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3章:弑神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553章:弑神(三)

曾经,他还有所顾虑,且极少压住身体伤势。疼痛不是坏事,它提醒着你还活着。他会为自己留一步,为了防止身体超过承受彻底灭亡。他不会这么做。 但现在,他做了。 一片空白。 无论身体,还是思维。仿佛回到了初生的状态,只有单纯到极致的念头,那就是……杀了对方。 甚至一丝杂念都没有,目光之中,只剩下了对方的身影。这一眼,如同永恒。 噗嗤噗嗤……焦黑之气从他身上冒出,阻拦太过狂猛,导致半秒可到的距离,硬生生过去五秒,他身上,背上,都插满了雷霆长剑,整个人比雷神更像雷神。然而却没有说话,没有停顿,只有一往无前的步伐,枪尖从未偏斜。 “呵……”数十米外的雷神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一握,贯穿徐阳逸身体的雷霆长剑瞬间化为雷霆锁链。 法则之力! 这不是其他法则,而是他的本源,他成神的基础,雷霆本源法则。无论如何都可以动用一些。 卡拉拉!锁链贯穿徐阳逸全身,殖入装甲轰然破碎。然而就在同时,他全身猛然跃起,带着黑烟冲上半空。 于万丈雷海中孤鹰展翅。 右手之上,朗基努斯绽放通天血芒,所有眼睛齐齐睁开,直视雷神,带着一种死亡的期待。长枪带起的痕迹中,一幅幅传说中的画面如同梦幻,宛若虚影,一位女子手持长枪,刺入父神的额头。一位浑身金甲的男子将长矛插入一位妇女的心脏…… 被刺中者,无一不发出撕心裂肺的哀鸣,即便雅威也无法在死于痛苦的情况下保持威严。这些画面让他身心颤动,同时,他更加感觉到了一种……铺面而来的灼热感。 这种感觉很遥远,很陌生,他也曾经有过。但现在根本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这一刻,雷神在想,在思索,长久的生命,无穷无尽的作战经验,给予了无比深厚的实力,也给了他……瞻前顾后。 这不是贬义词,而是思索太多,考虑出无数的结果,他的大脑就如同光耀符箓,比徐阳逸更快地处理着每一件事,与视觉同步。这一枪,对方有什么后手?这一枪,对方就这么直白刺来?这一枪……自己要迎?要躲?要躲该怎么躲? 然而,他忽略了,或者说,他忘记了。 一个凡人的初心。 那是无所畏惧,初生牛犊,面对神明也敢说不,单纯到极点,却是万物之始的……恶意。 他只知道,现在要用最好处理的方式,最优秀的选择,来面对这一枪。 不能说错,只能说,作为雅威,他还太年轻。甚至只是站在门槛上,没有踏进去。 “万界仲裁!”他一声怒吼,所有锁链竟然齐齐将徐阳逸吊起空中,雷光万道,天地之间风云变幻,一个巨大的断头台出现寰宇之间。徐阳逸正在当中。就在同时,朗基努斯之枪竟然脱手而出。 轰隆!若血色闪电,整个神国都暗淡了一分。 噗嗤! 快……太快了,没有任何变化,也没有任何后手,这一枪……居然将雷神死死钉在了虚空之中。 “这……”雷神呆滞地看着自己的身体,这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这么快?就连自己半神的目光都没有追随到弑神之矛的速度。 然而,脑海中的想法归想法,他的身体,却从心脏处蔓延出了无数黑色丝线。 它们就像死亡的阴云,飞快爬满他的胸口……大脑……四肢……紧接着,他四面八方,一片漆黑色的死寂国度陡然蔓延,无数紧闭着的黑色眼睛缓缓睁开。带着欣喜,欢愉,让他浑身颤抖的恐惧。从瞳孔中蔓延出一位位被杀的雅威虚影,万道游灵一样飘摇向他。 “不……可能……不可能的……如果真的这么快,那么对方岂不是早就可以丢出来!”他猛然回过神来,用尽全部神识一吼,周围所有幻象尽皆碎裂。他赫然发现…… 徐阳逸已经不在天地铡刀之中。 而朗基努斯……成为一道赤色的闪电,距离他五米轰然落下! 没有刺中…… 这一瞬间,即便是雷神,都感觉心脏冰冷。一个久违的,微弱的声音在他灵魂深处咆哮:我不想死! 那是太过久远的,弱小的自己的记忆。 “呵……”雷霆的身体起伏不定,他目光追随着落下的长枪,猛然抬头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 “朗基努斯……在蝼蚁手中,也不过是小孩舞大斧而已!” “消失了吧?这一枪凝聚了你所有意志,一旦失败,反噬足以将你化为宇宙尘埃!呵呵呵……哈哈哈!!” 两秒后,他低下头来:“你怎么能就这么去死呢?” “起码也应该给本神留下一星半点,作为警戒后人的标本才……” 是字还没有说完,他的声音陡然停住了。 