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2章:弑神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1552章:弑神(二)

哗啦!他眼睛一片血红,毛孔泌出的鲜血几乎将他染成一个血人,但是他没有顾忌,而是死死盯着面前。 就在那里,雷神的身体已经化为无数碎片,块块飞扬,但是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 被逃了…… 该死……徐阳逸强压住身体的反噬,太久了……太久没有经受过这种剧烈的痛苦了,吞噬符箓能吞噬所有的不适,他就如同一个战斗机器,但如今的伤已经突破了吞噬符箓的界限。 外表看着还很完整,但可怕的是,组成他这个“人”的基本,符箓链已经开始断裂。 “两枪……”他咬了咬牙,勉强站起来:“和我想的一样……这场战斗,我支撑不起长久。两枪没有分出胜负……死的一定是我!” 何等艰难! 任何修士,换做他的境地,谁不会顾虑?谁不会忐忑?如果一枪刺歪了怎么办?下一枪肯定更加束手束脚。如果两枪落空怎么办? 但这些他都不会想,欲望符箓主宰一切欲望,他现在剩下的念头只有一个。 那就是必胜的信念。 “你以为……这是偶然?”一个恢弘的声音从前方传来,虚空之中一点雷光闪耀,非常内敛,一点都不张狂。 “不,在神面前,没有偶然。本神早就计算好了,你这一击不可能灭杀我。” “不过想不到……你居然连一点畏惧,一点忐忑的情绪都没有,真的对我出枪。你可知道……你的身体最多再负担两枪?” “面对弑神之枪,确实是我太勉强了……” 话音未落,一朵雷霆的莲花盛开虚空,莲花之中,一位面容清瘦,仙风道骨,穿着白色长袍的老者虚影于万道雷霆中轰然踏出。 普通人高大……雷神的身体越来越小,到现在已经比徐阳逸更矮。 但是,他身上的灵压更加凝练,越小的身躯,在杀生的范围内更加容易躲闪。 “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。”他刚开口,金色神国摇动九天神雷:“从古至今,除了母后和我其他的兄弟,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这个形态的凡夫俗子。大多数人,看到石佛就已经无能为力。” “这是……”就在他出现的瞬间,徐阳逸目光倏然一亮,晦涩之后是一片兴奋,如同暴风雨后的太阳。 雷神丝毫没有关注他,淡淡道:“那么,庆幸吧……然后去死吧。” 半醉这最后一个字落下,他缓缓张开双眼,眼中没有眼白瞳孔,只有一片雷霆。随着双目张合,神国中骤然点亮万盏明灯,紧接着,身形猛然化为一道雷光,极速朝着徐阳逸冲来。 竟然是体修战法。 他竟然选择了最没有花俏,最拼硬实力的正面战术。 前冲之中,长袖微微一甩,雷神之矛再次出现手中,凝聚为一柄长剑,然而徐阳逸却仿佛如梦初醒,身子一矮,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这一剑。紧接着鱼肠举火燎天,一声巨响中双剑轰然交炽。 一圈带着雷电的青白色光芒骤然炸裂虚空,徐阳逸脚下虚空骤然裂开蛛网纹。然而就在同时,雷神的身体电光一闪,徐阳逸视网膜根本没有捕捉到,只感觉后肩一痛,一根雷霆的剑尖已经刺破殖入装甲,深入骨肉! “艹!!”就算是他,此刻也忍不住扬天长啸,太痛苦了,亿万雷电通入体内,幸好刺中的是左肩,此刻伤口已经飞快发黑,那是肌肉,血液都在被雷电蒸发的迹象!也幸好……雷神现在被生而平等拉倒了尊圣境界,否则这一丝电流,他就注定化为劫灰。 “和神交手,居然也敢分神?”雷神的声音波澜不兴,话语声中,伤口一轻,普通人在此刻必定先看伤口。而徐阳逸吞噬符箓封闭所有痛觉,死死咬着牙反手一剑。 快。 但见一道漆黑的光影划破苍穹。然而却泥牛入海,什么都没有。他目光一凛,身形毫不犹豫消失虚空。 虚空行走。 下一秒,雷霆之剑直直落在他所在之处,插入虚空,顿时无穷银蛇掠地。雷神身影缓缓走出虚空之间,平静道:“神识无法捕捉……这是他身上的神格?” “不过……以凡人之身执掌神格,你又能坚持多久呢?” “不会超过三十秒。” 虚无之中,徐阳逸咬着牙,摁着肩膀颤抖着吞下一枚丹药。