明明是最强的势力,为什么? “安静。”徐阳逸淡淡道,声音如雷,然而根本无人理会。他深吸一口气,猛然一声大喝:“肃静!!” 三亿灵压横扫全场,顿时,所有人都安静了。一只只狼一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,就是这个人……就是他!就是他让自己希望落空!等对方登基,还不知道要受到多大的打压! 与其到时候宗门不存,不如…… 然而,却诡异地一个人都没动。 三亿修士…… 这个数字石头一样压在众人心底,虽然现在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,却没有一个人敢做仗马之鸣。 同时,身后无数法宝对准了他们后心。 擅闯者,杀无赦。 “你们有能让人誓死效忠的东西吗?”徐阳逸平静转头问尼维亚,尼维亚微笑道:“当然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看向所有人:“签下它的合约,不签的,就地处决。” 决决决决决……忽然,他瞳孔猛然一缩,立刻抬起头看向四周。 这里并非悄无声息的。 天穹的雷神战鼓,诺亚方舟周围的海潮奔涌,惊涛拍岸,但就在刚才他话音刚落的时候,一切寂静了。

下一篇   第1539章:寄生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