瞳孔的余光中,就在他身后,一点金光如同飞龙在天,卷住了朗基努斯的枪体。 魂狩。 近……太近了……就像……对方就在自己身后十米不到那样…… 他的嘴微微张开,眼中带着震撼和难以置信,飞快回过头去。然而,只听到了一声锐利的“噗嗤”声。下一秒,一截血红的枪尖已然突破他的胸口。 死寂。 布满雷光的身体在枪尖上微微颤抖,大张着嘴,高昂着头,死死盯着天空。无声轻响,一片漆黑色的雾气从他伤口处爆发,一个温热的人类身体咚一声靠在他背上。 那是徐阳逸再也无法支撑一分,甚至已经昏死过去的躯体。 “哈……”雷神的嘴颤抖着,手中风一样举起,死死握住枪尖,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幻觉。直到感受到了那些黑雾,感觉到全身的意志和力量飞快消散,感觉到死亡的召唤,才艰难无比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:“真实……的……欺骗?” “你……去过恶魔烘炉……得到过宇宙神器的馈赠……” 扑!他用力拔出枪尖,顿时,无穷无尽的光芒从伤口处轰然爆裂。 真的只是一枪…… 真的只是平凡无奇的一枪…… 没有后手,只有一往无前,有进无退。 “啊啊啊啊啊!!”他扬天咆哮起来,这一刻的他,堪称美轮美奂,如同宇宙中最耀眼的宝石,又仿佛点燃超新星的绚烂,无量光喷薄而出。那些黑雾在他周围化作一片死亡领域,和他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。 无数的眼睛睁开,仿佛在迎接他这个新伙伴,同样的怜悯,同样的欣喜,同样的……急不可待。还有同样的虚灵从瞳孔中飘飞而出,传说中死在弑神之枪下的诸多雅威灵魂,盘绕着他,牵引着他,将他拉入无尽深渊。 “你这个……”他用尽全力转过身,脸上的雷霆都因为震撼,不甘,难以置信而颤抖,用最后的力气刻录着徐阳逸昏迷不醒的身影:“你这个……” “卑微的肉体凡胎!!!” 他看到了对方。 对方应该已经死了。浑身焦黑,血肉,骨骸都仿佛不存在。他感觉不到对方的神识。外形都看不出是一个人。但就是这只蝼蚁……竟然以低贱的生命,换掉了至高无上的他! 轰!!!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,他的神体陡然燃烧起来,化为数之不尽的符箓飘然空中,他的道,他的神格,他的神火,他的一切……都在其中会飞湮灭。最后,只有一片残缺的绿叶飘扬落下。 同一时间,各大大争之世的世界,猛然摇晃起来。 卡啦啦啦啦……仿佛世界在崩溃,柳眠风,地哭上人惊讶地看着四周。随着一片轰鸣,诺亚方舟周围忽然掀起滔天狂潮,无数海中鱼群跃入空中,再重重砸回海面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一位尊圣惊呼道:“世界……地龙翻身?” 无人回答,谁都感到无比忐忑,黄泉中的鱼可谓千奇百怪,有长翅膀的,有上万米大的,有人面鱼身的,发疯一样,形成鱼与海的喷泉。蔚为壮观。 柳眠风死死盯着海面,数秒后倒抽一口凉气。还不等他说话,周围数个声音已经尖叫出声:“这到底是什么!”“世界……世界在崩溃!?大争之世在崩溃!”“怎么可能……我万年不易的朱家阅遍史书,也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。”“那……那现在你怎么解释?!” 柳眠风没有开口,一步冲到最外围,死死盯着天地交接的尽头。就在那里……所有跃上海面的鱼群,悄无声息地化为无穷符箓飞往空中。就连通天海潮,也开始转化为符箓。 仿佛……这就像一个梦,而梦的主人……正在苏醒一样。 “世界在崩溃……确实在崩溃!”他猛然回过头,朝着所有人喝道:“立刻……和太初决胜负!不惜一切代价!” 嗡……忽然,虚空中荡漾起无边波纹,那个恢弘的女声再次出现:“修士奔雷,暗合天道,正确破解第二关‘雷神。’然,伤重不治。三宗联盟即刻退出大争之世……” 柳眠风愣了,另一方世界的地哭上人也愣了,紧接着,两人猛地仰天大笑。 “哈哈哈哈!”柳眠风狂笑阵阵,大争之世最大的敌人就是徐阳逸,他绝对不想和对方对阵。现在……对方居然死了? 死了! 真是天助我也! “传我号令!”他目光发红地看向太初:“冲过他们……这一次的五王二后,舍我其谁!” 但是,还不等命令发出去,那个恢弘的女声忽然顿住了。仿佛又说了什么,却没有人听得清,因为……一阵轻微……不,在他们听来是剧烈的,宛如天地轰鸣的……呼吸声,从世界每一个角落,随着世界崩溃传达所有人心底。 就像……有人在酣睡一样。 娲皇,苏醒!