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9章:寄生虫 - 最强妖孽

第1539章:寄生虫

快了快了……快弄完了……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…… 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% “这是……”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仔细看向周围。 天穹沉寂了,海潮停止了,就连远处的啄木鸟,都暂停了飞舞。所有人保持着上一秒的状态,头发的飞舞都凝固空中。这方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摁下了暂停。 时间停止! 雅威的标志! “咚咚……”心脏毫无道理地加速起来,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忽然冲入脑海。 “这恐怕是有史以来‘船票’到手最快的一次……”他无意识地握紧鱼肠,虽然器灵也被凝固,却握出了满手青筋。 “如果用计算机来比喻意志囚牢,那么,就是本来设计好的程序中,出现了一段空白。”光耀符箓情不自禁转动,很多没有想到的东西清晰浮现:“换句话说……” 他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在意志之外!本来双方决战,非四个小时不能解决,但现在才过去了一个半小时……剩下的两个半小时……程序已经无法处理了,所以……” 他警惕无比地看向四周:“留下了程序的空白地带。” “或者说……是bug!” 身体内,所有符箓齐齐嗡鸣起来,欲望,光耀,吞噬,似乎要离体而去。一片死寂的绝对空间中,猛然刮起一片狂风,肆虐天穹,吹动他须发乱舞。一股莫名的压力轰然从天而降。 从未感受过! 磅礴,浩瀚,他不是没有见过雅威,真正看到的有娲皇的元神,还有欲望第一柱神行将就木的真身。但是任何一个……都远远比不上这一股! 如山如海,如渊如狱,居然……还在娲皇之上! 甚至欲望第一柱神都不能比肩! 那是时值壮年的,富有活力的磅礴气息,带着无比悠久,堪比宇宙的恢弘。 咚!他情不自禁地跪在甲板上,浑身汗如雨下,太可怕了……脑海里极速转动着:“这……是昊天?” “意志囚牢的打造者?简直强大到难以置信!” 然而,他心中并不害怕。 首先,昊天是东方古神,不归仙界创世第一雅威。其次,也是最重要的,就算真知者制定了计划,这个计划难度也堪比上青天。 在这里,一切都是“死”的,是昊天记录好的“程序,”一切都尽在神明掌握,现在是唯一的空白期,只有变,才能活。 轰!! 还不等他思绪完毕,虚空中一股恐怖无比的震荡。一道道银白色的光华从天穹洒下,紧接着……整个天穹都波动起来,仿佛化为一池春水。下一秒,无数青色的花朵摇曳倒悬,盛开为一朵朵灵气青莲。 天与地成为镜子的两面,不知他在正面,亦或天外为正。 然而,他并没有震撼,因为就在这片天幕水面之中,一张浩大的人脸正在缓缓形成。 看不清。 明明近在眼前,无比庞大,密布整片天幕,却只能收入眼底,无法记录神明的真容。 神想让你看到的,才是你能记录的。神说不,那就永远不会被记住。 简直违背人体机能! 那个烟云汇聚的庞大人脸仿佛在搜寻什么,紧接着,从天幕水面上移开。不……不是移开,而是远离这里,他的身上带着绚烂的星光和烟霞,好似宇宙中行走的恒星。他越升越高,最后升入宇宙。整个天穹变成了璀璨星空。 “这是……创造意志囚牢的过程?”徐阳逸死死盯着天穹,现在真知者的一切都是理论,而且是个危险的理论。他很希望在这之中发现扩大这个“可能”的机会。 与神明对垒,从无绝对,只有无限提高这个可能。 一片死寂,青莲摇曳,就在云层的海面上,那个伟岸的“恒星”仿佛在寻找什么。走过无数地方,终于,他停了下来。 就在他面前,出现了一道裂口。 两边全是虚无的宇宙,折射着点点光影,仿佛缝隙形的黑洞。 这道裂口如同普通人看到,只会以为是天象奇景,或者忌惮于黑洞的威名根本不敢进入。然而这位应该是昊天的雅威在此驻足,许久之后……竟然将手伸了进去! 徐阳逸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,看到对方撕裂宇宙缝隙,就在这一刻,即便他看到过无数的奇景,也猛然抬起头,失声惊呼:“这是……这是什么鬼东西!!” 血肉…… 裂隙之中……竟然是无穷无尽的血肉! 仿佛……撕开了某种东西的皮层! 这一瞬间,一段话在徐阳逸脑海中拼命尖叫:宇宙……可能是活的…… “它”是活物……大宇宙意志抹灭了神王……抹消了这个至高造物…… 冷汗密布全身,撕开宇宙看到的不是混沌,而是血肉……这种想法,简直震撼了徐阳逸的世界观! “冷静……冷静!”