手掌下的肌肉仿佛完全坏死,里面的基因符箓已经处于暗灭状态。他没有管,而是死死盯着雷神。 居然……在这里! 面对雷神这种对手,对方刚刚现出真身,他就启动了无限之真。是,雷神的神通近乎神明,没有半点破绽,但……谁能保证永远没有? 有备无患,不过,他万万没想到,无限之真剖析宇宙符箓,没有看到雷神的出手,反而看到了另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 青色。 当初在意志囚牢的bug中看到的……昊天弥补缺失的符箓,所弥补的那一抹青色! 这一片青色很淡,然确确实实存在于雷神身体,换句话说……一旦击败雷神,这个无限的程序很可能就此被打破! 只有二十秒的时间……他狠狠握了握拳头,虚空行走只能坚持二十秒,他必须理出个所以然来。 “青色并不浓郁,和我当时看到的不同,这应该是代表,他可能和某些东西有关。而且关系极深!不是娲皇,娲皇是确实存在的沉眠雅威,那么……雷神这一段‘记忆,’关联最多的就是……” 他目光一闪:“他们的兄弟!” “鱼肠知道这些!就算打破雷神不能彻底唤醒娲皇,斩杀他的兄弟也必定会唤醒娲皇!这……就是这段‘程序’中唯一的bug!就连娲皇也不知道!” 思维已经运转到了极速,这只是坚定了他击败雷神的信心,然而重点是……怎么击败? 就算两人进入1v1的角斗场,雷神也强大得近乎超出巅峰,刚才的忽然出现忽然消失,正是掌握规则之后的空间转换,时间抹消! 虽然被拉下尊圣,规则不能运用如初,对方却有无数年的斟酌,硬生生在尊圣展现了两大至高神则。而这,仅仅是对方底牌之一。 咔擦……就在此刻,虚无中响起一声轻微的秒针声,那是虚空行走即将结束的征兆。倒数五秒。 怎么做? 四秒,三秒……两秒,最后一秒的时候,他毅然决然启动了弑神之枪。 血红的星云再次萦绕左右,周围十米化为地狱的禁区,一只只漆黑的眼睛紧闭,仿佛在等待神血沾染的瞬间。 “是了……”他深呼吸了一口:“现在不是怎么击败……” “是我无法拖下去!” “这把双刃剑,如果我再受伤,下一次反噬……恐怕就会要了我的命。” “那……就倾全力,搏一击!” 卡啦啦啦啦……虚无消散,他的身影朦胧起来,身形微微一蹲,就在消失的瞬间,全速冲向前方。 透明的虫翼猛地扇动起来,弑神之枪再度在空中拉出一道血红的裂痕,神明的哀嚎响彻耳际。一切清晰。对方的目光和他对到一起,若刀剑齐鸣。 轰隆隆!血色的潮水铺天盖地,直破青冥,弑神之枪展威,一条红色的通道连接彼此,雷神顿时感觉到一股避无可避的气息锁定自己的心脏。 而感觉更清晰的,是对方完全爆发的杀意。仿佛将所有意志凝聚到这一点,这一枪。 “想一击定胜负?”他的瞳孔倏然尖锐起来。这是最明智的选择,他拖不长的……历史上弑神之人渺渺可数,何曾有他的名字? 但正是这种明智,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侮辱。 对神明的侮辱。 好大的胆子……面对神明不思苟且,竟然想一击决胜负?! “如你所愿。”血色通道好似将双方灵魂都连接到了一起,避无可避,朗基努斯的锋芒就算隔着这么远都让他心脏几乎停跳。紧接着,他一声大喝,身后骤然展现无数漩涡。一把把雷霆法宝轰鸣着露出真容,狂风骤雨一样朝着徐阳逸冲去。 魂狩! 徐阳逸的思维已经运转到了最高速,无数的决断冒出,又被他迅速否决。比对细节的处理,比对神通的掌握,他都无法战胜对方,既然如此,还考虑什么? 那……就用最质朴的办法,以命换命! 凡人最终极的战术,也是对待高高在上的神明最大的底牌。 用生命为赌注! 刷……无穷无尽的法宝进入魂狩长河立刻减缓,然而就在此刻,这些法宝化为漫天雷鸟,骤然从金色长河中挣脱,飞翔虚空,又化为漫天雷霆剑雨,疯狂地冲下。 造物,再度造物! 一片片剑雨刺破徐阳逸的护体灵气,刀切豆腐一样冲入他的身体,他的五脏六腑,骨骼血液都因此而沸腾。肌肉一寸一寸麻痹。然而,他双目赤红,大吼一声,仿佛喊出了自己所有精气神,没有停止,反而速度更快! 胸口中,吞噬欲望符箓旋转,压下了一切负面情绪,身体反应。从未有过……他从未有过将吞噬欲望符箓同时打开,完全打开。而此刻,他彻彻底底将身心交予了神格。 这是一种没有体验过的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