他深呼吸了好几口,嘴唇都咬出了血,胸口急剧起伏着仔细看去。但见那条血肉的裂缝还在缓缓蠕动,一些……如梦似幻的黑色烟云缓缓喷薄而出。这位压带有些出神地站在前方,许久,才深深叹了口气。 这一声是如此宏大和悠远,就算隔着云天之海都清晰可闻。 随后,他缓缓抬起右手,手上无数光带汇聚为一只星云巨手,深入血肉之中。紧接着……让徐阳逸汗毛倒竖的是……这方宇宙,发出了一声沉闷的……呻吟! 是的,就是呻吟。 就像被捕兽夹夹住的狮子,有人为他取下夹子一样,就算徐阳逸,竟然都听出了这一声中的愉悦。 “呵……”头皮过电,他干脆一屁股坐在甲板上,有些发呆的看着天空。这位雅威光手迷离,大约一个小时之后,居然……抓出了一团……混沌? “不……不是混沌。”徐阳逸长长舒了口气:“这团混沌……在动。” 那团混沌在对方手中拼命蠕动着,雅威平静对视,许久,轻轻一捏,外面所有云烟飘散,徐阳逸瞳孔陡然尖锐起来。 “梦行兽!?”他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当初地球开云界的梦行兽?!” 在对方星云巨手中,数只好像是蝎子,又像是蜈蚣的东西挣扎在对方手中,和当初看到的梦行兽一模一样! 雅威随手一搓,这些诡异的生物顿时化为一片黑色的云烟,下一秒,云烟之中幻象生成,无穷无尽的符箓飞舞空中,有亭台楼阁,有走马飞鹰,有各种修士,有万千妖物……而这些东西,仿佛漩涡一样汇聚,渐渐成为一个…… 世界! 神灵创世! “不是创世,这是创造意志囚牢!意志囚牢……竟然是以梦行兽为基础?而梦行兽……居然是来自于宇宙?”心中无数疑惑,徐阳逸已经分不清真假,那么当年地球小千世界的梦行兽又是怎么来的? 刷拉拉!金光璀璨,白云如海,在孤寂的宇宙之中一片巨大的国土飞快形成,而随着梦行兽被抓出,那道裂痕飞快地愈合。数秒后已经消失不见。 头顶倒悬的云海中,画面往复循环。单调到枯燥。而徐阳逸仍然看着画面,但是脑海中已经千回百转。 “真是可笑……”许久,他摇头失笑:“我们啊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” “宇宙如果真的是活物,那么刚才昊天抓出的……那不就是宇宙的寄生虫?所以……宇宙才会报以欢愉?” “那应该是昊天真正的神体,虽然我不确定有多大,但是他所过之处,居然有行星被他不小心撞碎,他的巨手抓出梦行兽,每一个都有巴掌大……岂不是和星球一样大?” 他双手没入黑发,长叹一声:“对比宇宙……我们连寄生虫都不如。” 是啊……相对宇宙,人类,这个族群,乃至人自己,又算什么呢? 无人可以解答。 心情有些失落,但马上振奋起来。 近了……很近了。他暗暗握了握拳,炼气一路走来,只差最后两个大境界,就能触碰雅威之壁。只要走到雅威,距离真相已经不远! 就在此刻,光影交错,他愕然抬起了头。却看到了一副完全不同的景象。 大概是昊天的雅威站了起来。 而且,在寻找什么。 大约是在寻找那道裂缝,但是马上发现裂缝已经消失。然而徐阳逸并没有看向他,而是看向了他创造的世界。 这是一片被云海包围的神国,这片云海一片苍白,然而!其中却有一处,是黑色的漩涡! 徐阳逸猛然站起,死死咬住嘴唇。 机会……真的有机会! 他如何不明白,这位雅威不知道做了什么,用梦行兽缔造了这个世界。然而……不够! 梦行兽数目不够! 这个意志囚牢……留下了一个空缺,一个娲皇都不知道的空缺! 呼吸都为之停止,仿佛犹豫了许久,这位雅威凌空划出无数繁复的符文,这些符文环绕着他形成灿烂无比的行星带,他伸手一点,一枚绿色的树叶轻轻飘出,没入白云。 沙……一片海潮轻响,它弥补上了神国最后的缺口,但是……却没有完全补完,还有一丝青色在神国之中。不过他并没有继续弥补,大约是嫌麻烦。徐阳逸却有种直觉,对方不是嫌麻烦,而是有绝对的自信。 对方的气息,神威留在这里,就没人敢打意志囚牢的主意。 确实,强如玛门也不敢真身进入意志囚牢。然而,这个“人”是针对雅威而言! 这是这位雅威的警告,外人别来动他。只是,徐阳逸他们现在是在意志囚牢之内!根本不算外人! 这位雅威绝对不会想到,有一只小小的蚂蚁,已经试探性地伸出了自己的触角。 “就是这里。”徐阳逸的目光无比森然,他终于有一种可以“把握”的感觉。 “真知者的计划没有错,但有一个地方是无法确定的,那就是……到底谁是娲皇记忆中‘最美好’的地方?” “而且,他们并没有说后果。打破这里,势必会引来娲皇震怒!导致一位雅威追杀,最终只能躲进真知圣所!不……这可能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。” 他声音炽热:“现在……这个计划,要小小改动一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